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江南道副总捕头

第二百零九章 江南道副总捕头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137更新时间:2018-01-01 07:38:03
   与人对战之时,苏信向来不喜欢手下留情,他从踏入江湖以来,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生死斗,他也不知道怎样手下留情。  现在以一敌六更是如此,况且不知道是苏信的实力提升的太快了还是这六人真的实力不济,苏信总感觉他们的战斗力还不如那祝泽方等人要强。  惊神指的指劲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diǎn出,一名武者忍受不住,被一指轰在胸口,当场便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江鹤流的面色一变,连忙喊过来一名下人,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大厅内武者眼看剩下那五人也离落败不远了,众人这时候也管不了丢脸还是不丢脸了,如果再让苏信这么放肆下去,他们今天所有来仁义庄的武林势力,脸全都要丢尽了!  这么多的武林前辈在场,结果却让一个江湖后辈在此肆无忌惮的大杀四方,以后传出去别人会怎么说?他们会说这仁义庄一堂的人,都是废物!  不过他们即使想要上,也是于事无补了。  本来铁瑶花看到苏信被这么多人围攻,她还想要上去帮忙,不过她却惊讶的发现,在场这么多人,根本就不可能一起围攻苏信。  这大厅内这么大diǎn的地方,再怎么围攻,也dǐng天只有那么六、七人能够出手,再多可就要误伤自己人了。  于是乎大堆的人在外面看着苏信逞威,却只能咬牙切齿的无可奈何。  在后方观战的刘枭和沈晋没有出手,刘枭低声对一旁的沈晋道:“你现在不出手?这苏信的实力虽然位列人榜第二十二,但我却感觉他可不次于你啊。  现在你不出手对付他,来日江南会上可难保他不向你挑战,到时候你那人榜第十八的位置可就要不保喽。”  沈晋淡淡道:“你也不用挑拨了,就算是江南会上他出手将我击败,那也是我技不如人而已,现在我是不会出手的。”  散修出身,沈晋走的可是要比苏信小心翼翼的多。  他从来不跟人进行没有必要【□dǐng【□diǎn【□小【□说,.▽.o▼s_();的比斗,异常的爱惜自己的名声,兢兢业业的走到今天,这才换来了他‘刀剑双绝’沈晋的名头。  他位列人榜第十八,苏信位列人榜第二十二,他动手无论输赢,名声都不会好。  况且苏信背后可是六扇门,今天他出手对付苏信,虽然名义上是帮仁义庄,将来六扇门若是报复的话,仁义庄自然不用怕,但他一个小小的散修武者,却是承担不起。  刘枭不屑的撇了撇嘴,而此时场中苏信杀的更是肆无忌惮。  他今天也是挑了个好时候,平常仁义庄总会有那么一两名元神境的武者在这里做客,但今天却碰巧一个人都不在,就凭这些神宫境的武者,还真没人能够治得了苏信。  但就在此时,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喝:“住手!都给我住手!”  这声音如同雷吼,巨大的霹雳之声落下,威能竟丝毫不弱于少林狮子吼。  众人下意识停手,但苏信却是没有丝毫的顾及,手中的游龙剑依旧毫不犹豫的斩出。  你让我住手我便住手,谁知道你是哪根葱?  那人好似被激怒了一般,一柄巨大的虎头金刀带着炙热的气息呼啸而来,仿若巨星陨落一般,带着无尽的爆裂之力。  苏信剑锋倒转,滔天的血河升起跟那虎头金刀轰在一起,顿时带起一股剧烈的波动,周围数名神宫境的武者连连后退,竟然连他们都抵挡不住这股强大的波动。  这名突然出现的武者一副粗犷中年人的相貌,周身的气势仿若熔岩一般炙热爆裂,他虽然也是神宫境的武者,但跟苏信战在一起,却是丝毫不落下风。  苏信在心里轻咦了一声,这名神宫境的武者很不一般,他竟然是达到了天人合一境界,初步感应了天地之力的半步元神境存在。  武者修炼到了神宫境巅峰之后,若是恰巧进入了顿悟之境,便可以达到天人合一,初步的感悟到天地元力的韵律。  这样虽然无法炼化元神,但自身却带着一股跟天地自然的亲和力,出手之力天地元力被动的汇聚在他的身上,威力倍增。  当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武者在神宫境圆满并且水到渠成之后,也一样可以炼化元神晋升化神境,不过先达到天人合一,感悟了天地元力韵律的武者晋升元神后则会更强,并且这样的武者日后几乎是有百分百的几率晋升元神境。  苏信连神宫境都未曾真正的达到,他现在dǐng天算是半步神宫而已,但却凭借着自己的武技和强大的战斗力,硬生生将那名武者给压制住。  