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45.她不是沐歌,是沐音

二少篇045.她不是沐歌,是沐音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别紧张,有我在。”他低低的凑到她耳边说着。  “嗯。”易水灵淡淡的牵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浅笑。  “走,我带你去见我的家人……”  容以程的挽着易水灵走到了父母面前,但他还没有来得及介绍,突然门口又传来了一阵骚动,隐隐间他听到了有人在叫沐歌,好像是容司睿的声音。  易水灵也察觉到了,容展扬,欧云裳,还有容少谦金娉婷都察觉到了,他们齐刷刷的往门口看去,下一秒,全部都愣住了,如木头似的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正走进来的女人。  “沐歌?”容以程俊逸的脸上满是惊诧与不敢置信。  “这……这是沐歌吗?”欧云裳也惊讶得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就连一向沉稳的容展扬与容少谦也蹙起了眉头,眼里是掩盖不住的惊讶。  金娉婷没有见过沐歌,但她听到了容以程与欧云裳的呢喃后,不由也惊诧万分的向容少谦求证。  “什么?沐歌?她不是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容少谦低声回答,目光担忧的看向像化石般的容以程。  容以程真的是太震惊了,他一直看着那个女人,真的太像了,音容笑貌都与沐歌很像很像,但,他又清楚的知道,那个女人不是沐歌。  看了看女人身边的那对中年男女,他们正是沐歌的父母沐天与燕红芳,难道她是沐歌的妹妹,沐音?  可是印象中沐音不是长这样子的呀?  容以程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脑子飞快的在转动着。  今天的他虽然震惊,但明显比上一次在商场里时冷静了一些,至少他没有撇下易水灵冲到沐音的面前。  “她不是沐歌,是沐音。”突然,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很肯定。  易水灵闻言,转头暗暗的看向容以程,挽着他手臂的手,不由紧了几分,从这个沐音出现那一刻,她全身都处于紧绷的状态,心,一直往下沉去。  说真的,她真的好害怕容以程会再次丢下她。  容以程似乎感觉到易水灵的不安了,他暗暗的抬手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  “是沐音呀。”容展扬疑惑的把眉头又拧紧了几分。  “奇怪了,记得她长得跟沐歌不算很像,怎么八年不见,就长成了沐歌的样子呀?”欧云裳不解的呢喃。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整容术这么发达,想长什么样就长什么样。”金娉婷心直口快的说出了自己的观感。  “别胡说。”容少谦的话听起来像是斥责金娉婷,但那低低的语气却掩不住宠爱。  金娉婷扁了扁嘴,转开的脸,正好看到易水灵一脸茫然的站着,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不安。  金娉婷唇边露出了一个慧黠的浅笑,突然走到易水灵身边,把她从容以程身边拉了过来,直接把她拉到了容展扬与欧云裳的面前,笑着说:“爸妈,水灵来了。”  易水灵不由愣了一下,她有点懵,转头疑惑的看向金娉婷,后者对她露出了一个友善而灿烂的笑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叫人。  一边的容以程也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的臂弯空了,他才把一直落在沐音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转头寻找易水灵的身影。  易水灵瞬间会意,对着金娉婷微微点了点头,连忙扯出微笑,叫:“伯父伯母,你们好。”  金娉婷此举,成功的把容家人的注意力与目光拉了回来,大家都看着易水灵。  “嗯,好。”容展扬微微颌首。  “打扮了一下果然水灵多了,人如其名呀。”欧云裳回过神来,目光上下的扫视了一下易水灵,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伯母见笑了。”金娉婷的示好与欧云裳的笑容,让易水灵紧张的心情微微缓和了一点儿。  容以程走到金娉婷与易水灵的身边,锐利的眸光闪过了疑惑,问:“你们两个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  “你猜。”金娉婷傲娇的对着他挑了挑眉。  这时,沐音一家人走到了容家人的面前了,再一次把大家的注意力夺了去。  “以程哥,好久不见了。”  随着一声娇柔的声音响起,易水灵只感觉一阵风迎面扑来,一个娇俏的身影扑入了身边男人的怀里。  容以程愣住了,身体也随之一僵,他的手还拉着易水灵的手呢,突然,感觉到手里的小手微微挣扎了一下,想要抽离,他下意识的紧紧握住。  对于扑入怀里的沐音,他没有回抱她,但也没有推开她。  “容老爷容夫人,好久不见了,今天我们不请自来了,不会见怪吧。”沐天露着圆滑世故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很深沉。  “怎么会呢,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容展扬伸手分别与沐天,燕红芳握了握手。  “什么时候回的国?”欧云裳微笑着询问。  “上个星期就回来了,一直想找时间拜会你们的,却因为有点事情耽搁下来了,说来也巧,正好昨天与一个朋友吃饭,说起了你们今天办结婚周年庆,于是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就贸然前来了。”燕红芳伸手拉过了欧云裳的手,就好像老朋友似的。  其实,她跟欧云裳也没有多熟,记得当年沐歌去世时,她还跟容家吵过,直到容以程给了她一笔可观的钱财,她一家才出国居住。  “以程哥,还记得我吗?”沐音从容以程的怀里退了出来,小脸微微泛着娇羞的红晕,期待的仰望着面前俊逸的男人。  她的身材很娇小,比起易水灵还要矮一点儿。  容以程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淡淡笑了笑,回答:“记得,你是沐音,长大了。”  “真好,以程哥你没有忘记我,不过,我不是长大了,而是长老了,我都二十六岁了。”沐音的小脸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忽而,她瞥到一直站在容以程身旁的易水灵,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眼他们紧紧拉在一起的手。  “这位漂亮的小姐一定是以程哥的女朋友吧?”  “嗯。”容以程淡淡的点头,眸子紧紧的盯着沐音。  他看着她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因为她长得像沐歌。  对于容以程向沐音承认自己是女朋友这点,易水灵很开心,本来沉闷的心情,似乎也因这一点而瞬间充满了阳光。  “你好,我叫沐音。”沐音大方的向易水灵伸出手。  “你好,我叫易水灵。”易水灵回以淡淡的微笑,与她握了握手。  “那这位漂亮的姐姐又是谁?我猜猜……”沐音的目光又落在金娉婷的身上。  金娉婷不语,勾着妩媚的笑容,暗暗的瞅着沐音。  “你一定就是少谦哥的妻子吧,真漂亮。”沐音由衷的称赞着。  “过奖了。”金娉婷傲娇的回了她三个字,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了,她觉得易水灵跟容以程在一起顺眼多了,对于这个沐音,她有点喜欢不来。  “沐音真是越长越漂亮了,连嘴巴也这么甜。”欧云裳的笑容有点诡异,她暗暗的瞅了一眼容以程,发现他一直都在看着沐音,心里不由划过了一丝隐忧。  这孩子不会看到沐音长得像沐歌,又动心了吧?那……水灵怎么办?  “她呀,一天到晚都念叨着要回国,就是想见她的以程哥。”燕红芳没好气的取笑着沐音。  “妈,你……你怎么都说出来了呀?”沐音的脸红了红,娇羞的目光瞅向容以程,与他对视着。  易水灵见状,心口处猛然凛痛了一下,神情顿时黯然下来。  “水灵,你不介意我跟以程哥跳一支舞吧?”沐音忽而笑着瞥向易水灵。  易水灵愣了一下,笑:“不介意。”  “以程哥,走吧,陪我跳舞。”沐音一把拉过了容以程,拽着他往舞池里走去。  “以前你经常跟姐姐跳舞,我不知道有多羡慕,所以一直偷偷的学习舞蹈……”沐音亲昵的挽着容以程的手臂,在他高大的身影衬托下,她显得非常的小鸟依人。  易水灵愣愣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感觉到一股冷意把自己包围住了。  他还是跟她走了。  “水灵,你不要怪以程,突然看到长得与沐歌这么像的沐音,别说他,连我们也非常的吃惊,我到这会儿还没有缓过来呢。“欧云裳突然凑到易水灵身边,低声的劝慰着。  “嗯,我知道了。”易水灵心下,一片感动。  “走,水灵,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对于那些不想见到的东西,都自动屏蔽掉。”金娉婷就是觉得与易水灵合缘,就算以后容以程没有跟易水灵在一起,她也会跟她做朋友的。  易水灵转头,金娉婷的笑容温暖了她冰冷的心,她点了点头,任由金娉婷把自己拉离到食物区。  容少谦把金娉婷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他宠溺的摇了摇头,知道她的正义感又犯了。  “爸妈,我过去应酬一下。”  “嗯,去吧。”容展扬点头。  容少谦才走开,容司睿突然冒冒失失的出现在容展扬与欧云裳的面前。  “爸妈,你猜我看见谁了?”  “瞧你这副模样,大惊小怪的,难不成见鬼了?”欧云裳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差不多,我看到沐歌了。”容司睿一脸错愕的说着。  他的话音一完,容展扬与欧云裳脸上都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因为沐天与燕红芳还在旁边。  “这位是三少还是四少?长得太像分不出来呀。”燕红芳扬着笑容问道。  容司睿这才发现在父母身边还站着两个人,他微怔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扯出笑容,回答:“我是司睿。”  