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斗剑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斗剑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1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40:05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斗剑  ps:感谢书友欧阳与狗的故事vivi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苏信要跟岳东流斗剑,蔡三元立刻带着笑容站在了一旁。  他是真正见过苏信出手的人,自然也是知道苏信的恐怖。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苏信才只不过是融神境而已,而现在苏信却是阳神境的武道大宗师。  他们也都是阳神境的武者,自然知道这个境界跟融神境之间的跨度又有多大。  苏信能够在融神境的时候便能够展露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他现在他已经晋升阳神,就算是不用其他的功法只跟岳东流斗剑那也是极其的恐怖。  此时场中岳东流周身气势冲霄,这跟他平常那低调的模样正好相反。  而苏信以往都是高调的很,但他在动手的时候却是锋芒内敛,在苏信的剑不出鞘的时候岳东流甚至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机。  岳东流长出了一口气,未出鞘的剑有时候才是最恐怖的,苏信在剑道上的修为不比他弱,已经到了化境的程度。  岳东流冲着苏信拱拱手,下一刻他手中的长剑便已经出鞘,滔滔怒浪,滚滚东流!  在剑出鞘的那一刻,顿时无尽的威压落下,岳东流的剑势搅动虚空,一尊数百长的巨大剑影好似山巅一般落下,虽然是虚幻的存在,但那无边的锋芒却是仿若泰山压顶一般的轰然落下!  岳东流的剑气势无双,这是他父亲昔日传给他的剑道,也是他父亲在剑神山修炼时一直都在坚守的剑道。  这时苏信的双目当中却是露出了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血红之色,他手中的飞血剑也已经出鞘,刹那间血浪漫天,那血红色的匹练化作锋锐无比的剑芒瞬间便将岳东流那气势无双的一剑撕裂,剑影分化万千,化作滔天的血浪向着岳东流席卷而来!  岳东流心中惊骇,这血剑当中蕴含的都是什么样的力量?  有着无尽的杀戮、毁灭之意,这剑意当中好似凝聚了这世间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简直就是从地狱当中斩出的魔剑一般!  因为岳东流总喜欢外出修炼,所以他的战斗经验不算少,但他天生不喜欢管闲事和惹事,为人也是低调无比,所以杀戮也是很少。  像苏信这种手段让他非常的不适应,但他的面色却是不变,手中的长剑一横,顿时周身的剑气一荡,已经凝聚成实质的剑气仿若大河东流一般,浩浩荡荡的向着苏信袭来,将那剑影湮灭。  苏信没有动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这门功法严格来说算是剑法,但也算不得剑法。  苏信想要彻底收服岳东流,那自然也要让他心服口服了。  所以面对岳东流的攻势,苏信只准备以最纯粹的剑法取胜。  岳东流的剑势大气磅礴,在他那的剑法碾压之下,苏信周身都被那强大的剑气所笼罩,随着岳东流每一剑斩下,都发出一声轰吟之声,好像雷鸣一般,势大力沉,威猛无比。  站在蔡三元的角度,他只能看到那无尽的剑气将苏信笼罩,透过那剑气他只能看到一抹血红色的身影左突右撞,但却挣脱不了那剑气的束缚。  蔡三元一皱眉,别看岳东流出手光明正大,简直正派的不能再正派了,但像是岳东流这种武者其实是最难缠的一种。  因为对方的武技以王道取胜,以势压人,虽然没有各种邪异或者神异的威能,但却堂堂正正,也一样让你找不出丝毫的弱点来。  只不过按照蔡三元想来,以苏大人的实力貌似不应该如此才对,起码他知道苏信可还有几招没有用出来呢。  事实上蔡三元想的也没错,苏信现在也的确没有动用全力,他也是想要试试这岳东流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事实证明岳东流的实力的确不弱,但他的剑道传承有缺失,剑法略显平庸,跟剑神山出身的阳神境武者相比要差太多。  剑神山的阳神境武者苏信见过两位,一个剑神山掌门‘无锋剑尊’柳沉风,对方的实力绝对是阳神境当中顶尖的存在,苏信当初全力出手也只能抵挡对手几招而已,即使到了现在苏信若是跟柳沉风交手仍旧是没有胜算,就算是用出天外飞仙那种级别的消耗品,胜率也不超过一成。  而且剑神山另外一名阳神境武者‘青冥剑尊’韩东庭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实力都要比岳东流强。  不过不要紧,岳东流此人要比蔡三元可靠许多,他的剑道传承缺失,但苏信从青璃那里得来的那些上古阳神境强者的修炼手记当中可有不少都是剑修,这些东西对于岳东流的好处也是非常大的。  