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什么是剑(最后一更)

第三百五十章 什么是剑(最后一更)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8-01-01 07:38:50
   尹夕雪!  苏信想到的正是尹夕雪。  修炼了变天击地精神**后,苏信的精神力就算是不如幻魔道和白莲教这种精修幻术的宗门武者强大,但也差不多哪里去。  结果他现在却能够被对方的精神力影响导致忘却了对方的存在,即使是在苏信与人交战的被动前提下,同阶当中能做到这点的也是屈指可数。  现在看到那赵婉惜对着自己眨眼睛的动作,苏信顿时便确定了她肯定就是尹夕雪那个魔女。  不过这一次尹夕雪只能说是吃一堑长一智了。  上次她去六扇门通知苏信消息的时候自身的幻术被苏信给看破,这一次伪装,她用的可不仅仅是幻术,而是幻术加上易容术,这两者相结合,就算是苏信都没能及时发现。  不过苏信这时却又皱了皱眉头,这赏剑大会也太乱套了。  天庭的人、地府的人、赵元典的人、皇子赵成建的人,结果现在又来了尹夕雪这么个幻魔道的人,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就算是苏信都有些头疼了。  看到人都已经来齐了,赵元典笑道:“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那这次本王也就不卖关子了。  这次的赏剑大会除了刚刚出土的龙吟凤血剑和一些上古剑典外,后面可还有惊喜等着诸位呢,现在就先来看看这龙吟凤血剑和剑典吧。”  说着,赵元典拍了拍手,立刻就有人将龙吟凤血剑给抬了上来放在大厅的中间。  龙吟凤血剑虽然在一些寻常的武者眼中是了不得的天兵,虽然它现在已经灵性散尽成为天兵了,但仍旧是珍贵至极。  但在曾经创造了九重剑阁的那些上古强者眼里,龙吟凤血剑也只不过是开启九重剑阁的钥匙而已,单就本身的材质和特性来说,这九把剑的确算不上太强。  在龙吟凤血剑被抬出来的时候,苏信的注意力就没离开过它,时刻都在等着天庭的人出手。  不过一直到现在,苏信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之后赵元典又让人把随着龙吟凤血剑一起挖掘出的剑典拿出来给众人观看。  这些剑典倒是货真价实的上古剑典,品级倒也不低,放在其他小宗门也足够当作是镇派之宝了,现在赵元典将其公然拿出来,倒也是引得众人仔细观看起来,议论纷纷。  看到众人也看得差不多了,赵元典咳嗽一声道:“今日名为赏剑大会,这‘剑’,自然也是这次大会的核心。  本王虽然不通武道,但也知道剑作为兵器在江湖中的重要性。  江湖上的顶尖宗门便有持剑五派,却不见持刀五派和持枪五派,可见这剑的重要。  不知道诸位对这剑又有什么看法?什么又是剑?”  赵元典的这番话倒也真的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他们当中也有很多武者是用剑的,你要是真的去问他们什么才是剑,这些人一时半刻还真说不上来。  剑就是剑喽,兵器的一种嘛,它还能是什么?一时之间整个大厅内议论纷纷。  看到没有人先开口,赵元典便对青阳观的青木道人笑呵呵道:“青木道长,不知道您认为什么才是剑?”  青木道人的青阳观人数不多,只有不到百人,但他们青阳观却是已经传承了近千年了,甚至比昔日大晋存在的时期都长。  他本身也是化神境巅峰的存在,虽然有些年龄大了,但却也是在场的众人当中辈份最高的,所以赵元典也是第一个问他。  青木道人抚了抚打理的极为整齐,还有些花白的胡须道:“剑者,百兵之君也,正所谓宁直不弯是为剑,所以这也剑,乃是君子之剑。”  青木道人并不是用剑的武者,他这番话也是套用昔日儒家的一些典故,不过在场的众人还是交口称赞。  赵元典又将目光转到向天龙这里:“不知道天龙道场的向馆主对剑又有什么看法?”  向天龙僵硬的脸上笑了笑,将目光看向苏信:“我等都已经老了,还是要看年轻人的,这风头嘛,在下就不出了。  听闻这位小友乃是人榜第六的‘血剑神指’苏信,不知道苏小友对这剑又有什么看法?”  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有些怪异,他们可是都听说过,这苏信可是一来霄阳城就把向天龙的儿子给打成了重伤,这可是够嚣张的。  你苏信在大周的确是名声鹊起,身为江南道总捕头,就连一众元神境的武者都要对你客客气气的。  