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三少篇119.跟了我后悔吗(6000+字)

三少篇119.跟了我后悔吗(6000+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9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5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不这样,难道我要笑着面对她吗?我告诉你,甭想,让我女儿受伤的人就是我的仇人,她既然是那个人的妈,自然也是我的仇人。”凌云志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给人面子。  容以程与欧云裳暗暗的相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看了看容书磊,又看了看地上的花瓣,似乎有点明白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爸……嗯嘶……”凌玲珑一着急,下意识的想撑起身子,却扯到了伤口,痛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玲珑。”吕秋玉连忙紧张又心疼的叫出声,再也忍不住转回头骂凌云志了。  “老凌,你有完没完?要算账也要等女儿好了再算,现在你是看女儿的伤还不够严重吗?”  凌云志盯着凌玲珑苍白的脸色,也是一阵心疼,面对老婆的骂声,他倔强的转开了头。  这时候,一个护士推着一个小车子进来了。  “阿磊,你跟妈先出去吧。”容以程一身白色大褂矗立在病房里。  他的话让凌云志与吕秋玉都情不自禁的看向他。  原来连主治医生也是容书磊的家人,看来这账是算不成了,难不成连主治医生也赶走吗?  “叔叔阿姨,你们也出去一会儿吧,我要帮玲珑检查伤口了。”容以程礼貌的淡淡说着。  “爸妈,走吧。”凌小巧走到母亲身边,扶起她走向门口,凌云志默默的跟在她们的身后,在经过容书磊面前时,他瞪了他一眼。  容书磊心里一片苦涩,看来要得到凌云志的原谅有点儿难。  不过,他真的一点儿都不会怪凌云志,他明白凌云志是太心疼凌玲珑受伤了,所以才会对他这么的偏激的。  “阿姨,对不起,我爸对你们有点误会了,我会跟他说清楚的。”凌玲珑看向站在床边的欧云裳,愧疚的说着。  “好孩子,阿姨没事,你爸妈生气是正常的,换作谁让我的孩子受伤了,我可能比他们更生气,这都是父母看到孩子受伤的正常反应。”欧云裳苦笑着,颇有感慨的说着。  她说完,走到容书磊身边,与他一起走门口。  在门口,朱炜一直守在那里,他不敢进去,看到凌小巧带着她父母出来,他连忙堆起笑容,打着招呼:“叔叔阿姨好。”  “好什么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好了?”凌云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朱炜顿时被喷得大写的一个尴尬,他终于明白凌小巧像小辣椒一样的性格像谁了。  “你怎么还在呀?先回去吧。”凌小巧满脸无奈的低声说着。  “等会儿再回去。”朱炜瞅着她笑了笑。  “小巧,过来。”凌云志看到女儿跟朱炜在又说又笑的,不悦的沉声唤道。  凌小巧不敢怠慢,连忙坐到父亲的身旁。  容书磊与欧云裳把这一幕收在了眼底,容书磊瞅着满脸无奈的朱炜,心里不由同情着这个难兄难弟。  “夫人,三少。”朱炜打着招呼。  “嗯。”容书磊点了点头,与母亲坐到了另一边的椅子上。  朱炜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坐过去。  他们一行人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凌玲珑检查的结果。  十几分钟后,容以程带着护士从病房里出来了,他面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凌云志那边,说:“玲珑的伤口可能是因为刚才太激动的原因,有点爆开了,病人在休养期间,请保持病房里的安静,让她有一个好的环境,好的心情养伤。”  “什么?伤口爆开了?严重吗?”吕秋玉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是很严重,已经重新处理过了,叔叔阿姨别太担心。”容以程跟凌云志他们解释着。  容书磊听了容以程的话后,心猛然一揪,他趁着凌云志不注意,偷偷的溜进了病房里了。  欧云裳瞅着容书磊的背影,不由一阵心疼。  说实话,看到凌云志不接受自己的儿子,她心里很难受,有点替儿子叫屈,因为,在她的心里,她每一个儿子都是出色的,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现在却被人嫌弃了,换作是哪个做母亲的,心里都会不舒服的。  