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四少篇034.虎落平阳被犬欺

四少篇034.虎落平阳被犬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070更新时间:2017-12-31 07:43:04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白晶莹在黑暗里睁着茫然的眼睛,她什么都看不见,也没听到回应,不禁又问:“你是谁?”  “救你的人。”宋蜜儿冷冷的说,借着昏暗的灯光,她看到了白晶莹身上除了几块被撞伤的於青红肿后,还布满了暧昧的红印。  她知道白晶莹身上的红印是容司睿留下的,一想到他们缠绵的场面,她就嫉妒得发疯,咬牙切齿的瞪着一脸茫然的白晶莹。  “你是宋蜜儿?是不是?”白晶莹秀气的眉头蹙了起来,她听出了宋蜜儿的声音了。  “没想到你耳朵挺灵的。”宋蜜儿冷笑了一声。  “你想怎么样?为什么我的眼睛看不到?你对我做了什么?是不是你开车撞我的?”白晶莹又惊又怒的从地板上坐了起来,却因此扯到了受伤的地方,痛得她本能的捂住了腹部,叫出了声:“啊……”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别动,要不然有你好受的。”宋蜜儿没好气的说着。  “宋蜜儿,你想对我做什么?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白晶莹感觉到身上一片清凉,T恤已经不知道去向了,只有内衣在弱弱的护着胸口的风光。  她的话音刚落,顾源喘着气的跑了进来,把药箱递给了宋蜜儿,说:“宋小姐,药箱来了。”  “怎么有男人?”白晶莹一惊,本能的抱住了裸露的胸口。  “哼,你这个贱人,才从四少的身下爬起来,装什么矜持呀?”宋蜜儿蹲在白晶莹的身边,嫉妒的讽刺着。  “你滚开……”白晶莹猛然用力的推开了宋蜜儿,她浑身都痛,眼睛又看不见,所以就算身手再好,也施展不出来,她抱着胸口,忍着疼痛的往角落缩去。  宋蜜儿冷不防被她推得摔倒在地,她恼羞成怒的指挥着顾源,说:“去,把她的手脚给我捆起来。”  “哦,好的。”顾源连忙照办,把白晶莹的衣服撕成的面条,与宋蜜儿合力把白晶莹绑住了手脚。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宋蜜儿,你这个蛇蝎毒妇,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白晶莹挣扎着,愤怒的大叫大骂着,她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憋屈。  “无怨无仇吗?你勾引四少就是我最大的敌人,你知道我爱四少爱了几年吗?他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宋蜜儿咬牙切齿着。  “哼,可惜他不爱你,他从来都不会属于你的,如果他对你有心的话,你也不会这么多年都得不到他了,宋蜜儿,你该不会连这点儿道理都不懂吧?真是可悲。”白晶莹虽然被绑了手脚,但伶牙俐嘴的,毫不甘示弱。  “啪”的一声响起,白晶莹白嫩的脸上被宋蜜儿甩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着,耳朵里嗡嗡作响。  “顾源,把她的嘴巴给了塞住。”宋蜜儿气得漂亮的小脸都变得扭曲了。  “是的,宋小姐。”顾源连忙从药箱里拿出了纱布,捏开了白晶莹的嘴巴,不带一丝怜惜的把纱布塞了进去。  “唔……唔唔……”白晶莹挣扎着,但因手脚都被绑着,所以毫无反抗的力量。  不过,因祸得福,刚刚宋蜜儿甩了她一巴掌后,她发现眼睛竟然能渐渐看到眼前的光与模糊的人影了。  她强迫着自己要冷静下来,面对不利的形势,要想办法自救,她慢慢的闭起了眼睛,放弃挣扎,让宋蜜儿放松警惕。  “白晶莹,你千不该万不该接近四少。”宋蜜儿居高临下的睨着蜷缩在角落里的白晶莹。  顾源的目光不时的在白晶莹白嫩的身体瞄去,看得有点热血沸腾,他想起了宋蜜儿不久前的承诺,说只要他帮她,她就是他的了。  “宋小姐,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宋蜜儿正在替白晶莹身体受伤的地方涂消毒水,听到顾源没头没尾的话,没好气的回头瞪了他一眼。  “就是你说我想对你怎么样都可以。”顾源壮着胆子说出来。  “你急什么?”宋蜜儿忍着反感,斥责他。  