在差不多看清了岳东流的实力后苏信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  岳东流的剑法以势压人,苏信也准备以势压人,用最强的剑法将其直接压制击败,让其彻底心服口服!  一瞬间苏信周身血色剑气轰然爆发,飞血剑向前刺出,顿时无边的剑意爆发,将方圆数千丈之地全部笼罩在一片恐怖的剑域当中!  岳东流的面色骤然一变,能够硬生生的将剑意凝聚成好似传说中领域一般的存在,这苏信的剑道造诣难道已经高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对于苏信的剑二十三岳东流只是听说,他并没有见过。  但今天他见到了,别的不说,单凭苏信这一式剑二十三他便不负这剑道大宗师的称谓!  岳东流心中有了一丝颓然,也有了一丝畏惧,剑者理应无惧,但其实这一场斗剑在一开始的时候岳东流就已经败了,只不过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剑者无论面对一切都应当一往直前,但可惜岳东流从一开始就认为他自己敌不过苏信,非要逼苏信只用剑法跟他斗剑。  所以从一开始他便抱着这种态度去跟苏信斗剑,气势上便要弱于苏信三分,自身的实力同样也有三分没有发挥出来。  在眼下苏信使出这剑二十三的时候,岳东流心中的惊骇更是让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的手抖了一下,顿时漫天的剑气纷纷散落,对于阳神境武者来说,有时候一个微弱的失误却是有可能致命的!  无边的剑意汹涌而来,苏信手中的飞血剑上一道虚影踏出,剑斩元神,灭仙弑神!  “铮!”  一声金铁交吟的巨响传来,岳东流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苏信的元神之剑已经来到了岳东流的眼前,没有凛冽冲霄的剑意,但那股内敛的力量却是让岳东流为之心惊不已。  岳东流在元神之上的造诣跟寻常的阳神境武者差不多,几乎没有专门去修炼过。  所以硬接苏信这一记剑斩元神的剑二十三,他重伤是肯定的。  钟离炎的实力要比他强,结果在苏信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般便被斩杀。  而眼下虽然苏信只动用了剑法,但结果还是一样的,岳东流在苏信面前简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这一结果也不禁让岳东流有些心灰意冷。  他练剑多年,实力暂且不说,起码在剑道上他认为自己在这西北道还是有一席之地的,结果今天他却是被苏信好好打击了一番。  就在岳东流已经准备好受伤的时候,那长剑的虚影却是在他身前三寸一顿,缓缓消散。  岳东流的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方才苏信竟然还没有动用全力!  收招要比出招难,这是江湖上的常识。  有些招式你能够使出来但却并不代表你能把它给收回去,一旦强行收回,那便势必要受到强烈的反噬。  只不过看眼下这种情况,苏信还显得很游刃有余,并没有受到反噬,显然苏信对着门武技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深刻的地步,能够将其完美的掌控。  岳东流苦笑了一声道:“苏大人,是我败了,从此以后,我岳东流愿意听你调遣。”  苏信摇摇头道:“岳兄你的待遇是跟蔡兄一样的,都是我西北军的供奉,平日里我不会影响你们的行动,一旦需要岳兄你出手的时候,我都会提前让人去通知了。”  岳东流点点头,他的性格本来就是那种比较随遇而安的,既然已经做出了承诺,他也败给了苏信,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为现在不方便去找计无月,所以苏信便直接带着岳东流还有蔡三元回到飞龙城,不过这时苏信的地府令牌忽然传来了响动,苏信看了一看,吩咐黄炳成道:“我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有事情的话在外面给我传话就可以了,还有蔡兄和岳兄你安排一下,他们两个今后便是我西北军的供奉了。”  黄炳成略微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老大貌似有些着急啊。  吩咐完之后,苏信直接进入了他闭关所在的屋内,不过此时屋内却是有着两名穿着黑色华服,头戴面具的武者,赫然就是后土跟崔判官两个人。  而且现在崔判官可不是融神境了,而是跟苏信一样的阳神境。  看他身上的气息,显然也不是最近突破阳神境的,而是有段时间了。  苏信对着崔判官拱拱手道:“恭喜崔判官你晋升阳神了。”  崔判官摘下面具,露出了一丝苦笑道:“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是恭维,可是从你楚江王嘴里说出来可就成了挖苦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