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该动的心思别动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该动的心思别动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92更新时间:2018-01-01 07:37:54
   ps:这章是为了书友富士山下雨(陆续)的一万起点币打赏加更的  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那苏信也就没有再遮掩的必要了。  他直接摘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貌。  看到这一幕,众人这下子可没再有半分的怀疑,这人竟然真的是苏信,人榜第二十三位的‘血剑神指’苏信!  “现在还有人说我的武功是野狐禅吗?”苏信淡淡道。  在场的众人互相看了两眼,没有人敢说半句话。  对于他们小小的凌州府而言,随意一名人榜强者就能够力敌他们府内所有有的强者,更别说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还是那曾经击杀过四位神宫境武者的凶人,‘血剑神指’苏信。  邱明和李鹤声更是在心中暗骂那聂远和林家白痴,竟然惹出来这么一位凶人。  他们现在担心的就是苏信为了遮掩自己的行踪,要杀自己等人灭口。  这位自从出道以来,可都是靠杀上位的,他每次登上人榜,都要死几个人才罢休。  邱明小心翼翼的拱手道:“苏公子的武功惊艳绝伦,怎么可能是野狐禅呢?是那聂远不识货,这才说出这种可笑的话来,我们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苏信淡淡的撇了他们一眼,道:“我不想在凌州府多留,我教过林青一段时间,也算是有一段香火情,林家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  对于凌州府的这些人,他本来就没打算怎么办。  苏信压根就没打算隐藏行踪,况且就算他打算隐藏,也不会做出把凌州府所有武者都干掉灭口的事情。  不是苏信不忍心,而是这么做没有意义。  在场的武者足有上千人,是没有人能够敌得过苏信,但这上千人又不是木头桩子会等着你来杀,只要跑出去一个消息就会泄漏出去。  况且就算他把这些武者全杀光也是无用,他总不可能把一座州府都给屠了吧?若是有人调查,即使从普通人的嘴里,也能够分析出来出手的人是他苏信的。  此时听了苏信的话,他脚下跪着的林万成顿时一哆嗦,打了一个冷战。  聂远就是他在凌州府最大的靠山,现在聂远被苏信一指点杀,苏信还留下这么一句话,天知道他最后的结局会如何。  苏信拍了拍林青的脑袋道:“小子,你要是想走的更远,就要记住一句话,武道随心,你的心有多大,你就能走的有多远。”  林青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自己师父忽然换了一张脸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呢。  话说完,苏信一步踏出,身形如风,众人只感觉一股劲风呼啸,眼前的苏信却已经没了踪影。  看到苏信离开,李鹤声还有邱明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随即他们便用阴冷的目光扫过林万成。  他们也看出来了,苏信出现在这凌州府应该只是为了养伤而来的。  入林家,收林青为弟子也只是因为他闲得无聊或者是一个巧合,反正是不带什么目的性的。  之后苏信基本上不会再来凌州府这个小地方了,而林青也正如苏信所说的那样,仅仅是跟他有一些香火情而已。  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也要把苏信的吩咐给完成,绝对不能让林家好过!  虽说苏信以后基本上不会来凌州府,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万一苏信若是那天回凌州府溜达一圈,看到他们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行事,这又该怎么办?  反正现在没有了聂远作为靠山的林万成已经不足为虑,对付他一个林家,也不是什么难事。  此时的苏信已经出现了凌州府外,他方才也是想要试试风神腿的威力,这突然之间的爆发力的确是很强悍,速度快的惊人,不过这门功法却不擅长长途奔袭。  风神腿对于内力的消耗跟血河神剑这种三星半等级武技差不多,若是用风神腿的速度来赶路,估计还没走出去几十里,内力就要消耗一空了。  就在苏信从北城离开凌州府的时候,有三个打扮怪异的人却从南城进入了凌州府。  这三个人的打扮跟上官彦卿有些相像,都是一副上古时期的打扮。  古袍高冠,面容冷峻,不带丝毫的感情。  这个三人当中一人持剑,一人拎刀,而另外一人身后则背着一柄巨大的猎弓,足有半丈长。  