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五百二十五章 魔神祭

第五百二十五章 魔神祭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70更新时间:2018-01-01 07:39:14
   ps:感谢书友南方佳桐的一万起点币打赏。   凤血争夺的主角原本是那五位阳神境的强者,不过现在却是变成了苏信,他一个人便吸引了无数的眼球。  以化神境力战融神境,这江湖之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之前苏信斩杀玄观因为有着众多因素在内,所以算是一个特例,而且观战的人数很少,还都是苏信的敌人,所以当初的场景肯定会有稍许的夸大。  就比如戴莫言等人在逃走之后都把苏信的一些实力故意往大了说,当然他们这么做可不是抬举苏信,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失败找一个说法而已。  当初他们那么多人去杀苏信,结果却还是被苏信杀的大败而回,若是不把苏信说的厉害一些,岂不是显得他们很无能吗?  现在外面有这么多人观战,这时才是显露苏信真正实力的时候。  而现在一看苏信动手,所有武者都在心中暗道这地榜果然没有夸大苏信的排名。  虽然现在苏信是在跟独孤阎一起围攻苏明远,但他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却是不次于独孤阎。  当初苏信在跟玄观动手时,虽然玄观已经老迈并且在秦广王的夜幕领域当中被压制了五成的力量,但玄观那已经大成的金刚不坏神功却是仍旧能够胜过九成九的武者。  这就导致了苏信大部分的攻击手段根本就无法伤到玄观。  不过现在面对苏明远却是不一样了。  在攻击力上现在的苏明远自然要比昔日被压制了力量而且老迈的玄观要强,但论防御力,苏明远却是还不如玄观的千分之一。  他只要中了一记苏信的伤心小箭身上便是一道血洞残留。  苏信手中的强大武技苏明远就没有一个敢轻易应对的,稍有不慎那可就是受伤的结局。  若是在平时这样也就罢了,他自信以自己的实力完全能够挡得住苏信的攻击。  但现在却是有独孤阎的加入,双方交手还不过百招苏明远便已经岌岌可危了。  面对独孤阎的焚城一刀,苏明远裂神指点出,瞬间乾坤颠倒,阴阳错乱,那焚城一刀的力量直接被消融。  但在苏明远的身后苏信腰间的飞血剑出鞘,顿时漫天的血河倒卷向着苏明远袭来。 [小说]  他回身一拳轰出,仿若朝阳升空,无尽的光芒大盛,直接将那血河撕裂。  不过这时苏信却是忽然间将自己的飞血剑击出,一道血芒乍现,苏明远的肋下顿时被贯穿reads;!  苏信飞剑伤人,这并不是以真气御剑,而是将自己的飞血剑以伤心小箭的箭诀打出,淬不及防之下,无坚不摧的伤心箭诀直接便在苏明远的身上带出了一个血洞。  伤心小箭真正强大的地方从来都不是手中的弓和箭,而是本身的箭诀。  无箭亦可伤人心,大成之后的伤心小箭以自身为弓,以天地为箭也一样可以射出伤心小箭来。  苏明远赤红着双目看着苏信,他不恨独孤阎,因为独孤阎的儿子毕竟是死在他苏家的手中,而且独孤氏也跟他们苏家的确是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  不过他恨的却是苏信!  他自认为自己没做过什么对不起苏信的地方。  甚至当初让苏信进入苏家秘境当中修炼都是自己力排众议这才让老祖等人同意的,但谁也没想到苏信这次竟然要杀他,而且还没有丝毫的留手!  苏信跟独孤阎两个人的联手让苏明远闻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他周身已经被苏信增添了不少的伤痕,最严重的便是肩胛和他肋下的那两个血洞,这些都是苏信造成的。  而且独孤阎的攻击也不是白费的,他身上遍布着数十道刀伤,显得凄惨至极,不过最严重的却还是独孤阎那焚城刀法造成的硬伤。  烈焰焚城,无法熄灭,直至燃尽为止。  随着独孤阎每一刀斩出,都会有一丝灼热的力量渗透进苏明远的体内,聚少成多,最后宛若烈焰焚城,轰然爆发,直至将其烧成灰烬为止!  这才是焚城刀法的恐怖之处。  作为独孤氏传承了上千年的至强武技,焚城刀法外在虽然刚猛爆裂,显得大气磅礴,但它真正的威力却是内在显露。  苏明远已经感觉到,再打下去等到他体内那焚城之力彻底爆发他便彻底没救了。  而眼下这种情景他逃不脱,那他便只能拉着一个人去死,那个人便是苏信!  苏明远左右手连点,顿时数道裂神指被他点出,直接逼退独孤阎。  