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最强反派系统>目录>

第九百七十五章 挑衅

第九百七十五章 挑衅

小说:最强反派系统作者:封七月字数:3079更新时间:2018-01-01 07:40:28
   第九百七十五章 挑衅  ps:感谢书友destroy神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的掌门^_^  馨儿要上台比试,苏信自然是担心的,只不过他虽然担心但却也没多说些什么。  苏信如果是想要保全馨儿那很简单,他只要把馨儿往地府当中一送,可以说这个江湖上根本就没人能够奈何得了馨儿。  但问题是这种行为对于馨儿来说公平吗?馨儿会愿意吗?  所以苏信即使担心馨儿,他也仍旧没有去干涉馨儿的选择。  况且馨儿乃是天生剑心,剑道本来就是要在杀戮当中才能够磨练出来的强大武道,现在苏信去限制馨儿的行动,为了她的安全就不让她跟人动手,这样馨儿即使能够成长最后也只不过是一个花架子而已,实力有限。  所以苏信只能用最大的力度去保护馨儿,其他的事情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上台之后,馨儿的对手乃是一名黑旗部的武者,身材高大雄壮,面相凶恶,周身还穿着黑色的战甲。  跟他相比,馨儿的身形则是显得要柔弱许多,但一股属于剑者的锋芒却是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那名黑旗部的武者眼中露出了一丝精芒,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道:“中原武林无人了吗?竟然派了一个小娘皮上来。”  馨儿冷声道:“看不起女人?这话有本事你跟你们八部皇族当中凤羽部的人说去。”  金帐汗国八部皇族当中几乎都是男子当家,唯有一个凤羽部强者几乎都是女子出身,其原因便是他们凤羽部的功法比较适合女子修炼。  此时那名凤羽部的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冷冽的女性阳神境武者撇了那名黑旗部的年轻武者一眼,顿时让他如坠冰窟,情知自己说错了话,他直接冷哼了一声,手持一柄开山斧向着馨儿直接斩来!  金帐汗国的武技一直都是以势大力沉而闻名的,这名黑旗部的武者一斧斩来,气势无双,巨大的压力让馨儿都感觉到心惊。  不过她也闯荡了江湖了这么长时间,战斗经验还是累计了不少的。  她修炼的乃是四大剑典当中最难的,也是威力最强的太上九劫剑,跟谢芷燕修炼的剑法一样。  这门剑法虽然艰难而且凶险,但威力却是不凡。  论及实力和气势馨儿都不如对面,但她却是硬碰硬,剑气四溅,与那巨斧相撞,竟然丝毫都没有退缩。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弈剑门的弟子果然不凡,以弱战强仍旧是能够跟对方拼到这种程度,这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了。  看到这里苏信摇摇头,馨儿实力是不错,太上九劫剑的威能也很强,但力量上的差距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弥补的。  这黑旗部的武者在其族内年轻一代最起码能排上前三,修为相当的精深,即使放到中原武林也能踏入人榜前二十。  最重要的是他的战斗经验十分的丰富,绝对不是那种只知道闭门修炼的蠢物,馨儿的战斗经验虽然也积累了一些,但还是无法跟对方相比。  所以苏信可以断定,五十招左右馨儿就会支撑不住。  不过馨儿表现的倒是有些超乎苏信的预料,她的韧性极强,甚至已经撑到了八十招都没有退步。  但在场的众人都能看出来,馨儿差不多已经是极限了,所以谢芷燕直接大喊道:“停手,这局我们认输!”  在场的众人谁都知道,这夺刀大会他们就是一个陪跑,金帐汗国既然有把握举行这什么夺刀大会,他们就一定不会让这赤血斩龙刀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所以弈剑门都已经做好准备了,他们也没想赢,就是想来见识一下,顺便锻炼一下弟子而已。  不过此时那金帐汗国的武者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然之色来,他并没有停手,反而手中的绽放出一股赤红色的炎热真气,带着比之前强悍数倍的威势向着馨儿斩去!  看到这一幕苏信的眼神顿时一冷,黑旗部的人怕是已经知道馨儿跟他的关系了。  其实苏信跟馨儿的关系并不是秘密,在馨儿没下山之前有些江湖人或许还不知道苏信还有个妹妹,但自从东平道那次的事情之后,这几乎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金帐汗国的人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  所以看眼下金帐汗国这帮人的手段,显然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那黑旗部的武者才会故意下狠手对付馨儿的。  