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八百六十二章 岳东流(最后一更)

第八百六十二章 岳东流(最后一更)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8-01-01 07:40:04
   第八百六十二章 岳东流(最后一更)  蔡三元最终还是答应加入苏信的麾下成为西北军的供奉,这倒是在苏信的预料之中。  苏信对于人心把握的很准,他只跟蔡三元合作过一次,但他对蔡三元的性格结合资料已经算是比较了解了。  此人就是一个江湖老油条,为人有些不择手段,但却还没有阴狠到那种没有丝毫底线程度。  趋利避害已经成了蔡三元的一种本能,所以不用苏信多劝什么,只要苏信把一切的利害关系都给蔡三元讲明,他自然会明白如何选择的。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现在苏信的身份地位和实力。  眼下苏信身上那一连串耀眼的称谓,什么西北道节度使,暗卫大总管,这些都表明了一些态度,那就是朝廷会给予苏信高度的自由,只要他能拿得下西北道,那他苏信便是西北王!  当然这点在苏信初入西北道的时候曾经被人当作是笑话来看待,只不过随着苏信这两次惊人的战绩传来,整个西北道现在可不会有人把苏信当成是笑话的。  起码蔡三元便有自知之明,他是绝对敌不过钟离炎的,苏信能将钟离炎一路压制到死,恐怕他在苏信的手上连十招都走不过。  虽然他们之前还曾经并肩作战,但蔡三元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看清自己,他跟着苏信,并不丢人。  “大人,现在你还准备去把计无月还有岳东流两个人也一起都招揽过来吗?”  蔡三元倒是很识趣,刚刚加入苏信的麾下便自动改口,把苏大人变成了更加亲近的大人两个字。  而且他不用想也知道,苏信既然开口招揽他了,那就一定不会放弃散修当中的另外两名强者计无月和岳东流。  他们三人几乎就是整个西北道散修的标志了,只要能将他们三人招揽到麾下,那么其他西北道的散修武者有些都不用苏信亲自招揽,他们甚至都会亲自来投的。  苏信点点头道:“我是有这个想法,蔡兄,你跟他们相识多年,对他们二人的性格肯定也是了解的很,招揽他们几率大不大?”  既然成了自己人,苏信也不叫蔡庄主了,而是改叫比较亲近的蔡兄。  蔡三元嘿嘿笑道:“大人认为这两个人谁比较好招揽?”  苏信道:“应该是计无月吧,岳东流此人据说为人古板生硬,十分的不好说话。”  蔡三元摇摇头道:“苏大人这么想可就错了,跟岳东流相比,计无月才是最难说话的。  岳东流此人虽然生硬古板,但却是标准的剑修,此人虽然不近人情,但我知道,他对于剑道有着一种别样的执着。  岳东流的父亲乃是昔日剑神山的弟子,不过因为意外修为被废,而他又不甘心在剑神山养老,这才来到西北道。  岳东流从小便被他父亲按照剑神山弟子的方式来培养,甚至他的思考方式都跟剑神山的弟子差不多,所以只要苏大人你能够在剑道之上折服岳东流,并且再略施手段,收服岳东流应该不是问题。”  苏信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岳东流竟然还有如此出身,这点他还真没有查出来。  怪不得苏信第一次见到岳东流便感觉他身上的气质有些眼熟,原来他的父亲剑神山的人,他身上的气质也是跟剑神山一脉相传。  蔡三元继续道:“至于计无月嘛,我和他虽然也是从年轻时便在大雪山学武,但此人性格喜怒无常,根本就无法掌握,甚至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而且最近几天我劝苏大人还是别去打扰计无月了,他那百花谷有个什么奇花即将盛开,他每年这段时间都会在百花谷内照看他那些没用的东西,谁上门求见他都不见,惹急了他甚至都能跟人动手。  所以这段时间我我们还是暂时别打扰他为好,等到他把那些破花都给照料完,心情好了我们再去。”  蔡三元对计无月这种行为完全不理解。  如果他照料的那些珍稀花卉都是各种灵药也就罢了,但问题是他弄出来的那些东西大部分都只是一些没用的废物而已,就是好看,没别的用处。  他堂堂阳神境的强者,整日里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照顾那些没用的废物而不去修炼,这神经病啊。  “那好,我们先去找岳东流。”苏信道。  蔡三元道:“正好我知道那家伙最近在哪里潜修,我这就带苏大人你过去。”  