难怪父母听到沐歌来了还这么淡定,原来他们已经见过了。  其实在门口,他最早认出沐歌的,可是被一班女人缠着脱不了身。  “容老爷容夫人,我们走开一下。”沐天挽着燕红芳走开了。  “二哥呢?”此时,他最关心的是容以程。  “那边。”欧云裳朝着舞池那边扬了扬下巴。  容司睿顺着母亲所指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容以程与沐歌,他不由惊讶得嘴巴微微张大。  这么神速就搂在一起了,看到二哥对沐歌还是不能忘情呀。  “妈,不是说二哥带了一个女朋友回来的吗?在哪呢?”他又低声问母亲。  “跟娉婷去吃东西了。”欧云裳回答。  容司睿的目光在人群里搜寻着,因为金娉婷与易水灵都是出众的美女,所以情场老手的他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了。  貌似这个易水灵并不比沐歌差呀,长得还在漂亮几分呢。  “妈,沐歌怎么回来了?她不是死……”  “跟你二哥跳舞的人是沐歌的妹妹沐音。”欧云裳小声的回答着。  “难怪了,我就说死了的人怎么会复活呢?太不科学了。”容司睿不正经的扯开嘴笑着。  “不知道你二哥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年了,沐音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你二哥要重新开始一段感情了,她就出现。”欧云裳不由满心担忧,生怕儿子会再受到伤害。  “妈,我去帮你试探一下二哥的心意。”容司睿忽而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你怎么试探?不要乱来哦。”欧云裳不由蹙起眉警告着小儿子。  “等着看好戏。”容司睿神秘兮兮的勾了勾唇,转身离开。  另一边,金娉婷与易水灵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吃着东西。  易水灵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老是看向舞池里那一对身影。  容以程很帅,一身银灰色西装的他,在人群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优势,让人不注意他都不行。  他的目光一直柔柔的注视着沐音,好像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沐音似的。  而沐音小鸟依人的依偎在容以程的怀里,不时仰起脸对着他说话,微笑,那模样柔美而端庄,楚楚可怜的。  画面太过温情,刺痛的易水灵的眼睛,也刺痛了她的心。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包裹住她的手。  易水灵下意识的回头对上了金娉婷的笑脸。  “大少奶奶。”她感动的低喃着,幸亏有金娉婷陪伴着,要不然在这样的宴会上,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把我当成朋友的话,就叫我名字吧。”  “谢谢你,娉婷。”  “客气什么。”金娉婷大大咧咧的笑了笑,又问:“对了,我听妈说,你有一个女儿是吗?”  “嗯,已经四岁了。”  “真的吗?给我看看相片吧,我也给你看我女儿的相片。”  两个已为人母的女人一说起自己的孩子,话题便像潮水似的源源不断。  “水灵,丫丫长得好像你哦,真漂亮,特别是眼睛,好黑好亮……”金娉婷看着易水灵手机里的小女孩,露出了喜欢的神色。  “是呀,很多人都是她长得像我,娉婷,你的女儿也好可爱,粉嘟嘟的。”易水灵拿着金娉婷的手机翻看着照片,突然,翻到了容少谦抱着女儿的照片,她漆黑的目光不由黯然了一下。  “你女儿真的好幸福,有个这么疼爱她的爸爸。”突然,她感慨着,照片里的容少谦帅气的脸上满是宠爱,掩也掩不住。  金娉婷闻言,不由凑过头来,瞄了一眼照片,唇边扬起了幸福而甜蜜的笑容,说:“她爸呀就是个宠女狂魔,对女儿那股宝贝劲让我都吃醋了。”  “哈哈……你还吃女儿的醋呀。”易水灵不由笑开的脸,心里非常羡慕金娉婷的幸福,能有这么一个帅气又专一的老公。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不由的又飘向了舞池那边。  突然,她手里的手机被人猛然抢走,吓了她一跳,她连忙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相帅气身材高大的男人噙着坏坏的笑容站在她身后。  “你们两个在这里看手机看得这么开心,原来是在看我们家的小美女呀。”容司睿淡淡的瞄了一眼手机上的照片。  “容司睿,你别吓着水灵了。”金娉婷没好气的把容司睿手里的手机抢了回来。  “未来的二嫂,赏脸跳支舞吗?”  易水灵愣了一下,原来他是容以程的弟弟,果然是兄弟,都一样的出色。  听到容司睿那句带着调侃的话,她的脸不由泛起了窘迫的红晕,说:“别乱叫,我不是你什么二嫂。”  “水灵,去跳舞吧,尽情的跳给以程看。”金娉婷鼓励着她。  “可是我不会跳……”易水灵窘迫极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