但问题是现在这里可不是江南道而是东晋,这里可是向天龙的主场。  你在这里公然把向天龙的儿子打成了重伤,对方不来找你麻烦那才叫奇怪呢。  况且向天龙一向都是以脾气暴躁阴狠著称的。  他们都能猜得到,现在向天龙把问题推到了苏信这里,等下苏信不论说什么,但他都会反驳,让苏信当众出丑的。  不过向天龙这么问,苏信却是一笑道:“这个问题倒是很简单,剑乃是兵器,兵器是干什么的?当然是杀人用的。  能杀人的,便是剑,这剑道,也同样是杀人之道,剑,自然就是杀人的凶兵!”  这一番话说出口,顿时让在场的众人目瞪口呆,如此偏激的话也就只有写邪道的武者能够说得的出来,没得到苏信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来。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还没等向天龙说话,一名武者就已经呵斥了出来。  这人也是元神境的武者,乃是九阳武馆的馆主杜威,他的弟子韩晨轩在酒楼上也跟苏信动了手,不过下场可想而知,即使苏信没有刻意针对他却也是让韩晨轩给重伤了。  杜威冷笑道:“江湖上都传言苏信你在江南道杀的血流成河,现在一看你果然如同传闻中那样,已经嗜杀成性,更甚于魔道!  剑者无所畏惧,勇猛激进,乃是百兵之君,你却说它是凶兵,这简直就是歪理邪说!”  苏信面色不变的反问道:“你用剑来杀人,那它自然便是凶兵,杀人之剑就是杀人之剑,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难道你杜馆主就敢说自己的剑上从来都没有沾染过丝毫的鲜血?”  杜威的语气一滞,接着便冷哼道:“我杜某人的剑自然杀过人,不过我杀的却是那些无恶不作的该死之人!”  苏信摊了摊手道:“都是杀人,这又有什么区别?”  正当杜威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向天龙却忽然道:“既然咱们今天是论剑,那光站在这里说又能说出什么来?  正好在下也不是很认同苏小友你的意思,所以不如我们就下去比划比划,看看谁对于剑道的理解更深。”  在场的众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向天龙。  你一个元神境的武者对付一个神宫境的武者竟然还如此理直气壮的,难道你真的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彻底不要脸了不成?  不过向天龙随后便道:“但在下乃是元神境,苏小友你是神宫境,就这么比试的话那在下可是有些欺负人了。  不如这样吧,我们全都自封武功,单纯的用剑道来较量一番,你看如何?”  听到向天龙这么一说众人才释然。  向天龙就算是想要教训苏信那也不可能不要自己的脸面。  双方自封武功,单纯较量剑技,这样也说得过去。  不过即使如此,其实占便宜的却还是向天龙。  苏信虽然在中原武林声名鹊起,但他始终只是一个小辈武者而已。  武者对战,不光光是考验境界,还有经验、眼界等等东西。  在他们看来,就算是在自封内力的前提下,向天龙的习武的时间比苏信的年龄都要大,怎么算,向天龙都是占便宜的。  不过苏信却是一笑道:“既然向馆主有雅兴,那在下愿意奉陪。”  赵元典有些头疼的说道:“要不然二位还是算了吧,咱们这是赏剑大会,又不是比武大会,万一有什么误伤的多不好。”  对于赵元典来说,结交好苏信十分重要,如果能通过苏信换来大周暗中对他的支持,那么赵元典即使知道这是与虎谋皮,需要出卖东晋的利益他也愿意做。  而向天龙在作为昔日被冤枉的耀武大将军林威远的徒弟,他在东晋内的声望也是很高,虽然天龙道场没有正式投入到他赵元典的麾下,但却也算是比较亲近他这一边的。  这两个人对赵元典来说都十分有用,他们之间的自相残杀赵元典可不想看到。  可惜向天龙是铁了心要为儿子报仇,他的儿子都被人伤成了那副德行,自己若是不找回场子来,将来岂不是会被江湖同道嗤笑?  所以向天龙直接回绝道:“殿下,所谓的武道可不是用嘴皮子就能够分辨明白的,还是直接动手为好。”  苏信也是道:“没错,向馆主想要印证武道,我作为后学末进,当然要奉陪到底。”  眼看劝谏无果,赵元典只得放任他们两个人动手。  当着大家的面,两个人自封内力,把兵器都换成是寻常的精钢长剑走到大厅中间站好,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