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92章:女人就是不乖,用一些非常手段才知道什么叫安分(三千字)

第92章:女人就是不乖,用一些非常手段才知道什么叫安分(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7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眉眼湛黑如墨的盯着与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女人,X光线一般幽暗的眸子,似乎要她的皮肤看穿。  被厉祁深的话问的黛眉颦蹙,乔慕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一双铮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下意识的抬起头儿。  目光对视的刹那,她被男人有神又幽黑的眸,看得红了脸。  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她慌张的别开了小脸。  不知道是两个人之前认识还是怎样,从第一次与他碰面时,她心里就像是揣了小兔子一样的乱蹦个不停。  尤其是有了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她总是惧怕着与这个男人碰面。  乔慕晚的闪躲,让厉祁深本就沉静的眸,又深邃了几分。  “明晚的周年庆,我请了年南辰!”  厉祁深良久吐出薄唇的一句话,让乔慕晚当即就傻了眼。  “什么?”  抬起头儿,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绝对是幻听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听到厉祁深说邀请了年南辰来参加明晚的年会。  “没听清?”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仁迎上自己的目光,厉祁深轻挑了一下剑眉。  因为男人一派淡然的样子,乔慕晚心里不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我……我刚刚确实没听清!唔……”  话音刚落,厉祁深拉着乔慕晚的身子,直接抵在了大班台上。  腰身咯到了桌子的棱角,薄薄的衣料下,腰间细肉被摩擦的生疼,乔慕晚本能的吟-哦一声。  “没听清也不要紧,给你个惊喜更好,不是吗?”  身上抵着一个伟岸身躯的男人,乔慕晚心惊胆战的同时,耳膜也备受凌侮。  “厉祁深,你疯了吗?”  让年南辰来参加这个周年庆,是想让他更深的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她本来打算乔氏的债务危机一除,她和就年南辰离婚,不过现在依照这样被越描越黑的局势,她压根就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和年南辰离婚不说,还会落下一个“荡-妇”的名儿。  “疯?我哪疯了?”  饶有兴致的质问着乔慕晚,厉祁深幽暗的眼仁,又暗沉了几分。  “你……你明知故问!”  乔慕晚被气得小脸涨红,像极了熟透的苹果。  “厉祁深,你能不能别闹了,我……我不想让他在继续误会你和我了。”  冷静下来自己如火般炙热的情绪,她理智的和他交谈。  “我现在暂时还不能和他起正面冲突,所以请你不要给我带来困扰,我……”  “什么困扰?”  一双藏着智慧的睿智的眸盯紧着乔慕晚,厉祁深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  乔慕晚眉头儿锁得更紧,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听不懂自己的话,他分明就是在给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  扭曲着一张干干净净的小脸,她咬紧牙关的挣扎着自己的小手。  “我不想说,你也别问我,这样对我们两个人谁都好!”  “说!”  声音清冽而冷硬,厉祁深就像是和乔慕晚杠上了似的,扣住她手腕的手,下意识的加重了力道。  手腕被拧得生疼,乔慕晚眉头儿都要打成了结儿。  从没想过,这个男人固执起来,和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被这个男人紧紧抓着手腕,她根本就不能正常说话。  “放开你,你就能告诉我了?”  “……”  “女人就是不乖,非得用一些非常手段才知道什么叫安分。”  厉祁深意有所指的说着话,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是那晚如火般缠着自己的女人。  没有听进去厉祁深的话,乔慕晚拧动着自己的小手,更加用力的开始挣扎。  “厉祁深,你够了!”  她也顾不上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的上司,牟足了劲儿,对着他稳如泰山般的胸口就推去。  