不过,她不怪凌云志,因为站在他的立场上想,他也只是单纯的想保护女儿。  凌玲珑听到脚步声,她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对上了容书磊那么憔悴的脸。  “怎么是你?我爸妈呢?”凌玲珑担忧的看向他身后,担忧父亲会突然出现。  “你别乱动了,你爸妈在门口,放心,我就进来看看你,看完我就走。”容书磊站在床边,弯下身子,怜惜又温柔的抚着凌玲珑的小脸。  “好好躺着,好好休养,晚点我再来看你。”他深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说完后,他凑到了她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吻,直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才直起身子。  “谁让你进来的?马上给我滚出去。”凌云志刚才还纳闷怎么不见容书磊了,原来偷偷的跑了进来。  “老凌,忘了医生刚才的话了吗?要保持安静,让女儿好好休养。”吕秋玉一听到丈夫又大声嚷嚷,她不由沉下脸斥责他。  “只要没看见碍眼的东西,我自然会保持安静。”凌云志别扭的说着,声音倒了轻了不少。  “叔叔阿姨,我先走了。”容书磊礼貌了朝着两位长辈点了点头。  “好走不送。”凌云志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凌玲珑真的无奈到了极点,她就不明白父亲怎么就这么不待见容书磊了,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她应该如何是好?  “老凌,你存心要让女儿难过是不是?”吕秋玉看到了凌玲珑伤心为难的样子,心里一阵不舍,又转头斥责凌云志。  容书磊深深的看了一眼凌玲珑,说:“好好休息。”  “玲珑,我们先回去了。”欧云裳一直站在门口,她心疼的看着儿子被凌云志责难。  说完,她上前拉着容书磊离开了病房。  凌玲珑紧紧的盯着容书磊离开的背影,直到他已经走出病房了,她仍然不舍得收回目光。  容书磊让母亲先回去了,他在回家前,去了一趟容以程的办公室。  “放心吧,有我在。”容以程知道弟弟在担心些什么。  “嗯,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不用太担心,玲珑现在的情况都很稳定,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记得给伤口上药。”容以程一边说一边把一包药交给他手里。  “嗯。”容书磊轻轻的应了一声,他现在真的很累,昨晚他消耗了不少体力与精神。  “对了,任洛寒的情况怎么样了?”临走出门口时,他又回头问容以程。  任洛寒的伤是他误伤的,所以心里不多不少的有些愧疚。  “他的伤比较严重,子弹离心脏仅有五厘米,不过,他身体强壮,脱离了危险。”  “我去看看他。”容书磊说完,便走向了任洛寒的房间。  他进了任洛寒的病房里,看到安亦晴在沙发上睡着了,而任洛寒转侧着头,定定的温柔看着她。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任洛寒才收回目光,看向来人,看到是容书磊时,他眸光闪动了一下。  “三少,谢谢你留了我父亲一条命。”  “不用谢我,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容书磊冷冷的回答,坐到了病床前的椅子。  容书磊真的很恨任晋天,如果不是他的话,凌玲珑不会躺在医院里,凌云志夫妻也不会莫名奇妙的被打一顿,更不会阻止他跟凌玲珑在一起。  “我知道伤害已经造成,再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任洛寒淡淡的说着,目光情不自禁的又看向安亦晴。  这个倔女人,他已经让她回家休息了,可她偏偏在要这里陪他。  “你有什么打算?”容书磊问。  “孩子都有了,而且我爱她,她也爱我,所以,我想等伤好后,上门向她父母道歉认错,然后请求他们把女儿嫁给我。”任洛寒说这话时,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些许。  这一刻,容书磊突然很羡慕任洛寒,他想到凌云志对自己的排斥,心里便惆怅不已。  他以为自己离幸福很近,现在看来,有点遥遥无期。  容书磊只在任洛寒的病房里逗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当他走出医院门口时,看到朱炜已经站在车子旁边等他了。  回家的路上,朱炜开着车,他不时的从倒视镜里瞄向发呆的容书磊。