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06章:发生任何事儿都没关系,出了事儿,我负责(五千字)

第106章:发生任何事儿都没关系,出了事儿,我负责(五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81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如诉如泣的哭噎声,让厉祁深眉峰皱的更紧。  昨晚的事儿,和之前那次一样,都是他的情不自禁。  本来,他可以抗拒,但火热的情网,不允许他理智清明,想到这个女人曾经让他发疯一样的紧-致,简直就像是抽大-麻一样上瘾,他一丁点儿也不想拒绝。  拉下乔慕晚两个小手包裹在干热的掌心中,厉祁深十指穿插过她的盈盈素手,两个人掌心相对,十指相扣。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小女人,他眸光深邃的紧锁她的每一个神情变化。  “我承认,碰你,是我情不自禁!”  不加虚幻的说出他的心里感受,他整整三十四年的人生了,从来没有对什么事情上过瘾,但沾了这个女人的荤-腥以后,他节制不下来。  “你……”又羞又恼的乔慕晚因为男人低沉中透着一丝黯哑的声音,心跳蓦地漏了一拍,跟着,小脸也红了起来。  “厉祁深,你真是太过分了!”  一句“情不自禁”让乔慕晚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窘迫,她就算语文再不好,也知道“情不自禁”是什么意思。  恼羞成怒的小女人,用力拉扯着自己的手,试图让自己挣脱开这个该死的男人。  “厉祁深,你放手!”  乔慕晚挣脱不开,激进的话也跟着反抗厉祁深。  将周遭一切都能吸附到他眼中的眸,眼神沉冷、深刻的凝视乔慕晚一张受了委屈的小脸。  良久,他轻启薄唇:“昨晚,我们两个都被人下了药!”  ——————————————————————————————————————  一整晚的自由体操,再加上晨练,乔慕晚的身子像是断了似的,根本提不上来任何的力气。  从洗漱间出来,乔慕晚眼眶还有些泛红,刚抬眼,就看到厉祁深已经穿戴好,手捏着手机,身姿笔挺的从阳台那里走过来。  至始至终都觉得自己现在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尴尬又别扭,哪怕昨晚的荒唐事儿是有人蓄意制造,乔慕晚也不敢去直视男人一双惹人深思的眸。  敛下眼睑,她径直趿着拖鞋,小碎步的往玄关那里走去。  手刚搭上门把手儿,一只力道殷实的大手,掌心干热的覆上了她的手背。  “我带你去吃饭!”  被厉祁深强行拉着手,乔慕晚就像牵线木偶一样踉踉跄跄的跟上男人的步伐。  下了楼,打扫海景房这边的保洁员看到厉祁深牵着乔慕晚下楼时,纷纷颌首问安。  被几个面容慈善的保洁阿姨看到自己脸颊发烫,乔慕晚低垂着眸子。  “厉祁深,你放开我!”  两个人这样的姿态太容易惹人遐想,她挣脱男人的力道加重。  没有放开乔慕晚的意思,厉祁深加重了掌心的力道。  “放开你,你能乖乖听话?”  虽然这个女人温顺的像是和小绵羊,但厉祁深知道她羊皮的外表下有一颗狼的心,就像昨晚,他后脊背上面不仅被这个小女人抓出了几道红痕,两个人情到浓时,她更是反客为主,自己变成“全自动”的取-悦他,让他好几次都险些松了jing关。  被厉祁深一句反问的话问得小脸发热,在乔慕晚口干舌燥的舔-舐薄唇间,厉祁深已经牵着她的手,出了海景房。  坐在厉祁深的车子里,乔慕晚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将目光落在窗外。  似乎,窗外的景色比车厢里的极品男人更加让她垂涎。  车子一路向市区驶去,百无聊赖的乔慕晚,侧着白-皙的小脸,留下圆润线条的望向窗外。  窗外的街景,走马观花的闪过她的眼,却让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流连在上面的心思。  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她的脑海中不住的闪烁出“情不自禁”四个字。  思绪烦躁的厉害,刚微微收敛住思绪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一个药店,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赶忙让厉祁深停车。  车子刚停了下来,乔慕晚就拉开车门向药店那里跑去。  昨晚两个人都没有做什么善后处理,今早又被这个男人弄得自己身子一塌糊涂,乔慕晚一心想到的就是不要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走到了导购台那里,她要了一盒避-孕-药,顾不上用水,付了钱以后,乔慕晚拿出两片避-孕-药,作势就吞下去。  “你做什么?”  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来,厉祁深夺过乔慕晚手里的避-孕-药。  看到药盒上面的三个字,他当即就沉下了脸。  紧锁眉头,他不友善的眸光落在了眼前局促不安的小女人的脸上。  被眼前男人,灼热黑幽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乔慕晚心尖儿颤了颤。  “昨晚的事情是个意外,我……我只是不想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伸出两个小手,乔慕晚就去厉祁深的大手里抢避-孕-药,“厉祁深,你把药给我,如果我没有及时吃药,真出了什么事儿,后果就麻烦了!”  虽然吃药对女性的身体不好,但是她觉得,相比较让某些不该发生的事儿发生,她情愿吃药。  厉祁深不动声色,任由乔慕晚怎么抓自己手里的药盒,他都不肯给她。  “厉祁深,我吃了药,这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这次,厉祁深干脆将药盒,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厉祁深,你……”因为这个男人突然擅作主张的行为,乔慕晚清澈的瞳仁里带着埋怨。  “任何事儿发生都没关系,出了事儿,我负责!”  语气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乔慕晚无从反驳。  这个男人就算是性子再怎么阴晴不定,也不应该不为她考虑后果。  有升腾的怒火在乔慕晚心口处盘踞,还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直接扯住了她的手腕。  “怀上了你就生下来,正好,我爸妈急着抱孙子!”  乔慕晚:“……”  ——————————————————————————————————————  没有去和厉祁深吃饭,乔慕晚闹着情绪说自己累了,要回去休息。  没有过多纠-缠她,将她送到了舒蔓的楼下,他就开车离开了。  看着厉祁深的车子开走,倦怠的乔慕晚舔了舔唇瓣,赶忙去了附近的药店,要了一盒“毓婷”。  回到楼上,乔慕晚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接水吃药。  闻声从房间里出来的舒蔓,看到矮几上面的一盒紧急避-孕-药,她直觉性的挑起了细眉。  “昨晚真的做了啊?”  舒蔓的一句话,让乔慕晚险些将水喷出来。  “咳咳……”抽出来两张纸巾,乔慕晚憋红着一张脸的擦着嘴角的水渍。  “我说慕小晚,你不用这么激动吧?好歹你都做了二十六年的处-女,发生这样的事儿,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被舒蔓的话说的小脸更红、更烫,乔慕晚感觉脸上的热量传来到手心,将水杯里的水都要煮开了。  “蔓蔓,你别闹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虽然厉祁深没有说昨晚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他说他们两个人都被下了药这件事儿,她信。  就算她再怎样没有酒量,喝了一杯红酒,也不至于大脑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  想到昨晚的荒唐事儿,再想到她的第一次,她的太阳穴都跟着泛起了胀痛。  “那是怎样?一看你们昨天晚上就做的太投入,都忘了避-孕,不然你也不至于吃紧急避-孕-药啊!”  舒蔓啧啧做笑出声,时不时的还用手比划两个人交-媾的姿态,样子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习惯了自己好朋友这样一副大大咧咧的性子,乔慕晚没有多说什么,白了她一样,转身往卧室那里走去。  “嗳,别着急躲啊,你倒是给我说说啊!”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舒蔓,乔慕晚无力的叹息一声。  “大姐,我累了!”  按下门锁,舒蔓收到的直接是门板合并的声音。  “唔……既然你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毕竟g上运动比较消耗体力!”  ——————————————————————————————  睡得正酣,一阵短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搅醒了乔慕晚的美梦。  身子乏力的乔慕晚掀起眼帘看了看手机,蓦地清醒了过来。  被年永明叫回年家,乔慕晚心里忐忑的厉害。  如果说之前,她还可以坦然,但是经过昨晚的事情,她就觉得自己此刻面对年永明的时候,自己带了一层虚伪的面具。  坐在年永明的对面,看到他要给自己倒茶,乔慕晚赶忙插话,“爸,我来吧!”  起身,她规规矩矩的将茶倒入了年永明的杯子里,然后坐回到了沙发里。  轻缀了一口茶,润了口的年永明抬起眼看了看乔慕晚。  瞧着她眉眼间和自己的那个故人有几分相似,他的思绪被拉回到了很久之前。  “慕晚呐,搬回来住吧。反正南辰也不在家里,就我和你妈两个人也怪冷清的!”  本以为上次的调和,能缓解一下现在家庭不和睦的紧张气氛,但事实证明,这件事儿确实不好处理。  能听出来老人家话语里的沧桑,乔慕晚抿了抿唇瓣,一时间难以启齿。  不管年南辰在不在家里住,就单单一个赵雅兰,她都应付不来。  虽然她和年南辰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但是她真的在很努力和年家这两位长辈好好的相处,不过结果有些可笑,自己非但没有赢得自己婆婆的喜欢,还被指出来和自己的公公之间关系不当!  “爸,我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但是我……还是先在外面住一段时间吧!”  