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65.看到蝴蝶纹身

二少篇065.看到蝴蝶纹身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8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二少篇065.看到蝴蝶纹身    容以程正对关哲维挥着拳头,一听到金娉婷的话,他的拳头顿时一滞,狠狠的把关哲维推开,连忙走向易水灵那边。  关哲维被推得一个踉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往后摔去,摔了一个四叉八仰的,他已经被容以程揍得鼻青脸肿,眼冒金星了,所以摔倒后在地上挣扎了许久才爬起来,趁着容以程不注意,他偷偷的逃跑了。  容以程走到易水灵跟前,抬手抚了抚她滚烫的小脸,眸光猛然一沉。  “该死的混蛋……”他低咒了一句,伸手抱起了易水灵,接触到她烫人的体温时,他猛然一颤,心脏揪着疼。  “热……我好热……”易水灵滚烫的娇躯贴在容以程的身上,她意识迷糊的用小脸磨蹭着他的胸口,小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好像只有这样,她才不会那么难受。  她这些没有意识的动作,有一下没一下的刺激着容以程的感官,就像有一根羽毛在轻轻的拂过他的心尖似的,撩拨着他体内沉睡着的晴欲因子。  “乖,再忍一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容以程心疼的低语着,声音莫名的有点沙哑,他抱着易水灵快步的走向自己的车子,把她放在副驾驶位上。  他才把自己的手从她身上抽离,下一秒,她滚烫的身体又贴了上来,小手像蛇般紧紧的缠上了他的脖子,绯红的小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呢喃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热……难受……”  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子间,让他顿时也变得难受起来了,体内的血气翻滚着乱窜着。  容以程狠了狠心,把易水灵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扯开,把她按坐在座位上,快速的拉过安全带把她不安分的身体给绑住,然后关上车门,回头看了一眼金娉婷,说:“嫂子,你先回家吧,我带水灵去医院。”  “嗯,快去快去,对了,这是水灵的包包。”金娉婷把易水灵的包包递给了容以程,她明媚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看得出来易水灵很难受,所以她连声催促着。  容以程接过了包包,绕到另一边上车,发动了车子,迅速的离开。  车子里,易水灵的身体像蛇似的扭来扭去的,小手不断的扯着身上的衣服,她的外套已经被扯开了,露出了里边白色的紧身棉t,高耸的胸口随着她急速的呼吸而起伏着。  “啊……我好难受……呜呜…….好难受……”体内滚烫的热流快要把她炸开了,她不由低呜了起来。  容以程一边开车一边心疼的转头看了看她,低声安慰着她:“再忍忍,很快就到医院了。”  “以程,以程,我难受……”易水灵突然侧转了身子,滚烫的小手突然摸上的容以程的大腿。  容以程的腿猛然抖了一下,幸亏他定力够,要不然已经出车祸了,易水灵的小手还在肆虐着他的大腿,他努力的咬牙忍下亢奋的情绪,专心的开着车。  还好很快就到了医院了,他下车后,抱起了易水灵匆匆的直接坐了vip电梯上顶层。  “二少,需要帮忙吗?”几个医生闻声赶来,关切的跟在容以程的身后。  “不用了,你们都不许跟来。”容以程抱着易水灵快步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回身一脚踢上了门,他不愿意她这副勾人的模样让别人看了去。  “好热……”易水灵一路低喃不停,她的小脸红得好像要滴血似的,本来清灵的眼睛此时也被烧红了,变得迷离,嘴巴微微张开着,没意识的发出呓语。  “你先躺着,我马上找药来……”容以程一边说一边把她放在休息到里的大床上,但易水灵不愿意撒手,紧紧的扯着他的衣襟。  “别走,别走……”  “水灵,你……”  “以程,不要走……求你……”易水灵低语着的声音酥媚而性感,哀求的眼神迷离而潋滟,突然,她猛然起身,搂住了他精壮的腰身,小脸蹭着他的腹处。  容以程只感觉到一股电流般的亢奋流窜过全身,他的眸子顿时沉下了几分,俊脸泛起了红晕,额角的青筋也微微的突了起来。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确定要我留下来吗?嗯?”他低垂着眼睑凝视着怀里的她,低沉的嗓音性感而暧昧。  “别走……”易水灵又是一声酥软的呓语,小脸轻轻的蹭了几下他的腹部。  “小妖精…….”