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三少篇117.局势急速反转(6000+字)

三少篇117.局势急速反转(6000+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4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5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你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与他串通在一起,你这个逆子,是不是把姓安的丫头救走了?”任晋天转头狠狠的剜了儿子一眼,此时,在他眼里任洛寒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敌人。  “你们把他给我捉起来。”他突然命令手下。  任洛寒眼神一凛,快速的拔出了手枪心痛的指住在父亲的额头,另一只手快速的抢过了他手里的遥控器。  任晋天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儿子,眼底闪过了复杂的情绪,有愤怒也有伤心。  就在这时,容书磊看准机会一个扫堂腿把那几个围攻他的黑衣人扫倒后,迅速的扑到凌玲珑身上,搂着她躲到一边去。  终于把她抱在怀里了,容书磊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的心又提起来了,因为凌玲珑身上的危险还没有解除。  一直关注着他们情况的宁川野也迅速的带着手下冲上了船。  宁川野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扔给容书磊,然后把他与凌玲珑护在身后。  绝对不能让任晋天的人开枪射中凌玲珑,因为她身上还有炸弹,一旦中枪,后果不堪设想。  容书磊的手下身手都是一流的,没几下工夫便把任晋天的手下给制服了,这只能说任晋天的手下太差劲了,没有一个顶用的。  局势急速反转,容书磊他们很快就占了上风。  任晋天看着眼前的情况,他顿时懵了,愣愣的睁大眼睛,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他的手下虽然是一些乌合之众,但也个个孔武有力,怎么可能这么不堪一击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容书磊的人太强了,太可怕了。  就连任洛寒也愣住了,他也没料到局势这么快就反转,抵在父亲额角上的手枪也不由撤了下来,他情不自禁的把父亲护在了身后。  这个时候,他开始担心起父亲的安危了。  虽然之前跟容书磊提出要求,希望他能放过任晋天,但,见识到容书磊手下的厉害后,他知道就算没有他的帮助,容书磊也会顺利的救到人的。  但,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别人伤害任晋天的。  容书磊一只手搂着凌玲珑,一只手拿着枪,面容冷峻,眸光幽沉的瞄准任晋天,咬牙切齿的说:“任晋天,你他妈的,竟敢动我的女人,今天我非毙了你不可。”  对上容书磊可怕的眼神,任晋天猛然瑟缩了一下,突然,他躲到了任洛寒的身后,利用儿子的身体为自己挡着。  任洛寒的心顿时刺痛了一下,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如果让他为父亲挡子弹,让他替父亲去死,他愿意。  但,任晋天的举动还是让他心寒不已。  “三少,你答应过放我父亲一条生路的。”他目光凄然的看向容书磊,脸色流露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容书磊目光依然犀利,依然愤怒,他只要想起任晋天把凌玲珑绑走,他心里就不可抑止的涌上杀意。  “对不起,我恐怕要食言了。”他薄唇轻启,冷冷的说道,他宁愿当一个言而无信的坏人,也要替自己的女人讨回公道。  在他心里,任何一切都没有凌玲珑来得重要。  “三少,如果你一定要杀人来发泄心头怒气的话,杀了我吧,我愿意替我爸赎罪。”任洛寒冷酷的脸上有一股视死如归的绝望,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了。  “洛寒……你…….”任晋天的心被儿子的真诚触动了,眼睛微微睁大,闪过了悔意,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突然,他眸光一沉,趁着任洛寒不注意,猛然夺过了他手里的遥控器,快速的按了一下。  