她又帮白晶莹处理的额角上的伤口,估计白晶莹的眼睛看不见了,就是被这个伤口影响的。  伤口没怎么流血,但却肿了一大块,估计内出血了。  白晶莹一直闭着眼睛,但顾源与宋蜜儿的对话却不停的灌入她的耳里。  她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能看到了,要不然自己会更危险的。  宋蜜儿替白晶莹简单的处理好伤口后,便蹲在地上收拾着药箱,顾源站在旁边看,他居高临下的角度看下去,正好把宋蜜儿领口里的风光全部收入眼里。  他暗暗的咽了咽口水,本来沸腾的热血顿时往腹下冲去,再也忍不了了,在宋蜜儿站起来时,他猛然抱住了她,往墙壁上按去,张嘴就吻上了她的嘴。  “砰……”  “啊……”  药箱落地的声音伴随着宋蜜儿的惊叫声一起响了起来。  白晶莹本来闭着眼睛的,猛然被吓了一跳,心跳也随之怦怦的狂跳了起来,她暗暗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不堪入目的暧昧场面。  顾源把宋蜜儿压在墙壁上,一边吻着她一边粗鲁的扯开她身上的衣衫。  天哪,这对狗男女,还能更恶心一点吗?  白晶莹瞠目结舌的鄙视着他们,小脸因为这种激烈的场面而红到了耳根,她连忙闭上了眼睛,屏蔽着这一幕。  但,眼睛是看不见了,但,耳朵还是能听到的。  宋蜜儿突然被顾源按到墙上,本来是挺生气,但,顾源的生猛却让她起了反应。  她闭上眼睛,幻想着与自己亲热的人是容司睿,很快她就沉沦下去了。  一个是久旱遇甘露,一个是干柴遇烈火,所以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响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  白晶莹恨不得自己此时能晕过去,什么也不要听,但,那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声音不断的钻入她的耳里,让她这个旁观者都深深感觉羞耻。  此情此境,让她想起了自己与容司睿的亲热场面,也许他们比顾源与宋蜜儿更激烈一些。  白晶莹感觉到有一团火在心里燃烧着,让她全身都滚烫了起来。  想起了容司睿,她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依赖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希望他快点来救她。  突然,她睁开了眼睛,暗暗的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发现这个房间里连个窗口都没有,灯光很昏暗,就算没有空调,却显得很清凉。  四周的墙壁上摆满了一瓶瓶的东西,像是名贵的酒。  这是什么地方?  她转头看向了楼梯那边,明亮的眸子闪动了一下,猜测着这里应该是个地下室,专门藏酒的。  收回视线时,不经意的掠过了已经躺在地上的那对男女,白晶莹的心不由又狂跳了几下。  天哪,她还是第一次看这么刺激的真人秀,她真怕自己会流鼻血。  她连忙转开眼,目光突然落在了因掉落地上而打开了的药箱,她清灵的眸子转动了两下,趁着顾源与宋蜜儿沉浸在激情里时,她悄悄的挪动着屁股,靠近了药箱,拿走了剪刀。  然后又悄悄的退回角落里,把剪好坐在屁股下。  她在等,等着顾源与宋蜜儿离开后,她就把手脚上的绳子剪开。  现在,她应该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重新闭上眼睛,装睡,把眼前令她恶心的一幕屏蔽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暧昧的声音终于渐渐平息下来了。  “死鬼,弄得我脚都软了。”宋蜜儿娇滴滴的声音还带着微喘。  “都怪你太美丽了,所以我忍不住。”顾源声音沙哑的回答。  “啊……”突然,宋蜜儿眼角余光看到了角落里的白晶莹,不由惊叫出声。  “怎么了?”顾源被吓得一愣。  “她……”宋蜜儿指了指白晶莹。  顾源转头看去,笑了笑,说:“她又看不见。”  “可是听得见呀。”宋蜜儿没好气的捶打了一下顾源的胸口,坐了起来,拿过衣裙慢慢的穿上。  虽然顾源长得不怎么样,但体格壮硕,孔武有力,这让长期感情处于空窗期的宋蜜儿尝了男女间的甜蜜。  “宋小姐,我还想要怎么办?”顾源的欲望又蠢蠢欲动起来了。  “还叫我宋小姐?只有我们两个时叫我蜜儿吧。”宋蜜儿娇羞的看了一眼顾源赤着的身体,又说:“抱我回屋。”  “好。”顾源扯出了开心的笑容,随手拿过内裤穿上,就这样子抱着宋蜜儿离开了。  酒窖里终于归于安静了,但空气里还隐隐的飘着暧昧的气息。  白晶莹睁开眼睛看向出口,眸光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她暗暗的大呼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幕真的听得她脸红耳赤的。  宋蜜儿与顾源离开后,酒窖里的灯也关掉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许久后,白晶莹才适应黑暗,迷迷糊糊间,她看到了顾源留下来的衬衫与裤子,她顿时灵光一闪,连忙从屁股下摸出了剪刀,非常困难的慢慢剪着绑在手上了绳子。  有了衣服,她就不用现光着身子了。  白晶莹在地窖里自救着,另一边的容司睿与司徒空也终于发现了白晶莹不见了。  发现的原因是白晶莹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听。  容司睿便让人追踪了白晶莹手机的信号,发现竟然就在离他别墅不远的地方。  他与司徒空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在路边的草地里发现了白晶莹的手机。  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了刹车痕与血迹。  “该死的,一定是宋蜜儿做的。”容司睿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冷劲,马上给我查宋蜜儿在哪里?”  “是的,四少。”冷劲跳到车上,打开了追踪仪装置,输入了宋蜜儿的手机号码,却发现关了机,无法追踪。  于是,他又追踪了顾源的手机号码,发现同样关了机。  几乎可以确定白晶莹是被宋蜜儿带走了。  “容司睿,你这个混蛋……”突然,一直隐忍着怒气的司徒空得知白晶莹真的出事了,再也忍不住愤怒了,猛然揪住了容司睿的领子,一拳打向了他的脸。  容司睿其实可以避开的,但,出于自我惩罚的心态,他硬是捱下了这一拳。  “啊……”  “砰…….”  司徒空愤怒难平,怒吼了一声后,又揍了容司睿的脸一拳。  “你这个混蛋,害了雪儿一生不算,现在又来伤害晶莹,难道你带给她的伤害还不够多吗?害得她家破人亡,害得她年纪轻轻就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你的心是黑的吗?”司徒空大骂着,又扬起了拳头。  容司睿不躲不避的迎向拳头,但,他不明白司徒空说他把白晶莹害得家破人亡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害她,我爱她都来不及呢。”  “事实摆在眼前,你还不承认,我打死你不可。”司徒空骂着骂着又要打过去了。  “别打了,现在还是赶紧找到白小姐吧。”冷劲看到容司睿故意不躲闪,他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抱住了司徒空。  “冷劲,找到宋蜜儿了吗?”容司睿着急的询问。  “没有,不过,我已经让一个警察朋友追踪路上的监控了,看看宋蜜儿的车子到底去向哪里,不过,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冷劲推开了司徒空,向容司睿汇报着情况。  “容司睿,我警告你,要是晶莹真出点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拼上我这条命,我也会拉上你去陪葬。”司徒空恨恨的骂道。  “不算你警告,我自己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容司睿俊逸的脸已经被打得红肿了起来,但依然帅气难掩。  这时,数十辆黑色的车子快速的朝他们驶来,在他们的身边停了下来。  容家几兄弟带着一班手下从车上跳了下来。  “老四,怎么了?人找到了吗?”容书磊走到弟弟身边,关切的问道。  “还没有。”容司睿摇了摇头。  “别着急,不会有事的。”容少谦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转身走到出事的地方,细心的观察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