男人的身子没有被如期推开,乔慕晚因为用力太猛,一整张小脸都开始泛起淡雅的红晕。  不似火那般炽烈的火红,白-皙里点点绯红的肌肤,吹弹即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偷香的亲一口。  看着眼前这个从昨天就开始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女人,她真恨不得剥了她,狠狠的教训她一番。  深刻的五官,向不断闪躲自己的女人欺了欺。  感受着身下柔-软的身子,被自己胸膛上的力道,压变了形儿,厉祁深更是不允许乔慕晚的两个小手儿反抗自己。  男人身上飘着淡淡烟草香的清冽气息,就像是蚕丝一样,无孔不入的窜入到自己的呼吸间,一呼一吸,尽是让人心驰陶醉的气息。  “厉祁深,你别……”  在理智被醺然涣散间,乔慕晚近乎要被抽-空的理智,仅剩下一丝的冷静让她去推开眼前的男人。  两只小手还在做着抵抗,可无措的明眸,还是出卖了她对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不安与惧怕。  有了之前几次的亲吻,和他那次在医院对自己的侵犯,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已经不再是上司和下属之间的对立关系,反倒是多了几分男女之间暧-昧不清情愫的缠绕,抽丝剥茧般的拉近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唔……”  在乔慕晚心慌意乱下,男人准确无误找到她唇瓣的吻,还是如期落了下来。  无措的闪躲着,却被男人掌控了她的后脑,加深了两个人之间的旖-旎缠-绵。  乔慕晚心脏乱了节奏的跳动着,她睁着眼,对视着同样睁着眼的男人。  望进一汪黑潭般泉眼的眸,她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落在厉祁深眼中的脸。  绯红色的小脸,带着情-欲的浪-潮,乔慕晚羞耻的小脸都扭曲成了一团。  明明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侵犯,应该让自己讨厌才对,可为什么自己看自己在这个男人眼中呈现出来的像儿,是这样一种姿态。  难道说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亲吻自己时,自己表现出来这样的姿态,让这个男人误会了自己?  心里慌乱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一时间,乔慕晚都不敢去看眼前男人的这双眼,似乎只要看了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窘迫的样子,在这个男人的瞳孔中呈现。  紧合上了眼,她无处安放的小手,还在和理智殊死拼搏的反抗这个男人。  抵抗越发的无力起来,到最后,乔慕晚松开牙关,任由男人攻池掠地,她不再做任何的反抗。  ————————————————————————————  羞耻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乔慕晚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唇,一边羞赧的跑回到工作区。  感觉到身子软趴趴的没有力气,甚至敏-感处,有滑-腻的东西溢出。  本以为是生理期没走干净的经血,乔慕晚在卫生间一看才发现根本就不是没走干净的经血,而是让她脸红心跳的耻液。  咬紧牙关,乔慕晚暗自咒骂着自己不争气,被这个百般调-戏着,居然还会这样,怪不得他对自己总是这样一副撩-拨的姿态,他一定是觉得自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因为想到厉祁深对自己的看法儿,她的脸更加红了起来,连带着脖子,都像是被火灼烧了一样的发烫。  昏昏沉沉的大脑,思绪飞脱间,竟然浮现出来了刚刚在办公室那里的一幕。  若不是她最后抓住了他作怪的手儿,指不定后果会有多么的不堪设想。  越想心里越是乱得厉害,一个年南辰就足够让她烦心的了,现在又杀出来一个比年南辰无-赖百倍的男人,她的精力都要被榨-干了。  长吁了一口气,直到看见自己眉眼间涤荡的媚色退-去,她才僵硬着步子,走出来卫生间。  ————————————————————————————  夜幕降临,夜空中的星闪烁着微弱的光,朦胧中勾勒着海景别墅区的大致轮廓,海景别墅区靠近海岸这里,璀璨一片的灯光,将墨一样的夜色,照耀的恍如白昼一般绚烂。  这次鼎扬的周年庆没有选在高档酒店那里,而是标新立异的选了海景房这里,此次的周年庆不是公事公办,歌功颂德的说企业的成长之路是怎样怎样的,而是秉行着希望大家能玩得开心、玩得尽兴的宗旨,所以这是这次周年庆选在这里的重要原因之一。  穿着保守长裙的乔慕晚,和设计部几个同事坐在一起。  有了昨天厉祁深对自己的侵犯,还有他说请了年南辰这样的话,她整个人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里一样的难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