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69.我做不到从你生活里消失

二少篇069.我做不到从你生活里消失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7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二少篇069.我做不到从你生活里消失    易水灵故意忽略门外的声音,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话,把声音放得很大,然后走进厨房,开始为女儿准备早餐了。  容以程高大的身影背靠着墙壁,他伸手摸了摸口袋,下意识的想抽烟缓解心里的烦躁,但,身上没有带烟,只好作罢。  就在这时,他屋子的门突然打开了,沐音从里边走了出来,看到容以程,她眼里不由闪过惊喜,唇角不自觉的漾开了笑容。  “以程哥,你回来了。”  容以程听到沐音的声音,神情一凛,冷眼看向她的笑脸,正好,他想问问她为什么要骗他?他也想知道她为什么会知道蝴蝶纹身的事情,还有五年前那晚的细节?  他迈开长腿走向了她,经过她身边时,淡淡的说了声:“进来,我们谈谈。”  沐音愣了一下,眼里闪烁着不安。  她已经知道了关哲维昨天被容以程打了一顿的事情了,现在容以程大概是要向她兴师问罪了。  进了屋子后,他们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  容以程的俊脸很冷,神情不带一丝感情,清冷的眼神非常凌厉的盯着沐音。  沐音抬眼对上他的眼神,心里不由“格登”了一下,心里有些害怕容以程现在的样子。  “你身上根本没有什么蝴蝶纹身,你在骗我。”容以程的话不是在问沐音,而是很肯定下着结论。  “对,我是骗你。”瞒不下去了,沐音便干脆承认。  “你是怎么知道蝴蝶纹身的事情的?”容以程冷冷的盯着沐音的脸,觉得她虽然长了一张与沐歌很相像的脸,但是,她没有沐歌的善良与单纯。  所以就算沐音再怎么去刻意模仿沐歌的音容笑貌,冒牌就是冒牌,她永远也无法代替沐歌在他心里的位置。  “我看了易水灵的日记,还有那天做早餐时,无意间撕破她的衣服看到了蝴蝶纹身,以程哥,我真的不是要故意骗你的,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住口,不要口口声声说爱我,就算爱我也不能成为你去伤害别人的借口,我问你,是你告诉关哲维五年前那晚的事情的吗?”容以程冰冷的目光猛然射向沐音,想到易水灵差点被关哲维伤害,他的怒气就不可抑止的涌上来。  沐音扁了扁嘴,自知理亏,她低下了头不敢吭声。  “水灵的日记呢?”容以程又冷冷的问道。  “给……给了关哲维。”沐音心虚的回答,她暗暗的抬眼看了一下容以程阴沉的俊脸,又低声的补了一句:“不过,我用手机拍了一部份日记内容下来,我马上发给你。”  说完,她连忙拿过手机点开相册,把日记的内容发给了容以程。  容以程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站了起来走出了阳台,坐在椅子上,从桌面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夹在指间,有一口没一口的慢慢抽起烟来了。  他冰冷的眼神在看向旁边阳台时,顿时柔了下来。  隐隐间,他听到了易水灵屋子里传出了电视的声音,他知道她是故意的。  裤袋里的手机连续震动了数十下,他知道那是沐音发给他的信息。  他掏出了手机,点开信息,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易水灵的日记。  越看他的心就越疼,那一字一句都充满了痛苦与无措。  他终于明白易水灵为什么不愿意原谅自己了,现在连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原来她曾经差点想不开,原来她患过产后抑郁症,原来她怕黑是因为那晚留下了阴影,原来哭过这么多次……  容以程的心揪着的痛,痛到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突然,他扔掉了手里的烟,痛苦的双手抱头,十只手指插进了浓密的头发里。  “以程哥,你怎么了?头痛吗……”沐音看到容以程抱头的痛苦样子,她不由关切而担忧的问道。  “滚……”容以程怒吼了一声。  “以程哥……”  “滚,我让你滚……”容以程不耐烦的又吼了一声,他的呼吸因为生气而微微的有些急速,连带着胸口起伏得厉害。  沐音委屈的咬了咬唇,正想转身走进屋子,却不经意瞄到了旁边阳台走出来的身影,她猛然停下了脚步,嫉妒的瞪着易水灵。  容以程也看到了易水灵了,他马上激动的站了起来,走到栏杆旁,恳切的说着:“水灵,对不起,我知道我伤你很深,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让我好好的照顾你跟丫丫,好吗?”  