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二少篇070.我不走,这辈子都留在你身边

二少篇070.我不走,这辈子都留在你身边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00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二少篇070.我不走,这辈子都留在你身边    “别怕,我不会让自己掉下去的。”容以程读懂了女人的眼里的害怕,心头不由流过了一丝感动,他伸手把她搂入了怀里。  他当然是有把握才敢跳的,这点距离对于身手不凡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出身豪门,总会招来一些无妄之灾,所以他们兄弟四人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防患于未然。  “疯子,你个疯子,我恨你……”易水灵抬手推拒着容以程的胸口,推了几下推不开后,便握着小拳头捶打着他胸口,一边打一边骂,骂着骂着,眼里渐渐的泛起雾气,模糊了视线。  要是他真的一不小心掉了下去,那是必死无疑的,她只要想像一下掉下去的后果,心里就一阵害怕。  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疯子,要是真的掉下去怎么办?你让我跟丫丫怎么办?”易水灵捶打了几下他胸口,突然把脸埋在他胸口嘤嘤的哭了起来。  容以程搂住了她玲珑的身躯,眸子里的精光一闪而过,说:“不是你让我消失在你生活里的吗?掉下去就算了,正好如你的意。”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试探易水灵的心,但看到她的眼泪,他又马上心疼了。  “你混蛋,我那是气话,又不是真的让你消失在我生活里。”易水灵气得又抬手打了一下他。  “原来不是真的,你早说嘛,好,我错了,你别哭了,好吗?你一哭,我心就疼。”容以程低头声温柔的哄着她,抬手用指腹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泪,这一刻搂着她在怀里,他的心才微微安定了一点儿。  “走开,我不想理你。”易水灵气哼哼的推开了他,抬手擦了擦眼泪,嘟起嘴转身走开。  “你是让我重新跳回去吗?那好,我走了。”容以程说完,转身走向阳台。  易水灵一惊,生怕他真的会又跳回去,她想都没想就冲到他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怒吼:“你敢走的话,这辈子我都不理你。”  容以程低头看了一眼紧紧圈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臂,唇角暗暗的勾了勾,低沉好听的声音柔柔的响起:“不是你让我走开的吗?”  “我让你从门口走,谁让你跳回去,万一你掉下去了,我就是重大嫌疑人了,你想陷我于不仁不义当中吗?”易水灵的脸贴在男人温暖的背上,闻到了他身上阳刚好闻的气息,心尖不争气的微微悸动了几下。  听到易水灵明显温和了不少的语气,容以程唇角的弧度不自觉的扩大了几分。  他突然回身搂住了她,晶亮的目光炯炯的盯着她,说:“放心,我不会再做让你担心的事情了,我不走,这辈子都留在你身边。”  易水灵仰着小脸看着他,对上他深情的样子,微微的恍了恍神,心里的怒火渐渐的熄灭了。  其实五年前的那一晚,也不能全怪他,谁让自己糊涂闯进他的房间呀。  再说了,不发生也发生了,不失去也失去了,现在追究也没有意义。  “你不走我走。”她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走向房间。  容以程看着她倔强的背影,知道她已经作出了让步。  他淡淡的笑了笑,跟进了房间里,看到了她们母女两个正坐在床上,易小雅在玩着拼图。  他走到易水灵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下一秒感觉到女人往旁边挪开了一点,他又跟着贴了上去,她再挪,他再贴。  “你……你贴上来做什么?”终于,易水灵忍不住了,气哼哼的瞪着他。  “什么时候告诉丫丫我是她的爸爸?”容以程凑到她耳边低语着,目光却柔柔的落在正在认真玩着拼图的女儿身上。  “你又不是哑巴,要告诉她你就自己说。”易水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宝贝,谢谢你。”容以程咧开嘴笑了起来,开心的凑到易水灵脸颊边吻了一下,然后他又凑到易小雅的面前,宠爱的伸手抚了抚她的头,说:“丫丫,看着我。”  易小雅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然后又继续低头玩拼图。  “丫丫,要爸爸吗?”容以程看到女儿顾着玩拼图也不理自己,不由有点失落。  “要。”易小雅闻言,再次抬头,四处张望着寻找着。  “傻女儿,你找什么。”容以程伸手把女儿抱了过来,亲了亲她的小脸,又说:“丫丫,看着我,我就是你的爸爸,知道吗?”  “爸爸?”易小雅盯着容以程,似乎有点不明白叔叔怎么变成了爸爸了?  “嗯,从现在起你要叫我做爸爸,乖,再叫一声。”容以程俊逸的脸上挂着温柔的浅笑,清澈的眼睛里盛满了宠爱。  “爸爸,你是爸爸……嘻嘻……妈咪,我有爸爸了。”易小雅漂亮的小脸笑开了,露着天真而满足的笑容。  “乖,丫丫真乖,亲一下爸爸可以吗?”容以程听到女儿那声“爸爸”,眼里隐隐的闪过了泪光,他把脸凑到易小雅的嘴边,下一秒,他感觉到女儿软软的唇贴了上来,响亮的“啵”了一下。  易水灵看着这温馨的画面,看着容以程这么疼爱丫丫,眼角也不禁微微湿润了,突然觉得这五年里的委屈也不算什么了。  “水灵,谢谢你,谢谢你愿意让我跟丫丫相认,谢谢你替我生了这么可爱的女儿。”容以程感性的说着,他伸出了一只手搂过了易水灵,凑到她脸边又亲了一下。  易水灵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她站了起来,说:“你在这里陪丫丫吧,我做饭了。”  说完后,她走出了房间,才走出去,她的唇角便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  以后,她终于不用孤苦伶仃的自己带着孩子过日子了。  在门口,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容以程与易小雅,看到他们父女两个在一起的画面,她心里又不禁涌上了一股激动的情绪。  