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91章:鼎扬的邀请函(三千字)

第91章:鼎扬的邀请函(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7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倚在洗漱间门框边上,看着疯狂刷牙的乔慕晚,深V领真丝睡裙的舒蔓咧开吃惊的嘴,看惊悚片一样的皱起了眉。  “我说慕小晚,你可别再刷了,一会儿牙都被你刷掉了!”  对舒蔓的话置若罔闻,乔慕晚又挤了一次牙膏,就着清水含在了口腔里。  看着依旧没完没了刷着牙的乔慕晚,舒蔓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看她这架势,应该是被谁给亲了的节奏,目测应该是让她厌恶的人,不然不可能反应这样剧烈。  “嗳,慕小晚,我说你这就算是被猪亲了,也该刷的差不多了!”  猪?那分明是一个比猪还可恶的男人!  ————————————  刷牙刷到整个人牙g都跟着肿了起来,乔慕晚才从洗漱间里出来。  许是刷牙刷的太过用力,她牙龈处泛出的血丝,到现在都麻的她神经跟着一突一突的疼着。  “刷好了?”  坐在沙发中抱着一大桶冰激凌的舒蔓,看见乔慕晚嘴型的轮廓明显肿了一大圈,她贼贼的笑了。  “我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就你这架势,根本就不像是被强-吻了啊,反倒是像被kou-交了啊,哈哈哈哈!”  说着,舒蔓笑得更夸张了起来。  被自己的好闺蜜调侃着,乔慕晚一张素净的小脸泛起了桃红色的光晕,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听了什么面红耳赤的荤段子。  懒得去搭理舒蔓这个大哈喇,乔慕晚白了她一眼,去阳台那里拿了睡裙。  看乔慕晚径直往卧室那里走去,舒蔓赶忙敛住笑。  “嗳,慕小晚,忘了给你说,年南辰上楼来找你,说你手机关了机,没搭理他!”  手机关了机?  乍听到舒蔓的话,她不解的回头看了一眼舒蔓。  她是不想接年南辰的电话,但还不至于将手机关了机。  “嗯,我知道了!”  淡淡的回了一声,她拿着睡裙进了房间。  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手机确实关了机,只是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关的机!  没有多想,她将手机开了机,一开机,十几通未接电话和几条短信,逐一在手机屏幕上弹出来。  看着都是年南辰打来的电话,她下意识的拧起了眉。  翻看手机短信时,不堪入耳的字眼,刺激她眼球的呈现着。  眉头儿锁得更紧,她当即就把那些“垃圾短信!”都删除了。  她真的想不到年南辰的脑袋里一天净想着什么,除了怀疑自己和其他男人之间有染之外,没有一件正事儿。  被厉祁深折腾的就足够惨了,乔慕晚没有什么心思再去管年南辰,关了手机,倒在g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  鼎扬近两天要办周年庆,公司上上下下的都抓紧的忙着,设计部更是占了料理周年庆这件事一大半的工作。  忙了一上午,刚吃过午饭,年南辰阴魂不散的电话,就催命似的打来。  刚按下接通键,年南辰咆哮的声音,顷刻间抓狂的传来。  “乔慕晚,你这个不要脸的jian人!”  昨天他冒着大雨,好心好意的去舒蔓那边接她回家,可是该死的,这个jian女人把手机关了机不说,舒蔓更是挑衅自己的说乔慕晚在外面已经有男人,告诉自己别再缠着她。  男性尊严一再被考验,年南辰气得浑身都在哆嗦。  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谩骂,乔慕晚麻木的听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污辱,平静的眼仁没有一丝波动。  “年南辰,如果你打电话来是骂我的,我已经听到了!”  没留任何情面,乔慕晚当即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忙音,年南辰气恼的当即就摔了电话。  “啪!”的一声,从墙壁上摔下来的手机,应声摔成两截。  从外面走来的秘书杜欢,听到年南辰发火的把手机给摔个粉碎的声音,她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一时间不敢走上前禀告。  杜欢是梁惠珍妹妹家的孩子,也就是乔慕晚姨妈家的孩子。  当初杜欢进公司,是乔茉含一手安排的,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派杜欢监视年南辰的一举一动,看看有没有和其他女人搞在一起的眼线。  