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三少篇126.晴儿要自杀(六更)

三少篇126.晴儿要自杀(六更)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1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5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凌玲珑转头看着刚刚洗完澡的男人,把他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痴迷的目光最后落在他帅气而刚毅的脸上。  “挺好看的。”她发自内心的称赞着。  容书磊走到她身边,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显得她越发的娇小,他抬手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头,勾唇:“收留之恩不言谢,只有以身相许了。”  “我怎么记得是我爸答应收留你的,这么说你要以身相许的人是我爸喽。”凌玲珑脸上露着俏皮的笑容睨着他。  “父债女还。”容书磊挑了挑眉。  “明明是恩,怎么变成债了?”凌玲珑不依的嘟着嘴。  “嗯,变聪明了。”  “我本来就不笨好吗?”  “好吧。”容书磊勉强的点了点头,宠溺的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  在他突然靠近时,凌玲珑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沐浴香,以及她的目光刚好落在他敞开的领口,看到他性感的胸肌,她的心跳不由加速了几分。  长得帅身材又好的男人,其实也很you惑。  “怎么了?想要我?”容书磊坏坏的凑到她耳边低语。  “谁……”  凌玲珑才开口,容书磊坏坏的截住她的话,不让她说下去。  “虽然这里是你的地盘,但你不要乱来哦,我会叫的。”他故意装作矜持的搂着自己的胸口,防备的后退了一步。  “噗……”凌玲珑看着他的损样,不由笑了出来,瞪着他说:“那你最好乖乖的听我话,要不然本姑娘今天就强了你。”  说完这话,凌玲珑的小脸也烧了起来,红红的。  她发誓,这是她说过最伤风败俗的话。  容书磊坏坏的勾起唇角,目光灼灼的盯着女人那张艳若桃李的小脸,低哑着嗓子说:“快点好起来,我等着你来强我。”  “你……我懒得理你,去洗澡了。”凌玲珑小脸猛然一躁,连忙逃跑。  容书磊盯着她的背影,愉悦的勾着唇角,直到她进了浴室,他才躺到沙发上。  沙发对于身材高大的他来说,有点小了。  将就一下吧,他真的累了。  这些日子,天天都在夜辉煌里待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常常因为想念凌玲珑而睡不着。  再加上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这里,然后又在水果店里工作了一天。  就算他再健壮,终究也是人一个,也会累的。  睡下沙发上没多久,他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凌玲珑洗完澡后,把容书磊的衣服一起放进了洗衣机里洗着,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本来想跟容书磊聊聊天的,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她不由愣了一下,心想他这是有多累呀?她洗澡也才用了十来分钟,他怎么就睡着了呢?  她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边坐下,借着昏暗的灯光,定定的凝视着他帅气的睡颜。  真是苦了他了,这么高大的人睡着有点小的沙发上,明天起来一定会腰酸背疼的。  她一直坐在他身后,直到听到洗衣机发出“嘀嘀”的提醒声,她才想要离开。  在离开前,她慢慢的倾下身子,深深的吻住了他的唇几秒,才直起身子。  “晚安。”她低声嘀咕,起身离开了沙发,去晾衣服。  第二天的早上,容书磊很早就醒来了,吃过早餐后,他便离开的凌家,开着车回阳城了。  **********************  容书磊才回到办公室,便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三少,任洛寒出事了,他刚出院便被人劫持走了,不过,安二少与宁少已经把他救回来了。”林飞汇报着。  “被劫持了?他人怎么了?”容书磊眉头深深蹙起,眸底掠过了担忧。  “人没事,那些劫持他的人都是向任晋天下赌注的人,大部分在任晋天出事时已经被抓走了,但还有些人潜逃了,可能心生不忿,所以回来向任洛寒寻仇。”  “人没事就好。”容书磊淡淡的说了一句,其实任晋天当初骗了那么多人下赌注,那些人找不到了任晋天,自然会找任洛寒的麻烦。  “人是没事,不过,我听说安家的人都反对把安小姐跟任洛寒在一起,把安小姐禁足了,昨晚开始,任洛寒就在安家门口跪到现在了。”  “什么?”容书磊愣了一睛,幽深的眼睛睁大了几分,又是一个同病相怜的人。  不过,任洛寒似乎比他更有毅力,竟然在安家门口跪了一个晚上。  “我去看看。”容书磊拿起车钥匙,又匆匆的离开了夜辉煌。  半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安家门口,看到了安家大门紧闭着,任洛寒直挺挺的跪在门口。  容书磊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眉头下意识的蹙起。  “任洛寒,你别跪了,起来吧。”  “不,他们一天不答应把亦晴嫁给我,我就不起来。”任洛寒倔强的说着。  “你觉得你这样子逼他们,好吗?”  “我不知道好不好,但至少我的决心与诚意摆在这里了。”任洛寒的语气很坚定。  容书磊眸光闪了一下,心里挺佩服任洛寒的。  他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敲了几下,片刻后,门开了。  容书磊走进了客厅,看到只有安亦扬与他妈妈在。  “伯母好。”他向安妈妈打了个招呼。  “嗯,阿磊来了,你跟亦扬聊吧,我去看看亦晴。”安母淡淡的点了点头,温婉的脸上掩不住担忧。  “好的。”容书磊也淡淡的回了她一句,待她走开后,他才看向阴沉着脸的安亦扬。  “外边那个怎么回事?”  “让他跪吧,他爱跪多久就跪多久,反正我们是不会同意晴儿嫁给他的。”安亦扬满腔怒火。  “为什么?”容书磊其实也能猜到原因,但却明知故问着。  “还能为什么?我们把晴儿嫁给他了,就等于把晴儿往火坑里推,任晋天得罪了那么多人,谁知道会不会危及晴儿的。”  “可是亦晴有了他的孩子,你忍心让孩子没爸爸吗?”  “我们安家又不是养不起孩子,晴儿的孩子生出来了,我会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般疼爱的。”  “这怎么能一样呢?爸爸的位置是随便能取代的吗?”  “怎么就不能…..”  “不好了不好了,亦扬,你快来,晴儿要自杀……”突然,楼上传来了安母慌张悲痛的大叫声。  安亦扬与容书磊皆为一震,下一秒,两人迈开长腿就往楼上冲去。  安父也从书房里冲了出来,直往女儿的房间跑去。  “妈,我跟你明说了,要是你们不让我嫁给任洛寒,那我活着也没意思……”安亦晴站在窗口边,手里握着花瓶的碎片,紧紧的抵在脖子的大动脉上。  她昨晚一夜没睡,任洛寒在外边跪着,她就在这个窗口看着。  说不感动都是假的,反正她感动得一蹋糊涂,就不知道她的家人怎么就那么硬心肠,对任洛寒的诚意视之不见。  “晴儿,你听我说,先放下碎片,好吗?”安母站在门口边,泪水涟涟的劝说着。  “晴儿,你做什么?”安父跑到门口,看到这一幕,差点气得心脏病发。  “你们都不听我说,为什么要我听你说?为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嫁定任洛寒了,路是我自己选的,以后怎么走,走成怎么样,我都无怨无悔。”安亦晴怒视着父母,她向来是个烈性子的女人。  “你……你难道为了那个男人连命也不要了吗?”安父气得呼吸都不顺了。  “爸,别着急,让我跟晴儿说。”安亦扬抚着父亲的背。  容书磊暗暗的瞅着安亦晴,发现她样子很憔悴,脸色很苍白,所以显得哭过的眼睛特别的红肿,像个桃核似的。  “晴儿,任洛寒身边不安全,你待在他身边的话,随时都会出事的,你才认识他多久,短短时间里他就出事两次了。”安亦扬并不是固执的人,但是,为了妹妹的安危,他不得不硬下心肠。  “是吗?那我们在组织里工作就不危险吗?哥,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心爱的人,但却不能跟她在一起,你会开心吗?你会幸福吗?还有爸妈,如果让你们两个分开,你们愿意吗?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想?”安亦晴越说越激动,眼泪刷刷的往下掉落。  容书磊听着安亦晴的话,心里深深的感触着,想到了自己与凌玲珑的处境,他心里不禁涌起了淡淡的哀伤。  早上才分开,他又开始想念她了。  “伯父伯母,虽然我不该参与你们的家事,但是我觉得亦晴说得对,只要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要面对多少困难与坎坷,都是幸福的。”容书磊淡淡的说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