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54.都看到了?

二少篇054.都看到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0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7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易水灵闻言,小脸顿时爆红,嘟了嘟小嘴,说:“我欠你的是钱,为什么要肉偿?”  “因为我不缺钱,我……只缺一个女人。”容以程唇角的笑容微微扩大了一点,虽然他是半开着玩笑的说话,但那双清澈的魅眼却格外的认真,在倒视镜里盯着易水灵。  “专心点开车,我懒得跟你说。”易水灵红着小脸瞅了他一眼,转开了脸,看向熟睡的易小雅,她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女儿的头。  容以程把注意力放回了开车上,他又说:“今晚就不回家里吃饭了,我们在外边吃了再回去吧。”  “嗯,也可以,反正我快累死了。”易水灵一边说一边抬手轻轻的手捶打了几下肩膀,从早上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休息过。  突然她捶着肩膀的手微顿住,她暗暗的瞅向前边的容以程,车子里的昏暗灯光与车外的路灯交错的落在他身上,描绘着他俊逸的脸庞与高大的身影。  看着他俊逸的侧脸与宽厚的背影,易水灵觉得莫名的安心与心疼。  他比她应该更辛苦吧,开了这么久的车,从市区开到乡下,又从乡下开回市区,这一来一回差不多要四个小时,别说他要开车要费神,她就这么坐着,也感觉到腰酸背痛了。  盯着容以程的眼神越发的温柔,易水灵在心里暗暗的发着誓,此后的日子,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她会用最好的方式去报答他,那就是爱他。  黑色的车子在马路上疾驰着,当他们回到市区已经是晚上的八点钟了,他们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幸亏易小雅睡着了,要不然一定会吵着要吃饭的。  容以程把车子停在了一个看起来挺高级的粤菜餐厅门口,下车后,他便打开了后车座的门,小心翼翼的把易小雅抱了出来,易水灵也从另一边车门下了车。  “丫丫宝贝,快醒醒了,吃饭喽。”容以程抱着易小雅走在前边,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充满了宠溺,仿佛易小雅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样。  易水灵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对女儿的温柔话语,心里顿时流窜起感动的情愫。  这个男人值得她好好的珍惜,好好的爱着。  “丫丫小懒猪。”容以程一边走着一边低声的唤着易小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让身后的女人感动得一蹋糊涂。  在容以程温柔的呼唤下,易小雅睁了睁惺忪的睡眼,刚刚睡醒的样子又萌又可爱。  他们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后,便开始点菜了。  可能是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了,餐厅里的人并不多,所以点菜没多久就陆续的上菜了。  就在他们吃到一半时,容以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边的号码,眉头不经意的蹙了一下。  “喂,沐音,什么事?”  易水灵听到电话是沐音打来的,她眸光闪动了一下,继续吃饭。  “以程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沐音站在阳台上,夜色笼罩着她,显得分外的孤寂。  她本来以为周末了,可以好好的跟容以程出去吃个饭什么的,结果他跟易水灵一大早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让她真的很失落很伤心。  “晚点,现在正在外边吃饭。”容以程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也带着一丝淡漠。  对于沐音,他没有太多的想法,在他心里,她就如一个妹妹般存在。  “以程哥,对不起,打扰到你跟水灵吃饭了,也没什么事的,就看到你们这么晚没回来,所以才打电话问问而已。”  “嗯,吃过饭就回。”容以程淡淡的应了一句,正想挂电话,那边又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哽咽声。  “以程哥……”  “怎么了?沐音,你在哭吗?”容以程的眉头不由拧紧。  坐在对面的易水灵也愣了一下,抬眼看着容以程。  “我一个人在国内,什么朋友也没有,又不敢到处去逛,怕迷路了,给你们惹麻烦,所以就一整天都待在家里,本来……本来以为周末你们会在家……”沐音是真的伤心无助,所以她的泪水像珍珠似的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听着沐音如泣如诉的声音,容以程的心不由有点内疚起来了,的确他怕易水灵误会而一直与沐音保持着距离,对她一直都是很淡漠的态度。  “对不起,沐音,今天水灵的爸爸出院,所以我把他送回乡下。”  “没事,以程哥,我不会怪你的。”沐音说完,便挂了电话。  “快吃吧。”容以程放下了手机,温柔的看了一眼易水灵。  “沐音没事吧?”易水灵担忧的问道。  “没事,大概是一个人在家闷坏了。”  “也对,她人生地不熟的,是挺闷的。”  “好了,别说她了,吃饭吧。”  “嗯。”  吃过饭后,时间也不早了,回到公寓后差不多十点钟了。  易水灵忙着在家里替易小雅洗澡什么的,而容以程则回到了他的公寓里。  他前脚才踏进门口,沐音便笑口吟吟的走了过来,甜甜的叫道:“以程哥,你回来了。”  “嗯。”容以程淡淡的应了一声,幽眸暗暗的打量着沐音那张笑脸,发现她的眼睛很红,笑容也很勉强。  忽而,他的目光越过了沐音落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眉头不由皱了皱,桌子上摆着一碗吃过的方便面。  “你的晚餐就吃这个?”  沐音回头看了一眼那碗未吃完的方便面,低下头淡淡的“嗯”了一声,又说:“我不会做饭,又不敢走远,所以只好到对面的商场里买了几桶泡面回来……”  容以程心里的内疚又重了几分,眸光闪动了一下,说:“以后别吃这个了,没有营养。”  “嗯,我知道了。”沐音听到容以程关心的话,她的小脸不由漾开了甜蜜的笑容。  容以程看了沐音一眼,说:“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转身走出了屋子,留下了一脸不解的沐音。  片刻后,容以程重新回来,手里多了一盒牛奶,他把牛奶递给了沐音,说:“我从水灵家里拿的,先喝着吧。”  沐音有点受宠若惊的接过牛奶,心里再次燃起了希望。  “谢谢以程哥。”  “嗯,过来聊聊吧。”容以程淡淡的笑了笑,正想走到沙发上坐下,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歉然的朝着沐音点了点头,又说:“等一会儿,我听个电话。”  说完,他走到了阳台外边,坐到了椅子上,接听起电话来了。  这是一个跨国的电话,法国那边的分公司打来的。  他一边用流利的英文讲着电话,一边随手从桌面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  然后,一边讲电话一边吸烟。  在他身后,沐音爱慕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真帅,连抽烟的样子都那么的迷人。  容以程坐在外边聊了快半个小时的电话,沐音就站在他身后痴迷的看了半个小时。  看到容以程聊完电话了,她才走到阳台,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不好意思,要你等了那么久。”容以程歉然的说着。  “没关系,我什么都不多,就时间最多。”沐音扬起温婉的笑容。  “你想过要找什么工作吗?有没有兴趣到我的服装公司?”容以程高大的身躯优雅的靠在椅子上,转过头看着沐音。  既然他欠了沐歌,那就补偿到沐音身上吧,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照顾着,替她解决工作上的问题,也许这样他心里的愧疚会减少一点。  “有,当然有,我正愁着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呢,又不好意思开口找你帮忙。”沐音喜出望外,漂亮的眼睛也因为开心而闪闪发亮。  “嗯,那周一到公司人事部里报到吧,看看你想做什么职位?”容以程淡淡的勾了勾唇。  “以程哥,你真好。”沐音眼里带着无法掩饰的爱意,看着容以程。  她的眼神让容以程突然想起了沐歌,因为沐歌以前也爱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不由的,他有些恍神,定定的看着沐音。  她们长得太像了,所以每当沐音做出与沐歌相同的表情或者动作,都会让容以程情不自禁的想起沐歌。  沐音大胆的与他对视着,她觉得容以程对自己是有感觉的,因为前边有了他对沐歌的爱为基础,也许只要她稍微努力一下,说不定他会爱上自己的。  几秒后,容以程回过神来了,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站了起来。  “沐音,时间有点晚了,你早点睡觉吧,我先过去水灵那边了。”说完,他转身欲走进屋里。  沐音一下子急了,咬了咬牙,她突然冲到了他身后,双手像蛇一样缠住了他健硕的腰身。  “以程哥,今晚能不能别去水灵那边?”她紧紧的搂着他,小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容以程愣了一下,伸手拉开了沐音的手,但,下一秒,她再次紧紧的搂着他,哀求着:“不要拉开我,以程哥。”  “沐音,不要这样……”容以程眉头紧紧的皱起。  这时,旁边的阳台出现了一抹曼妙的身影,易水灵洗完澡后,看到容以程还没有过来,她也没有多想,正想走回房间陪易小雅先睡,却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阳台外边有说话声。  她犹豫了一下,走出阳台,下一瞬,走动的脚步顿时僵住了,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晶亮的眸子里闪着不知所措。  