突然,容以程的手机响了起来,易水灵连忙收回视线,走向厨房。  容以程看着那抹逃跑的身影,唇角不禁勾了勾,拿出手机接听电话。  “以程,你跟水灵怎么样了?丫丫呢?你什么时候带她们回家呀?”电话才一接起,欧云裳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妈,你安心在家里等着,我会把她们带回去的,但在晚一点。”  “晚一点?晚到什么时候?真是急死人了。”欧云裳自从知道易小雅是自己的亲孙女后,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飞到易小雅身边,要不是容展扬一直劝着她,估计她早已经坐车来找他们了。  “你别急,以程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等着吧。”  手机里,又传来了容展扬的声音,其实他心里也急,但,他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毕竟他曾经是商界的翘楚,定力还是有的。  “妈,你就听爸的。”容以程也出声相劝。  “以程,你跟水灵和好了吗?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嗯,和好了,回去再跟你说。”  “别挂电话,让我跟丫丫说说话。”欧云裳心里一直挂念着易小雅。  “丫丫,奶奶找你。”容以程把手机递给了易小雅。  易小雅接过手机,像个小大人似的跟欧云裳聊了起来。  “奶奶,我在跟爸爸玩拼图呢,爸爸不会拼,好笨哦。”  “丫丫,你跟爸爸玩得开心吗?”  “开心,奶奶,下次我也要跟你玩。”  “真的吗?丫丫真乖……哎,你别抢我电话……”欧云裳与易小雅聊得正欢,电话突然被容展扬抢了去。  “让我跟我的宝贝孙女聊两句。”容展扬咧开嘴笑了笑,又对着话筒说:“丫丫,我是爷爷,记得吗?”  “记得。”  “快叫一声爷爷我听听。”  “爷爷。”易小雅软软的声音,很好听。  “嗯,丫丫好乖,回来爷爷教你下棋,好不好?”  “好。”易小雅像一个有问必答的小学生似的,握着手机,认真的回答着每一个问题。  欧云裳坐在一旁,看着容展扬笑得甜滋滋的样子,不由没好气的嘟嚷着:“还说让我安心的等着,自己还不是着急,真是矫情的老头子。”  另一边,容以程温柔的看着女儿跟自己的父母聊着电话,一股强烈的父爱从心底蔓延着,他伸手轻轻的抚着易小雅的头,宠爱之情溢于表。  对于易水灵,他是亏欠的,对于女儿,他也是亏欠的,不过,他会加倍的疼爱她们的。  *********************  午餐过后,易水灵抱着易小雅回房间睡午觉了,容以程却留在客厅里工作着。  旁边屋子里,沐音几次跑到阳台上往这边张望,但,都没有看到容以程的身影。  她真的很不甘心。  但,又能如何?  容以程已经知道了易水灵是五年前的女人,知道了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现在,她在容以程的心里大概已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了,他一定很讨厌她吧。  想到这里,沐音的心难受得要死。  不行,她付出了这么多,不能就这么放弃的,易水灵能生女儿,她也能,就算容以程跟易水灵结婚了,她也不会放弃容以程的。  沐音的心理因为嫉妒而变得扭曲了。  就在这时,容以程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走出了阳台,沐音连忙躲到了阳台门后的窗帘里,暗暗的注视着那个高大的身影。  “嗯,你们上来吧,二十三楼。”容以程站在栏杆旁边,居高临下了往下看着,他让佣人过来替他收拾东西,准备把自己在小公寓里的东西都搬走。  挂了电话后,他又重新走回屋里,但他没有再回到电脑前,而是走进了房间。  看着床上那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儿,他的目光瞬间柔和了下来,他坐到了床边,轻轻的盯着她们看。  他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爱,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抚了抚易水灵的脸。  看着她漂亮的小脸,突然想起了昨天下午那激情的一幕,他的眸光不由跳跃了一下,体内泛起了蠢蠢欲动的因子。  从她微微敞开的领口,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她的脖子上与锁骨上,他留下的点点暧昧的红印。  “别闹……”易水灵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有点不满被人打扰自己睡觉,她嘟嚷了一句,转了个身,继续睡去。  昨晚,她睡到半夜后,就没有再睡过了,正困着呢。  容以程淡淡的勾了勾唇,替她拉好被子,便走出房间了,好像是算好时间似的,他才走出房间,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二少爷,我们到了。”  “嗯。”容以程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向门口,开门走出去,看到了两个佣人站在门口。  他走回了自己的公寓,轻轻的敲了几下门,片刻后,门开了。  他看了看站在门里的沐音,淡淡的说:“他们两个替我收拾东西的,这间公寓我不会再回来的了。”  说完,看着两个佣人走进了屋子,他连门口也没进,直接转身就走。  “以程哥,你就这样弃我不顾了吗?你不是在我姐的墓碑前答应过要照顾我的吗?这才多久你就食言。”沐音追了出来,不甘心的叫嚷着。  容以程停下了脚步,回身冷冷的盯着沐音,说:“不要动不动就拿你姐出来说事,我是答应过要照顾你,但,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伤害了我心爱的人,我不追究已经是极大的宽恕了,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再伤害水灵和我的女儿,不要再触碰我的底线。”  说完后,他头也不回的走回易水灵的屋子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