两个人没用惊动蔡三元那富贵山庄的人直接离开,苏信去招揽西北道的这些散修他暂时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蔡三元有富贵山庄,计无月有百花谷,唯有这岳东流居无定所,时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总喜欢去大雪山那边的冰原当中修炼,这让喜好享受的蔡三元也是一样不理解。  此时岳东流所在地方也是靠近大雪山的一处荒原,这里有一半的面积都被冰雪所笼罩,白天的时候阳光融化冰雪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瀑布从冰山上飞流直下,当苏信和蔡三元来到这里时,岳东流正在那瀑布下练剑。  他的人虽然在瀑布之下,但那些水花却是一滴都落不到他的身上。  而且岳东流的出剑很慢,跟慢动作一般,但他每一剑斩出都好像带着某种玄奥的韵律,竟然将那飞流直下的瀑布都引动,改变着那瀑布的流向。  要知道岳东流练剑时可是没有动用丝毫的内力真气,甚至连肉身力量他都没有动用。  剑神山的武者先修剑意,唯有修炼出剑意的武者在剑神山方才算是入门级别,眼下岳东流所锻炼的却正是剑意。  苏信和蔡三元站在瀑布旁边,并没有隐匿身形,岳东流完全可以感应到他们,但此时岳东流却好像是没看到二人一般,一直都在继续练剑,直到半个时辰后他将一整套的剑法都演练完毕,这才收剑,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了苏信和蔡三元二人的身前,神色淡然道:“你们来干什么?”  岳东流也好奇为什么苏信会跟蔡三元混在一起,不过他天性淡漠,也没有多问。  苏信笑了笑,跟岳东流这种人没有遮遮掩掩、虚与委蛇的必要,苏信直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请岳兄加入我西北军成为供奉长老,蔡兄已经答应了。  眼下岳兄等西北道的散修得罪了那些西北部族,等到他们解决了慕容氏的事情后,你们这些散修武者在西北道会更加的难过。  加入我的麾下,我能够给岳兄你最大的自由,你想要去外边磨练自身的剑道我也一概不管,只要在我用到岳兄你的时候你能及时出现这便可以了。”  在苏信看来,他给岳东流的这些条件应该是岳东流眼下最为需要的。  首先是修炼资源,不是苏信看不起岳东流,而是以他这种性格每年所能获得的修炼资源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一般,根本就比不得蔡三元和计无月。  还有岳东流身为剑修,他要时常磨练自身的剑道,苏信的条件也能保证岳东流最大的自由。  苏信说出的这些条件在他想来应该是让岳东流很心动的,不过此时的岳东流却好像没听到苏信的条件一般,眼中看着苏信露出了一丝战意来。  “苏大人,我随遇而安惯了,无论是风餐露宿还是投身朝廷都可以。  听闻苏大人你剑道无双,虽然不是主修剑道的武者,但却以剑道之术名动江湖。  所以我想跟你斗剑一场,以双方只拼剑法,不用其他功法,如果我胜了,那苏大人就请回,以后也不用再来打我的主意了,如果苏大人胜了,从今以后我便唯苏大人你马首是瞻,不知道苏大人你敢不敢答应?”  苏信暗中摇了摇头,这岳东流还真是如同蔡三元说的那般,有些死心眼,最后非要动手才行。  当然对于岳东流来说,他也有着属于一名剑者的骄傲。  苏信的实力强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以前他虽然没跟苏信打过交道,但就凭苏信一拳轰杀拓拔余和他交手十余招,一鼓作气轰杀钟离炎这两个战绩便足以奠定苏信在西北道的地位了。  起码岳东流在知道了苏信的战绩后就算他再骄傲,他也没想过凭借自己的实力能够胜过苏信。  只不过他是剑者,他练了一辈子的也是剑,对于苏信这么一个不专情于剑却依旧能够以剑道名扬江湖的存在,岳东流还真是有些不服气。  起码眼下在他看来,苏信剑法很强,但他名动江湖的还有指法,而且他的拳法也不弱,同时专修这些东西,眼下岳东流只是要挑战苏信在剑道之上的这一部分,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苏信握住手中的飞血剑,笑了笑道:“既然岳兄有兴致,那在下便奉陪到底。”  岳东流点了点头,神色严肃的将自己手中那略显古朴的长剑立在身侧,一股属于剑者的锋芒顿时爆发而出,锋锐无比,直冲云霄,甚至搅动天地,让这片天空当中都隐隐有雷霆炸响之声传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