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0章:你得让我住你心里去,我才能知道你的想法(四千字)

第110章:你得让我住你心里去,我才能知道你的想法(四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8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不能在员工面前表现出异样,她和厉祁深两个人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出了这样意乱情-迷的事儿也算正常,就像厉祁深说得那样,两个人都是“情不自禁!”好了。  “慕晚,前晚宴会后你没有回来,还好吧?”  梁秋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平时最热衷于一些家长理短。  前天晚上乔慕晚和藤雪喝完酒以后就没有再回来,要是平时,她可能会觉得她提前回去了或者是怎样,但巧了的是自家总裁也没有回来。  虽然酒会后期陆临川和几个厉氏的老牌董事在维持会场,但少了厉氏的总裁,不得不让人把失踪的他们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尤其还是两个人一直让大家觉得有暧-昧不清的关系。  “……还好!”  虽然嘴上一再提醒自己前晚的事儿只是一个误会,但是她真的做不到抛开不计,尤其是被梁秋月这么一提,那些旖旎缭绕在她脑海中的片段,定了钉子一样的在她脑海深处根深蒂固。  “那你后来去哪了啊?我去洗手间找你,没看到你啊!”梁秋月自顾自的说着话,再回头时,发现乔慕晚一时间竟然红了脸。  “诶呀慕晚,你怎么脸红了?很热吗?”  入了夏的天,气温在攀高,没有料想到乔慕晚是因为想到和厉祁深之间的那些旖-旎场面才红了脸,梁秋月还以为她是受不了盐城高温度的原因。  两个人寒暄间,陆临川叩门,拿着文稿进了设计部。  “梁部长,这是厉总要你设计兰苑园林那边的方案,你着手设计一下!”接过了文案,梁秋月应声离开。  看着梁秋月离开的身影,陆临川又将目光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乔工,这是厉总要你改的图纸!”  厉总、厉总、厉总……这着了魔的两个字在她的脑海中啪啪直响。  接过陆临川递来的图纸时,乔慕晚眼角余光一瞥,半毛玻璃外,厉祁深过于高大的身躯,穿着半挽到小臂处的白衬衫,没有系领带,领口微敞的样子落在了她的眼中。  心脏徒然漏了一拍,哪怕这个男人此刻离自己的距离超过十米,她也能感觉到磁场般强大漩涡的气息,震慑着她的心扉。  单手抄着袋,指间夹着烟的厉祁深,察觉到有目光投来,他侧过脸,轻动了下眼帘。  四目相对,被厉祁深的眸光强势夺取自己全部的呼吸,乔慕晚脸红的能滴出血。  不是说好了是意乱情-迷下的“情不自禁”吗?不是说好了这是成年人之间可以不去在意的一-夜-情游戏吗?看到他,为什么总会想到那些绯色的场景?  不等乔慕晚从失神中收回思绪,陆临川笑吟吟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  “乔工,其实厉总是想来亲自指导你该怎么改图纸,不过我看他……似乎是不好意思!”  陆临川可是打死也忘不了自家总裁把自己丢在大雨里,自己开车载乔慕晚离开的场景,不趁机在乔慕晚面前揭自家总裁的短、出口恶气,他陆临川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走廊上,看到突然对乔慕晚咧嘴笑的陆临川,再看到乔慕晚更红的脸,厉祁深俊脸几乎是在瞬间就晴转阴。  “陆助理,厉总找你!”  陆临川还准备揶揄乔慕晚时,一个职员拉开了设计部的门,将他叫走。  一出门,厉祁深就冷冷的将一份蓝色的文件夹丢给陆临川。  “从这里去B座,把赫海那边的设计图纸拿来,然后到萧副总那边审核,审核过了,把图纸拿去厉氏总部,打印十份,分别送去厉氏几个高层的手里。你手里的这份文件,去王董公司那边确认签署,然后去资产处盖章,再送到我办公室。虹湾、江南甲第、许家几处房产建设规划图记得打电话去催,另外,中午帮我订盐城西边那家川菜馆的鱼香肉丝,北边那就鲁菜馆的葱烧海参,你不许叫外卖,我要你亲自去取!”  “啊?”  一时间没有记清楚自家总裁语气太快的吩咐,陆临川都有些傻了。  “有问题?”  依旧单手插兜,厉祁深挑眉,眼神冷肃的看着自己,让瘪了瘪嘴的陆临川,讷讷的点了点头儿,发现不对劲儿,又摇了摇头。  眸光依旧冷涔涔的睨着陆临川,眼底没有任何的波动。  “两个小时把这些事儿做好,不然扣除这个月全勤!”  陆临川:“……”  —————————————————————————————  年南辰从房间里出去,乔茉含直感觉自己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  自己天真的以为,自己是年南辰此生认准的唯一女人,却不想,当着自己的面儿,这个男人居然主动承认乔慕晚是他的女人。  越想心里越是窝火的厉害,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乔慕晚。  还不等她狼狈的从心塞的愤怒中反应过来,年南辰一身狼藉,就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从外面回来。  看到年南辰的瞬间,乔茉含心里的委屈和不甘,瞬间爆发。  走上前,她很想愤怒的甩他几个耳光,但想到他的心要是不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这样撒泼又有什么意义,她扬起在半空的手,僵硬的收了回去。  抿着唇,她满含泪光的眼,委屈的看了一眼年南辰,跟着紧握小手,直接往外面走去。  还不等她走到门口,年南辰倏地拉过她的手腕。  没有给乔茉含思考的时间,年南辰蛮横的吻,直接霸道的吞噬一切。  在疯狂的嘶-磨下,年南辰把乔茉含的身子甩在g上,发-泄一般的撕-毁她的衣服。  