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空无一人

第二百三十三章 空无一人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87更新时间:2018-01-01 07:38:12
   等黄炳成被撵出那巽风剑派后,伍青云这才不屑一笑。  那苏信以为当上了江南道总捕头就可以在江南道耀武扬威了?简直就是做梦!  伍青云做的这么过分,当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个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当初在苏信刚刚来江南道时曾经跟裴彦君等人起了冲突,或许苏信没注意到,这伍青云当初就是跟裴彦君他们一起厮混的那些人之一。  伍青云早就看苏信不爽了,一个南蛮小地出身的武者,竟然能够进入到人榜前二十,而且行事还这么嚣张。  只不过他之前跟苏信也没什么交集,无论是以他的实力还是巽风剑派的势力,都不可能去找苏信的麻烦。  但现在可以说是苏信自己送上门来自取其辱,这可就不能怪他了。  不过等到黄炳成被撵走后,伍青云的父亲,巽风剑派的掌门伍元庭却是忽然找过来,上来就问道:“你把苏信派来的捕快给打出去了?”  伍青云毫不在乎的点点头道:“是啊,那苏信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还要给我们江南道所有的武林势力立规矩。  萧家那么强的实力都不敢说这话,金武林在的时候六扇门更是老实的很,偏偏到了他这里却出什么幺蛾子,我当然要给他一点教训了。”  伍元庭恨铁不成钢道:“你啊你啊,我教过你多少次了,做事要沉稳一点,你看看其他门派得到了消息是怎么做的?  就算人家没把那苏信当回事,起码也不能把人家来送帖子的人打出去,这样一来我巽风剑派成什么样子了?”  伍青云满不在乎的一挥手道:“那苏信不过是一个南蛮小地出身的武者而已,自以为有了些机缘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知道他的底细,才干让人把那小捕快给打出去的,换了别人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对待。”  伍元庭冷哼一声道:“告诉你多少次了,别仗着自己是中原武林出身就看不起其他地域的武者,南蛮小地怎么了?大周朝就是从这南蛮小地当中崛起的。  青云,从江南会之后,你就开始变得烦躁了不少,我之前教过你的东西你都忘了吗?  告诉过你了,少跟裴彦君他们混在一起,那些人的心机是你的十倍,跟他们一起混,等哪天你被人家算计了,你还在为他们数钱呢。”  伍元庭把伍青云训斥了一顿,让其回屋去闭关。  伍元庭自己也没把那苏信放在眼中,他发怒不是因为伍青云将黄炳成打出去会得罪苏信,他只是愤怒自己的儿子有些不争气,心机太浅了而已。  巽风剑派只是一个门派,不是世家,掌门这个位置,当然不可能是世代相传的。  不过伍元庭当然要为自己的儿子着想,他想的便是在自己临死之前,最好能够将伍青云给培养出来,这样他才能够顺利的接任巽风剑派掌门的位置。  而与此同时接到苏信帖子的可还不止江南府的那些世家门派,整个江南道所有的武林势力都得到了消息,不过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苏信疯了。  江南道六扇门本来就在金武林的刻意放纵败坏下声威彻底为零,除非六扇门派大堆的强者来镇守江南道重振声威,否则江南道六扇门就是一个摆设。  而现在六扇门竟然让苏信一个神宫境武者担当总捕头,这些武林势力的话事人们也纷纷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气息,大周朝六扇门,好像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苏信若是老老实实当他的总捕头也就罢了,毕竟没了上面的支持,安心把六扇门自己的框架重新支撑起来才是重要的。  但他竟然自大到想要给整个江南道的武林制定一个规矩,这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苏信要么就是疯了,要么就是膨胀了,一个人榜前二十的名头让他有些找不到北了,以为一个总捕头的名号,就连元神境的强者都要避退。  而且雷远等人在送消息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将年帮那件事情给透露了出去,这让众多势力顿时更加的嗤笑苏信的不知所谓和愚蠢。  年帮这种级别的存在跟他们这些二流或者三流的宗门不一样,即使是年帮的一个分坛,也有着堪比一流宗门的实力,苏信想要去找年帮的麻烦,这才是真正的找死呢。  而等到黄炳成回到江南道六扇门总部后,看到他的那一身伤势,李坏顿时就气的想要杀上那巽风剑派报仇。  