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11.她终于改口叫他的名字了

二少篇011.她终于改口叫他的名字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60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周六的早上,易水灵准时六点半过去容以程的家里。  进屋后,她打开了鞋柜看了一眼,发现鞋柜里多了一双锃亮的皮鞋,而容以程平时穿的那双拖鞋却不在鞋柜里。  原来他昨晚回来了,现在他在家。  易水灵水眸波光流转,淡淡的看向那扇紧闭着的卧室室,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向厨房,开始为他准备早餐了。  也许今天是周六的原因,也许是昨晚睡得比较晚的原因,易水灵把早餐准备好了,容以程还没有起床。  易水灵把早餐摆放在餐桌上,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要跟他说一声今天回家的事情。  于是,她便走向容以程的房间门口,抬起手正想敲门,但,她的手还没有敲下去,门突然从里边被人拉开了,容以程高大的身影堵在门口里。  看到易水灵站在门外,他清亮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惊讶,定定的看着她。  易水灵似乎也吓了一小跳,她的手僵在半空中,也在愣愣的看着他。  她的目光正对上他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里边是他结实而性感的小麦色肌肤。  “早。”容以程唇角微扬了一下,目光超过她落在客厅里的餐桌上,又说:“早餐做好了。”  刚刚起床的他,嗓音比平时低沉了几分,格外的性感。  “嗯,正想叫你起床呢。”易水灵回过神,小脸微微泛红,她连忙往旁边站开一步,让开路让容以程出来。  “做了什么早餐呀?”容以程一边走向餐桌,一边问着。  “三文治与麦片粥。”易水灵淡淡的回答。  “嗯,不错的搭配,营养健康。”容以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把脸微微凑近麦片粥那里闻了一下。  易水灵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满足的样子,她莫名的感到开心。  ***************  早餐过后,易水灵匆匆的把昨晚洗的衣服收了进来,熨好后,挂回容以程的衣柜里。  容以程颀长的身躯闲适的斜靠在沙发里,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但,眼睛却不时的看向那抹忙碌的身影。  他觉得这间屋子里有了她的身影,连呼吸的空气也是甜的。  “总裁,今天我有点事情回家一趟,想像你请假。”易水灵忙完了所有事情后,她走到了容以程的面前。  容以程眉头微蹙起,清澈的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悦,说:“你怎么又叫我总裁了?”  “我……叫习惯了。”易水灵小脸泛起了窘迫的红晕,轻轻的咬了咬唇。  “以后周末你都不用来给我做早餐了,放假吧,至于打扫卫生,你自己安排时间吧。”容以程低头看着手里的报纸,状似不在意的说着。  易水灵闻言,突然感动得直想抱住他,给他一个吻。  当然,她是没胆子那么做的,她只是紧紧盯着他微微垂下的俊脸,感激着。  她怎么会遇到这么好的雇主呢?不但给她预付薪水,现在还让她任意安排工作。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提早祝你中秋节快乐,以程。”  突然,她很自然的叫出了他的名字,一点儿都不感到别扭。  容以程微微僵了一下,他依然是保持着看报纸的姿势,但唇角却慢慢的上扬。  她终于改口叫他的名字了,她终于不再生疏的叫着他做总裁了。  “嗯,中秋节快乐。”他淡淡的应了一声,突然把手里的报纸折起,放回桌面,然后微微仰起脸看着她,问:“你家在哪里?远吗?我送你回去吧。”  “呃?”易水灵愣了一下,下一秒,她连忙摆手拒绝,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就好,也没多远的,就在郊外。”  “那好吧,路上小心。”  “嗯,周一见。”  ***********************  两个小时后,易水灵终于回到自己的家里了,一进门,她手里的东西还没有放下,易小雅便开心的扑进了她的怀里。  “妈咪,我好想你。”易小雅仰着纷嫩的小脸,开心的说道。  易水灵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母亲,然后弯腰抱起了女儿,在她的小脸上响亮的亲了两口后才说:“妈咪也想丫丫。”  一个星期不见,易水灵发现女儿好像又变得漂亮了,可爱了。  “妈咪,丫丫有听外婆的话,好好吃饭。”易小雅搂着易水灵的脖子,那双晶晶亮的眼睛期待的盯着母亲,等着她的表扬。  “妈咪就知道丫丫是一个乖宝宝,所以,妈咪有个小奖励给你哦。”易水灵的目光由始至终都宠爱的落在女儿的小脸上。  “嘿嘿……真的吗?我要礼物……”易小雅瞬间笑开了脸,眼睛也笑弯了,非常的可爱。  易水灵抱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从刚刚带回来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洋娃娃递给了女儿。  “哇,好漂亮,我喜欢,谢谢妈咪。”易小雅甜甜的声音充满的兴奋,她抬头想吻易水灵的脸,却够不着。  “妈咪,我近一点,我吻不到你。”  易水灵闻言,扬起了温柔的笑容,把脸凑到了女儿的嘴边,下一秒,感觉到女儿软软的唇瓣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一声响亮的“啵”声响起。  她唇边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心里甜得像撒了蜜似的。  “小丫头,净会讨人欢喜。”一直坐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的唐婉青满脸笑容的看着女儿与孙女的互动。  