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53.她的衣服被撕破了

二少篇053.她的衣服被撕破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6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7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这一晚,易水灵睡得特别的香,特别的沉,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天亮。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突然对上了一张带着迷人浅笑了脸,吓得她的呼吸微微一滞,剩余的一点儿睡意也被吓跑了。  容以程像条美人鱼似的侧躺着,一只手撑着头,性感的唇角微微的勾起,那双清澈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易水灵与易小雅。  这种一睡醒就能看到心爱的人的感觉真好,很幸福。  对上易水灵那张被惊吓到了小脸,他唇角的笑容又扩大的几分,伸过一只手轻轻的抚了抚她有点凌乱的长发。  刚刚睡醒的她好性感,小脸带着淡淡的粉光,那双漂亮的眼睛有点迷离,一头长发妩媚的散开着,给她添了几分女人味。  “早。”他低沉中带着一点儿沙哑的声音柔柔响起。  “你……你醒来很久了吗?”易水灵眸光疑惑的流转了一下,她盯着容以程那张清俊的脸,完全没有那种刚刚睡醒的惺忪。  “嗯,醒来一会儿了。”容以程勾了勾唇,心情似乎特别好。  “你再睡一会儿吧,我起床做早餐。”易水灵边说边掀开被子,准备起床,突然一只手臂横了过来,搭在了她的胸前,硬生生的把她起到一半的身子又压回了床上。  “啊……”易水灵不由娇羞的低呼出声,小脸迅速的泛红。  “嘘……别把丫丫吵醒了。”容以程贼兮兮的笑着,目光暧昧的落在她因平躺而变得更高耸的胸口上,他的手正好压在她胸部的下方。  易水灵又气又羞的转头瞪了一眼容以程,抬手把他压在自己胸口的手拿开。  “还想不想吃早餐了?”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看着你,我可以一整天不用吃东西。”容以程唇角淡淡的勾了勾,那样子有点小坏,却又不失他平日的温和。  “可是我要吃东西。”易水灵嘟了嘟嘴,再次从床上起来。  她细心的替易小雅整了整被子,然后拿了一套衣服走向了浴室洗漱。  容以程依然是侧躺着的姿势,他的目光柔柔的落在易小雅的粉嘟嘟的小脸上。  片刻后,易水灵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已经换好的日常的衣服,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容以程,说:“你在这儿陪丫丫吧,我去做早餐。”  “嗯。”容以程应着,其实他向来不是爱赖床的人,但,今天他却特别想赖着不起。  易水灵转身走出了房间,拿起了容以程的钥匙,出了门。  当她走进容以程的公寓,不经意的看到开放式厨房里的那个娇俏的身影时,脚步不由顿住了,小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讶。  沐音听到开门声,她转头看到了易水灵,淡淡的笑了笑,说:“水灵,早上好。”  “沐音,你今天怎么这么早?”易水灵回过神来,走向了厨房。  “我想起床给你们做早餐,在这里白吃白住的,总要做一点事情心里才会好受点的。”沐音温婉的声音柔柔的。  “你在做什么早餐?要帮忙吗?”易水灵走进厨房里,看到了满地的狼籍,眉头不由轻皱了起来。  地上满是黄豆,还有水迹与面粉,被沐音踩过后,都成糊了。  沐音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说:“那个……我第一次做早餐,所以有点手忙脚乱的……啊……”  她话音未完,锅里的东西突然滚了出来,流泻了到炉子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啊…….”她吓得顿时惊慌失措,花容失色,不知该怎么办。  易水灵见状,连忙上前,关掉了火。  “还是让我来吧。”她看着乱得像战场般的厨房,直感到脑门发疼。  “对……对不起,给你添乱了。”沐音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似的。  “没事。”易水灵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正想清理一下流理台,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  “啊……”沐音自作自受,踩到了地上的黄豆,身体失去平衡往前扑去。  易水灵见状,本能的伸手扶住沐音,她只感觉到胸前的衣服被人紧紧的抓住,接着便听到“嘶啦”的一声,胸前一凉,她的衣服被撕破了。  “啊……”沐音惊魂未定的紧紧的扯着易水灵的衣服,睁着惊慌的眼睛喘着小气。  忽而,她的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易水灵的胸口,衣服被撕烂了,露出了易水灵白希而丰满的胸口,在白色的内衣边缘,露出了大半只蝴蝶纹身。  