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66.什么?你是那晚的男人?

二少篇066.什么?你是那晚的男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3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二少篇066.什么?你是那晚的男人?    容以程见状,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心疼的凑近她额头吻了下,暧昧的勾了勾唇,说:“昨晚你叫得太大声了,所以嗓子受伤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随便跟别的男人去吃饭?”  听到他的话,易水灵感觉到脸上一阵燥热,窘色又浓了几分,她悄悄的转开眼,不敢与他对视,突然,她又满脸疑惑的看向他。  “昨天关哲维给你下了媚药,要不是正好我嫂子正好碰见你,说不定你已经被那只禽兽给吃了。”容以程说起昨天的事情,他心里的怒气又涌上来了。  “混蛋……”易水灵气得大骂出声,她粗哑的声音才落,喉咙马上传来一阵刺痛,痛得她龇牙咧嘴的。  容以程见她这个样子,好气又好笑,隐隐的还有几分心疼,突然掀开被子下床,随手捡起了地上的裤子慢条斯理的穿上,丝毫不介意自己在女人面前裸露自己完美的身躯。  易水灵暗暗的盯着他,看到他大大咧咧的当着她面穿裤子时,她不禁羞得转开眼,待他走向门口时,她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又追随他的身影。  容以程走出休息室,片刻后折回,手里多了一杯水与一瓶药。  他坐到床边,柔声叫着:“起来,吃药。”  易水灵听话的拥着被子坐了起来,但,身上的酸痛让她情不自禁的皱起了小脸。  天哪,这就是纵欲过度的后果了,全身酸痛得要死。  容以程把水递了过来,易水灵很自然的伸手去接,却忘了要拉紧被子,她才接过水杯,身上的被子便滑至了腰间,露出了她诱人的上半身。  容以程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胸口上,渐渐变得灼热。  她的身材真的很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皮肤又白又滑的,就像剥了壳的鸡蛋般诱人。  “这是缓和嗓子痛的药。”他把药也递给了易水灵。  易水灵喝了几口水,把药吃了,然后又把水喝完,喉咙瞬间变得舒服了不少,她把杯子递回给他,然后想躺回床上,才发现被子已经滑至腰间,自己的身体被看光光了。  她顿时窘迫得直想找个地洞钻走,连忙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对上容以程那邪魅的笑容,她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  真是太坏了,看到她走光也不吭声。  “宝贝,还害羞什么,昨晚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光光……不对,应该是五年前,你就已经属于我了。”容以程暧昧的说着,目光柔和的落在她的小脸上。  易水灵眉头皱了一下,疑惑的嘟起嘴问:“什么五年前属于你?”  容以程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认真起来了,他紧紧的盯着她,很诚恳的道歉:“对不起,五年前让你受伤害了。”  易水灵被他搞得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你是不是去了夜辉煌?你是不是闯入了一间黑暗的房间?是不是有一个醉得一蹋糊涂的男人把你强占了?你又是不是拿酒瓶子把他砸晕后逃跑了?”容以程一连问了易水灵好几个问题。  易水灵越听眉头就皱得紧,满脸疑问的瞅着他。  这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真是奇了怪了,昨天关哲维才找她,说他是丫丫父亲,要跟她争夺抚养权,现在容以程又跟她提起了五年前的那一晚,怎么好像谁都知道五年前那晚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谁告诉你这些的?是关哲维吗?”易水灵沙哑着声音问。  容以程眉头皱了一下,不答反问:“关哲维知道这些事情?”  “嗯,昨天他约我出来,说他是丫丫的父亲,还拿了一张dna证明,说如果我不跟他在一起的话,他就要通过法律跟我争夺丫丫的抚养权。”易水灵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的事情和盘托出,说完后,她又补充道:“不过,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丫丫的父亲。”  “他当然不是丫丫的父亲。”