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12.三个月后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

二少篇012.三个月后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0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餐间,容以程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他全程都是面无表情,镜片下的眸光是一贯的清冷。  “呵呵……蕾蕾,你别介意,我这个儿子跟不熟悉的人在一起是有点闷,但只要熟悉了,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欧云裳打着圆场。  “阿姨,没关系,其实我觉得安静的男人更有魅力。”江蕾蕾说话间,娇羞的瞅了一眼容以程。  此时的容以程正低着头,暗暗的发了一条信息给好友温知新,向他求救。  两分钟后,他的手机在意料中响起,他故意当着欧云裳的面接听了电话。  “喂,知新,什么事?”  “…….”  “一定要马上处理吗?”  “……”  “好的,我马上回去,嗯,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到。”  挂了电话后,容以程对着母亲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说:“妈,公司突然有急事要马上处理,我先走了。”  说完,他不给母亲说话的机会,起身走出雅间,身后传来了欧云裳生气的低呼:“臭小子,公司的事有终身大事要紧吗?一个个都顾着工作,还要不要结婚了?”  “阿姨,别生气,公事要紧,以程走了,我可以陪你吃饭的呀……”江蕾蕾状似善解人意的话响起。  容以程快步的离开了餐厅,坐上了自己的车子,他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说真的,如果让他与刚刚那个什么江蕾蕾在一起,他情愿与易水灵在一起。  至少他跟易水灵在一起感觉舒服多了,自然多了,开心多了……  下一秒,他突然怔住,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怎么会想与易水灵在一起的呢?  想起了易水灵,他清冷的眸光不由柔和了下来。  突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温知新打来的。  “怎么?脱身了吗?”电话里传来温知新带着调侃的声音。  “嗯。”容以程淡淡的应了一声。  “没地方去的话,出来喝一杯吧,我在你家的夜辉煌呢,这里的女人保证比你妈介绍的女人风情多了。”  “你知道的,我不喝酒。”容以程淡淡拒绝。  “我说容二少,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电话那头,温知新不满的吐槽着。  “你就当我是吧,没事我先挂了。”容以程依然是不愠不怒的声调。  “挂吧挂吧,下次别找我帮。”温知新气得牙痒痒,率先挂了电话。  容以程看着手机,淡淡的勾了下唇,他与温知新是在一个地震灾区里认识的,那时他是救灾的医生,而温知新也是参与救灾的工作人员,他们合力救出一个被困瓦砾下的小孩子后,莫名奇妙的成为了好朋友。  容以程开着车回公司里去了,让他参加那些毫无意义的相亲饭局,他宁愿回公司对着那些枯燥的文件。  ******************  中秋节的当天,由于容家几兄弟都在放假中,所以都一起回到了容宅了。  平时有点冷清的容宅,今天可谓是热闹非凡,一片融洽。  容少谦如王者似的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已经一个多月的女儿,帅气的脸庞上是掩不住的宠爱,深邃的眼睛微微敛下,温柔的目光落在女儿那张粉嘟嘟的小脸上。  他绝对是个女儿控,每天上班一定要抱过女儿才出门,回家第一时间就是抱女儿,当然,他也不会冷落妻子的,常常左拥右抱的。  就像此刻,他一只手抱着女儿在怀里,另一只手却霸道的搂着坐在旁边的金娉婷。  容家的人对于他们随时随地撒狗粮的行为也见怪不怪了。  “宝贝儿,你在看什么呢?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金娉婷微微倾着身子,逗弄着在老公怀里的女儿。  虽然才生产完一个多月,但她的身材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因为哺乳期间,所以除了胸部比以前大了两个码之外,她的腰身几乎跟以前一样了,这跟她的努力分不开。  她最近都在努力的运动,什么产后操呀,收腹瑜珈呀,她都请了专门的教练来家里教自己练习。  她的气色也很好,小脸似乎比以前更见娇美了,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笑容,都透露出幸福的韵味。  “你是不是在看爸爸呀?是不是觉得爸爸长得帅呀……”她露着温柔的笑容跟女儿在聊着天。  容少谦则一直看着她们母女两个,似乎有了她们,他就得到了全世界一样。  “拜托,嫂子,不是每个人的眼光都跟人一样的,小千姿肯定觉得我这个叔比她爸还帅,是不?小千姿。”容司睿咧着嘴凑过来,对着小千姿坏坏的挑眉。  结果下一秒,便被容大少嫌弃的推开了他凑来的脸。  “走开,别吓着我的宝贝了。”  容司睿气得不由睁大了眼睛。  什么?他这么帅会吓着人吗?真是的。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四兄弟里长得最帅的那一个,不对,是全世界的男人里长得最帅的那一个。  容少谦赤luo裸的嫌弃严重打击到他幼小的心灵了。  “哈哈哈……”看到容司睿吃瘪的样子,容书磊故意幸灾乐祸的大声取笑他。  “你笑什么笑,别忘了你长了一张跟我一样的脸,老大嫌弃我的同时,也在嫌弃你,真想不明白你乐啥?”容司睿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容书磊,满肚子正好喷向了容书磊身上。  