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86章 :全家人都中意的儿媳妇(四千字)

第86章 :全家人都中意的儿媳妇(四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8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前脚刚走出包房,后脚,年南辰就跟了出来。  一把扯住乔慕晚的手腕,他不问青红皂白,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被年南辰不分轻重的力道抓得手腕生疼,乔慕晚本能的皱起了眉。  “年南辰,你做什么?放开我!”  无视乔慕晚的话,年南辰胸腔里憋着一股怒火的紧握着她的手腕。  他实在是恼火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好歹他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她竟然连个眼神儿都不给自己。  走到楼梯拐角那里时,乔慕晚一把就甩开了年南辰。  “够了,年南辰,你发什么疯?”  不是她负气或者怎样,她实在是不想和这个男人之间再有什么瓜葛。  她并没有因为他把乔茉含带来吃饭而生气,相反,她还反倒是希望乔茉含继续闹下去,这样能加速他们两个人离婚的,不是嘛。  “我发什么疯?”  “砰!”说话的同时,他推着乔慕晚的身子,直接抵在了墙壁上。  “是我发疯,还是你他妈-的找死啊!”  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从昨天她在医院那里和男人乱-搞的事情中纾解怒火呢。  “你昨天和什么男人乱-搞在了一起,嗯?”  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个女人就是她乔慕晚,当然,能不知廉耻,在医院那样公众场合就和男人乱-搞在一起的女人,除了下-贱的她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被年南辰双眼刺红,以一种丈夫的姿态质问着,乔慕晚当即就心虚的皱起了眉。  “怎么不说话了啊?你以为你不说话,我他妈-的就不知道昨天在医院那里和男人激-吻的那个女人是你吗?”  年南辰一语道破,让乔慕晚瞬间如同坠入冰窖一般,浑身冷的一哆嗦。  原来,他知道自己昨天和厉祁深在医院那里接吻的事情。  紧了紧小手,抬起头,她不惧怕迎上年南辰有烈火在肆虐的眸。  “是我又怎样,你能和其他女人上g,我为什么不能和其他男人接吻?”  她眼神清冷,嘴角勾着冷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因为骨子里不喜与人争、与人抢的性情,她只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污辱,是被狗咬了一口。  但现如今,她安静的性情,竟然成了被他百般污辱的弱点。  不争、不计较是她不屑于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但可不代表她任由其他人欺凌自己。  “你……”  乔慕晚没有反驳,坦诚承认的果敢样子,让怒红了眼的年南辰扬起手,作势就往她的脸上甩去。  没有闪躲,没有避开,她抬高下颌,澄澈的眼仁中透着坚韧的迎上年南辰。  乔慕晚一副让他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气得年南辰破口大骂了一句“贱-人!”  跟着,他的大手转了方向,直接向乔慕晚的脖子掐住。  “嗯……”  脖颈被拧得生疼,乔慕晚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的,逼我杀了你是吗?我还真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有多不要脸,是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黑木耳!”  阴骘的说着发狠的话,年南辰加重着掐住乔慕晚脖颈的力道。  “唔……咳咳……”  在窒息的无措感中难受的咳嗽着,乔慕晚扭紧着一张素净的小脸,咬牙的反击出声。  “我是不要脸,是人尽可夫,既然你这么嫌弃我,你就和我离婚。乔茉含都因为你割腕了,你就不心疼吗?唔……”  乔慕晚提及“离婚!”两个字,让怒火中烧的年南辰掐住他脖颈的大手都在颤抖。  “离婚?呵……你觉得我可能会让你和你养在外面的歼-夫过逍遥快乐的日子吗?该死的贱-人,你别妄想给我离婚!”  阴凄凄的说着带狠的话,年南辰甩手,将乔慕晚当成是垃圾一样,往地上丢去。  趔趄了两步,乔慕晚皱眉闷痛一声,身子在墙壁的支撑下,没有倒在地上。  眼神没有疼惜的看了一眼因为气血不畅而双颊泛红的女人,年南辰抿着唇,转身往包房那里折回。  ——————————————————————————  小手搓着双臂的乔慕晚,迎着微凉的晚风,走在人行道上。  身子单薄的她只穿了一件白裙,感冒没好的缘故,让她素净的小脸,在路灯灯光的折射下,泛着让人心疼的苍白。  她想和年南辰离婚,可一切都不尽如人意。  本以为今天这顿晚饭,是两家人商讨关于离婚的事宜,却不想晚饭间,对于离婚的事情,他们只字未提。  仰着小脸,她无力的长吁了一口气。  活了二十六年,她的存在就是无时无刻不再为其他人着想,而自己连想要自己做主离婚的权利都没有。  越想,眼眶越泛酸的厉害。  迎着习习晚风,集聚在眼仁中的薄雾,被消散开,乔慕晚目光淡漠如水的看了看夜空,良久,才收回飞脱的思绪。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就权当自己在报答乔家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好了,等到乔氏的债务危机解除以后,她一定要解除和年南辰的婚姻关系。  思忖间,手机响了起来,看着手机屏幕上是年永明的号码,她吸了吸鼻子的接起。  知道大家伙都在担心着她,顺了顺乱糟糟的心情,她重新往酒店那里折回。  ————————————————————————————  尽管乔慕晚不断的给自己理顺了思绪,可她的状态依旧不是很好,连同坐电梯出门时撞到了人都后知后觉。  “诶呀妈呀,我的腰啊,疼死我这个老骨头儿棒子了!”  肖百惠龇牙咧嘴的声音,就像是吱吱哇哇的小孩子似的,声音响脆又带着做作的意味。  “妈,您怎么样啊?”  陪在肖百惠身边的厉晓诺一听自己母亲的腰被撞了,她赶忙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您……您怎么样?我不是故意的!”  有了意识的乔慕晚,知道自己撞了人以后,赶忙上前道歉。  “你说你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敢情这撞得不……”  没有说完话,老太太抬起眼,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乔慕晚。  “诶呀,你不是那个……”  肖百惠一手叉着腰,一手抬高指着乔慕晚,然后呜呜喳喳的比划着。  “额……厉老夫人!”  轻蹙着眉心的乔慕晚,一眼就认出了肖百惠,敛下眸子,她礼貌的颌首。  “嗳,你认识我啊!”  本来还龇牙咧嘴的老太太,瞬间喜笑颜开,还自来熟的上前握住了乔慕晚的手。  “姑娘,你怎么来了这里啊?是不是和祁深一起来的啊?”  老太太就说自己的儿子平时就是给自己假正经,这都把人家姑娘家的带来了饭店,还遮遮掩掩的骗她这个老太太。  肖百惠的话让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有了意识后才发觉,她是误会了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  “不是的,厉老夫人,我是和我家人到这边吃饭!”  一听说这乔慕晚是和家人来这边吃饭,厉老太太更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她就说自己的这个大儿子犯浑吧,和自己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背地里都把人家的家人都找来了饭店,这敢情是要做定亲宴啊!  “原来是来这里吃饭啊,正好,我也和我家老头子在这里吃饭,咱们一起啊?”  老太太笑得满脸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看来她拿自己小女儿找到了男朋友的话刺激自己的大儿子,还是蛮奏效的。  “呃,不、不了!”  厉老太太过分的热忱,让乔慕晚一时间招架不住。  “我这边还有几个我父母的朋友,不太方便。不过谢谢厉老夫人的好意!”  乔慕晚礼貌的向肖百惠道谢着,说话的时候,她嘴角一直都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看得老太太心都要融化了。  那次碰面的匆忙,她没有好好打量乔慕晚,今天这一细看她发现,这姑娘长得确实是好看啊,干干净净的,让人越看越舒服。  一旁的厉晓诺看着自己的母亲就像是当年少女怀春似的样儿,也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乔慕晚。  长相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难得这性情还这么好,要是其他的小年轻碰到这样叽叽喳喳的老太太,估计早就吹眉毛瞪眼什么的了,却不想她一直都能保持得体又大方的微笑。  “嗯,那好,你去忙吧,咱们有空再聊!”  老太太笑着摆了摆手,目送走了乔慕晚。  看着乔慕晚娇俏的身影消失在一个包房的门口,厉晓诺挑眉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妈,她是谁啊?看您这样子,该不是您中意的儿媳妇吧?”  闻言,老太太贼贼的笑了。  “怎么样,不错吧?我给你讲,晓诺,这姑娘啊,还真就不是我中意的儿媳妇,是你大哥,是他自己看上的!”  “啊?”不可置信的惊呼一声,厉晓诺的眸光忍不住往远处又看了看。  “妈,这是真事儿还是假事儿啊,我哥能看上女人?”  不满自己女儿的话,肖百惠白了厉晓诺一眼。  “你哥是直的不好吗?”  ————————————————————————  厉晓诺陪在肖百惠回到包房里,这一路上,她净听自己母亲有鼻子、有眼儿的说着自己大哥和刚刚那个姑娘的事儿。  推开包房的门,老太太还不停的碎碎叨叨着。  看着母女二人谈得这么欢,厉锦弘忍不住问了问。  “还能啥事儿啊,还不就是大哥和二哥的亲事儿啊!我妈和我刚刚看到了大哥看上的那个姑娘!”  厉晓诺的话刚说出口,一计带着凌杀气息的眸光,直接向她瞥来。  指间夹着烟的厉祁深,一向都是一副从容内敛的姿态,却在听到厉晓诺的话时,俊脸有些绷紧。  隔着层层雾霭,厉晓诺收到了厉祁深投来的那一计凌厉的目光。  作为律师行业出来的厉晓诺,年纪轻轻就接连接下了好些个大案子,在法庭上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副无所惧怕的从容,可在看见厉祁深投来的眸光时,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冷。  难不成自己刚刚的话真的戳到了自己大哥的心窝子里去了?  闻声的厉锦弘,早就听肖百惠念叨了不下一百遍,没想到今天还真就让他们碰到了。  “那怎么没给人家姑娘家的请来坐坐!”  虽然厉锦弘表明上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儿,可背地里,他也急着抱孙子呢,只不过,他没有老伴儿那样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的急迫样儿。  “怎么,准嫂子在这家酒店?”  听自己妹妹说看到了自己大哥中意的姑娘,厉祎铭很自然的想到了他昨天一口一个脆生生叫唤的“准嫂子!”  全家人都夹枪带棍的指着乔慕晚和自己的事儿,厉祁深本就阴阴沉沉的脸,这下子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密布。  “怎么,祎铭,你也认识那姑娘啊?”  肖百惠惊讶于现在整个家里只有厉锦弘没见过那个姑娘。  “嗯,昨天哥带她来了医院,我就……”  透着锋芒的眸光,带刺的打在厉祎铭的身上,让一向都忌惮这个喜怒无常的大哥的厉祎铭,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随手端起桌案上面的茶杯,他遮遮掩掩的闪开厉祁深投来的目光。  “啊?带她去了医院?怎么,做人-流吗?”  乍听到厉祁深带人家姑娘家的去了医院,肖百惠大哈喇的惊讶出声。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