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93章:臭男人(三千字,求月票)

第93章:臭男人(三千字,求月票)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7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穿着抹过膝盖的保守黑色长裙,挽着乌黑秀发的乔慕晚,容颜清丽的和设计部其他几个同事坐在一起。  有了昨天厉祁深对自己的侵犯,还有他说请了年南辰这样的话,她整个人如坐针毡的落座在座椅上,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里一样的难受。  年南辰那个疯子本就误会自己和其他男人之前有染,这次让他看到自己出现在有厉祁深存在的周年庆酒会上,她完全可以想象那个男人不分场合发疯的情景会有多么的可怕。  “慕晚,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看你闷闷不乐的!”  看着单手托着香腮,一脸心不在焉状态的乔慕晚,梁秋月拿了一杯橙汁给她。  “没有,可能是最近感冒没有好!”  垂下眸子,吸了口酸酸甜甜的橙汁,她游离的思绪微微敛住。  “那你多注意休息啊,鼎扬这样的工作本来就挺多的,你还负责厉总让你设计的图纸,真是辛苦你了!”  “没关系,我还好!”  对梁秋月浅浅的笑着,乔慕晚妍丽的五官,在月色清辉的投射下,泛起一层熠熠闪亮的象牙白。  不同于那些娇-媚的女人,乔慕晚不着任何粉液的小脸,干净的让梁秋月这个女人都为之心动,怪不得自家总裁对她总是另眼相待。  越细的端详乔慕晚,她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呵呵,慕晚啊,我觉得依照现在的情势发展,厉总应该会把你调到总部那边去,你可得好好把握住机会啊!”  一时间没有明白梁秋月话里的深意,乔慕晚怔忪的看了看她。  “一会儿厉家人都会出席这次的酒会,你要加油哦!”  自家总裁三十好几了,没个女朋友不说,一星半点儿的花边新闻也没有,而这个乔慕晚明显是吸引到了自己总裁的注意力。  依照厉老夫人急于抱孙子的心情,她要是知道乔慕晚的存在,指不定会把刀子架到自家总裁的脖子上。  带着深意的眨了眨眼,站起来身,梁秋月含沙射影的说完话后,扭着身子去招呼其他的同事。  音乐悠扬的响起,荼蘼流光的晚宴,极尽奢华。  作为盐城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厉氏邀请的都是在盐城有头有脸的企业家。  紧张不安的乔慕晚,以一种极度不起眼的姿态,坐在角落的沙发里。  拧紧着快要成麻花的两个小手里,渗出来了密密涔涔的汗丝,打湿了她葱白的指儿。  想到一会儿年南辰的到来,她努力藏匿自己,直到让自己隐匿到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抬起粲然的明眸,在一阵风趣的谈笑声中,她看见了一抹身躯颀长卓尔的男人。  手执高脚杯,厉祁深一袭做工精湛的纯手工西装,一派商人之姿,嘴角儒雅的噙着笑。  心脏瞬间乱了跳动的规律,每次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乔慕晚总像是撒了谎的小孩子一样,脸颊发烫的厉害,哪怕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也按捺不住心底里的不宁。  从一进会场,厉祁深就看到了乔慕晚极力降低她存在感的姿态,眼梢的余光瞥了瞥,不明深意的眸子里,泛起高深莫测的眸光。  “祁深!”  不远处,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百叶齐膝短裙,藤雪笑颜如花的走了过来。  一直以来,藤家和厉家都是世交关系,有一阵,厉锦弘还和藤嘉闻闹笑话说两家要联姻,做亲家。  只是厉祁深和藤雪这两个当事人谁也没做声,事情就此罢了。  看见藤雪,厉祁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依旧一副从容不迫。  “嗨,祁深,好久不见。”  藤雪巧笑颜兮的问着厉祁深,上次两个人见面还是五年前,这一晃没见,她发现眼前的男人变得更加英俊成熟,更加的具有男人味儿了。  对藤雪谈不上反感,也谈不上喜欢,出于礼貌,厉祁深嘴角笑意未减的应了声。  不知道厉祁深说了些什么,藤雪冲着他忽的笑了。  那笑明媚又耀眼,让坐在沙发中看到这一幕的乔慕晚,下意识的拧起了眉。  眼见着厉祁深俯下身在藤雪的耳畔说了些什么,乔慕晚的心里莫名地堵得厉害。  敛下水漾的明眸,不想再去看让她心绪有些烦乱的一幕,她负气的使着小性子。  却不想,自己越是这般抵触性着自己的情绪,她的心口那里越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让她喘不上来气儿。  