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霸道的少林寺

第一百八十九章 霸道的少林寺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64更新时间:2018-01-01 07:37:55
   祝言成人小机灵,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悲声道:“半年多前我大哥追随上官世家的公子闯荡湘南,结果碰到了那人榜第二十三的苏信。  这苏信欺软怕硬,他不敢动上官公子,却是杀了我大哥来泄愤。  我大伯带着几名同样少林寺出身的俗家弟子想要上门去讨个公道,但那苏信实力强大并且秉性凶残,竟然将我大伯等人全部诛杀!  我祝家庄人丁单薄,此仇恐怕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了,为今之计就只能来求大师你,为我祝家老小讨一个公道来!”  “砰!”  觉严顿时将桌子上的酒碗砸碎,须发皆张,脸上露出了狂怒之色。  觉严愤怒的不光光是苏信杀了他曾经最喜爱的弟子,还有他认为苏信挑衅了少林寺的威严!  虽然说这一代少林寺方丈,‘度厄罗汉’玄苦下令驱逐所有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并且严禁少林寺的嫡系弟子不能再跟他们有任何的瓜葛,但这条禁令在少林寺内,还是有许多人不满的,觉严便是其中一个。  那些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可都是在少林寺修行了十几年,觉严等僧人也都教了他们十几年,这么多年的师徒情分,岂能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所以即使少林寺严禁嫡系弟子不能跟这些俗家弟子再有瓜葛,但其实双方还是有些在藕断丝连的。  而且在觉严看来,就算是有些俗家弟子品行不端犯了错误,那就把犯错的那几个严加惩戒、以儆效尤,顺便警告一下其他俗家弟子也就完了,何苦要将所有的俗家弟子都给逐出少林寺呢?  在他看来大多数的俗家弟子品性都是不错的,方丈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自毁城墙。  不过他只是罗汉堂的一名武僧教头,当然没资格也没胆子去跟方丈说这些话,但他心里对于这些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却是仍旧当成是自己的弟子,是少林寺的人。  在祝言成的描述当中,苏信跟祝家庄的恩怨已经不是寻常的江湖仇杀,而是苏信盛气凌人,仗着自己的实力恃强凌弱,而且对象还是他们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这件事情他必须要管!  看到觉严的这幅样子,祝言成的嘴角隐蔽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不过他马上就收敛了起来。  别看这觉严一副粗犷的样子,但元神境的武者六感敏锐,若是被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对,那可就糟糕了。  “这苏信在哪里?带我过去。”觉严冷声道。  祝言成连忙点头,他已经托人借用天下镖局的情报找出了苏信的位置。  虽然周长信死了,但天下镖局内还有有几名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在的。  他们虽然不会去管祝家庄跟苏信之间的恩怨,但是帮这么一个小忙,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天之后,苏信策马在官道之上不紧不慢的走着,反正离江南会开始还要有三个月的时间,他也不用着急,从汉南道到江南道,一个半月的时间足够了。  中原的路途可不像湘南那样全是山路和密林小路,广阔的官道可是很平坦的。  就在这时,官道的中央一个背着巨大斩马刀的和尚带着一名十五、六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挡在了官路的中央。  有些人想要呵斥他们让路,但感觉到了那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肃杀之气,纷纷一凛,连忙绕开他。  苏信没想惹事,这种江湖仇杀每天都要上演几次,碰见了就一头撞上,那才是麻烦不断,所以苏信便想绕开。  但此时那年轻人却是忽然指着苏信大声道:“大师!他就是苏信!”  “冲着自己来的?”苏信的眼睛一眯,勒紧缰绳,跳下马。  周围其他人一看又是这种江湖仇杀的场面,先不着急看热闹,连忙躲得远远的。  后天境界的武者也就罢了,但先天境界的武者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万一误伤了他们,那他们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觉严一直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一股凶煞之气轰然散开,映衬着他仿佛不是和尚,而是魔王一般。  ‘斩恶僧’觉严,一生杀人无数,各路盗匪、凶人、恶徒死在了他手里面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他这身杀气,可是要比一些邪派武林人士都要强大。  “苏信,你杀我少林寺弟子,你可知罪?”觉严声如雷吼,震得官道上的人都感觉耳边轰隆作响,一个个面露惊容。  这骑马的黑衣年轻人叫苏信?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有些江湖众人稍微一思索,脸上顿时便露出了惊容来。  此时在汉南道的还有哪个苏信?当然是人榜第二十三位的‘血剑神指’苏信!  而且方才那和尚说什么‘杀我少林寺的弟子’,他竟然是少林寺的人!  众多的江湖人顿时兴奋了起来,人榜强者对上少林寺弟子,这下子可有的看了。  苏信淡淡道:“少林寺不是都已经将俗家弟子全部驱逐出少林了吗?怎么还算是你少林寺的人?”  觉严口诵一声佛号道:“学我少林寺功法,便是我少林寺之人,苏信,我只问你,你跟上官彦卿动手,为何却偏偏要杀祝言信?”  苏信很诧异觉严为何要这么问,毕竟他跟祝家的恩怨,最开始的确是由祝言信引起来的,但外界知道的却很少。  苏信诧异的看了觉严身边的祝言成,越看他跟祝言信长的越像。  联想到觉严忽然出现在这里,苏信顿时了然,这祝家居然还不死心,竟然还想要借少林寺的手来动自己。  看到苏信不说话,祝言成立刻道:“苏信!你杀我大哥,难道现在还不不敢承认吗?”  苏信冷然一笑道:“有何不敢承认的?祝言信就是我杀的又如何?他站在上官彦卿那边,便是我的敌人,难道面对他,我还要手下留情不成?”  觉严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此子果然如同祝言成所说的那样,欺软怕硬,他与上官彦卿为敌,却只敢杀他的手下,但上官彦卿现在却活得好好的。  “我再问你,祝泽方是否为你所杀?”  “是我杀的又怎样?”苏信淡淡道。  他不知道祝言成跟这和尚说了些什么,或者是歪曲了一些事实,但他不想解释,况且解释也没用。  少林寺已经严禁嫡系弟子再跟俗家弟子扯上关系,但这和尚却还是来了,显然他根本就是站在俗家弟子这一边的,甚至到了连少林寺的禁令都可以不顾的程度。  反正苏信杀了祝言信和祝泽方父子等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即使把自己辩解的再无辜,也无法改变这和尚的先入为主的意识,既然这样,自己辩解又有何用?  觉严深吸了一口气道:“苏信,你身上戾气太重,跟我回少林寺,废去武功在镇魔塔下反悔五十载,等你洗去一身戾气的时候,我便放你离去。”  少林寺号称武林正道魁首,包括他们的弟子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觉严绰号‘斩恶僧’,他可以自豪的说自己一身杀气虽重,但杀的却都是该杀之人。  他这次来对付苏信,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苏信杀了他曾经最喜爱的弟子,并且他还认为苏信挑衅了少林寺的威严,所以他才出手的。  公愤是公愤,私怨是私怨,觉严一项分的很清楚。  虽然他恨不得杀了苏信,但却仍旧按照自己的底线行事,苏信罪不至死,但也必须要受到惩戒。  废掉武功,关押镇魔塔五十年洗去一身戾气,这个惩戒在他看来还算是公正。  但苏信听了之后却是开始笑了起来,从冷笑便成了狂笑。  “废去武功镇压五十年?笑话!简直就是笑话!”  苏信的眼中闪过一丝冷然之色:“就算是我戾气滔天,又关你什么事?凡是都要来插上一手,你真以为你少林寺乃是天下武林至尊了不成?”  周围的那些武者都纷纷点头,对于身为佛宗第一大派的少林寺,他们还真没有什么好感,其根本原因就是少林寺实在是太爱管闲事了。  什么事情他们都要插上一手,还非要做出一副慈悲的样子,其实还不是沽名钓誉,想要展示他们少林寺的地位和实力?  觉严的眼中露出一丝森然的杀机:“既然你冥顽不灵,那贫僧就只能亲自擒下你,废去武功压入镇魔塔。  你小小年纪手段便如此狠辣,且嚣张狂妄,不知悔改,现在你还位列人榜第二十三,等到将来,你恐怕就要位列黑榜,为祸武林了!”  苏信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抱歉了大师,在下早就已经在黑榜上呆过,用不着等到以后了!”  觉严冷哼一声,抽出身后的斩马刀来,身上煞气滔天,但周身却有佛光弥漫,杀机与慈悲融为一体,周身佛音梵唱和厉鬼哀嚎结合,这种场面别提有多么的别扭。  但此时苏信还有官路上围观的那些武者却是心中一惊,这和尚竟然是元神境的武者!  “是‘斩恶僧’觉严!他是少林寺罗汉堂的元神境宗师,‘斩恶僧’觉严!”  看到觉严露出了元神境的修为,官道的江湖人顿时就猜出了他的身份。(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