怒红的眼一瞥,他看到了杜欢的存在。  “什么事儿?”  没有从被乔慕晚无视的怒火中平复下来,他的声音狂傲又不羁。  “呃,年总……是邀请函!”  杜欢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将鼎扬那边寄来的邀请函毕恭毕敬的交给了年南辰。  眉眼不屑的瞥了一眼上面的“鼎扬”两个字,一种没瞧得起这家公司的眸光,桀骜的流出。  “这是什么公司?听都没听过!推了,顺便把这个拿去丢掉!”  将邀请函重新递交给了杜欢,年南辰伟岸的身子,往椅背那里靠去。  重新接过邀请函的杜欢,摇了摇唇瓣,有难以启齿的眸光流泻而出。  “……年总,鼎扬是厉氏旗下附属的一个子公司,您真的确定不去?”  乍听到“厉氏”两个字,年南辰休憩中合并的双眼,倏地张开。  “你说这个鼎扬是厉氏旗下的公司?”  在盐城,你可以没听说过鼎扬,没听说过年氏、乔氏,但如果你没有听过厉氏,那真就是孤陋寡闻了。  “嗯,鼎扬是厉氏旗下专门搞园林设计的公司,近期盐城五分之四的园林艺设都是由鼎扬完成的!”  抿了抿唇,年南辰向杜欢问了日期。  在盐城,他可以傲慢的不买任何一家公司的账,但厉氏,他暂时还惹不起。  ——————————————————————————  被年南辰的电话一刺激,乔慕晚一下午都不在工作状态,虽然她自认为早就应该习惯了这个男人对自己污辱怨怼的态度,但再听到一次后,她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乔工,厉总找你,让你过去一趟!”  陆临川脑袋昏昏沉沉的走到乔慕晚所在的工作区这里,他昨天被厉祁深丢在大雨里,好久一段时间才打到车回家,回家后他就发现自己感冒了。  做厉祁深助理这么久了,虽然他早就知道了自家总裁的性子阴晴不定,但昨天晚上给他丢在大雨里的事情,又一次刷新了他对他的认识。  “我……”能不能不去。  “阿嚏!”  乔慕晚不等噤声,陆临川打喷嚏的声音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  有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对厉祁深这个让她感觉畏惧,又有些暧-昧不清的异性,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缠绕在她心脏上的丝线,让她想要伸手去抓,却还抓不到,只能任由它在自己的心尖儿上来来回回的波动。  “唔……乔工,我不和你说了,我得去休息休息,唔,你别忘了去找厉总!”  陆临川难受的厉害,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工作区。  乔慕晚反应过来要去喊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离开了。  ————————————————————————————  不知道厉祁深找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乔慕晚再三喝水润喉,平复了思绪以后,才艰涩的迈着步子,往厉祁深办公室那里走去。  敲门走了进去,看到落地窗旁站着的男人,她怎么看都觉得觉得别扭,甚至就算来之前喝了一杯水,她都还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  “……厉总!”  声音生涩的唤了一声,她怯生生的敛下眸子,不敢再去多看一眼给自己形成莫大压力的背影。  转过身,看到低垂着眸子的女人,厉祁深从容不迫的俊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的浮动。  “周年庆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挺括的身子倚在桌边,他黑曜石般有神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乔慕晚。  乔慕晚是设计部被指定去做会场布置的设计师,询问她这些事情,理所应当。  “还好,会场一切都布置的差不多了,明晚,灯光和道具准备就绪就可以了!”  彬彬有礼的回答着厉祁深的提问,只是她的眼,至始至终都没有抬起来去看厉祁深。  因为乔慕晚抬头不堪自己的行为,厉祁深微拧起了眉。  “你很喜欢低着头回答问题?”  “没有,我只是……”  慌乱的否决了厉祁深的话,她一时间却编不出一个理由来圆自己的话。  “只是什么?”  厉祁深眉眼湛黑如墨的盯着与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女人,X光线一般幽暗的眸子,似乎要她的皮肤看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