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00章:这名字好,和我家祁深八字想和!(三千字,求月票)

第100章:这名字好,和我家祁深八字想和!(三千字,求月票)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6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我妈时不时的就把你挂在嘴边,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嫉妒了!”  厉晓诺语气带着歆慕的开了口。  不同于其他名门淑媛,厉晓诺在法庭上辩护的凛然,让她完全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而且她也不是那种犯公主病,时不时就撒娇的女孩子,她是一个很大度、有眼界、懂宽容的女孩子。  能看得出来自己的母亲很喜欢这个乔慕晚,她也就跟着爱屋及乌的喜欢这个女人,尤其是这样一个能入她哥眼睛的人,她自然是要高看几眼。  “这话让你说的,整的你像不是我亲生闺女似的!”  厉老太太嗔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转而又喜笑颜开的将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这个老太太上了年纪,人糊涂了,和你见面好几次了,都忘了问你名字!”  肖百惠俨然把乔慕晚当成是她的儿媳妇的拉过她的手,亲昵的将她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中。  “厉老夫人,我叫乔慕晚!”  声音柔柔婉婉,让厉老太太的心都要跟着融化了,怪不得自己的儿子那块死木头疙瘩能上了心,且不说这个乔慕晚人长得多么漂亮,连说话都让人喜欢的不行。  “诶呀,这名字好啊,一看和我家祁深八字就和!”  厉老太太笑得更加灿烂起来,一张脸就像是迎来了第二春似的笑得都是褶子。  “妈!”  一旁的厉晓诺看到乔慕晚的窘状,赶忙就拉住了肖百惠。  依照自己母亲这样大哈喇的行为,哪个矜持点儿的姑娘不都得被她吓坏了啊!  “诶呀,你拉我干啥?”  老太太不悦的白了自己女儿一眼,她这样拉着自己的行为,让老太太的脸蛋都气得圆鼓鼓的,烫着卷卷的花白头发,也跟着一颤一颤起来。  “妈,您太心急了,一会儿给准嫂子给吓到了!”  打从上次厉祎铭叫了乔慕晚“准嫂子”这个称呼以后,厉晓诺发现她也喜欢上了这个称呼。  乍一听厉晓诺的话,老太太才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心急可能会吓到人家姑娘。  “你说你这个熊孩子,你怎么不早点儿拦着我啊!”  老太太不情不愿的说落着自己的女儿,让厉晓诺都跟着皱起眉,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埋怨着,“就您这样说风就是雨、不按套路出牌的行径儿,谁能拦得住啊!”  重新敛了敛情绪,老太太转身,脸上堆着笑,再度握住了乔慕晚的手。  “慕晚呐,我这个老太太刚刚唐突了,没吓到你吧?”  被肖百惠问的一脸尴尬,乔慕晚摇了摇头儿,淡淡的浅笑着。  不想自己再把乔慕晚吓到,厉老太太说话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时不时的还要征求自己女儿的意见再问出口。  厉家老夫人和厉家的千金都对乔慕晚刮目相看的攀谈着,明事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乔慕晚有极大的可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一跃成为总裁夫人啊!  “她是谁?”  一直对厉祁深都颇有好感的藤雪,看到乔慕晚的身边杂七杂八的围着厉家人,她的眼仁不免放she出嫉妒的眸光。  “她啊,鼎扬新晋的设计师,据说是厉祁深亲自挑选的呢!”  一旁的姚芊芊不屑的眨着眼,顺着藤雪的话答了下去。  “鼎扬的设计师?厉祁深亲自挑选?”  听着这几个词汇,藤雪的眸光更是带着攻击性的缩了缩。  —————————————————————————————————————  从鼎扬会场那里,怒气冲冲出了门的年南辰,浑身就像是发火一样的难受。  该死,什么见鬼的拉布拉多犬,那个厉祁深见鬼的助理能那么及时的出现在安全通道那里,根本就是有意做出来这些事儿的。  越想,年南辰心里的火焰越是蹭蹭的往上冒着,似乎都燃烧一切似的。  “南辰……你慢点儿,我……我有点儿跟不上了!”  平时工作中,杜欢还唤年南辰是年总,但私下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她就是唤他“南辰!”  