对面阳台上,沐音娇小的身躯紧紧的贴在容以程的背上,双手紧紧的环抱着他精壮的腰身,由于他们都背对着她这边,所以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易水灵定定的看着那对身影,感觉到一股难言的酸涩在心底蔓延开来。  他们这是干什么?  为什么会抱在一起?  正在她疑惑万分时,沐音开口说话了。  “以程哥,你知道吗?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我爱你,就在你还是我姐男朋友时,我就已经爱上你了,以程哥,我知道你对我姐还有感情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单身这么多年,对不对?”沐音大胆的表露着自己的爱意,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主动出击,她要把容以程从易水灵的手里抢回来。  她的话让容以程震惊到了,他跟沐歌在一起时,沐音应该还没有十八岁吧,她在那时候就已经爱上他了?  “以程哥,我知道你现在有了水灵,我也不想介入你们的感情当中,但,我却控制不住爱你的心,如果你对我姐还有感情,如果你对我有那么一点儿感觉的话,请你不要拒绝我,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沐音流着眼泪深情的倾吐着自己的爱意。  对面阳台上,易水灵像化石般的站着,一动不动,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温暖正快速的消失着,一股寒意把她包围住了。  原来沐音这么早就爱上了容以程,原来她回国是为了他。  易水灵在等待着容以程的回应,沐音也在等待着容以程的回应。  容以程抬手,稍稍用力的把沐音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拉开了,他往前一步,与沐音保持着距离。  他有点不忍心拒绝那张与沐歌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所以,他没有转回身。  “沐音,对不起,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沐歌之于我是一份珍贵的回忆,但,她是她,你是你,一直单身是因为我没有追求爱的勇气,也一直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女人,直到遇上水灵,是她让我的心重新活了过来,是她让我的世界再次有了色彩。”  说完后,容以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阳台。  “以程哥……呜呜……”沐音悲切的哭了出来。  旁边阳台上的易水灵听了容以程那一番话后,小脸上的神情顿时缓和下来了,冰冷的心似乎也在那一瞬间暖了起来。  她应该相信容以程的,不是吗?  听着沐音悲切的哭声,她不由有几分同情她。  突然,屋里响起了开门声,易水灵知道是容以程来了,她连忙从阳台走进屋里,正好看到容以程推门而入。  容以程看到易水灵从阳台进来,他微愣了一下,下一秒,一抹恍然闪过眼里。  他转身关上门,朝她走过去。  “都看到了?”  “嗯。”易水灵点了点头,突然走到他面前,扑入了他的怀里。  容以程自然的伸手搂住了她,说:“从明天开始,我回家陪我父母住一段时间,你不用再到我屋子里做饭与打扫了,我会让佣人来做这些。”  他想过了,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他只能远离沐音。  易水灵诧异的抬头看着他,问:“你要回家住?那沐音……”  “我这么做是为了她好,为了大家好。”容以程低沉的嗓音幽幽的响起,他的目光暗暗的看向阳台外边,沐音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要不要过去看看她?”易水灵也有点担忧。  其实她真的很同情沐音,但又无能为力。  “不用了,过去看她只能让她更难堪。”容以程搂着易水灵进了房间,又说:“你睡觉吧,我先洗澡。”  “嗯。”易水灵点了点头,回到床上躺下。  容以程体贴的把灯光调暗,才走进浴室里,看着易水灵为他准备好的浴袍与挤好的牙膏,他沉闷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一点。  洗完澡后,他从浴室里出来,轻轻的走到床边,吻了吻易小雅的额头,然后又吻了吻易水灵的唇,才走出房间,把客厅里的灯光调到最暗,回到沙发上睡下。  他们奔波了一天已经累了,所以没多久都进入了梦乡。  但,沐音却几乎一夜未眠,她整晚抱着沐歌留下的相册,看着沐歌幸福的脸,她心酸极了。  明明是一样的面孔,就连神情举止都几乎非常的相像,为什么得到的待遇却如此的天差地别?  为什么沐歌能得到容以程的爱,而她却不可以?  她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突然,她恨恨的把相册扔到地上,咬牙切齿的低喃着:“容以程,易水灵,我得不到幸福,你们也别指望得到,我付出了那么多,放弃了那么多,不能白白便宜你们……”  她从床上下来,走到了容以程的书房里,又找出了那张画着蝴蝶的纸出来,盯着上边那只翩然欲飞的蝴蝶,陷入了沉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