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08章:就这么急着要我走?(三千字)

第108章:就这么急着要我走?(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8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面容狰狞的出声,年南辰越看乔慕晚这张素净的脸,越有一种撕烂她的冲动。  看她表面上一副乖乖女的好形象,实际骨子里就是个yin娃荡-妇,想到她和厉祁深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他捏住她下颌的力道越来越重。  “嗯……”下颌近乎要被拧断,乔慕晚吃痛的皱眉。  “年南辰,你发什么疯?放开我!”  两个小手搭在年南辰遒劲力道的手腕上,乔慕晚用力的扯着。  不管乔慕晚此刻的表情多么的痛苦,年南辰眸子里激荡起怒意的火焰,就是这样一张脸,下作的去勾-引男人,让他戴-绿帽子、当活王-八!  一旁的乔茉含本来还一脸得意的看着年南辰用力的折磨乔慕晚,在听到年南辰从口中说出去的话后,整个人如遭雷劈。  “乔慕晚,挂着我年南辰女人的名,你就给我收敛点儿!”  咬牙切齿的声音,字字清晰的落下,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的乔茉含,瞬间红了眼眶。  她一再原谅了年南辰,得到的却是他口口声声称其他的女人人是他的女人。  心里悲戚又窝火,乔茉含尖锐的拔高声音:“年南辰,你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走上前,乔茉含心里堵得慌的轮着拳头打在年南辰的身上。  委屈、不甘、愤怒……各种灰色的词汇充盈在乔茉含的脑袋里,让她通红的眼眶里,夺眶而出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流。  “年南辰,我十四岁就跟了你,八年了,我们两个人都在一起八年了,你现在给我说这个女人才是你的女人,你把我乔茉含当什么了?当什么了啊?妓-女吗?还是任由你发-泄妄为的母-狗?”  咬着牙,乔茉含和年南辰大叫出声,打从他结了婚以后,自己受的委屈不断,越想心里越乱,她发-泄的更凶。  为了应付乔茉含,年南辰抓住乔慕晚的手,在不经意松了松。  “年南辰,你说你到底想怎样?如果你要是要这个女人,我们就……”  乔茉含手指指向乔慕晚,却没有看到乔慕晚的存在。  同样没有看到乔慕晚的存在,年南辰的眸光骤然转冷。  顾不上去管乔慕晚,愤怒难当的乔茉含回头再想和年南辰理论时,被他一把甩开了手。  “年南辰!”  乔茉含咆哮一声,看着随手捞过一件大衣的年南辰走出房门,她的泪水像是闸口开了闸,流的更凶。  —————————————————————————————  顾不上去理自己脸上的红痕,乔慕晚在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到的走廊里,疾步走着。  “乔慕晚,你给我站住!”身后,年南辰雷吼出声,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刺耳、惊心。  想到昨天厉祁深助理的解围,他就气得浑身直哆嗦,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竟然有这么好的本事儿,居然能吸-引到厉氏总裁的眼。  听不得年南辰的声音,乔慕晚走得更快。  一想到他碰了自己的妹妹后,再一副丈夫的形象管教自己,乔慕晚心里就一直犯膈应。  看到前方拐角处的地方,她没多做考虑,扎下头就晃了进去。  黑暗到不着一丝光线,她刚走两步,就被一只在黑暗中横出来的手,直接捏住了手腕。  一个旋身,乔慕晚不等惊呼一声,就落在了一个气场十足强烈的胸口上。  “别出声!”  头顶上扬起厉祁深的声音,比夜色都深邃的落在乔慕晚的耳边,让她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儿。  追上来的年南辰没有看到乔慕晚的存在,当即就恼火的踢了一脚空气。  嘴里骂骂咧咧着,他眼神瞄到拐角处的时候,狐疑的看了一眼后,随即走了进去。  走廊里的光线,让暗处缩在厉祁深怀里的乔慕晚,察觉到了年南辰身影的逼近。  心弦徒然绷紧,乔慕晚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小鹿似的,小手不自觉的拧住了厉祁深袖口的西装。  