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容书磊淡淡的开口。  呃?他不是在发呆吗?怎么知道他在看他了?  朱炜愣了一下,问:“三少,你打算怎么办?”  听到这话,容书磊眉头蹙了一下,貌似他不久前也这么问过任洛寒。  但,任洛寒却清楚的回答了他。  而此时面对同样的问题,他心里却没底。  “我不会放弃玲珑的,一定会努力得到她爸妈的认可。”  “三少,我也不会放弃小巧的,我们并肩作战。”朱炜苦笑了一下,又说:“不过,小巧说了,她爸很倔强,本来就对靠近他女儿的男人充满敌意,现在我们还没有得到他的认可,却先伤害了他的女儿,难怪他会把我们当仇人看待。“  “是我连累你了。”容书磊内疚的回了一句。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凌小巧的。”朱炜坚定的表示着。  容书磊沉默了,他心里有些犹豫。  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放弃凌玲珑,但回想一下凌云志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无法保证以后会不会让凌玲珑身陷危险?  昨晚的事情有多惊险,他现在想起仍然心有余悸,幸亏凌玲珑现在没事了,要是万一她真有点什么,他该怎么办?他一定会恨死自己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现在她只是受伤了,他就已经很恨自己了。  容书磊心里有些打退堂鼓了,他不是不够爱她,而是太爱她了,所以,无法容忍她再受一丁点的伤害。  *******************  傍晚的时候,容书磊又来到了医院里了,他手里提着一大袋的东西,那是他吩咐阿英做的晚餐与汤水,是带给凌云志与吕秋玉的。  凌玲珑刚做完手术还不能进食,所以没有她的份。  他走到了凌玲珑的病房前,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边瞅了瞅,发现只有吕秋玉在里边。  他轻轻的敲了两下门才进去。  “阿姨。”他礼貌的打着招呼,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柜子上,又说:“这是我给你跟叔叔带的晚餐。”  吕秋玉闻言,心底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似的,闪过感动,她抬眼看了一下容书磊,说实话,此时她心里是挣扎的。  迟疑了几秒,她站了起来淡淡的对他点了点头,轻声说:“谢谢。”  “阿姨,不客气,是我应该孝顺你跟叔叔的,你是玲珑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容书磊淡淡的扬起唇角,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吕秋玉又微愣了一下,人心肉做,说不感动是假的,其实凌玲珑也跟她解释了昨天的事情,她也很明白有时候福祸是难以预料的,就像有的人喝水也能噎死的道理是一样的。  她看了看容书磊,又看了看凌玲珑,她不禁有几分心软,说:“你们聊吧,我出去一下。”  听了吕秋玉的话,容书磊与凌玲珑意外无比,开心的相视笑了起来。  吕秋玉的态度在软化,在默默的让步。  “谢谢阿姨。”容书磊开心道谢,他坐到椅子上,握起了凌玲珑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问:“伤口还会痛吗?”  “不痛。”凌玲珑露出坚强的笑容。  “阿磊,你不要怪我爸,他是固执了一点,爱钻牛角尖,等过几天,他冷静下来了,我再好好跟他说。”凌玲珑定定的看着容书磊。  “放心,我不会怪他的,因为我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为什么?又不是你的错,阿磊,答应我,别再自责了,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玲珑,跟了我后悔吗?”  “不,一点儿都不后悔。”凌玲珑坚定的摇了摇头。  “傻瓜。”容书磊又把她的手抓到唇边吻了下。  “磊,问问你哥,能不能让我坐起来呀?躺得我腰酸腿麻的。”凌玲珑嘟起嘴撒着娇,她本来就是好动的人,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真的难受极了。  “嗯,我问问。”容书磊点了点头,突然坐到了床尾,掀起了被子。  “你做什么?”凌玲珑不解的问。  “不是说腿麻吗?帮你揉揉。”容书磊轻轻的按着她的小腿,又问:“这个力度可以吗?”  “嗯。”凌玲珑感动的点了点头,鼻头莫名的有些发酸。