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七百九十六章 告状

第七百九十六章 告状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108更新时间:2018-01-01 07:39:53
   第七百九十六章 告状  眼下大周这边镇压龙脉的主力其实是那几位真武境的强者,姬玄远等阳神境的存在只不过是在一旁辅助而已,可有可无。  所以姬言秀前往皇宫求见姬玄远,立刻便有人带着姬言秀去见姬玄远。  皇城的一间偏殿当中,姬玄远已经在其中等待,姬言秀走过去拱拱手道:“参见老祖。”  论及辈份姬玄远其实还要比姬浩典大一辈,所以昔日姬浩典可是都称呼他为皇叔,姬言秀现在叫他一声老祖其实也没错。  但姬玄远却只是淡淡道:“我大周的老祖只有一人,太子殿下还是换一种称呼吧。”  姬言秀有些摸不准头脑,为何他感觉这姬玄远好像对自己有些不喜?  虽然按理来说他们姬姓皇族的老祖其实只有真武境的姬武陵一人,但姬远玄作为长辈,尊称他一声老祖也是以示尊敬,这姬远玄怎么还是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姬言秀略有些尴尬道:“王爷,是这样,今天那苏信带着人公然打上我太子府,并且还打伤我手下的武鸣冲,如此行径,简直是太猖狂了!”  姬言秀越说越是气愤:“我大周对于臣子可以说是相当的宽容,但宽容却不等于纵容,君是君,臣是臣,若是连上下尊卑都没有了,这还像什么话?王爷,这苏信虽然是大周重臣,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如此放任他不管,否则我大周其他人都以其为先例,这以后还了得?必须要严惩!”  姬言秀说完了这番话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但这时他却发现姬玄远只是用淡漠的眼神看着他,这顿时让姬言秀心中一突。  “你说君是君,臣是臣?但你这个‘君’的位置又是怎么得来的?”姬玄远淡淡问道。  姬言秀刚想要解释,姬玄远便直接道:“做人不可忘本,整个天下人都知道你这个皇位是靠着苏信得来的,现在你们闹成这般模样,你还想要惩罚苏信,你让整个江湖上的人怎么看你?忘恩负义还是过河拆桥?  身为大周之主,你却干出这等事情来,你让其他江湖中人怎么放心来投奔你,投奔我大周!”  “这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姬言秀有些不甘。  姬玄远看了他一眼,眼中却是带着失望之色。  “不要以为我是瞎子,江湖上的事情我或许了解的没有六扇门清楚,但大周的事情可瞒不过我。  这次的事情若不是你好大喜功,让自己的手下劫来苏信手下人的情报,他又怎么会去找你讨一个公道?”  姬言秀连忙解释道:“这件事情是方九元自己做的决定,我事先并不知道。”  姬玄远指着姬言秀道:“记住,不管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但方九元是你的手下,他做了什么事情都是要由你来背的。  就好像你们惹到了地府的人,但无论谁对谁错我也一样要保你一样,因为你是大周的太子,他们动你就相当于打大周的脸。  你若是一有事情便将自己的手下推出来,这就不是别人在打你的脸了,而是你自己在打你自己的脸!”  姬言秀被姬玄远的话说的面色通红,他方才那番话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没想到却是招来了一番训斥。  姬玄远接着冷哼道:“况且你手下那帮人是什么货色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张昭显乃是隐世三族之一致远堂张家的人,这张家要比那苏家聪明多了,但也油滑的多,对此人你可用,但却不可重用,因为对方绝对会把他们张家的利益放在朝廷之上。  而那武鸣冲虽然是无脑莽夫,但他可是前朝大晋的第一强者武成则的徒弟,他师父之所以死的那么快,估计也少不了当初被我大周两位强者重伤的原因。  现在武成则已死,你用他倒是没有问题,但你如何保证对方不会暗地里对我大周心怀怨恨?”  姬玄远的话让姬言秀顿时一头冷汗。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手段已经算是不错了,起码看人很准,所以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聚拢如此多的强者。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误,跟姬玄远这些老怪物相比,他还是有些太嫩了。  而这时姬玄远又冷哼了一声道:“而且你看看你手下的人都是些什么玩意?  苏信可是我大周朝廷的肱骨之臣,当日在观天宴之上,那方九元畏战不前,但苏信却是以融神境的实力力扛名剑山庄何无山三招,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现在因为这些小事让我去惩戒苏信,你让我大周的其他臣子怎么看?你让众多的江湖人怎么看我大周!”  