与此同时,容书磊猛然一惊,手里的枪对准了任晋天的胸口射了过去。  “不要……”任洛寒本能的挡在了父亲的面前。  “砰”的一声,子弹没入了任洛寒的胸口。  “洛寒……”任晋天悲怆的大叫了一声,被朱炜上前制服了。  “啊……”凌玲珑吓得大叫了一声,她身上的炸弹没有爆炸,但却启动了定时。  “嘀嘀”的声音听在耳里,就像催命符一样。  “任洛寒……”  任洛寒在倒地的那一秒,看到了安亦晴哭叫着向自己跑过来。  船头上,顿时乱成了一片。  “该死的……”容书磊看着凌玲珑身上的炸弹的红色数字不断的跳动着,他心痛的低咒了一声,有那么一瞬间慌了神。  “三少,你快点放开玲珑,没有时间了。”宁川野上前把凌玲珑从容书磊怀里强势的拉出来,看了还剩下二十八分钟时间了,他要马上动手拆掉她身上的炸弹。  凌玲珑经受了太多了惊吓了,此刻她已经完全吓懵了,神情游离迷茫,好像已经不知道害怕了。  “别怕,宝贝,阿野是最厉害的拆弹高手,他一定会把你身上的炸弹拆掉的。”容书磊搂着凌玲珑坐到地上,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话像是在安慰凌玲珑,但,其实他是在安慰自己,努力的说服自己。  天知道此时他心里有多害怕,他不是怕死,他是怕失去她。  他低头吻了吻凌玲珑的额头,心里后悔死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宁川野单膝跪在他们身旁,弯着身子全神贯注的研究着怎么样才能把炸弹拆掉。  数十个手下围成半圈,保护着他们。  “阿磊,答应我,如果炸弹真的拆不掉的话,你要狠心一点,把我扔到海里,我们不能害了这一船的人。”凌玲珑靠在容书磊的怀里,此时她反而不害怕了。  “不会的,阿野一定可以拆掉,我不会让你死的。”容书磊很抵触听她说这样的话,他强势的否决着。  “乖,别乱想。”下一秒,他又万分怜惜的低头吻着她的额头。  另一边,安亦晴趴倒在任洛寒的身边哭得满脸泪水。  安亦扬与几个手下站在她身后,满脸的心疼,虽然他很恨任洛寒夺走了妹妹的清白,本来刚才看到任洛寒时,他真的很想揍他一顿的,但安亦晴却死死的阻拦着。  后来,她哭着告诉他,她已经怀上任洛寒的孩子了,而且也爱上了任洛寒了。  “任洛寒,你个混蛋,我不准你死,听到没有?你不能这么没责任心,你休想丢下我一走了之,我不准……呜呜……你走了,让我跟孩子怎么办?呜呜……”安亦晴真情流露的哭得很悲切,她的手紧紧的捂住任洛寒中枪的位置,但,血还是从她的指缝里涌出来。  “任洛寒,你醒来,快点醒来,你不能在我爱上你后,丢下我跟孩子……呜呜……”  “晴儿。”安亦扬蹲下身子把妹妹搂入怀里。  这时,任洛寒的眼皮跳动了两个,眼珠子在眼皮底下转动着,但,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安亦晴的话,他听到了,他很开心,眼角处涌出了两滴清泪。  “安小姐,你先退后一点,让我看看他的伤势。”朱炜把任晋天交给了手下,他拿着医药箱走了过来。  安亦扬连忙搂着安亦晴站了起来,退到了一旁,让朱炜对任洛寒进行救治。  任晋天整个人都傻了,软趴趴的坐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瞅着面无血色的儿子。  他身上也多处受伤了,这是被朱炜刚才打的。  他知道自己完了,他的人生已经到尽头了,此时,他只祈求儿子没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凌玲珑身上的炸弹却依然没能拆开,还剩下最后十分钟了,宁川野满头的大汗,容书磊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倒是凌玲珑显得异常的平静。  “阿磊,答应我,把我扔到海里。”她再次哀求着,虽然她也不舍得他,不舍得自己的家人,不舍得这个世界,但,如果要死,她不想连累任何人。  “不,你闭嘴,如果真的拆不开,我会抱着你一起跳入海里,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独的死去。”容书磊沉声坚定的回答着。  凌玲珑听了他的话后,鼻头一酸,泪水模糊了视线。  他这么深情,教她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突然,容书磊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许久才放开,然后,他抬头对其中一个手下说:“扶住她。”  手下连忙蹲下身子,让凌玲珑靠在自己的身上。  容书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枪,像个来自地狱的撒旦一样阴沉,他一步一步的慢慢朝任晋天逼近,目光如冰刀似的凌迟着对方。  