易水灵是听到了容以程的吼叫声,才从屋里走出来的,她冷冷的看着他,狠下心说:“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就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不,我做不到从你生活里消失,我爱你,水灵。”  容以程深情的话听在沐音的耳里是那么的刺耳,特别是她看到了易水灵竟然还这么冷漠的嘴脸,一下子刺激到她了,还没待容以程开口,她便冲到栏杆前,怒瞪着易水灵,说:“易水灵,你别太过份了,给你三分颜色就上大红。”  对于沐音突然而来的辱骂,易水灵愣了一下,特别是对上沐音那双嫉妒的眼睛时,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温婉与柔弱。  此时的沐音给她的感觉活脱脱就是一妒妇。  “你说什么?谁准你骂她的。”容以程转头冷凝的对着沐音低吼。  “以程哥,她都这么对你了,为什么你还要热脸蛋贴她的冷屁股?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却视而这见?就因为她替你生了个女儿吗?”沐音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管她有没有替我生女儿,我也爱她。”容以程极度不耐烦说着。  易水灵淡淡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没有心情听他们在吵,转身准备走回屋子,身后却传来了沐音讽刺的声音。  “易水灵,你这个贱婊,心机婊,处心积虑的you惑以程哥,生了他的孩子,不就是想跟他在一起吗?现在还摆出一个清高样子,真让人恶心,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知道孩子是以程哥的,那你就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沐音,你给我住口。”容以程冷厉的对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沐音怒吼着。  易水灵冷冷的转身,瞅着沐音,冷笑着摇了摇头,原来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吗?你那边跟关哲维不清不楚的,这边又惦记着以程哥,你水性杨花,还没结婚就生下孩子……”  “够了,沐音,我忍让你并不代表我软弱,你凭什么污蔑我?”易水灵冷凝着小脸瞪着沐音,眉宇间泛着疑惑,突然,她脑子里猛然激灵了一下,又说:“爆料的事情是你做的?”  沐音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原来容以程没有告诉易水灵是谁爆的料呀,她扬了扬下巴,毫无悔改之意。  “是又怎样?我还把你的日记给了关哲维,没想到他这么没用,竟然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日记?”易水灵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为什么这两天里这么多人知道了五年前那一晚的事情了。  熊熊的怒火顿时涌上了她的心间,她绝对是一个有素质的人,但现在也忍不住要骂人了,谁让沐音竟然这么卑鄙。  “看来心机婊用在你身上比较合适。”她不屑的骂道。  “你骂谁呢?”  “沐音,不要逼我打女人。”容以程阴沉着脸,目光如冰刀的盯着沐音,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沐音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咬着唇不敢再吭半个字。  易水灵冷冷的瞅了瞅他们,再次转身走进屋子,她连忙走到电脑桌前,拉开抽屉翻找着日记本,果然不见了。  真是可恶。  她在心里暗暗的怒骂了一句,想到自己心底里的秘密被人看了去,她气得想杀人。  这时,阳台外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音,接着便传来了沐音惊恐的惊呼声:“以程哥……”  易水灵的心不由“格登”的猛跳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她连忙跑向阳台,但,才跑了几步,突然看到了容以程从阳台走了进来,她顿时愣住了,眼睛像见到鬼似的,睁得大大的。  “你……你是怎么过来的?”  “跳过来的。”容以程盯着她淡淡的说着,慢慢的朝她走来。  易水灵眸光闪动了几下,她突然冲到他面前,生气的怒骂着:“你疯了,不要命了吗?这里是二十三楼,要是掉下去怎么办?”  “水灵,你在担心我,对吗?我很开心。”容以程俊脸扬起了浅笑,低头凝视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人。  “你还笑得出来,要是真的掉下去了,你就死定了,你怎么可以拿生命开玩笑?”易水灵太生气了,漂亮的眼睛里闪着害怕。  两个阳台间距离足足有两米,他竟然不顾自身安全跳了过来,他这么做是想让她内疚死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