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06.告诉我为什么哭

二少篇006.告诉我为什么哭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3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易水灵挂掉了电话,眼泪顿时涌了出来,她泪眼模糊的又拨打了父亲易年的号码。  电话通了,但许久才接起。  “谁呀?”电话里,传来了易年不耐烦的声音。  “我问你,你是不是拿走了我存折里的钱?”易水灵满腔的怒火,一开口便怒声质问着父亲。  “什么存折?谁拿走你的钱了?我见都没见过。”易年否认着,声音透着几分心虚。  “不是你拿还有谁?”易水灵再次怒吼。  “我说了没有就没有。”那一头,易年似乎也不耐烦了。  “你知道不知道那些钱我存了多久?你知道不知道那些钱是妈与丫丫的生活费,你是不是拿去输光了?”易水灵痛心的说着,两行清泪从苍白的小脸滑落。  “你吼什么吼?我说了没拿就没拿。”  “你没拿,钱怎么会都不见了?”  “我怎么知道?”  “好,既然你说没拿,是吗?那我就报警。”易水灵咬着牙怒吼。  电话那一头,易年听说易水灵要报警,一下子慌了神,一阵恼怒的吼道:“是我拿了又怎样?你这个不肖女,我把你养得那么大,供你读书,你恩将仇报呀……”  耳边响着父亲的怒吼,易水灵恨恨的把通话挂断,然后趴倒在沙发上,放声痛哭。  另一边,容以程站在阳台上,不时往易水灵这边的阳台张望,不知为何,他看到她刚才那失落的样子,心里也莫名的跟着难受。  隐隐间,她听到了生气的怒吼声,此时,却转变为痛哭声。  容以程清冷的眸子闪过了复杂的情绪,下一秒,他突然转身,走回屋子。  片刻后,他出现在易水灵的门口,轻轻的按着门铃,一贯淡然的脸上掠过了担忧。  “叮咚叮咚……”  易水灵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其实不用开门,她已经猜到门外的人是谁了。  她现在这副样子,确实不想见他。  但,门铃却不依不挠的响着,大有一股你不开门我就一直按下去的势头。  不得已,她仰起头,努力了深呼吸几下,抽来几张纸巾擦干眼泪,然后跑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才去开门。  门一拉开,容以程高大的身影矗立在那里,一只手还放在门铃的按钮上。  易水灵迅速的低下头,掩饰着自己的窘态。  容以程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那双锐利的眼睛似乎要把她看穿,一直盯着她。  看到她红红的眼睛,他的心尖微微一紧,闪过了心疼。  这种感觉多少年没在他心里出现了。  现在竟然为了这个才认识两天的女人而心疼。  易水灵一直站在门边,被他盯得浑身都不自在,她暗暗的深呼吸了一下,带着重重的鼻音问道:“有事吗?”  “为什么哭?”容以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隐隐间还带着一抹关心。  他的话音才落,易水灵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泪水再次涌出,她咬着唇,倔强的转开脸。  容以程见状,他走了进去,转身把门关上,突然伸手搂过她瘦弱的肩膀。  他温暖的拥抱,让易水灵的身体微微的一僵,她知道自己应该推开他的,但,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贪恋他身上的温暖。  是不是因为她此时的心灵太过脆弱了?所以急需安慰,而他又正好出现在面前。  看到易水灵默默的垂泪,容以程的心口像是被一团棉花塞住似的,一股闷气顶在心头出不来,他搂着她走向沙发坐下。  “今晚我的肩膀都是你的。”他轻轻的把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搂在她腰间。  他的温暖让易水灵想起了自己父亲的无情。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竟然如此的关心她,而她的父亲却把她的生活费都拿去输掉,这让她怎么过日子,让她妈妈与她的女儿怎么生活?  眼看就到月尾了,女儿下一个月的托管费都没有。  她真的很没用,不能给妈妈与女儿好的生活条件。  一时间,易水灵百感交杂,泪水汹涌的决堤而出。  她从低声抽噎到放声痛哭。  听着她的哭声,容以程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他突然伸手把她搂入了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近距离的接触,他又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茉莉花香,心尖上,又隐隐的悸动了起来。  此时,他有些分不清自己会心疼易水灵,究竟是不是因为她身上有着与沐歌相同的特质。  