五年前,当易水灵拿着怀孕报告站在她面前时,她整个人都懵了,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她只就易水灵这么一个女儿,本来还指望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她也跟着享享清福的,结果却闹出了这么一个意外来。  让她更气的是,易水灵竟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气也气了,骂也骂了,哭也哭了,最后,她还是尊重了易水灵的心意,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  幸亏她同意了,要不然她就没有易小雅这到可爱的孙女了。  “丫丫,你不是在幼儿园里学了一个舞蹈吗?要不要跳给妈咪看。”唐婉青宠爱的盯着一直腻在易水灵怀里的易小雅。  易小雅闻言,漂亮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连忙从易水灵身上跳了下来,说:“我要跳舞给妈咪看了。”  唐婉青拿过手机,按开了一首叫《我对爸爸说》的儿歌,欢快的音乐顿时充满了整间屋子。  易水雅一听到音乐,马上跟着舞动起来了,脸上带着花般灿烂的笑容,做着可爱的舞蹈动作。  易水灵噙着开心的笑容盯着女儿,手里拿着手机把女儿可爱的舞蹈拍摄下来。  几秒后,当那些歌词响起来后,她心里猛然酸涩一片,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  这是一首女儿与父亲合唱的儿歌。  (女)哦爸爸的笑容就是我的梦  (女)请不要再为我c劳心事繁重  (爸)有时候严厉也是一种爱意浓浓  (爸)坚定信念别怕伤痛  (爸)梦想才不会落空  (女)爸爸的爱就是一片广阔天空  (女)你给我信心展翅高飞去往顶峰  (爸)漫长的未来要靠自己用心去走  (爸)我会一直陪伴着你默默在你的身后  (女)在你的身上学会勇敢坚强  (爸)你健康成长就是最好的回报在我心中  (爸)哦,在我心中  (女)爱在心中  (女)哦我对爸爸说我的大英雄  (女)相信我努力学习不会放松  ………….  每一个歌词都撞入了易水灵内心的最深处,她说不出心里有多难受,对于一直没能给易小雅一个健全的家庭,是她的愧疚与无奈。  歌声终于停止了,易小雅的舞也跳完了,她仰着天真的笑脸,看向易水灵,突然发现母亲脸上一点儿笑容都没有。  易小雅眨了眨天真的眼睛,有点不开心的问易水灵:“妈咪,你怎么不笑呀?是不是觉得丫丫跳得不好?”  “呃?”易水灵猛然回神,脸上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僵硬笑容,关上了手机的拍摄功能,伸手把女儿搂入了怀里,说:“丫丫跳得太好了,把妈咪都惊呆了。”  “真的吗?”易小雅闻言,小脸上顿时又绽放了灿烂的笑容。  “当然是真的。”易水灵怜惜的低头吻了吻女儿的小脸,心里一片堵塞,她暗暗抬眼看向唐婉青,心里似乎有点明白母亲是故意为之的。  此时唐婉青也正在看着易水灵,眼底满是心疼。  “丫丫乖,你跟外婆在这里玩一会儿,妈咪把包包拿进房间放好。”易水灵放开怀里的女儿,逃一样进了房间。  她不但愧对女儿,也愧对了母亲。  她最怕母亲用那种心疼的眼光看着自己,她似乎已经想到母亲接下来要说的话,无非就是让她找个好男人组个家庭。  如果让她为了组个家庭而结婚,她宁愿就这么一直做单亲妈妈。  *******************  易水灵离开后,容以程便进了书房里工作,快到中午时,他突然接到了母亲欧云裳的电话。  “妈,怎么了?”不知为何,他每次接到母亲的电话心里都毛毛的,感觉母亲给他打电话一定没有好事。  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欧云裳在电话那头讪笑了两声,说:“嘿嘿,以程呀,你今天不用上班吧,妈好久没跟你一起午餐了,陪陪妈吧。”  容以程清隽的眉头猛然拧起,瞬间就看穿了母亲的目的,他淡淡的说:“妈,陪你吃午餐没问题,但我只陪你一个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传来了欧云裳气急败坏的声音:“臭小子,难道妈就不能多找一个人来陪我吃饭吗?反正我不管,你要是敢不出现的话,我就天天烦着你。”  容以程眉头又拧紧了几分,他知道母亲说得出做得到的,因为有大哥的前车之鉴。  记得去年,母亲三天两头带着不同的女人到公司找容少谦,逼得容少谦跟她玩起了游击战。  “好吧,在哪里?”  “玫瑰西餐厅,是不是听名字也觉得很浪漫呢?”  “好,我现在过去。”容以程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  半个小时后,他出现在玫瑰西餐厅里,找到了母亲所在的雅间,看到果然不是母亲一个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容以程也没怎么看那个女人,倒是那个女人一看到容以程,便满眼都掩饰不住爱慕的盯着他。  “以程,我跟你介绍,这位妈好朋友的女儿江蕾蕾,她刚从国外回来的,蕾蕾,这是我的二儿子以程,你们小时候见过的,还记得吗?”  欧云裳笑着为他们介绍彼此。  “记得。”  “不记得。”  突然两个不一样的回答同时响起,前边那个是江蕾蕾回答的,后边那个是容以程回答的。  气氛顿时有点尴尬,江蕾蕾连忙扯出一个笑容,说:“容二少是贵人多忘事了,不要紧,那就重新认识好了。”  说完,她大方的向容以程伸出手。  容以程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不知为何,他不愿意与陌生的女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就算是握手也不想,但别人都主动伸出手了,他不握的话,似乎不太好。  于是,他有点不情愿的伸出手,轻轻的与江蕾蕾握了一下,又迅速的抽回。  他明显的嫌弃让江蕾蕾有些尴尬与不悦,但她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容家是阳城第一豪门,只要能嫁进去,受点委屈又有什么关系呢?  更何况容以程还长得这般的俊逸非凡,风度翩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