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1章:你再胡思乱想,我就让它伺候你(三千字)

第111章:你再胡思乱想,我就让它伺候你(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8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怎么明知故问了?你不说,我怎么能猜到你心里的想法儿?女人心、海底针,小慕晚,你得让我住你心里去,我才能知道你的心里的想法儿啊!”  厉祁深煞有其事的说着话,说话间,菲薄的唇瓣,带着有力的热度,气息强烈轻轻地擦过她的脸颊。  太过强烈的气息擦过脸颊,乔慕晚感觉脸上的毛孔都在舒张。  意识到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乔慕晚堪堪的别过脸,男人泛凉的唇,不着痕迹的贴合到她的脸颊上。  湿-濡的气息,清冽的落下,她感觉自己的脸就像是一块烫红的烙铁。  “你滚开,臭-流-氓!”  牟足了劲儿,乔慕晚摊开小手,用掌心去推眼前的男人。  红通通的眼眶,就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满含又羞又恼的委屈。  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吻了吻她的脸颊,就让这个小女人泛红了眼,厉祁深微蹙眉心。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总裁室的门就被叩响,然后推开。  陆临川迈步刚将腿跨入,还不等落地,厉祁深不悦的声音,劈头盖脸就袭来。  “谁让你进来的?”  沉着一张脸,厉祁深大手按着乔慕晚的小脑袋,不住的将她的小脑袋埋首在自己的胸膛上,用自己挺拔颀长的身躯,保护她过分娇小纤瘦的身型。  陆临川:“……”  自家总裁突然的大发雷霆,让陆临川一时怔住了身型,悬在半空中的脚,就那样石化的僵住。  他平时也是这么叩门的啊?  发觉到自家总裁臂弯中,有一缕女人的头皮垂落,他才呆呆傻傻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硬生生的咽了口唾液,陆临川将险些断了的腿,木讷的收回。  陆临川识趣的将自己阻隔在门外,厉祁深眼中的怒火才逐渐平复。  足足过了一分钟,感觉自家总裁的火气散去了,他才舔了舔唇,站在门外毕恭毕敬的禀告。  “那个……厉总,藤雪小姐要见你!”  “让她等着!”  不耐烦的口吻,生硬又刻板,让今天险些被厉祁深累断腿的陆临川,灵光一闪的知道该如何回复藤雪。  重新恢复了安静,厉祁深松开乔慕晚时,她的两个眼睛,哭得像是核桃似的。  抡起小拳头,连乔慕晚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行为和接下来的话语,有多么的小女人气。  “放开我厉祁深,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想犯浑,找你的藤雪去!正好我在这里还耽误你们,你们想做点儿什么事儿都不方便!”  操着小雨滴般没有杀伤力的小拳头儿,乔慕晚气急的一下接着一下子的打着眼前的男人。  真想到这个一副正派的男人,心里的劣根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想到他去拌年南辰,她虽然解气,但是再看他对自己的行为,真是让她心里阵阵恶寒。  “原来你说的不方便是指藤雪?”  就像是被拆穿了心事儿似的,乔慕晚扭打他的动作一僵。  转瞬间又开始抡起小手,一下接着一下的打着厉祁深。  “你就是明知故问!”  依照这个男人缜密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说的人是藤雪。  这个城府深邃的男人,要的无非就是自己出丑。  气不过这个男人,乔慕晚手脚并用地对抗他,“你放开我,厉祁深,你这个种-马!”  前天晚上他不是应该碰藤雪的嘛,没有碰到,她给他留了空间,结果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来碰自己!  想到腰间至今还存在的酥-麻感,乔慕晚的头皮一阵发麻。  “种-马?”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皱眉重复这两个字。  倏地,他幽深的眼仁中泛起一抹妖孽般波动的涟漪,跟着嘴角噙着笑,惑-人的扬起了上翘的弧度。  “你这算是在赞许我?”  只有日日ting银枪,夜夜胜新郎的男人才能被形容成种-马,这个女人说他是种-马,算是在说他体力好,能满足她?  本以为自己对他的怒骂会让他生气,却不想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厚脸皮的觉得自己在赞美他。  “只有你能把脏话看成是赞美的话!”  真的无法想象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自大,连骂他是种-马,他都会觉得是在夸他。  “小慕晚,体力好才能称得上是种-马!你说我是种-马,不是在赞美我是什么?”  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劣根居然这么根深蒂固,说这样面红耳赤的话都能形色从容。  乔慕晚气得小脸泛红,却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来反驳他。  懒得去理这个男人,她一双小手,用力的去推他,“神经病啊你!”  衣冠禽-兽,说得绝对是他这种阴晴不定的男人。  拧不过男人的力道,乔慕晚用力的挣扎着,裹着玻璃丝-袜的小腿,时不时的用高跟鞋蹭过他的西裤。  一个寸劲儿,她高跟鞋的鞋跟踢到了男人的膝盖,厉祁深当即闷痛一声,嘴角处勾着的笑意也瞬间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  “嗯……”  在乔慕晚一声细眉蹙紧的嘤咛声中,厉祁深咄咄逼人的把她压在了门板上。  “和我动真格的了是不是?”  黑着一张俊脸,他拧着乔慕晚的两个手腕,强势的压住她的身子。  “厉祁深,你有病!”  手腕被抓得生疼,乔慕晚受委屈的怒瞪着他。  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比猪会上树的消息都不可靠。  前一秒还在和你不羞不臊的说着荤段子,这会就一副恨不得弄死你的样子。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脸色更黑,抿着菲薄的唇,他直勾勾的望进她一双有雾气弥漫的水粲的眸子。  察觉出贴合自己身子的男人,胸口起伏的频率带着怒气,乔慕晚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委屈。  明明是他侵犯自己,还曲解自己意思的说自己再夸他,现在却冷着一张脸的凶她、给她摆脸色,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得了便宜还卖乖。  使着小性子,她不死心的挣扎。  “动?你再动?再动一下,我保不齐会擦枪走火!”  拉着她的小手往下,乔慕晚挣脱不得,只得脸红脖子粗的瞪着他。  “你……”  “感受到了吗?”  乔慕晚:“……”  “你再动一下,我就让它伺候你!”  威胁的话,不像是开玩笑的在乔慕晚的耳边炸开锅,她俯首,生气的咬住了他的手。  “嗯……”指尖上突然传来的痛,让厉祁深下意识的皱眉。  肌肤被蹭破,淡淡的血丝溢出,见乔慕晚负气的咬着自己,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厉祁深拿其余的四个指,擒住她的下颌。  下巴被殷实的力道攥住,乔慕晚呜呜囔囔的两腮被掐住,厉祁深被咬出血的手指,收了回来。  “小妖精,你是属狗的吗?”  看着血丝牵连着银丝的指,他挑眉看着她。  “你管我属什么的!”  赌气的别过小脸,却被男人的大手撑住,根本就避不开这个男人的桎梏。  “厉祁深,你放开!”  “还和我闹?”  她咬也咬了,这会儿还在和自己叫嚣,厉祁深眉宇间明显带着不悦。  “谁和你闹了,你放开我,你要是想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做这种无聊的事儿,去找你的藤雪!”  “我说了我和藤雪之间没有关系,小妖精,你这算是吃醋吗?”  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把醋坛子打翻,十坛子的醋都不够她喝的。  “谁管你和她之间什么关系,你放开我,我要去工作了!”  乔慕晚抬起小手,一根一根的去扳男人桎梏自己下颌的手指。  “除了我妈,就你和我有关系!”  乔慕晚:“……”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掀起眼帘,看了看他的眸。  几乎是一眼看去,她就被他深邃到比海都要沉静的眸给吸-引住了。  僵硬着她小手抓住厉祁深手指的动作,两个人静静地对视着。  良久,厉祁深松开了她的下颌,然后拂手,动作暧-昧却不失温柔的勾起她鬓角凌乱的碎发,悉数捋到耳后。  “再给我身边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乔慕晚,我绝对让它伺候你!”  带着三万警告、七分威胁的口吻落下,乔慕晚竟然连她自己有没有意识的敛下眸,将目光定格在了男人支起小帐篷的鼠-蹊那里。  垂下眸,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咬紧唇瓣,眸眼中带着几分不清不楚的眼神儿落在自己裤-裆那处。  厉祁深直接抓过她的身子,用一种紧密连接的方式,抵了抵。  “厉祁深,你……”  乔慕晚被物什碰得脸颊下火一样的发烫,她眼眶都要落下泪水的看着他。  “看得这么起劲儿,想要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