容以程的脸色沉了沉,关哲维这个混蛋竟然用这种肮脏手段来欺骗他的女人,还想做他女儿的父亲,真是痴心妄想。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五年前的事情?你怎么知道那晚我被…….”易水灵说到这里,小脸微微苍白了一下,咬了咬唇说不下去了。  容以程伸手轻轻的搂过她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才幽幽的开口:“因为我就是那晚的男人,水灵,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什么?你是那晚的男人?”易水灵的头猛然从他怀里抬起,不敢置信的瞅着他。  “那一晚是沐歌的死忌,我在夜辉煌的五楼订了一间包房,躲在黑暗里喝酒,喝得很醉,本来想要离开的,突然有一个女人撞入了我的怀里,她身上的香味跟沐歌身上的香味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就把她当成了沐歌,因为房间很黑,而且我也醉得一蹋糊涂了,所以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但,在一道闪电过后,我却记住了她胸口上的蝴蝶,因为内疚,所以一直记到了现在也不敢忘记,希望有一天能亲口跟她道歉。”  “蝴蝶?”易水灵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手轻轻的抚上了自己的左胸上方。  “嗯,我也是昨晚看到了你胸口上的蝴蝶,我才知道你就是我无意间伤害的女人。”  “真的是你?”易水灵还是不敢置信,她瞅着他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了恨意。  “嗯,还记得我头上的伤疤吗?就是那一晚留下的。”容以程点了点头,满心的愧疚。  易水灵忽而想起了有一次帮他吹头发时,见过他头上的疤痕,她还问他是怎么受伤的,但他没有回答。  想到这里,她几乎已经确定了容以程就是那晚的男人,突然,五年来压抑在心底的所有委屈,所有怨气,所有悲伤都同时涌上了心头。  她握起了拳头,也顾不上自己会走光了,恨恨的捶打到他身上。  “混蛋,你这个混蛋,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她一边捶打一边怒骂,委屈的眼泪滚滚的滑落。  “对不起,水灵,对不起,是我害苦了你。”容以程不躲不闪,任由她疯打着自己,这点儿痛完全不能抵消她这五年来所受的苦。  “我恨你,你知道不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不知道你把我害得有多惨吗?你知道不知道我受尽了多少白眼,流尽多少眼泪?你这个混蛋,我恨你,你走开,走开啊……呜呜…….”易水灵声泪俱下的倾诉着自己所受的委屈,她打到没有力气了,便抱着被子放声痛哭。  那一声声悲凄哀怨的哭声如针芒似的刺向了容以程的心头,让他心痛不已。  想到因为自己让她受了这么多苦,他真是又悔又恨,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突然他扬起手给了自己一嘴巴子,然后又搂过了易水灵,心疼的说:“是我错了,对不起,我会用以后所有的日子弥补你的,水灵,原谅我,好吗?”  “不,我不要原谅你,你滚。”易水灵推开了他,快速的从床上下来,也许因为心太痛了,所以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她快速的捡起了地上的衣服,走出了洗手间。  容以程懊恼的抬手掩住脸,片刻后,他也下了床,捡起衣服穿上。  看样子,易水灵不会那么轻易的原谅他的了。  她伤得有多深,她对他的恨就有多深。  易水灵穿好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来,恨恨的瞪了一眼容以程,直接走向门口。  “水灵,别走。”容以程连忙走到她身后,紧紧的搂住了她。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都能狠心摧毁。”易水灵每每想起那一晚的痛苦经历与这五年来所受的委屈,她就无法原谅容以程。  “对不起,水灵,请给我补偿的机会,好吗?”容以程紧紧的搂着她不放。  “补偿?补偿有用吗?那一年那一晚,我还在庆祝大学毕业,对未来充满了梦想与憧憬,但全都被你毁了,现在你一句对不起,一句补偿就想我原谅你,没门。”易水灵正是气头上,她什么话也听不进。  “水灵,我知道你恨我,知道让你原谅我很难,但,请你看到丫丫的份上,让我留在你身边,好吗?难道你要让丫丫继续没有父亲疼爱吗?”  不提起易小雅还好,一提起易小雅,易水灵的怒气又飙升了不少。  “丫丫没有父爱,这怪谁?都是你害的。”  “对,怪我,是我害的,我是对不起你们母女两个。”  “放开我…...我要去找丫丫…….”易水灵挣扎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