姬玄远的一顿训斥直接便将姬言秀给喷晕了过去,惩戒苏信这种话他可是再也说不出来了,只能面色难看的仓惶告辞离去。  当然也怪这姬言秀倒霉,他也是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眼下观天宴刚刚过去没多长时间,苏信在姬玄远等姬姓皇族眼中的印象可是相当的不错。  而那方九元却是畏战不前,这样便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对比  在这种情况下姬玄远会听姬言秀的话那才叫怪了。  而且他也发现了,这姬言秀别的地方倒还凑合,就是大局观太弱,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姬言秀到了现在依旧是站在他自己这的位置来说这番话的,他只顾着自己的利益,却是丝毫都没考虑到如果真按照他所说的去惩戒苏信,那大周的武者会不会离心离德,江湖上的人会不会嗤笑大周?  虽然说大局观这种东西是可以随着自身位置的变化而增长的,但眼下这种情况,姬玄远却是越发的对姬言秀失望了。  而此时六扇门内,苏信也听说了姬言秀前往皇宫的消息,用屁股想都知道,这厮肯定是去告状去了。  苏信冷笑了一声,这姬言秀还真是有些等不及了,这还没登基呢就去找姬玄远找自己的麻烦。  只不过苏信倒是有恃无恐,他有绝对的把握,这姬言秀去了也是白去,要不然当初在他观天宴上出手岂不是白白浪费功夫?  只要他能够赢得姬姓皇族的好感,以姬言秀现在那点可怜的威望还动不了他。  所以现在苏信研究的都是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怎么算计姬言秀出手破坏天庭和金帐汗国之前的交易。  正常来说同样的计谋最好不要用第二次,特别还是在短时间内对同一个人使用。  姬言秀吃了这么一次亏,下一次他也同样会提升警惕才对。  但人却是有一种惯性,那就是我在这件事情吃了一次亏,便会下意识的感觉自己已经提升了警惕,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  殊不知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大部分都会在同一个地方摔的头破血流才会真的警惕起来。  在苏信看来,这姬言秀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把这件事情做的隐秘一些,谨慎一些,他敢保证,姬言秀有九成的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跤的。  此时回到蜀王府的姬言秀却是越加的郁闷了起来。  方九元他们失利,结果却是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被地府的人逼宫也就罢了,苏信竟然还敢公然堵门对他出手,而且他还被姬玄远给训斥了一顿,好像自己从成为这太子以来就从来都没有顺利过。  越是这样姬言秀心中的危机感便越浓烈,好似自己登基之后那傀儡皇帝的名头已经套在了自己的头上一般。  姬言秀绝对不想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一回到蜀王府,他便将方九元和柳无前给找了过来。  其实原来在姬言秀的心里,方九元和柳无前的地位是要低于武鸣冲等人的。  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六扇门的人,在朝廷内的关系也是盘根错节,所以姬言秀无法完全的相信他们。  而武鸣冲和张昭显等人却是出身草莽,第一个在朝廷内投靠的就是他姬言秀,所以在心里他也是以武鸣冲等人为主的。  直到之前姬玄远的说的那番话他才明白过来,就算是武鸣冲和张昭显也不是那么保险的,所以姬言秀这才准备把之后的行动让方九元和柳无前来统领。  他们两个毕竟担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四大神捕,虽然上次的任务出现了差错,但那毕竟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意外,这两个人能力还是有的。  所以等到方九元和柳无前来了之后,姬言秀直接对二人拱拱手道:“方大人、柳大人,现在武鸣冲被那苏信重伤,所以孤决定将这龙影军暂时交给二位来统领。  上一次我们的行动出现了一些意外,导致现在其他人都在看我太子府的笑话,所以我希望在孤登基之前,两位大人能够给孤一个惊喜,到时候孤是一定不会亏待二位大人的!”  方九元和柳无前闻言都是心中一阵诧异,毕竟之前他们刚刚投靠姬言秀的时候他们是能看出来姬言秀对他们的态度的。  但二人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姬言秀无法完全信任他们。  结果现在姬言秀竟然对他们说出这番推心置腹的话来,两个人虽然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但这种情况显然是好事,所以二人也是立刻行礼道:“请殿下放心,我等是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