察觉出怀中小女人的紧张,昏暗的拐角处,厉祁深蹙了蹙眉。  “乔慕晚!”  在黑魆魆的楼梯拐角这里,年南辰发了疯一样的大叫一声,让乔慕晚的心,如同擂鼓一样。  神情震惊惶恐之际,乔慕晚明显感觉到身旁的男人抬起了腿,在她后知后觉下,修长的腿,让她看不清他动作的情况下,横在了年南辰迈开步子的脚前。  一阵人体和楼梯摩擦时产生的“轱辘”声,和垃圾桶倒地的声音响起,让乔慕晚完全不敢相信这个臂弯撑着自己身体的男人,居然这么行为恶劣的做了小孩子才会做出的事儿。  身子连滚带爬的跌在缓步台上,年南辰龇牙咧嘴的呻-吟着。  缓了缓身子上的痛,打开手机手电筒,他四下瞄了一眼,没有看到有什么异样,只有在他滑下的地方,倒了一个垃圾桶,从里面横出来了一块西瓜皮。  “该死!”年南辰踉踉跄跄的踢翻了那块西瓜片,他暗咒乔慕晚这个扫把星给他带来了霉运。  ————————————————————————————  头脑一阵眩晕,乔慕晚没有看清厉祁深的动作,整个人的身子就被他挺括的身躯压在了门板上。  墙壁上的壁灯泛着星星点点的光,厉祁深颀长笔直的身躯笼罩住乔慕晚,光线从他身体两侧散发出不真实的剪影。  厉祁深垂眸看比自己足足矮了一头的小女人,因为刚刚突然将她带入到房间里,她一双粲然的水眸,受惊的看向自己。  依旧幽深的黑眸,带着能吸附周遭一切的引力,将乔慕晚的目光完全聚焦到他的眼中。  这个男人的眼有神而锋锐,专注看你时,似乎可以把你心里全部的想法儿都看得透透彻彻。  两个人的目光足足对视到乔慕晚堪堪的别开眼,厉祁深才松开她,转身迈着步子,向窗边走去。  随手抽出来一支烟,他刚按下打火机,乔慕晚开了口:“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乔慕晚本来只想提一嘴,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但想到刚刚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她做不到得了便宜还卖乖,只得硬着头皮的带上了他。  眼神斜睨了一眼乔慕晚,厉祁深没有说话,兀自抽着烟。  被这个男人正眼瞧都不稀罕瞧自己一眼,乔慕晚瘪了瘪嘴。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方便出去,且不说碰到年南辰会有多尴尬,自己和这个男人独处的样子被他看见,指不定会掀起怎样一场惊涛骇浪。  不敢走上前,似乎离这个男人进一步,就会感受到他周身上下的气息,致命一样的袭来。  软着一双腿,乔慕晚小身子软-软的靠在门板上。  ——————  深邃的眸,带着让人读不懂的深意看向窗外,浓重的雾霭,迷蒙了男人一张深刻五官的俊脸。  手机铃声响起,扰乱了房间的安静。  厉祁深刚按下接听键,陆临川带着紧张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厉总,您在哪?王老板这边……”  “你和付董事看着处理!”  “……”  又低又沉的声音落下,不等陆临川再说些什么,厉祁深直接掐断了电话。  在门口那里还是战战兢兢地乔慕晚,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浮动在空气中,她声线有些哑的开了口:“你是不是要去办公?那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再走!”  乔慕晚的擅作主张,让厉祁深当即就沉下了脸。  侧过头,锋锐的眸子,狭长的眯起,带着某种昂藏的深意,他定定的看着她一张泛红的脸。  被男人的眸看到心里发憷,乔慕晚后脊背冒出一层冷汗的绷紧着身子。  “我……我的意思是,你工作比较重要!”  眼神儿不断的闪躲,自己的小心思就像见不得光似的暴露在厉祁深的眼中,让乔慕晚一再紧张的抿着唇瓣。  没有吱声,在乔慕晚局促不安的眨眼盯着下,厉祁深迈开修长的腿,向她走近。  晕黄的灯光打住他刚毅线条的五官上,立体而深刻,淡淡的光影笼罩,让他仿若从天而降的神祗。  越发沉冷、安静的眸,让乔慕晚底气越发的不足,男人居高临下俯视她时,她的心脏更是险些弹出了嗓子眼。  “就这么着急让我走?”  “不是!”  在男人过分深邃眸光的注视下,乔慕晚没做考虑的开了口,却没有发现她的话是有多么的不走心。  “嗯……”  在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厉祁深倏地扳起了她的小脸。  “什么时候和年南辰离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