那持剑之人看向凌州府城墙,淡然道:“真不知道家老在搞什么鬼,竟然要把这十几年前被惩戒驱逐的旁支一脉带回威远堂。”  拎刀之人道:“我威远堂近些年来无论是主脉还是旁支,人数都开始大减,再不若找一些族人回来,我威远堂隐世隐世,可就要真的隐没影了。”  持剑之人道:“但这一旁支实力本来就不强,现在更是厮混在这小城当中,即使带回去又有何用?养几个米虫不成?”  最中间的那背弓之人沉声道:“再废物他们的身上也流淌着我威远堂林家的血脉,他们废物,只要他的子孙不废物就成,行了,进城吧。”  此时的苏信当然看不到这些,他刚出凌州府不久就感觉有人跟在自己的身后。  不过苏信却没有声张,等走到一处偏僻的小路上时,苏信忽然回身,身形如狂风怒啸,血色光华出鞘,向着身后一处横斩而去!  “苏大人且慢动手!”  那空白无人的地方忽然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大喊声,一个身影浮现在原地,那竟然是一名看似普通三十许青年人,有着先天灵窍境的实力,此时苏信的游龙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那锋锐的剑芒只差一毫,便能够割断他的喉咙!  那名青年人连忙道:“苏大人,我乃是六扇门南汉道缉事密探陈桥,不要误会,我是给你送信来的。”  苏信的脸上露出了嘲弄之色,架在他脖子上的游龙剑,却丝毫都没有挪开的意思。  这陈桥的隐匿功法很有意思,竟然可以用真气模拟周围的景象,做到仿佛隐身一样的效果。  但可惜他这门功法的漏洞也是很大,可以隐藏住身形但却隐藏不了真气的泄漏,原地不动还好,只要一走动,真气发生波动,立刻就被苏信察觉了出来。  这陈桥说他是来送信的,但苏信从凌州府出来后不久便感觉有人跟着自己,若是送信,他那个时候怎么不现出身形见自己,真当自己是白痴不成?  苏信眼中的嘲弄之色越来越浓,也让这陈桥尴尬不已。  他的真实身份到没有作假,他真的是六扇门的缉事密探。  之前他故意不现出身形来跟踪苏信,只是想要突然出现,给苏信一个难堪。  他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对于苏信有些不服气。  他陈桥在六扇门厮混了十多年,从州府当中最低级的捕快做起,最后成为州府总捕头,最后被六扇门总部的人挑中,成为了缉事密探。  想他陈桥辛辛苦苦十几年才走到这个位置上来,这苏信凭什么一加入六扇门就是追风巡捕?地位要比他高上一大截。  正因为这不服气,陈桥这才生出了要戏弄一下苏信的心思,但没想到半路就被发现。  而且在苏信方才的那一剑之下,他根本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是他嘴快,说不定当然就被苏信斩杀了。  陈桥尴尬道:“苏大人我真的是缉事密探,不信我拿出令牌给你看。”  苏信将他脖子上的游龙剑移开,陈桥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苏信却用游龙剑拍了拍他的脸,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动作顿时让陈桥大怒,差点当场就要跟苏信动手。  “下回记住了,不该动的心思不要动,否则可是会死人的。”  苏信脸上带着嘲弄之色道:“我怀疑你究竟是怎么成为缉事密探的,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你认为你究竟有什么资格跟我斗?信不信我就算是杀了你,六扇门也顶天给我一个口头警告?”  陈桥眼中的怒火顿时消散,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的惊恐。  缉事密探要求的便是心思细密,但他这次却被嫉妒迷了心窍。  他去挑衅苏信,就如同苏信所说的那样,就算是苏信当场杀了他,六扇门也顶天只会给他一个警告而已。  苏信的实力他方才已经见过了,两个人虽然同一境界,但实力却是天壤之别,苏信无愧他人榜第二十三位的实力。  而若是论背景,他更是比不过苏信。  他只是从最低级的小捕快一步步升到这缉事密探上的,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而苏信却是由铁家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湘南道总捕头铁无情亲自推荐入六扇门的,有铁家作为后盾,他一个小小的缉事密探算个屁?  清醒了的陈桥心中甚至不敢对苏信有半分的怨恨,乖乖的站在一旁,听后苏信的吩咐。  苏信收起剑,问道:“你方才不是说给我送信吗?送的是什么信?”  陈桥连忙从怀里面拿出一张用不知道什么金属打造的请柬交给苏信,道:“这是今年这一届江南会的邀请函。  这届的江南会不光光是江南萧氏一家负责举办,朝廷也派了江南道行军大总管‘血气长河’古东莱参与,所以请柬由我六扇门送到您的手中。”(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