任晋天恍了恍神,抬眼对上容书磊可怕的眼神,他情不自禁的挪着屁股后退着。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啊……”  面临死亡的时刻,任晋天还是发自本能的求饶着,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容书磊揪住的衣领,猛然从地上拉起。  容书磊咬着牙,恨恨的眯着危险的眼睛,用枪柄狠狠的连敲了几下任晋天的头。  “啊……好痛……啊啊……”任晋天痛苦的嚎叫着,头上顿时血流如注。  但,容书磊依然不解气,对着任晋天一顿拳打脚踢,他一边打一边骂:“你他妈的,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要来害我?为什么非要我帮你打假拳?你个老混蛋,你千不该万不该动我的女人,倘若今天我注定没命的话,我必定拉你陪葬……”  他越骂越气,越气拳头越狠,打得任晋天哀嚎不已,最后,连哀嚎都没有力气了,躺在地上翻着白眼,一副要死的样子。  “三少,别打了,再打下去他就没命了……”安亦晴于心不忍,上前拉住容书磊,但是,容书磊正在愤怒中,猛然一把推开了她,幸亏安亦扬接住了她,所以才没至于摔倒。  “滚开,你们谁拦我,谁就是我的仇人。”容书磊像愤怒的豹子一样,赤红着眼睛怒吼。  “三少,你还是看看玲珑的情况吧。”安亦扬大声说着,他的话起了作用,容书磊的身体猛然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奔回凌玲珑身边。  “嘀嘀嘀……”炸弹的声音不停的响着,上边的数字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一分钟了。  “忍一忍,马上就好了。”宁川野安抚着凌玲珑的情绪,英俊的脸庞满是汗水。  容书磊抱回凌玲珑了,他目光里泛着一股坚毅,眼睛紧紧的盯着炸弹上的数字,如果还剩三十秒炸弹没拆开的话,他就抱着凌玲珑跳海。  看到时间越来越少了,宁川野也很紧张,拆弹的动作也加快了。  时间只剩四十秒了。  三十九,三十八,三十七……  就在容书磊的手准备抱起凌玲珑时,宁川野握着炸弹猛然一扯,然后用力的甩向大海。  所有关心着凌玲珑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要数最高兴的莫过于大难不死的凌玲珑与失而复得的容书磊,他们激动得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拆掉了,宝贝,拆掉了,你没事了,你终于安全了……”容书磊把脸埋在凌玲珑的肩窝处,激动的低喃着,眼睛顿时泛起了泪光。  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容书磊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却为心爱的女人淌下了泪水。  凌玲珑也激动得放声痛哭了起来,她悲观的以为自己今晚真的要告别世界了。  “对不起,宝贝,我让你受苦了。”容书磊紧紧的抱着她,抚着她的头。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巨响,炸弹在水里爆炸了,激起了数丈高的水花,游轮顿时也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好些人都差点站不稳脚。  许久后,水面上的波浪才慢慢缩小,许多被炸弹炸死的鱼儿浮上了水面。  此时,游轮慢慢的向海边驶去,在海边那里,数十辆警车闪着刺眼的警灯,呼啸着刺耳的鸣笛声,打破了夜的平静。  任洛寒在朱炜的抢救下止住了流血,但由于这里条件不允许,所以子弹要回医院里才能取出来。  突然,容书磊拿起枪对准任晋天。  “阿磊,不要……”凌玲珑握住了容书磊拿枪的手,她不是在同情任晋天,说实话,她也恨死他了,竟然对她无辜的父母下手,但,她不想容书磊成为杀人犯。  容书磊转眼看向她,眸子里闪过了动摇。  “不要,我不要你杀人,把他交给警察吧,让法律制裁他,好吗?”凌玲珑睁着小鹿般的眼睛带着哀求的瞅着他,虽然他脸上被揍得青一块红一块的,但,在她眼里,他依然帅气无比。  容书磊犹豫了一下,最后把枪抛给了宁川野。  凌玲珑看到容书磊把枪扔了,她开心而欣慰的露出了浅笑,脸颊边的两个酒窝浅浅的,很好看。  “痛吗?”容书磊心疼的瞅着她额角的伤口,那是被任晋天用枪柄敲的。  “不痛了。”凌玲珑摇了摇头,又问他:“你伤得比我严重多了,你真傻,怎么能不还手呢?”  “傻瓜,这点小伤跟你比起来算什么。”