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47.是我跟水灵的孩子

二少篇047.是我跟水灵的孩子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20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上了车后,金娉婷看到跟上车的男人,不由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霸道的吻住了唇。  “少谦,你……唔……”  “老婆,你真是越来越性感了,爱你……”容少谦把唇抵在金娉婷的唇瓣上,喃喃着。  吻渐渐加深,满车厢都是旖旎的色彩。  另一边,休息室里也上演着暧昧的戏码。  容以程从身后抱着易水灵,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脖颈上,脸颊边……  “以程,不要……不要这样……”易水灵侧着脖子躲避着男人狂热的吻。  “水灵,水灵……我发现我每次接近你,都这么的情不自禁,你说怎么办?”容以程一边吻着她一边呢喃着。  他的吻落在了易水灵白希的背上,让她猛然颤栗了一下,她的背部是她的敏感区。  随着他的吻细细碎碎的落在她的背上,她的身子渐渐发软,无力的靠在了他灼热的怀里。  容以程抱着她突然一个旋转,一起跌倒在沙发上,他封住了她的唇,温柔而霸道的吻着。  易水灵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尖随着吻的加深在颤抖着,在悸动着,她虽然害怕,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点小刺激,今晚她第一次主动回应了他的吻。  女人生涩的回吻,让容以程更加的动情,想要更多,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里不是一个好地点,现在还不是要她的时候。  所以,还是跟以前一样,在濒临失控的最后关头,他放开了她。  两个人还抱在一起躺在沙发上,微微喘着气,他们的脸上都泛着动情的红晕。  “以程,我想回去了,我想丫丫……”易水灵抬手推了推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轻声呢喃着。  “嗯,那就回去吧。”容以程坐了起来,顺便把她也拉了起来,忽然瞥见她脖子上有几个淡淡的红印,他眸色微沉了一下,把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  “披着,今天这件礼服太暴露了。”  易水灵脸儿闪过了窘迫与娇羞,她低头看了一眼惷光乍泄的胸口,连忙扯过西装外套,紧紧的把自己的身体遮了起来。  西装上还带着他的体温与气息,让她冰凉了一个晚上的心顿时暖暖的。  “走,我们去跟我爸妈打个招呼再走。”容以程拉起了她。  “你……你也走了吗?不太好吧,毕竟是你爸妈的结婚周年庆。”易水灵微愣了一下。  “没事,我爸妈会理解的,而且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了。”容以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哦。”易水灵点了点头。  他们手拉着手出现在容展扬与欧云裳的面前时,正巧沐音与容司睿也在。  “爸妈,我想跟水灵先回去了。”  “呃?这么早就回去了,水灵,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委屈呀?”欧云裳关切的拉起易水灵的手询问着。  “没有,我很高兴能参加伯父伯母的宴会。”  “妈,丫丫还在等我们呢。”容以程替易水灵解围着。  “哦,对,那你们快回去吧,别让她等着急了。”欧云裳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丫丫是谁?”沐音眉头微皱,疑惑的问道。  “是我跟水灵的孩子。”容以程俊逸的脸上一派坦然,他现在当着父母的面,甚至当着沐音的面,把自己的心意表达明白。  他的这句话,他的这个举动,就等于认定了易水灵了。  易水灵闻言,当场感动得一蹋糊涂的,她转头感动的看着他,心底涌起了一阵阵的暖流与悸动。  就为了他这一句话,她又有了勇气去追求爱情了。  一旁的沐音顿时傻了眼,半晌没反应过来。  她明明调查过容以程没有结婚的,连个亲密的女人都没有,这个易水灵也是最近才出现在他身边的,怎么他们就有了女儿呢?  这里边一定有蹊跷。  容以程转头看了一眼沐音,对她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搂着易水灵离开了。  沐音暗暗的瞅着他们的背影,小手紧紧的抓成了拳头,心里被嫉妒填满了。  她准备了这么多年的计划不能白费,她所受的苦也不能白受,她一定会把容以程抢回来的。  *******************  第二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但易水灵仍然起了一个大早的,由于最近都忙着工作,与忙着跑去医院照顾父亲,所以冰箱已经空了,她准备去多买些菜回来,顺便给父母熬点汤。  现在七点钟还不到,对面的商场是没那么早开门的,所以她要到附近的一个菜市场里去买菜。  如平时一样,她穿着简单的牛仔裤与毛巾从屋里走了出来。  走了两步,有点不放心仍然在睡觉的女儿,怕易小雅醒来不见自己会哭,于是,她又回屋拿过了容以程屋子的钥匙,准备去叫他过来陪易小雅。  她走进了容以程的屋子,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  难道他还没起床吗?  她看了看那扇紧闭着的房间门,走了过去,轻轻的敲了两下,喊:“以程,你起床了吗?”  出乎她意料的,里边很快的就传出了容以程的回答声。  “嗯,起了,进来吧。”他的声音带着一种慵懒的沙哑,听起来格外的性感。  易水灵轻轻的拧开了门锁,开了一条门缝,往里边瞄了一眼,没看到容以程的人,她再把门开大了一点,把整间卧室都看了一遍了,还是没人。  她的目光锁定了那间半掩着的浴室门,知道他一定在浴室里。  果然,下一秒便看到容以程一边刷牙一边探个头出来看了一眼,说:“等我一会儿就好。”  “嗯。”易水灵低低的应了一声,站在充满了他的气息的房间里,她的心跳莫名的加速跳动,小脸也微微的泛起了红晕。  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进他的房间,脸红心跳什么呀?  她轻轻的抚了抚滚烫的小脸,无意间瞥见容以程的大床有点凌乱,他起床后还没有把被子铺好,出于习惯,她下意识的走到床边,替他收拾床铺,把被子铺好。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上了她的细腰,一个灼热的身躯贴上了她的背。  “这么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嗯?”容以程把脸贴在她白嫩光滑的脸,轻轻的摩擦着,触碰到她嫩嫩的皮肤,他心下无比满足。  易水灵侧开了头躲避着他的脸,虽然他已经刮了胡子,但还是摩擦得她痒痒的。  “以程,别闹,好痒……”  “亲一个。”容以程的唇凑到了她的脸颊边,细细碎碎的吻着。  “别,先放开我。”易水灵的神情窘迫而害羞,她微微挣扎着,她与容以程才刚刚开始恋爱,所以她还是不太习惯这种亲昵的举动。  容以程唇角邪魅的勾了勾,扶着她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与自己面对面着。  易水灵这才发现容以程上半身没有穿衣服,露出了他小麦色的结实胸肌,与明显的性感腹肌。  她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心下一慌,下意识的想推开他逃走,结果却被反弹摔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啊……”她吓得惊呼出声,还没有来得及从床上爬起,只感觉到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了下来,下一秒,容以程健硕的身躯便压上了她。  “你这么早来找我是想我这样吗?”容以程一只手微微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另一只手温柔的拨开覆盖在她小脸上的发丝。  “不是,容以程你快起来,你好重……”易水灵窘迫得小脸像冲血似的,双手用力的推拒着容以程结实的胸口,她的小手触碰到他结实的胸肌,心底不由一阵悸动。  “重吗?”容以程的声音仍然很轻,没有一丝起伏,但,他盯着她的眼神却变得炽热,他的手移到了她的腰间,猛然一紧,抱紧了她旋转了半圈。  “现在满意了吗?”他勾唇浅笑着,清澈的眼睛灼热的盯着她。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快放开我了。”易水灵趴在他身上,身体间的紧密贴合让她害羞与无措。  她挣扎着要起来,但男人的手却像藤蔓一般紧紧的缠在她腰间。  “女人,不想出事,最好乖乖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容以程俊逸的脸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呼吸比刚刚重了一点儿。  易水灵对上他那双跳跃着火焰的眼睛,身体顿时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的趴在他身上。  看到她安静下来了,容以程的唇角又微微扬起,他一只手搂在她腰间,一只手枕在自己的头下,眸光半睑盯着那张涨红的小脸,此时的她很可爱,就像一个做错事情被罚的小孩子似的,乖乖的不敢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