比如,她身上的清香,她的背影,还有她的眼神……  易水灵哭了许久,哭累了,她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她从容以程的怀里出来,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容以程伸手从桌面上的纸巾盒里抽过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易水灵接过,哑着声音说:“谢谢。”  她擦了擦眼泪,看到容以程胸口的衣服被自己的泪水染湿了一片,小脸不由尴尬而窘迫的红了起来。  “对……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她连忙抽过几张纸巾,下意识的去擦拭着他被染湿的衣服。  隔着衣服,她的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他结实精壮的胸肌,下一瞬,她像触电似的连忙收回手,小脸也在那一瞬间红到了耳根。  容以程把她的慌乱都收之眼里,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淡淡的勾唇,说:“没关系,心情好点了吗?”  “嗯。”易水灵点头,哭出来后,她心里确实好多了。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哭吗?”容以程微微低头,盯着她那双被泪水冲刷过后,异常清亮的眼睛。  第一次,他这么近距离看着没有戴眼镜的她。  他再一次被她惊艳到了,她长长的眼睫毛上带沾着湿意,让她更添了一份楚楚动人的神韵。  听了他的提问后,易水灵清亮的眸子微微黯淡了下来,她苦笑了一下,淡淡的告诉了他,自己的钱被父亲败光了,心疼,所以才哭的。  这么大的委屈与困难,她就这么淡淡的一句话带过了。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  容以程听完,眸底波光暗涌,沉思了一会儿后,说:“我缺一个生活助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应聘?”  “生活助理?”易水灵诧异的抬眸看着他。  “嗯,我工作很忙,你是知道的,每天都在公司与医院两边跑,所以一直想请一个生活助理,替我打理生活上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帮我准备晚餐,帮我把换洗出来的衣服送去干洗,周末时帮我打扫一下房子。”容以程低沉的声音如春风般徐徐吹来。  他镜片下那锐利的眼神捕捉到易水灵的眸子转动了几下,他知道她心动了,于是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我是一个很注重*的人,不太喜欢陌生人触碰我的生活,你是我公司里的员工,又是我的邻居,所以你要是应聘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易水灵确实心动了,她知道容以程是明着帮助她,却又找了一个不会让她伤自尊的方式去帮助她。  “谢谢你,我愿意应聘。”她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所以不想矫情,因为她确实需要钱。  “那就从今晚起了,我的晚餐交给你了。”容以程笑了笑。  “行。”易水灵看着他的笑容,突然觉得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心情,此时顿时晴朗了。  她拿起了刚才习的食材,走进了厨房。  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容以程能看到她在忙碌的身影。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他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也许结婚也不是一件坏事。  ******************  易水灵在厨房里忙碌了半个小时左右,很快就把两菜一汤做了出来。  容以程坐在餐桌前,看着那简单的菜色,莫名的觉得有一股家的味道。  “今晚简单一点,凑合着吧。”易水灵替他盛了一碗米饭,放在他面前。  “这已经比我吃的快餐好太多了。”容以程的确不挑食,因为作为一个医生,他常常会到一些贫困山区或者一些重灾区,那里没吃没喝的,只能靠吃野菜与野果来充饥。  “尝尝我的手艺吧,就当是面试。”易水灵坐在他的对面,眨着清灵的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好。”容以程瞅了她一眼,夹起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故意装出一副美食家似的闭起眼睛品尝。  “唔,味道不错,软硬适中,咬在口里,有一种幸福的味道……”他的话并不虚假,易水灵的手艺确实不错,她做的菜也确实让他一种幸福的味道。  易水灵的小脸不好意思的微微染上了红晕,她不由扬起尖尖的下巴,笑开了脸,说:“演技太过浮夸了。”  看到她的笑容,容以程的唇角不由也跟着轻扬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