她觉得,她不在这个家,或许氛围还会好一些,但是倘若她在这个家,指不定这个家会是怎样一副鸡飞狗跳的场景。  “慕晚,爸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你婆婆也不是什么坏人,她就是喜欢茉含,打心底里就认准了茉含做她的儿媳妇,所以才……”  “爸,既然这样,让我妹妹嫁到年家不是更好吗?”  她一直都在否决这场荒谬的婚姻,只是碍于当下的情况,她只得隐忍着心里的不快,做一个有利用价值的棋子。  乔慕晚的质问,让年永明端着茶杯的动作一滞。  尽管乔慕晚的声音轻轻婉婉,他这个做长辈的还是听出来了她话语里的苍凉意味。  “慕晚,有些事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茉含是好,但是她不适合南辰,相反,你很适合他,爸觉得你会是一个很好的贤内助!”  “爸,我和年南辰之间没有感情基础,根本就做不来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而妈喜欢茉含,年南辰也喜欢茉含,你们都很喜欢茉含,既然你们大家都喜欢茉含,把茉含娶进门,不是有很多的欢笑可言吗?”  乔慕晚打从这段婚姻开始,她心里就一直压抑的难受,今天都倾诉了出来,忽的觉得就像是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让她舒心。  这段只有利益,无关感情的婚姻,她图的不会是能够借助年家的力量帮助乔氏渡过这次的债务危机。  用埋葬婚姻的方式,偿还乔家的养育之情,她能做的只有这些罢了。  乔慕晚的话让年永明唉声叹息,“慕晚,你和南辰的婚约确实有不公平的因素存在,但是爸会帮你们两个人一一排除这些因素,我今天就把南辰叫回家里,让他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都断了关系!”  年永明一直一副“宁毁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态度,让乔慕晚觉得自己多说些什么都无济于事。  “爸,我……可以不和年南辰离婚,但是我希望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她不愿意回到年家这么压抑的地方,似乎多待上一秒钟,她都会胸闷气短。  在业界纵横多年的年永明最惯于察言观色,自然而然的,他能听的出来乔慕晚话里的意思。  “爸会给你私人空间,但是慕晚……年家在盐城怎么说都算是名门大户,你在外面……”  年永明虽然点到为止,但乔慕晚很清楚他要说些什么。  心头而莫名的紧张起来,垂着眸,她柔白的小手,一再的捏紧、放松、再捏紧……  舔了舔干涸的唇瓣,再抬起头儿时,她的脸上再度带上了虚伪的皮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年永明。  “爸,您放心吧,我很清楚这些事儿,就算您不说,我也知道女人的名节比什么都重要!”  ————————————————————————————————————————  从年家出来时,乔慕晚身心疲倦着。  不知道是因为年永明的话让自己心虚,还是因为自己违背着良心开口说的话让自己心虚,她整个人无力的厉害。  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想,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将这些烦心事儿都丢在脑后。  坐上了计程车,在她手揉着太阳穴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陌生的手机号码让她眉心微拧,迟疑了两秒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您好,请问是乔慕晚小姐吗?您的丈夫年南辰先生刚刚昏倒在了酒店这里,麻烦您现在过来一趟!”  乔慕晚刚想开口说让酒店那边打电话给年家,对方报了酒店的名儿和年南辰所在房间的门牌号以后就挂了电话。  纵使有千百个不愿意,乔慕晚也改变不了自己还是年南辰名义上妻子的这个事实,思忖再三,她还是硬着头皮来了酒店这里。  进了酒店,她刚在登记处登了记,身后走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商人。  和其他人一样,乔慕晚的眸光带着打量的看去。  修身的高档西装,包裹着男人昂藏的身躯,过分完美的身材,如同杂质里面走出来的男模儿,身姿挺括而颀长。  随着厉祁深移动的步伐,一张呈现在光线下的深刻五官,能工巧匠精雕细琢一般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视网膜上,乔慕晚也不例外。  在看到厉祁深棱角分明的俊脸的那一刻,乔慕晚“刷!”的一下子就烧红了耳根子,昨晚和今早的激-情片段,有断断续续、有真真切切的呈现在她的脑海中。  心里说不出的别扭与尴尬,让她绞紧着自己的双手,许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碰到厉祁深,她当即埋低了小脑袋,把自己身子缩的像是和小刺猬一样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