他们两个之前在飞鹰帮的也算是一方老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  不过还没等李坏出手苏信就把他给按了下去,冷冷道:“你要干什么去?那巽风剑派的掌门伍元庭可是有着化神境的修为,你想要报仇,拿什么去报?”  李坏恨恨道:“难道咱们就忍下去吗?”  苏信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忍?当然不能忍!拂我的面子打我的人,巽风剑派是吗?我会好好记在心里的,老黄你放心,你这仇我肯定会帮你报的。”  黄炳成嘿嘿冷笑道:“等到报仇的那一天,老大你可得让我亲自上场,奶奶的,大爷我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  虽然黄炳成受的都是皮外伤,不过想他黄炳成自从跟着苏信以来,可从来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巽风剑派,咱们走着瞧!  苏信在帖子当中定的是三日之后在江南道六扇门总部进行议事,请各大武林势力的话事人都过来。  三日之期限到了之后,苏信依旧端坐在主位上,周围各大州府的总捕头也都到了,但是等到日上三竿,却依旧没有一个人来,这让雷远等人在心中冷笑不已。  他们早就猜到了,这次根本就不会有一个势力会来的,就算是一个三流势力都不会派人来。  整个江南道的武林势力盘根错节,就算是一个三流的小宗门背后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如此一来,几个大派商量好了谁也不来,传达到下面的那些小门派当中,就跟命令没什么两样了。  况且在他们看来苏信此举根本就是在胡闹而已,谁若是真的去了,那才叫有病呢。  等到过了午时还没人来,雷远站起来拱拱手道:“苏大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没人来,我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应散了啊?  对了,之前我去负责给年帮送信,但在下的实力不够,甚至连年帮秋坛坛主‘九山神’董不疑的面都没见到就会人家的一个堂主给打发出来了。  那帖子人家压根都没收,要不然苏大人您还是亲自去求见董不疑吧,反正我是手段用尽都邀请不来那尊大神的。”  雷远的嘴角张扬着恶意的笑容,反正他现在已经把难题摆在苏信的面前了,就看苏信准备接不接了。  不过他还宁愿苏信不接,那样不用动手,他就可以凭借这点去盛京城六扇门总部告状,甚至都有可能把苏信从总捕头的位置上拉下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苏信要认输的时候,但谁承想苏信却直接道:“年帮秋坛董不疑吗?行了,这件事情不用你们管,我接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苏信这是要破罐破摔了不成?  雷远在江南道六扇门折腾了将近半辈子,积累了这么大的人脉关系,就连他都见不到董不疑的面,你苏信凭什么有把握能见到董不疑?  况且就算是你能见到董不疑,又凭什么敢虎口拔牙,从年帮的嘴里把漕运赋税和监察权掏出来?  雷远等人都在心中冷笑,这位苏总捕头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信身上有江南道总捕头这个职位在,董不疑的确是不敢杀苏信,毕竟那样也是打了六扇门的脸。  不过不杀不代表不可以干别的,起码一番羞辱是少不了的。  此次之后,苏信在六扇门内别说基本的威望了,甚至连一点脸都剩不下。  几天前你还嚣张的骂我们是废物,威胁我们喊打喊杀的,结果现在江南道所有武林宗门都拿你说的话当放屁,如果苏信再在年帮折戟沉沙的话,他在众人心目中的位置可想而知。  耗子扛枪窝里横而已,就只敢仗着自己的头上的官帽来管我们,但一对外却是怂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黄炳成面露愁容道:“老大,这事情答应的可有些鲁莽了,咱们现在跟年帮秋坛,可是没有一点可比性啊,特别是那秋坛坛主‘九山神’董不疑,那可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不好惹。”  苏信敲了敲桌子道:“年帮秋坛的确不好惹,但我却必须要惹。  之前来六扇门总部上任时,铁战告诉我不用担心萧家,因为萧家有人盯着,但年帮秋坛他可没说帮我解决。  所以现在江南道的诸多门派内,最先要解决的便是这年帮秋坛,它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  看苏信已经打定了主意黄炳成便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知道自家老大的习惯,这种带着节奏的敲桌子,要么老大是在思考,要么老大心里就已经有了对策,现在看,显然老大是属于第二种。(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