这只蝴蝶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易水灵感觉到沐音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口上,她连忙低头看了看,小脸顿时泛起了窘迫的神色,原来她的衣服被撕了一个大缺口,露出了她半边的胸脯。  她连忙放开了沐音,转过身来,紧紧的抓着被撕烂的缺口,把诱人的春色遮掩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沐音连声道歉着。  “没事,你先到沙发上坐着吧,我回去换件衣服再来清理厨房。”易水灵说完,匆匆的离开了厨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进到房间,发现容以程与易小雅都起床了,两个人正在床上玩闹着呢。  “你怎么回来了?早餐做好……发生什么事了?衣服怎么破了?”容以程转头瞥向易水灵,话说到一半时,发现了易水灵的衣服破了,他的神情不由紧张了起来,连忙迈开长腿朝她走去。  易水灵紧紧的抓着被撕破的地方,脸儿窘迫的红着,她一边走向衣柜,一边云淡风轻的说:“没事,沐音不小心摔倒,扶了她一下,结果衣服就烂了。”  “有没有受伤?”容以程眉头担忧的蹙起,高大的身躯站在了易水灵的身后。  “我没有,不知道沐音有没有受伤?”易水灵从衣柜里取了一件衣服出来,正准备走向浴室里更换,结果被容以程拦住了去路。  “你确定你没有受伤?”  衣服都烂成这样了,他有点不相信她没有受伤。  “确定。”易水灵坚定的点了点头,绕开了他走进了浴室里。  片刻后,她换好衣服出来,又匆匆忙忙的走出房间。  容以程抱起了易小雅,跟在她身后,当他回到自己的屋子,看到满地狼籍的厨房时,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  沐音看到容以程也来了,心里不由闪过了愤怒,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已经在清理厨房的易水灵。  真是小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向以程哥告状了。  容以程走向沙发,把易小雅放了下来,然后才转头看向沐音,问:“你没有受伤吧?”  沐音可怜兮兮的瞅着容以程,摇了摇头,说:“对不起,以程哥,我本来想为你们做一顿早餐的,没想到却弄成了这样,还把水灵的衣服给撕烂了……”  “没受伤就好,以后不要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容以程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关心。  “嗯,以后再也不会了。”沐音开心的点了点头,又问:“以程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好笨?我明明已经按照步骤来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做不好?”  “有些事情不是一学就会的,慢慢来吧。”容以程淡淡的回答着,目光却暗暗的瞅向在厨房里忙碌的易水灵。  看着她手脚麻利的清理着厨房,他不由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沐音看到容以程一直盯着易水灵,她心里不由嫉妒极了,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她脑子里闪过了易水灵左胸上方的蝴蝶纹身,真的很眼熟,她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沐音绞尽脑汁的想着,突然,脑子里激灵了一下,她终于想起来了,那只蝴蝶她在容以程书房里见过。  可是,那句“你是谁”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可是这件事情又向一个谜团似的缠绕着她,让她有一种急于解开的冲动。  因为清理厨房用了快半个小时了,所以做好早餐后已经八点多了。  几个人吃过早餐后,容以程便带着易水灵一起去了医院探望易年与唐婉青。  经过治疗,易年的伤基本已经愈合了,虽然还不能走路,但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  听到这个消息,易水灵与唐婉青都喜极而泣。  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唐婉青与易年都坚持要回乡下养病,他们一来不想给女儿增加负担,而是乡下的环境与空气都要比市区里优质一点。  拗不过父母,易水灵只好与容以程把他们送回了乡下。  奔波了一天,直到天黑了,他们才从乡下赶回市区。  “以程,谢谢你,我爸爸的医药费我一定会慢慢偿还的……”易水灵坐在后车座里,她身旁坐着已经睡着了的易小雅。  “易水灵,你需要跟我分得那么清楚吗?如果真的要还,我只接受肉偿。”容以程抬眸从倒视镜里看了看她,唇角坏坏的勾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