苏信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来,想要对馨儿动手那纯粹就是找死!  苏信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了起来,强大的气场波动将整个擂台所笼罩,无形的剑气在半空当中凝聚,那千万道剑气此时已经归一,化作一道绵延数百丈的巨大剑影临空斩落!  剑影还未落下,那强大的剑意便已经破空斩出,那名黑旗部的武者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手中的开山斧也是顿时碎裂!  一旁观战的兀骨利顿时冷哼了一声,他虽然跟黑旗部的人有仇,但这里可是金帐汗国,还轮不到他苏信来撒野!  所以兀骨利直接出手,一瞬间天狼啸月,一尊恐怖的狼影出现在了兀骨利的身后,随着他一拳轰出,那狼影好像吞天噬地一般,将那剑气彻底吞噬,不过那狼影也是彻底粉碎。  兀骨利怒喝道:“苏信!你想要干什么?小辈之间的擂台比武你插手是什么意思?”  苏信面色阴冷道:“擂台比试也不是生死斗,弈剑门的人都已经喊了认输,你们难道没听到吗?”  兀骨利知道这件事情完全就是黑旗部在暗中搞小动作,不过当着众人的面他当然会去指责黑旗部,所以兀骨利也只得冷哼道:“武者之间的对战除了实力能够胜过对方一大截的,有几个人能够半路便收回自己的攻势?你也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  看着馨儿走下擂台,苏信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来。  这黑旗部既然想玩,那他便陪他们玩玩好了。  而且那边兀骨利也没想把苏信逼的太狠,为自己这边辩解了一句他便作罢了,直接宣布这一局胜的乃是那名黑旗部的武者。  跟苏信这边的面色阴沉相比,黑旗部部那边的人倒是显得很得意。  你苏信昨天重伤。我黑旗部的人,那今天我便落你的面子,就算是当着大汗莫戈的面他们都敢这么做,可想而知这黑旗部在金帐汗国的威势。  而那名武者虽然方才吐血,甚至就连兵器都碎了,不过他毕竟不是真的被苏信的剑意所伤,他只是被那股气势略微的压迫了一下而已,伤势不算太重。  所以直接就有一名阳神境的武者给了他一枚上好的丹药和兵器,让他继续参加这夺刀大会。  第一轮直接便少了一半的人,等到第二轮上场的时候,苏信没有关注其他人,他只是关注这那名想要对馨儿下杀手的黑旗部武者。  这一轮他的对手乃是六扇门这边的陈满仓,六扇门那边的人摇摇头,这陈满仓的实力本来就弱的很,甚至若不是苏信坚持,以这陈满仓的实力绝对没有资格被选入这次夺刀大会当中来,看来这次他们六扇门又要被淘汰一个人了。  不过这时苏信却忽然对那陈满仓道:“这一局你不用赢,能把对方伤到什么地步就伤到什么地步,如果能杀了他,那便更好了,此事过后你可以来西北道,暗卫里面有你一个位置。”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陈满仓的实力他们都知道,甚至苏信都说陈满仓不用赢了,既然如此他还怎么去伤那名黑旗部的武者?更别说是杀他了。  不过此时听到苏信的话,陈满仓的眼中却是顿时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他竟然直接单膝跪地对着苏信大声道:“请苏大人放心,属下必定尽力而为!”  在场那些六扇门的年轻武者都对着陈满仓露出了一丝不屑之意,别说他们,就连周围的武者也是一样的表情。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拜这种东西除了父母和恩师,就连天地武者都一样不会跪的。  现在陈满仓虽然只是单膝跪地,但在他们看来这陈满仓却根本就是在攀附权贵,简直连丝毫的脸面都不要了。  一旁的张岳樊心中倒是叹了一口气,朝廷这些人当中他跟陈满仓的关系倒是不错,同样他们两个的出身也是最低,所以他也是理解陈满仓的表现。  他们这种没有靠山的武者最是难熬,纵然最后他们勉强熬到了化神境,最多也只是一道总捕头或者是追风总捕头和缉事总捕头的位置。  不过现在苏信给了陈满仓一个任务,如果这个任务完成的好了,那这便是陈满仓的投名状,代表着他可以加入苏信的麾下,以后苏信便是他的靠山了。  所以此时的陈满仓才会如此的激动,甚至连脸面都不要了,只为抱上苏信的大腿。  拿着自己的兵器鸳鸯钺,陈满仓走上擂台,眼中闪烁着的却是森冷的杀机。  他的实力的确是远远不如这名黑旗部的武者,但他胜不过对方,却并不代表他杀不了眼前这人。  胜不了他但却可以杀了他,这并不矛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