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她身上炸弹还没拆掉时,她求他把自己扔进海里,他却说会抱着她一起跳下去,不会让她一个人孤独的死去。  这么情深义重,这么温柔体贴,她跟他绝不后悔。  容书磊耐心的替她按摩着双腿,足足按了半个小时。  门外,凌云志在外边站了好一会儿了,他眸光有些复杂的透过玻璃看着病房里的一幕。  特别是看到女儿脸上幸福的笑容时,他的心就更难受了。  突然,他不想再看下去了,转身欲走开,却猛然对上了吕秋玉的脸。  “怎么不进去?”吕秋玉问着,有些好奇的走到门前往里边看了一下,顿时明白了是什么回事。  “口硬心软。”她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声。  “谁说我心软了,我只是不想影响女儿的康复而已。”凌云志嘴硬的说着,抬手推开了门,冷着脸走进病房里。  “叔叔。”容书磊愣了一下,连忙站起来,顺手帮凌玲珑的腿盖回被子。  “你来做什么?赶紧走赶紧走。”凌云志不耐烦的对他挥了挥手。  “叔叔阿姨,你们照顾了玲珑一天了,也累了,而且你们身上还有伤,所以,请你们准许我今晚留下来照顾玲珑吧。”容书磊谦虚有礼的说着。  “我们身上有伤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我们会受伤吗?”凌云志没好气的说着。  “对不起。”容书磊再次真诚的道着歉。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走吧走吧,别在这里碍我眼了。”凌云志再次驱赶着容书磊。  “爸,阿磊也是一片好意,你别这么对他。”凌玲珑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  “你的意思是他是对的,我是错的,是不是?人都还没有嫁出去,胳膊倒先往外拐了。”凌云志语气酸溜溜的。  “老凌,你有完没完。”吕秋玉一听到他骂女儿,有些心疼,便马上帮着凌玲珑。  “行行行,你们都有理,就我无理取闹,好,他不走,我走,行了吗?”凌云志看到老婆女儿都向着容书磊,他心里就窝火。  “叔叔,你留下,我走就是了。”容书磊不想事情继续恶化下去,他只好走出病房,但,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默默的在门口守候着凌玲珑。  “算他识趣。”凌云志瞪着容书磊离开的背影,没好气的嘟嚷了一句。  “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脾气跟个小孩子似的,说变就变。”吕秋玉没好气的瞪了老公一眼。  “岁数大怎么了?就不能有点脾气吗?连我这点儿脾气都忍受不了,还想娶我女儿呀,门都没有。”凌云志不以为然的顶回妻子,他闷闷的坐到了旁的沙发上。  凌玲珑闻言,额头不由划下三线黑线,囧囧的想:你老人家那火爆的脾气还叫这点儿脾气呀。  不过,她心想归想,倒没敢说出口。  其实,凌云志这样子对待容书磊是有苦心的,他就要考验一下容书磊,看看他会不会受不了他的坏脾气而放弃自己的女儿。  如果容书磊能坚持下去,说明他是真的爱凌玲珑,如果半途放弃了,这样的女婿不要也罢了。  所以,凌云志铁了心要继续考验容书磊与朱炜,想娶他的女儿就要经得起考验。  “玲珑,你别怪你爸,其实妈也认真想过了,容家是豪门世家,我们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怕你跟了他会受委屈。”吕秋玉认知里的豪门都是特别多规矩的,就像电视里所说的那样,一入豪门深似海。  “妈,不是的,容家的人都特别好,他们都很友善,没有所谓的豪门贵族的架子,你接触多了就会知道的。”凌玲珑下意识的帮容家的人解释着,她也是实话实说,容家的人真的特别好。  “玲珑,你太单纯了,有时候看人不只能看表面。”吕秋玉的神色有些黯然,二十几年前,曾经也有一个富家少爷追求她,但,他的家人却看不起她的出身,硬是棒打鸳鸯,把他们拆散了。  更令她心凉的是那个富家少爷却转身就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妈,我知道这些道理,但,阿磊真的是好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凌玲珑坚定的说着。  “直觉是最不可靠的。”坐在沙发上的凌云志突然插嘴。  “老凌,你先吃饭,我跟女儿谈话时,你别在那儿嚷嚷。”吕秋玉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丈夫,然后看向容书磊送来的晚餐,下意识的喃喃着:“或许他真的是个好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