容书磊深情的瞅着她说。  拆掉炸弹,危险解除了,所有人都有点松懈了,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被爆炸声震醒的任晋天手下阿标。  只见他躺在一堆受伤的人中间,悄然的举起了枪,对准了容书磊。  凌玲珑靠在容书磊的怀里,小脸侧贴在他胸口上,所以目光正对着阿标的那个方向,当她看到阿标的枪对准容书磊时,想都没想的推开了他,大喊一声:“小心……”  “砰……”  又一幕相似的悲剧发生了,子弹打中了凌玲珑的腹部。  “啊……”凌玲珑被子弹的冲力撞得后退了几步,撞向了船头的栏杆。  “玲珑……”容书磊心痛的大喊一声,扑向了她,抱住了她倒下的身体。  凌玲珑翻了翻白眼,晕死了过去。  容书磊目光沉痛,他猛然回头怒瞪着开枪的阿标,看到宁川野正要杀死阿标,他怒吼道:“让我来,我要亲自解决这只畜生……”  宁川野的手顿了一下,把枪递给了容书磊。  “砰砰砰砰砰……”容书磊不记得自己开了多少枪,直到打到枪里没子弹了,他才扔掉枪。  阿标早已经气绝身亡了,睁大的眼睛里流露着无法散去的恐惧。  容书磊抱着凌玲珑,让她躺在地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推开我?你是嫌我还不够内疚吗……”容书磊无法形容心里的痛,为什么偏偏受伤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他宁愿那一枪打到自己的身上。  众人都被这一幕震惊到了,一个个都露出了心痛的神情。  朱炜提着医药箱跑到了凌玲珑身边,替她做了简单的止血与包扎。  十分钟后,船终于靠岸了。  容书磊不顾一切的抱起了凌玲珑率先下船。  岸上,容以程与容司睿率领着一众警察在等候着,看到容书磊抱着凌玲珑下来,容以程心头顿时闪过了不好的念头,知道凌玲珑一定是受伤了。  刚才他也听到枪声了,心里一直都担忧着容书磊与凌玲珑,没想到,真的受伤了。  “老三,这里,快上车。”容司睿跑到容书磊面前,把他带到了救护车上。  车上,容以程已经在等候着了。  “呜……呜……”救护车响着悲切的鸣笛声,朝着容和医院开去。  容书磊看着躺在简易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凌玲珑,他的身体害怕得情不自禁的颤抖着。  容以程检查了凌玲珑的伤口,为她打了点滴。  “磊,放轻松,玲珑伤的位置不是要害,我保证她会没事的,相信我。”容以程安慰着不安的弟弟。  “真的吗?她真的会没事吗?她流了好多血……”容书磊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他真的很担心凌玲珑会熬不住。  他心痛的抚着凌玲珑苍白的小脸,说:“玲珑,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坚强的,你不会丢下我的。”  从海边一路到容和医院,容书磊都低喃着跟凌玲珑说着话,他的目光也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  凌玲珑跟任洛寒先后被送进了容和医院,而任晋天与一众没死的手下都被警察带走了。  *******************  容和医院里,虽然现在是深夜时分,但两个手术室的门口都坐着人,等待着手术室里的人出来。  容家的人,除了金娉婷与易水灵要照顾孩子来不了之外,其余的人都来了。  凌小巧也在呆呆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她的眼睛与鼻头都红红的,一看就知道哭过。  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对于凌小巧来说,就是一个恶梦,父母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所幸都是皮外伤。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凌玲珑。  她低着头,眼睛再次模糊了双眼,那无助的样子我见尤怜。  她的父母也在这家医院里接受治疗,但,她不敢告诉他们知道凌玲珑受伤的事情。  “来,喝口温水。”朱炜拿着一杯温水,坐到了她身边。  凌小巧感激的接过,低头喝了半杯,便又把杯子递回朱炜手中,幸好有他在身边,要不然她真的会崩溃的。  朱炜心疼的搂过她瘦弱的肩膀,轻轻的拍着,安慰着她。  在他们的对面,容书磊倚着墙壁而站,他一直盯着手术室门上的那盏灯,幽深的眸底充满的悔恨与心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