容以程低吼了一声,高大的身躯猛然压上了她,他冰凉的唇瓣贴上了她滚烫的唇,激情的火花瞬间爆发。  大床上,两具火热的身躯在教缠里,一件件的衣服不停的飘落,凌乱的散落在地上。  女人滚烫的体温似乎把男人也点燃了,他狂热的吻着身下的她,大手在她玲珑的身上游移着,描绘着她诱人的曲线。  吻一路往下,吻至胸口时,他突然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似的,身躯猛然一震,弹跳坐起,染着晴欲的双眸顿时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女人左胸上方那只熟悉又陌生的翩然欲飞的蝴蝶。  蝴蝶?  又是蝴蝶?  她身上怎么会有蝴蝶纹身?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到底是谁?  难道她是五年的那晚的女人?  那沐音又是什么鬼?在骗他吗?  还是说一切只是巧合?  疑惑顿时塞满了容以程的心间,让他凌乱不堪,那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蝴蝶,震惊得久久无法回缓过来。  “热……难受……”易水灵在容以程离开她的身体后,难受的又低嘤了起来,突然撑起身子,扑入了他怀里。  容以程本能的搂住了她,高大的身躯再次把她压倒在床上。  身下,女人的身体像蛇似的在扭动,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瞬间情迷意乱。  “是你,对吗?五年前那晚的女人是你吗?宝贝,告诉我…….”他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低语着。  但,易水灵此时已经晕头转向了,脑子一片空白,她唯一的念想,就是让体内那股难受快点消失。  “宝贝,我爱你。”容以程动情的吻上了那只蝴蝶,精壮的腰身慢慢的沉下,与她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嗯……痛,好痛…….”易水灵不由低咽出声,她虽然生过小孩子,但依然紧致得如少女一般。  片刻后,休息室里响起了男人如野兽般的低吼声与女人兴奋的哭叫声。  这两种暧昧的声音一直从下午延续到晚上才慢慢的停歇下来。  凌乱的大床上,男人紧紧的抱着已经累瘫了的女人沉沉的睡去了,空气里隐隐的还飘着暧昧的气息。  半夜时分,休息够了的男人坐了起来,半倚在床头上,他伸手轻轻的掀开了一点儿被子,露出了女人布满吻痕的肩膀与宿兄,借着微弱的灯光,如夜鹰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只翩然欲飞的蝴蝶。  容以程的大脑已经清醒了过来,正在飞快的运转着,思考着。  这一刻,他几乎已经肯定了易水灵就是五年前那晚的女人了,除了她身上的蝴蝶纹身外,还有她身上那股清香味太熟悉了。  还有他与她亲热时,进入她身体时,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如果易水灵是五年前那晚的女人,那易小雅极有可能就是他的女儿。  天哪,只要一想到易小雅可能是自己的女儿时,容以程心底就不可抑止的感到兴奋,激动。  原来他与她五年前就已经纠缠在一起了,原来真的有“冥冥中自有定数”一说,看来,他与她注定要纠缠一辈子的。  他柔和的目光移到易水灵清丽的小脸,突然,他倾下身子,温柔的吻着她的唇。  等她睡醒了,他要向她求证。  他才这么想着,易水灵就被他的吻骚扰得醒了过来,她悠悠然的睁开眼睛。  “嗯……”她痛苦的蹙起眉头,怎么嗓子那么痛,好像有千根针在刺着似的,她动了动身子,顿时痛得小脸都皱了起来,全身像是散了架似的,酸痛无比。  “醒了?”突然,头上响起了一把低沉而熟悉的声音。  易水灵抬眼看去,对上了容以程那张笑得极其暧昧的脸时,小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她转动的眼珠,看了看容以程光裸着的上身,又看了看自己裸露在被子外的身子,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昨晚火热的片段迅速的在脑子里闪过。  她懊恼而窘迫的闭起了眼睛,小手悄悄的拉过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住。  天哪,她都干了些什么?  “傻瓜,你想把自己闷死吗?”容以程躺了下来,伸手扯开了被子,露出了易水灵那张染满红晕的小脸。  易水灵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紧张得呼吸都不敢用力,心口处,心跳猛烈的撞击着胸口。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很痛,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