身后,杜欢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让一脸戾气横生的年南辰,倏地止住了步子。  转身看着揉着脚踝的杜欢,年南辰心里窝火的感觉,瞬间就燃烧成了yu火。  该死,碰不到乔慕晚,碰碰自己妻子名义上的表妹也好!  转身,年南辰一把就抓住杜欢的身子,将她打横抱在怀中,然后迈着流行大步,快速向车子那里走去。  拉开车门,再合上,再按下中控,年南辰的动作一气呵成。  一进车厢里,年南辰就迫不及待的掀开杜欢的裙子,在杜欢半推半搡间,ting直了腰杆。  没有任何的前-戏,年南辰凭着宣泄的感觉,在杜欢那里驰骋着。  突然的挑,痛得杜欢一时间承受不了,但一会儿过后,她便化成一汪水的用手圈住了年南辰的脖子。  努着粉红色的精致嘴唇,她作势就要去亲吻年南辰,却被年南辰绷着个脸给拒绝了。  不带有任何的温柔,年南辰凭着感觉做着他想做的事儿。  能感受的出来年南辰完全不是在zuo-ai,而是发-泄,杜欢的眉波不禁染上了疑惑。  从年南辰刚刚从会场里出来,她就发现这个男人哪里不对劲儿,就像是在女人那里吃了瘪似的。  乍想到在女人那里吃了瘪,杜欢一下子就想到了乔慕晚。  难道说年南辰这样反常的行为是因为乔慕晚?  不允许杜欢在自己身-下胡思乱想,年南辰一下比一下重的加快了速度。  ————————————————————————————————————  没有去管软成一团的杜欢,年南辰兀自理了理自己的衣衫以后,降下车窗,心烦意乱的点了根烟。  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厉祁深怎么会出来救乔慕晚!虽然不是他亲自出马,但找了他的近身助理,也能看得出来,他对这个乔慕晚是真上了心。  想到那天在餐厅里的一幕,再到今天,年南辰心里不好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乔慕晚真的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吗?而且对方还是厉氏的掌舵人?  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年南辰一再想要纾解心里的郁结,也散不开重重迷雾一样的阻塞感。  如果说乔慕晚在外面养的歼-夫真的是厉祁深,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儿阻断开他们两个人,如果阻断不开他们两个人,自己缩头王-八的名儿就当定了!  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直到年南辰抽了第三根烟的时候,收拢好了自己衣襟的杜欢,才软绵绵的向年南辰靠来。  “南辰,你是怎么了吗?”  隔着薄薄的衬衫,杜欢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年南辰的胸膛,时不时的还抓起他胸膛上的茱萸玩-弄起来。  “没怎样!”  心烦意乱的年南辰推开了杜欢的身子,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他的烟。  从来没有见过年南辰这副对自己抗拒的表现,杜欢的心里不免有些感伤。  抿了抿唇瓣,她再度不死心的攀附上了年南辰的手臂。  “南辰,你到底怎么了吗?是不是不开心啊?如果不开心,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你一定要给我说啊!我可以为你排遣心里的郁结的哦!”  杜欢的话,让年南辰不明不暗的眸光,冷冷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可以排遣我心里的郁结?怎么排遣?给我用kou-jiao还是怎样?”  以往年南辰恼火的时候,杜欢都会想尽办法儿的取-悦他,这次,年南辰拥着讥诮的口吻开了口。  被年南辰的话说的脸颊发烫,杜欢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他。  “我……可以听你的吩咐,只要能帮到你,我就可以做到!”  吞吐着粉红色的舌,杜欢媚-惑的说着话。  看着眼前女人一副放-荡样儿,年南辰狠狠的抓了她一把。  胸口上面的痛,让杜欢忍不住娇-嗔了一声。  “我让你做什么,你都能做到是吗?”  “……嗯!”  在颤抖的吟哦声中,杜欢点了点头儿。  “那好,我要你去勾-引厉祁深!”  ————————————————————————————————————————  “小雪,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姚芊芊看着往红酒里调兑着媚药的藤雪,忍不住手心捏了一把冷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