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21.清者自清

二少篇021.清者自清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5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乔伊,你老实告诉我,到底你们谁抄袭谁的设计稿?”乔丽娅问着堂妹乔伊,她问清楚了,等一下在总裁面前也知道怎么去帮乔伊说话。  乔伊眼神闪烁了一下,她想告诉乔丽娅实情,但电梯里还有易水灵与温知新在,她怎么可以承认呢,咬了咬牙,说:“当然是她抄袭我的。”  易水灵闻言,一脸的坦然,表情不愠不怒,她相信容以程,她相信会水落石出的。  但,她的沉默,却让温知新暗暗的为她捏了一把汗,连他也怀疑是易水灵抄袭了乔伊的设计稿。  他暗暗的在心里打定主意等一下要帮她求情。  四个人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冷枫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这时候,乔伊的心越来越不安了,她暗暗的扯了扯乔丽娅的袖子。  乔丽娅转头疑惑的看了乔伊一眼,问:“怎么了?”  乔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淡淡的摇了摇头。  跟在她们身后的易水灵,把她们的互动都看在了眼里,她看出了乔伊的心虚。  冷枫淡淡的扫视了他们一眼,抬手轻轻的敲了几下总裁室的门,然后微微提高声音报告着:“总裁,乔总监温总监他们到了。”  “进来。”清冷的声音透过厚重的门淡淡的传出。  冷枫推开了总裁室的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请。”  一行人走进了总裁办公室,一字排开的站在办公桌前,冷枫跟在他们的身后,默默的站到了容以程的身后。  容以程低着头认真的审阅着一份文件,看到最后一页,他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后,把文件交给了站在身后的冷枫。  易水灵一直安静的站着,她的目光暗暗的落在容以程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上,在心里小小的花痴了一下。  原来他认真工作的样子也这么帅,这么有魅力。  容以程高大的身躯往椅子后边靠去,清冷的眸子一一的扫过站在桌前的四个人,目光最后落在了易水灵的身上。  忽而,他清冷的眸子猛然一沉,闪过了不悦。  “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不高,却分外的冰冷,他说这话时,冷冽的目光再次扫过了其余三人。  易水灵听到他的问话,身子不由僵了一下,不得不佩服他目光的锐利,她已经刻意的站在最边上,刻意的微微低下头了,但,他还是看到了。  她咬了咬唇,不吭声。  乔伊有些不淡定了,她也低着头,双腿有点发软。  “我从办公室出来时,看到乔伊与易水灵在吵闹,然后乔伊就打了易水灵一巴掌。”温知新把自己看到了老实回答着,虽然他跟容以程是好朋友,但,他们都是公私分明的人。  容以程闻言,冷厉的目光落在了乔伊的身上,盯着她轻声说:“说说你打人的理由。”  他的声音与平时没两样,还是那么的平淡无波,不愠不火,但,眼神却比平时冷了不知多少倍。  乔伊完全不敢直视容以程,她低着头回答:“她诬赖我偷了她的设计稿,我一时生气,所以……所以就控制不住打了她一巴掌。”  “事实呢?”容以程高大的身躯靠在椅子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王者的气势,纵然他的声音由始至终都那么平和,但依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总裁,事实上就是易水灵偷了乔伊的设计稿,我认为她不适合再留在公司里。”乔丽娅替乔伊说着话。  “以……总裁,请你给水灵一个机会……”温知新生怕容以程真的会把易水灵裁掉,他连忙出声求情。  容以程的目光淡淡的略过他们,看向了一直沉默着的易水灵,冷冽的眸光瞬间柔和了几分。  “你呢?不为自己辩驳一下吗?”  易水灵目光坚定的对上他那双清冷的幽眸,不亢不卑的回答:“我不需要辩驳,因为清者自清,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的,那几款晚礼服是我设计出来的……”  “易水灵,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乔伊是公司资深的服装设计师,她不可能抄袭你的设计的。”乔丽娅听到易水灵这般的理直气壮,她不由怒不可遏的打断了她的话。  “对呀,总裁,我没有抄袭易水灵的设计,那几款礼服是我呕心沥血熬夜设计出来的。”乔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委屈样子。  容以程点了点头,突然,他猛然站了起来,目露冷光的盯着乔伊,说:“我已经给过机会你了,但你却不知悔改,盗窃别人的劳动成果,还敢说是自己呕心沥血熬夜设计出来的,像你这种没有职业操守的人,我们公司不-需-要。”  容以程的声音冷得像冰刀似的击向乔伊,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话,最后那几个字,他说得特别慢,特别用力,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啊?总裁,不要炒我鱿鱼呀……”乔伊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惊慌失措的求情着。  “总裁,明明是易水灵抄袭,为什么走的人却是乔伊?”乔丽娅惊诧的问道。  “还有你,一个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主管,我们公司也不需要。”容以程冷冽的目光射向了乔丽娅,无情的说着。  温知新不由一脸懵然,他连事情都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容以程却这么肯定抄袭的人是乔伊?  “以程,这是怎么回事?”  容以程看了温知新一眼,把面前的电脑转了过来,上边是他从监控里调出来的画面。  设计部里虽然没有监控,但是通道与电梯里都有,容以程从会议室里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就是让冷枫把监控调出来。  “好几天的中午,乔伊都是最迟一个去吃午餐的,看这一幅,是从电梯里调出来的画面。”容以程一边说一边把那一幅画面放大,然后锁定了乔伊手里手机的画面。  她的手机上显示着正是她今天中午拍下易水灵设计稿的照片,虽然有点模糊,不过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得出来是今天展示的晚礼服款式。  “需要我找黑客从你手机里找出原图吗?”容以程冷冷的说着,他看到易水灵的设计稿,知道上边有她的签名。  乔伊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眼里闪着惊慌与心虚,一声也不敢吭。  “以程,就算找到原图,也不能确定画面里的设计稿就是易水灵的呀?”温知新提出疑问。  “上边有我的签名。”易水灵淡淡的回答,目光暗暗的看向容以程,她没想到他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里,调出监控替她洗清冤屈,确实让她意外极了。  这样一来,免去了暴光她是他生活助理的事情。  听了易水灵的话,温知新的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又问:“这么说,那些晚礼服都是你设计的?”  “你还有怀疑吗?”易水灵不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没有。”温知新扯出了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定定的看着易水灵,眸光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赞赏与爱慕。  乔丽娅到这一刻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完全懵了,愣愣的瞪着乔伊,浑身都在颤抖指着乔伊,说:“乔伊,你……你害死我了……”  “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快帮我向总裁求求情吧……”乔伊慌张的拉住了乔丽娅的手臂摇晃着。  “我自身都难保,怎么帮你?”乔丽娅气得眼睛都红了,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不该把乔伊带进时裳服装公司。  天知道,她打拼了多少年才坐上总监这个位子,她把青春全都投放在事业上了,甚至连爱情与婚姻也牺牲了,没想到现在却因为乔伊的过错让她打回了原形。  她已经三十五岁了,不年轻了,已经没有了以前那股拼劲了。  “总裁,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她厚着脸皮向容以程求情着。  “总裁,总裁,我也知道错了……呜呜……求你别炒我,好吗?”乔伊慌乱得哭出了声来了,脸上的妆容都哭花了。  容以程冷冷的看了一眼她们,说:“自己去财务部结清工资吧,别逼我找保安赶你们走。”  “总裁,求求你别炒我。”乔伊不死心的哀求着。  容以程不为所动,他冷冷的说:“你以后也别想在时装界里混,这是你打人的后果。”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在易水灵的脸上,发现她红肿的那一边脸已经微微消了点。  此时,易水灵正愣愣的看着乔丽娅与乔伊,她是很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但她却从来没想过要她们失去工作的,特别是乔丽娅,她完全是被乔伊连累的。  这时,冷枫走了进来,把总裁室的门打开着,说:“两位请出去吧。”  但,乔丽娅不愿意走,“总裁,请你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以程,先让乔总监回设计部吧,现在也快下班了,她的事情明天再定夺吧。”温知新替乔丽娅求情着。  “总裁,乔总监确实是不知情的。”易水灵忍不住也出声替乔丽娅求情。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容以程看到易水灵都不计较了,而且乔丽娅的能力确实不差。  “总裁,也给我一次机会吧?”乔伊也趁机求情。  “冷枫。”容以程不耐烦的叫了一声冷枫。  冷枫连忙把乔伊架出了总裁室。  “你的脸还疼吗?我带你去医务室拿冰袋敷一下吧。”温知新微微凑近易水灵,关心的说着。  “不……不用了,已经不疼了。”易水灵暗暗的后退了一步,与温知新拉开了一点距离。  “水灵,下班有空吗?我知道有一场电影很好看,不如我请你去看吧。”温知新的司马昭之心也太明显了。  易水灵的神情不由变得窘迫,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容以程,发现他整张脸都黑了。  “我……我下班都没有空,对不起,你找别人看吧。”  “没空呀,那明天呢?明天是周末,你应该有时间吧?”温知新勾着迷人的笑容,不死心的追问着。  容以程冷峻的俊脸绷得紧紧的,他冷冷的瞪着温知新,第一次觉得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刺眼。  看到温知新不停的对易水灵献殷勤,他心里极度的不爽,一股酸涩的醋意在心底迅速的蔓延着。  他把目光移向了易水灵的身上,期待着她拒绝温知新的追求。  易水灵虽然没有看向容以程,但却能感觉到他冰冷的眼神像冰刀似的落在她身上。  “你住在哪里?明天我去接你。”温知新扬起笑容,情不自禁的又朝易水灵走近两步。  “不用了,明天我也没有空。”易水灵又退后了两步,与温知新保持着距离。  “咳咳……”容以程终于忍不住了,冷着脸轻咳了两声。  温知新这才想起现在还有一个容以程,他转头看向他,笑了笑,说:“以程,你看乔伊走了,不如让水灵直接跟我吧,我保证用心教导她设计方面的知识……”  “不用了,你准备接替乔丽娅的位置吧,她就算留在公司也不可能再坐那个位置了,至于易水灵……”容以程突然停顿了下来,清冷的眸子淡淡看了她一会儿,才又继续说:“既然那几款晚礼服是出自你的设计,那就由你负责吧。”  “呃?”易水灵闻言,眼里不由闪过了惊喜,这么说,她能成为设计师了。  她这是因祸得福吗?  天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要当设计师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