而与此同时,苏明远的身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恐怖的气息,他身后一尊恐怖的魔影浮现,却是呈跪拜之势,一股邪异恐怖的气息爆发,将周围数里之内都沾染上了恐怖的魔气。  在场的这么多武者当中,有正道势力也有散修武者,也同样有太行山寨这样平日里作恶不少的盗匪,但却唯独没有魔道武者。  而现在看苏明远所展露出来的威势,却是堪称魔焰滔天,邪异非常。  不过了解苏家历史的人却是很理解苏明远的举动。  苏家那个时代正魔两道之分还不是那么的明显,对于苏家这种级别的家族来说,家族内肯定留存了大量正魔两道的功法,他们不会以正魔来区分功法,只会用威力来区分reads;。  正道功法根基稳健但却进境缓慢,魔道功法虽然凶险但却是威力强大,所以苏明远这拼命的底牌正是一式恐怖的上古魔道武技,失传已久的魔神祭!  化身为魔神,自己将‘自己’献祭,这种武技堪称邪异无比,但换来的却是仿若魔神一般诡异强大的力量。  苏明远身后那尊恐怖的魔影渐渐抬头,顿时魔焰滔天,恐怖的气息轰然降临。  独孤阎一看不好直接抽身后撤。  他跟苏信所谓的联手根本就一点都靠不住。  反正在他看来苏信以及他身后的六扇门同样也是跟独孤氏对立的存在,自己没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根本不可能跟他去抵挡已经暴怒的苏明远。  不过独孤阎聪明,苏信却也不笨,苏明远的拼命一击他可没打算抵挡,在独孤阎动的时候苏信却是也动了,而且是径直冲着独孤氏的武者扎堆的地方冲去。  看到这一幕的独孤阎顿时在心中大骂这苏信卑鄙。  苏明远可不会对他独孤阎有什么优待,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那自然是要连独孤阎一起解决。  独孤阎想要跑,但在瞬间爆发出的速度上能胜过苏信的还真没有几个,他的身形简直就是如影随形一般,紧贴着独孤阎不放。  而这时苏明远却是动了。  他身后的那一尊魔影彻底将头抬起,周身魔焰滔天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两点猩红之色,邪异非常。  那魔影一指点出,顿时虚空震荡,漆黑的魔气穿过虚空,竟然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  众人甚至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魔气所经过的地方竟然开始蚕食着周围的天地之力,与天地对抗这才没有融入天地之中。  这种堪称恐怖的力量谁人能抗?但这魔影的一指却是径直向着独孤阎和苏信袭来,魔气封锁虚空,让他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事关生死,这次独孤阎可顾不得藏拙了。  他直接怒吼一声,刀斩虚空,好似一轮烈阳大日坠落,焚天煮海,刀势如虹!  但那股漆黑的魔气却是仿佛烧热的刀子插入牛油当中一般,直接轻易的就贯穿了独孤阎的刀势,这让独孤阎的面色顿时一变。  他长刀横斩,刀未出,刀意却是已经震荡虚空,飘渺无痕,这乃是独孤氏的至强刀法之一飘渺斩。  飘渺斩之下,那股恐怖的魔气一顿,好似被消弱了一些,但独孤阎手中那地级的长刀却是轰然碎裂,他自己也是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燃烧精血只能换来单纯力量上的提升,而这苏明远的魔神祭却是恐怖无比,燃烧自身‘献祭’自己。  传说中的魔神究竟存不存在这点谁都不知道,而苏明远的魔神祭也不是真正献祭给魔神。  魔神祭的精髓乃是将自身化作那恐怖的上古魔神,然后再将自身作为祭品献祭,换来肉身、气血、乃至于精气神的全面提升,最终将其化作最为精纯的魔气。  这种魔气根本就不是自身所能修炼出来的真气,而是这世间最为邪异的力量。  独孤阎只是消弱了那魔气的一丝力量便被重伤,苏信的神色也是略微凝重。  这些融神境的存在就没有一个简单之辈,当初那玄观都快要老死了竟然都能燃烧元神演化出接近斗战金身的境界,现在这苏明远身上各种上古秘技无数,底牌也是要比玄观多得多。  独孤阎败退,那魔气直接锁定苏信,速度顿时又加快了几分,毕竟苏信才是苏明远真正的目标。  魔气袭来,苏信身前顿时上千道剑气轰然爆发,但锋锐无比的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虽然在不断消弱着这魔气的威能,但却根本无法彻底拦住。  苏信腰间的飞血剑出鞘,顿时无双剑意夹杂着滔天血河轰然爆发,血煞之气跟魔气相交,场面一时间显得邪异无比。(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