没有理智可言,等着一双危险气息的眸子,在乔茉含更加恼火的情绪中,年南辰肩胛肌肉都膨-胀的往前一挑——  ————————————————————————————  在前台那里让服务人员通知了厉祁深,藤雪穿着一身香奈儿的嫩黄色礼裙,精心粉妆一番的进了电梯。  因为厉家和藤家是世交的友好关系,当即就有识趣的员工和藤雪打招呼。  而衣着得体,精致面容的藤雪,也含笑的点头儿,回应每一个和她打招呼的员工,那样子,俨然是总裁夫人前来视察。  “藤小姐,厉总现在有个客户,晚些会见你!”  “没关系,我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找祁深哥吃个饭,你先去忙吧!”  藤雪笑意融融的遣开了陆临川,在休息室那里兀自端着咖啡轻抿着。  想到一会儿要去见厉祁深,藤雪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忐忑的,虽然姚芊芊说了有什么事儿都往她的身上推,但她始终都怕厉祁深会替乔慕晚出头儿、给她撑腰,如果这样的话,她一定会在厉祁深心中失去原本的好形象的。  想着,她皓齿咬着红唇,若有所思的想着一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事儿。  ————————————————————————————  办公室里,乔慕晚埋低着小脑袋,看都不敢看一眼厉祁深,似乎看他一眼,总有一种让她心潮澎湃的感觉,涌动在她的心头儿。  厉祁深专心致志的审读乔慕晚送来的修改图纸,彼此间没有任何言语交流的两个人,让室内的气氛尴尬到极点儿。  直到一通服务台那里的电话打进来,才暂且缓解了一度连心跳声都能听到沉默氛围。  “厉总,藤雪小姐在楼下服务台这里,说是找您有事儿!”  服务人员甜美的声音传来,让没有情绪浮动的厉祁深,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一听说藤雪要来找厉祁深,乔慕晚本能反应的蹙起了眉。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前晚的事儿,让她对藤雪到现在心里都还在犯膈应。  如果说厉祁深没有告诉她说他们两个人都被下了药,她绝对会单纯的认为自己不胜酒力,但被下了药,这就不得不让她怀疑藤雪的人品了,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藤雪不是对厉祁深有好感吗?那她为什么要把他们两个人整到了一起?  脑海中支离破碎的想着前天晚上的事儿,后来她才发现自己忽略掉了一个险些侵犯自己的肥猪男。  其实厉祁深会和自己碰在一起,可以说是藤雪失策的误会,她下药给厉祁深,应该是为了她自己才对。  想到这一切能顺理成章的说得通,乔慕晚轻蹙了下眉心。  “……厉总,既然你有客人,我就先离开了!”  不想去见藤雪,乔慕晚淡淡的颌首,紧接着,转身、离开。  “我有让你走吗?”  低沉中夹杂着一丝不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不等乔慕晚看清厉祁深的动作,他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神祗一般降临的站在她的眼前。  “……你有客人在,我在这里不方便!”  乔慕晚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开口。  “为什么不方便?”  大有一副刨根问底儿的样儿,厉祁深幽深的眸,紧锁乔慕晚每一个神情的变化。  被问的一时间回答不上来话,乔慕晚忸怩的扯着自己的手腕,却没能如愿的挣脱开厉祁深。  “你……”  “说说为什么不方便,或许,我会考虑让你离开!”  男人俊逸的脸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欠扁样儿,让乔慕晚恨不得刮他个耳光。  乔慕晚不语,厉祁深抓着她手腕的手,直接变成了搂她的腰。  感觉到略带薄茧的手指,隔着衣料,轻轻地刮着她腰间的细肉,乔慕晚细眉都要打成结儿了。  “厉祁深!”  直接忽视掉这个男人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事实,她羞愤难当的连名带姓的唤着她。  在乔慕晚猛地倒吸一口冷气间,男人游-走的手,已经掀开她衬衫的下摆,直接肉碰肉的勾勒她细白的皮肉。  脊背蓦地一僵,被这个男人触碰着,她感觉自己都快不会呼吸了。  “还是这么敏-感!”  一想到这个女人在自己的掌心里就像是化了一样一样,厉祁深狭长的眉眼,带着某种难以掩盖的欲-念,急速波动过眼底。  “是你无耻!”  咬着牙,乔慕晚羞愤的回嘴,惹来厉祁深更加放肆的行为。  “明明是你自己很喜欢!”  “我没有!”  “那你脸红什么?”  听着厉祁深一说,乔慕晚才发觉自己的脸确实滚烫的厉害。  “还有这里!”  从指缝间流溢处的缨红,致命的吸-引住厉祁深的目光,让他本就深邃暗沉的眸子,染上了如火的灼热。  “你……”  因为自己被厉祁深撩-拨到产生可耻的反应,乔慕晚恨不得一墙撞死。  “厉祁深,你别再过分了!”  在理智越发濒临到崩溃的边沿,她蓦地想到了可能会来这里的藤雪。  整个人红着脸的忸怩着身子,乔慕晚像是渴望挣脱金丝笼,想要飞向天空的小鸟一样,不住的挣扎着。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有别人在,你会不方便?”  俯首,厉祁深灼热到能融化乔慕晚皮肤的热气,让她耳蜗处,酥-麻的激起一层细细的粉色颗粒。  明明是二十几度的天气,她竟然感觉到了阵阵悚人入骨的冷意。  “你明知故问!”  “我怎么明知故问了?你不说,我怎么能猜到你心里的想法儿?女人心、海底针,小慕晚,你得让我住你心里去,我才能知道你的心里的想法儿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