狂暴多变的惊神指外加那血煞惊天的血河神剑,让这名武者有些疲于应对,他越打越是心惊,最后只得抽刀后退,怒喝道:“苏信!你想要以下犯上不成?”  苏信也同样收剑,皱眉道:“以下犯上?你到底是谁?”  那名武者冷哼一声,从怀里拿出一面令牌道:“某乃是江南道副总捕头之一‘烈焰刀’雷远!”  苏信诧异的看了江鹤流一眼,似笑非笑道:“江庄主果然是好本事啊,交游广阔,就连朝廷的人都要站在你那边。”  雷远冷声道:“苏信,别指桑骂槐的,我可不是站在江庄主这边,而是你今天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只是一个怀疑而已,你便硬闯仁义庄,还在这里大打出手,你可知道你给我江南道的六扇门带来了多少的麻烦?  再说你一个小小的追风巡捕,是谁给你的资格敢查仁义庄的?你有没有跟金武林大人备案过?不懂规矩!”  苏信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这位雷远副总捕头对吧?我真的很怀疑你的身份究竟是不是真的,身为六扇门的人,你连六扇门的职责都分不清了吗?  以下犯上,请问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去以下犯上?你是一道的副总捕头,我则是追风巡捕,六扇门有那条规矩说我的地位在你之下?”  “你……”雷远指着苏信,顿时语塞。  六扇门的规矩的确没有说过一道副总捕头地位在追风巡捕之上,但这却是默认的潜规则。  就好像六扇门的追风总捕地位要比各道的总捕头低上一截一样,这都是默认的潜规则,你的实力再强,势力也是比不过那些在大周朝各道当土皇帝的一道总捕头的。  而每一道的总捕头麾下则是有个一、两名甚至数名副总捕头,他们的实际地位,也要在寻常的追风巡捕之上,当然这种事情只是一个默认的潜规则而已,却不能明说。  苏信继续冷声道:“还有,我追风巡捕一系自成体系,无论办案还是任务,各道的六扇门分部都要无条件的协助帮忙。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追风巡捕办案竟然还要向一道总捕头备案的,金武林金总捕头倒是好大的威风啊。  他想要干什么?他是认为在这江南道天老大,他老二,可以无视六扇门总部的命令,还是他直接把自己当作是六扇门的当家人了?”  雷远的面色顿时一变:“苏信你少乱扣大帽子!金总捕头什么时候说过这番话?”  苏信面露诧异道:“这不是你方才说的吗?怎么,现在就想不认账了?”  雷远冷哼道:“苏信,你追风巡捕有追风巡捕的职责,我江南道六扇门也有江南道六扇门的职责。  你在仁义庄搅风搅雨,惹得江南道武林大乱,到头来还不是要我江南道六扇门给你擦屁股?”  苏信指着大厅一众武者冷笑道:“我只不过要查个人就能引动江南武林大乱了?就凭这帮废物就能让江南武林大乱?那你们江南道六扇门也未免太废物了一diǎn。”  这话一出,无论是雷远还是大厅内的那些武者,对苏信都是怒目而视。  这时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铁瑶花却是忽然将一块令牌扔到雷远的脚下,语气清冷道:“雷副总捕头,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块令牌代表着什么,各道的六扇门自主权的确很大,但你们别忘了,自己的职责究竟是什么!”  雷远捡起那块令牌,面色顿时一变,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却都憋了回去,恭恭敬敬的把令牌交到铁瑶花的手上,然后直接转身离去。  他跟仁义庄庄主江鹤流的关系是不错,这些年在任上,江鹤流没少给过他好处,更是因为有着仁义庄的关系,使得那些武林势力对他都很客气。  但铁瑶花的那块令牌来头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可以说只要他还想要在六扇门混下去,就不能得罪对方。  跟自己未来的前途相比,他跟江鹤流的那diǎn交情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苏信诧异的看了铁瑶花一眼,这位铁姑娘来头好像不止是铁家的人这么简单啊。  转过头来,苏信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江鹤流:“江庄主,不知道现在你能否让我们去核对一下那令牌呢?”  “仁义庄内竟然还有人敢放肆,还真是稀奇,也幸亏今天我大哥不在,若是我大哥在的话,一个连人榜前十都没进去的家伙,也敢在这里如此嚣张吗?”一个带着傲气的声音从厅外传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