容书磊闻言,唇边的笑容顿时僵住,老四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哈哈哈……”  “呵呵……”  看着这对活宝兄弟,众人不由都笑出了声,就连一向最安静的容以程也扯开嘴,露出一个开怀的笑容。  他们几兄弟平时都各忙各的事业,所以很难得聚到一块去。  当然,他们每个月还是会抽出时间回家陪父母吃饭的。  “以程。”突然,欧云裳叫了一声他。  容以程看向母亲,眉头微微蹙起。  “我听说你让何嫂不要去你的小公寓打扫卫生了,这是怎么回事?”欧云裳问道。  “我自己请了一个生活助理。”容以程淡淡的回答。  “生活助理?是贴身那种吗?”容司睿不正经的挑了挑眉,揶揄着容以程。  “不是。”容以程薄唇轻启,吐出了两个字。  “以程,告诉妈,你喜欢蕾蕾吗?不喜欢的话,妈这里还有别的女孩……”欧云裳热心的坐到了容以程的身边,满脸期盼的盯着俊逸的儿子。  容以程清澈的眸子,暗暗的扫视了一下突然变得安静的家人,发现他们均露着八卦的神情,看到他看过来,都对他送上一个深表同情的表情。  “不喜欢。”他很直接的回答,说真的,他连那个什么蕾蕾长什么样子也记不起来了。  不过,他脑子里现在是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在盘踞着,那就是易水灵。  不知为何,当母亲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他脑海里自然而然的便浮现起易水灵的面容与身影了。  “我说你能不能上点心?都一把年纪了,你看你哥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我不管,你赶紧也给我结婚生孩子……”欧云裳恨铁不成钢的嘟起嘴,漂亮的眼睛一瞪,逼着儿子去面对婚姻。  说真的,几个儿子当中,她最担心的就是容以程,因为他受到情伤,一直都对沐歌念念不忘,而且,他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什么情绪都藏在心里。  “三个月。”容以程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几个字。  “呃?什么三个月?”欧云裳疑惑的问道,一众家人也满脸不解的看着容以程。  “给我三个月时间,保证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  “噗…….”  容以程的话音未落,容书磊惊讶得刚刚喝进嘴里的水猛然喷了出来。  这也不怪他这么大的反应,因为容以程真的三个月后带回个女人,那就意味着下一个被逼婚的人是他了。  本以为有老二在前边挡着,他至少能逍遥个一年半载吧,然而老二竟然承诺三个月这么短的时间。  听了容以程的话,一众家人都泛起了惊讶的表情,只有当事人容以程像个无事人似的,淡然的坐着。  “真的吗?三个月后真的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欧云裳喜出望外的追问着。  “嗯,只要你别掺和。”容以程淡淡的点头。  “二哥,什么情况?”容书磊不淡定的看着容以程。  “哈哈…….老三紧张了。”金娉婷不禁笑出了声。  容少谦眉头微微往上挑了一下,勾着邪魅的笑容,与金娉婷一唱一和着说:“老三,虽然老二结婚了,下一个轮到你,但你也别紧张呀,不是还有三个月吗?”  “下一个不一定轮到我,别忘了这个家伙跟我一样大。”容书磊的唇角突然勾出一个算计的笑容,猛然伸手勾过了坐在旁边的容司睿的脖子。  容司睿大惊,没想到容书磊竟然把他拖下水,他没好气的拨开容书磊勾在自己脖子的手,说:“谁跟你一样大?你比我大,好不好?”  “拜托,我只比你大五分钟而已。”  “大五分钟也是大。”  “说不定出生时医生弄错了,先出生的人是你。”  “行呀,老三,这会儿你想当弟了,我告诉你,我还不乐意当哥呢。”  双胞胎兄弟不禁在“互相残杀”起来了。  容展扬与欧云裳看着几个儿子都如此讨厌婚姻,不禁一阵头疼。  “老二都没急,你们两个倒狗咬狗骨起来了。”容少谦不禁取笑起两个弟弟来了。  “对哦,二哥,你确定三个月能找到喜欢的人?千万不要着急,随便找一个女人结婚呀。”容书磊如梦初醒,转头看向一直都淡定自若的容以程。  “是呀,二哥,你要考虑清楚呀,就算找到喜欢的女人,怎么说也得要了解个一年半载呀。”容司睿也连忙劝告着容以程。  容以程清冷的眸子闪过戏谑的看了看两个弟弟,说:“你觉得我会拿我的婚姻大事开玩笑吗?”  “对呀,你们两个给我闭嘴,三个月时间足够了,你大哥跟娉婷不也是相识几个月便结婚了吗?你们看看他们多幸福。”欧云裳沉声斥责着两个小儿子,好不容易得到了容以程松口愿意给她带个儿媳妇,她生怕他随时会反悔。  斥责完两个小儿子,欧云裳又扯开笑脸问容以程:“以程,老实告诉妈,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容以程眉头淡淡的蹙了下,回答:“没有。”  看到欧云裳还想问点什么,他连忙先发制人的说:“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  说完,他起身走向楼梯。  他不想让易水灵那么快就暴光在家人面前,毕竟他与她只认识一个星期,甚至可以说不了解对方。  “哎,你怎么说回房间就回房间呀?妈还有事情要问你呢?”身后,传来欧云裳懊恼的声音。  “以程不是说了让你别掺和吗?你就别瞎掺和了,给孩子一点空间。”容展扬出声劝着。  “对呀,妈,给我们一点空间。”容司睿马上狗腿的附和着父亲的话。  “我给你们的空间还少吗?要是我管得严的话,说不定你们都成家立业了。”欧云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容司睿。  容以程回到房间后,打开了电脑,突然,他很想知道易水灵的资料,于是,他便登录了公司的人事网,搜索到易水灵的资料。  他的目光落在资料上婚姻状况那一栏,看到“未婚”那两个字时,唇角不经意的微微上扬。  他的眸了微微闪动了一下,看向联系方式那一项,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她的手机号码,于是,他便拿出手机,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