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97章: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四千字,祝大家新春快乐!)

第97章: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四千字,祝大家新春快乐!)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82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她懂她现在所处的地位,所有她不想节外生枝,只想本本分分的帮乔氏渡过这次的债务危机,然后等乔氏债务危机一过,她就和年南辰离婚,重新获得自由。  她要的只有这么简单而已,但是要是厉祁深从中作梗,依照年南辰的性格,她不仅可能帮不到乔氏,年南辰还可能用“婚姻”这两个字,束缚她一辈子。  “所以呢?”  “所以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距离!”  闹着情绪,乔慕晚甩手就把自己肩膀上面的西装外套拿了下来。  抿着因为被海水浸泡、隐隐泛白的唇,她将西装递给了厉祁深。  看着脸色青白的女人将西装外套拿了下来,厉祁深还在滴着水的墨发下面,锋锐的剑眉,倏地一拧。  刚想发作不去搭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只听“阿嚏!”一声。  迎着瑟瑟的海风,乔慕晚两个无袖的削肩,不由自主的一哆嗦,跟着,一层粉色的小颗粒,泛着诱人的色泽,绽放在她裸-露的肌肤上。  刚毅轮廓的俊脸,因为乔慕晚的一个喷嚏,厉祁深深刻的五官,沉冷到黑。  倏地扣住乔慕晚的手腕,厉祁深英气逼人的脸,向她欺近。  “该死的女人,永远不知道安分!”  骨节分明的大手,扣在了乔慕晚削瘦的肩膀上,掌心间的温度,如同烙铁一般传递而来。  冷鸷的话语,一字一字的落下,跟着,他涔薄的唇,霸道而不留余地的占据了乔慕晚的菱唇。  被厉祁深再度以吻封唇,乔慕晚就像是受惊的小鸟儿一样,一气胡乱的挣扎。  小手推压在厉祁深的胸膛上,她浑身上下酥-软无力的推搡着男人的胸口,却不想男人纹理分明的胸口,像是一堵石墙一样,任由她无论怎样挣扎,也挣脱不开这个男人对她蛮横的桎梏。  在沙滩上一瘸一歪的踩着高跟鞋,乔慕晚就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不会掌握平衡。  被厉祁深疯狂的占-据着她的呼吸,她牟足劲儿的挣扎,却也挣脱不开这个力道是她几倍的男人。  双腿越来越软,到最后,乔慕晚负气的踢掉了高跟鞋,赤脚踩在在沙滩上和厉祁深抬杠的挣扎了起来。  沙滩上面的沙子松软而潮湿,整个身子被海水打湿的小女人本来就头重脚轻,再这么和厉祁深一闹别扭,她整个人一下子失去平衡,直板板的往地上倒去。  “唔……”  小身子倒在地上的同时,乔慕晚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就扯住了厉祁深的衬衫,跟着,男人伟岸的身躯,也随着她的身子,倒在了沙滩上。  唇齿间还在纠缠的两个人,因为倒在沙滩上的缘故,两个人的身体,贴合的更加密切起来。  厉祁深修长的腿挤在了乔慕晚的双腿中间,不自觉的磨蹭,让理智醺然涣散的小女人,感受到了脊背绷直的窘迫感。  盈白的小脸,因为这样生疏的接触,一张脸泛起了红润。  唇齿间没有分开的粘合,让厉祁深非得没有觉得窘迫,反而是很自然的牵住她的丁香。  大脑里昏昏沉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到最后,在乔慕晚一不留神儿间,厉祁深倏地托起了她的腰身,将她无力的四肢圈在了他的身上。  “唔……”  因为两个人衣衫都湿了的缘故,乔慕晚感觉这个男人贴合自己的距离更近了,似乎,滚烫到可以烤化她肌肤的感觉,冲血一般的涌上她的大脑。  “唔……厉祁深,你滚开!”  浑身软趴趴的乔慕晚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却抵不住这个男人将她拦腰抱起,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似的往回海景洋房那边折回。  浑身上下都是湿哒哒状态的两个人,像是两条相濡以沫的鱼儿一样缠在一起。  无措又无力的乔慕晚更像是八爪鱼一样用四肢挂在男人的身上。  “该死的,你真是太不乖了!”  俯下俊脸,厉祁深狠狠的咬了一口乔慕晚的唇瓣,继而,步伐快而有节奏的向海景洋房那里走去。  ——————————————————————————————————  穿过后门,避开楼下的宾客,依旧旖旎缠-绵着的两个人上了二楼的客房里。  长时间感受着外面的黑暗,乔慕晚一进门,就被头顶上的水晶灯的灯光晃到眼睛。  不自觉的,她的小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直接埋首到了男人伟岸的胸膛。  本就发烫的小脸,贴合上男人强劲儿心跳的胸膛,乔慕晚的脖子,跟着都发烫了起来。  湿哒哒的胸口前,忽的埋下了一个软软的小脑袋,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他能感受到乔慕晚微微惊喘的呼吸,一下接着一下的喷洒在他的胸膛上。  看着到现在都还挂在自己胸膛上面的小女人,厉祁深好看的嘴角,漾起了一抹弧度。  “这么舍不得离开我?”  一句带着戏-谑涟漪的话,让乔慕晚的脸颊发烫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反应过来以后,她炸了毛一样的挣脱着眼前的男人。  软绵绵的小脚刚刚一着地,膝盖发软的她,直接就倒在了猩红色的地毯上。  “唔……”  下意识的嘤咛一声,乔慕晚被海水打湿着的身子,在灯光的映衬下,身体曲线,玲珑有致的展现着。  尤其是盈白的双腿深处,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男人深邃的眸光。  脑海中飞速的一闪而过两个人曾经在一起交-欢的样子。  几乎是没做任何的思考,隐忍着身体紧绷绷感觉的厉祁深,从地上捞起乔慕晚那一抹纤柔的身子,直接就向浴室那里抱起。  “喂,厉祁深,你还想做什么?放开我!”  穿着保守黑色裙子的乔慕晚,就像是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似的,在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两个臂弯中,胡乱的挣扎着。  “闭嘴,该死的女人!”  厉祁深不满的呵斥了一声怀中不乖的女人。  “喂,你到底要干嘛啊?你放开我!”  双腿间没有消散的感觉,至今还刺激着她的脑部神经,想到这个男人可能会做出更加过分的行为,乔慕晚的两个小手,加上两个脚,不管不顾的扭打着。  “放我下来,厉祁深!”  眼见着他抱着自己的身子,向浴室那里走近,乔慕晚挣扎的更加剧烈起来。  胡乱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她两个小手都要抓破男人的衬衫了。  “砰!”  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厉祁深长腿一勾,顺势就将浴室的门给合上了。  房门被合上的瞬间,乔慕晚心里忐忑的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这个男人是要做什么?  “厉祁深,唔……”  在乔慕晚一声呼痛下,厉祁深将她的身子直接丢进了浴缸里。  腰身咯到了浴缸的边沿,乔慕晚下意识的凝眉闷痛一声。  手扶着可能已经红肿了的腰身,她惊颤的抬起惶恐不安的眸子,干净的像是小鹿一样,无措的看着眼前已经俯下来身子的男人。  厉祁深黑曜石般烁而发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小女人,想到她刚刚那一句“我是有丈夫的人!”,他冷鸷眸光的眼仁,狭长的眯起。  力道凶狠的狠抓了一把,衣料破碎的声音,瞬间就在空气中浮动开。  看到衣衫不整的小女人,上半身还剩下贴身的遮羞布,形同虚设的护着她,厉祁深眸光越发的危险起来。  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的护住自己的小身子,乔慕晚警惕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眼前完全是她读不懂眸光深意的男人。  “你……你到底想怎样?”  刚刚被这个男人力道狠戾的一抓,她的胸口到现在还在泛着疼,而且这个男人的力道不是一般的狠,是那种野兽般让她心弦发颤的狠,就像是恨不得要抓坏她一样。  再去看这个男人的黑眸,不是那种泛着占-有欲-望的眸光,但是他的眸子,实在冷静的可怕,就像是智者一样惹人深思。  盯着眼前女人的目光,由她的脸颊转移到了上半身的羞-涩那里,沉重越发危险的眸子,厉祁深轻轻掀动了薄唇。  “不想感冒,就用热水好好洗洗你的身子!”  语气不友善的说完话,他沉着一张脸,支起了颀长的身躯,继而,没有任何留念,连头儿一下都不回的出了浴室。  “嘭!”的一声,浴室门被合并上的声音传来,震得乔慕晚的心弦都跟着一颤。  看着已经消失在了浴室里的男人,她忍不住的呜哝一句“混蛋!没事儿抽什么疯!”  ——————————————————————————————————  不想自己感冒,更不想自己这个狼狈的样子,乔慕晚僵硬的从浴缸里爬出来湿哒哒的声音,将浴室的门上了锁,然后脱下身上的礼裙,重新折回到浴缸里,反反复复清洗着自己的身子。  直到把自己的身子,揉搓到肌肤泛红,她还是不肯停下手里的动作。  莫名的,乔慕晚直感觉就算是擦了三遍沐浴露,身上还是有那个男人萦绕开的气息。  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她才身子僵硬又麻木的穿上旁边架子上准备好的浴袍,走出了浴室。  想着楼下还有那么多的宾客在,她还要继续参加这个见鬼的周年庆,乔慕晚快速翻着衣柜里为客人临时准备的衣服。  在衣柜里混乱的翻着,好久才找到一个适合她穿衣风格的连衣裙。  缀着碎花的连衣裙上,摇摆着流苏一样流畅的曲线,让乔慕晚不假思索,就剥下了自己身上的浴袍。  脱下自己身上的浴袍她才木然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底-裤和内-衣让她穿。  弯下腰将浴袍刚要穿上,还不等她拾起扔在g上的浴袍,房间的门,被一只手,松动了锁芯。  房门被打开,已经重新换了一身干净西装的厉祁深,身姿笔挺又出众的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啊!”  突然间走进门的男人,让乔慕晚瞬间像是炸了毛一样的惊呼一声。  许是没有想到乔慕晚在换衣服,厉祁深沉冷的眸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奥凸有致的曲线下,两个白鸽一样的美好,安静的呈现在她白-皙的肌肤上。  被男人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没有打理好的浴袍,根本就遮掩不住她的身子。  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飞速的倒流着,乔慕晚一时间不知道该遮挡自己的哪里是好。  刚想掩盖上自己的胸,忽的又发现自己下面身无寸缕。  一时间,她窘迫到小脸都要渗出血来。  两颗珍珠粒一样洁白的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别别扭扭地的乔慕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能不能先出去?”  不知道是有多费力,她才难以启齿的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却不想一脸从容不迫的男人收回目光后,只是将手插-到了裤兜里,神情要多淡然就有多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遮什么遮,又不是没看过!”  “……”  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让乔慕晚脸色更加的窘迫起来。  眼梢的余光,微微瞥视了一眼乔慕晚,在看见她似乎要滴出血的脸颊以后,厉祁深悻悻地转过了身子。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装的还是真的,那晚像火一样死死缠着他的事儿,估计早就被她给忘了。  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厉祁深迈开修长的腿,向门口那里走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