被这儿莫名的情绪牵动着自己的全部神经,乔慕晚贝齿紧咬住唇瓣。  紧了紧自己的小手,起身提着裙摆,埋低着小脑袋,向洗手间那里走去。  从未从乔慕晚身上移开的眼梢余光,不经意的一瞥,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在沙发区那里。  “我有事儿要离开一下,先失陪了!”  附在藤雪耳边低沉、不失优雅的说完话,厉祁深转身儿就向洗手间那里走去。  ————————————————————————  在水阀下面洗了一把脸,抬眼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小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绯红。  “什么臭男人啊!”  “啪!”的一下子关上水阀,她忍不住呜哝一声。  真不知道舒蔓是打哪里听说他是什么没有花边新闻的绝世好男人,还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么多人存在的酒会就这样和其他的女生公然谈笑,她可没看出来厉祁深哪里为人处事有多低调,相反,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做事儿高调的很。  暂时缓解了一下心里的忿忿不平,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拉开门走了出去。  刚拉开房门的刹那,一道将她完全笼罩住的黑影,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迈着笔直的长腿,一副无所谓姿态的挤了进来。  没有看清厉祁深的动作,他有力的手,一把就钳制住乔慕晚,将她的身子直接抵在了洗手台上。  “唔……”  腰间的细肉硌在瓷砖的棱角上,痛得乔慕晚本能的倒吸一口气。  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是谁,她胡乱的开始挣扎。  “放开我,你别碰我,渣男!”  手脚并用,乔慕晚扭打的厉害。  上身被压在洗手台上一动不能动,气鼓鼓的小女人,看到这个男人,胸口里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踢动着高跟鞋的鞋跟,她抬脚就刮到了男人名贵的西裤。  闷痛一声,厉祁深感觉到小腿被这个女人鞋跟划破的疼痛感传来,他当即就沉下了一张脸。  “闹什么?”  烁而发亮的眼仁染上了厉色,厉祁深按住她腰身的手,用力的捏了捏她腰间的细肉。  “嗯……我才没有闹!”  屡次三番被这个男人这样轻-浮的对待,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拿自己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划了等号。  “起来,你放开我!”  不顾及这个男人加重指间的力道,乔慕晚挣扎的更剧烈起来。  “渣男!”没好气的怒骂厉祁深一句,乔慕晚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味的往他的裤管上踢去。  脸色阴沉的更加可怕,厉祁深乌云密布的俊脸上,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低垂着眸子,看着这个女人穿着比他母亲都还保守的长裙,他危险神色的眼仁眯了眯。  “唔……”  在乔慕晚一声轻颤下,厉祁深忽的抓起了她乱动的两个小脚。  蜷起双腿,她一双玉白的腿,被男人蛮横力道的掌心托住。  腿部肌肉被拉扯着生疼,乔慕晚折着腿,膝盖都抵到了胸前。  滑腻肌肤的脚踝被桎梏住,仰躺在洗手台上的乔慕晚,根本就不能动,她只要微微一动,腰身就像是要折断了似的疼起来。  “嗯……厉祁深,你放开我!”  这样的姿势不仅屈辱,还难受,就好像是要将她的两条腿都折断一样。  眼仁越发暗沉的盯着眼前女人这样一张皱紧着小脸,看见她微微泛红的眼眶中有晶莹的泪雾在闪烁,厉祁深不允许自己心疼的问着她。  “你到底在闹什么?”  年南辰还没来,她就开始给自己闹情绪,这个女人越发的不乖起来了。  “我没闹!”  侧过自己的小脸,她赌气似的不去看这个男人,却不想,自己越是这样,心里越是底气不足。  “还不说实话?”  “嗯……”  厉祁深加重了扣住乔慕晚脚踝处的力道,惊得她阵阵吃痛。  脚踝被他用力的按住,乔慕晚疼得不由自主的张kai双腿间的角度,寻着盈白的肌肤看去,吸睛之处,如同深山中散发着幽香魅力的花朵,漾动着芳香的气味,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宝藏一样的前去挖掘开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