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4章:开门看,比隔着门看方便多了(3四千字)

第114章:开门看,比隔着门看方便多了(3四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1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2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公寓,因为在鼎扬办公楼下被年南辰突然吻了的缘故,乔慕晚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一时间还说不上来哪里怪!  看舒蔓还没有回来,乔慕晚整个人恹恹不欢的,也没有什么心思吃饭!  在浴室里洗了个澡,乔慕晚换了底-裤,穿着素白的睡裙进了房间。  坐在g上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想到今天自己被年南辰这个畜-生亲吻时正好被厉祁深看到,她心里总是乱慌慌的。  莫名的烦躁牵动着她的情绪,直到一阵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看着是自己父亲打来的电话,她平复了一下心境,才按下了接通键。  “爸!”  “嗯!”乔正天在电话另一端应了声,“慕晚,明天有时间吗?抽开回家一趟,我……和你妈想你了!”  乔正天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乔慕晚听的出来自己父亲找自己绝对不是他们两个老人儿想自己这么简单。  “那我明天抽时间回家一趟吧!”  温温婉婉的声音,一如以往,像是小溪一样流淌而过。  “嗯,那我让你妈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  乔慕晚刚想说不用麻烦了,但想到两个老人待自己还算不错,她终究是没有开口拒绝自己父亲的提议。  挂断了电话,乔慕晚心绪并没有因此而平静。  她想要和年南辰离婚,这个想法儿在她脑海中根深蒂固,可是每次她刚要开口,话到嘴边又让自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就像刚刚她鼓足了勇气要和自己的父亲说自己和年南辰不合适,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很多时候,她很讨厌这样怯弱的自己,就像是一艘漂浮在大海上面的小船,时刻都是一种摇摆不定的状态。  不再去想这些让她心烦意乱的事情,将闹钟定了闹铃,乔慕晚小身子像是一条小泥鳅似的滑进了被子里。  刚准备睡觉,手机震动的“嗡嗡嗡”声,从g头柜那里作响。  以为是舒蔓忘了带钥匙才打电话给自己,乔慕晚没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  “下楼!”  简短的两个字,带着不容反抗的口吻,低沉中沁着冰冷的传来。  一时间没有从这两个字中反应过来,乔慕晚呆呆的怔了一下。  看了看来电显示才愕然发现,打电话的居然是厉祁深。  电话被接起,她根本就不能挂掉。  “……什么事儿?”  带着莫名的心虚,乔慕晚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让你下楼!”  语气明显变得不悦,乔慕晚完全能想象出这个男人此刻的脸是怎样一副乌云密布的状态。  “有什么事儿就在电话里说吧!”  黛眉轻蹙,乔慕晚捏着手机的指尖儿,不由得轻颤。  “下楼!”  厉祁深又语气一本正经的重复了这两个字。  抓着手机的小手,掌心里有一层薄薄的汗丝,抿着唇瓣,她踌躇不决。  “乔慕晚,你是第一个有本事儿叫我把话重复三遍的人!”  男人的声音,让乔慕晚眉头儿皱的更紧。  听着那头儿平稳、均匀的呼吸通过听筒传来,乔慕晚定了定神儿,“很晚了,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或者,明天我上班再说!”  如果没有之前和他发生一-夜意乱-情迷的事儿,她或许还能坦然的面对他。  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以后,她根本就不敢和他单独相处,尤其是他周身上下强烈气息缠-绕自己时,简直要命一样。  今天年南辰吻她的时候,这个男人正好还路过,不明所以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会在意自己被年南辰吻了的事儿!  良久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只有细匀的呼吸传来。  “开门!”  等到听筒那边再传来声音时,厉祁深换了两个字,却依旧是不容违背的强势。  被这个男人不允许自己喘息的强势紧紧的缠-绕着,乔慕晚红着脸,“你……到底想怎样?”  舒蔓没有在家,不管她下楼还是他上楼,两个独处时,气氛总是怪异的厉害。  “开门你就知道了!”  “叩叩叩!”  手指弹防盗门的声音传来,让乔慕晚忐忑不安的如同击鼓。  “厉祁深,你……”  “不开?”磁性声线的声音,魅惑、低沉……  咬紧着唇瓣,乔慕晚由脚底往上蹭蹭蹭的冒冷汗。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像是个小蜗牛似的往玄关那里移着步子。  通过猫眼儿,她看到了男人一张在灯光,落下绰绰约约剪影的深刻面容。  “开门看,比隔着门看方便多了!”  一本正经的口吻从电话的那端传来,让隔着门板的乔慕晚,听了两遍。  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话带着戏-谑,让她别扭的厉害。  “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能听得清!”  没有开门的意思,乔慕晚站在门口,以和厉祁深隔着一道门的对立状态,开了口。  “就这么不想见我?”  因为刚刚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厉祁深的额角有些胀痛。  见乔慕晚一副鸵鸟心理、不肯开门,厉祁深抬手揉了揉眉心的手指,敲了敲门。  “乔慕晚,三个数之内,你再不开门,我绝对要邻里街坊都出来看我耍酒疯!”  “你……”  被厉祁深无赖的行径说得面颊更红,乔慕晚细秀的小眉头儿都要打成了结儿。  “一!”  “厉祁深!”  “二!”  “……”  “三!”厉祁深刚将“三”这个数字咬出口,乔慕晚就羞愤难当的开了门。  她知道,依照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性子,别说是耍酒疯,将整栋楼掀了,她都信。  房门刚支开,厉祁深修剪整齐的五个手指,骨节分明的搭在了门缝上。  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乔慕晚本能反应的想要关门,却挡不住身躯挺拔的男人,已经晃进屋子里的事实儿。  “嗯……”  手腕倏地被抓住,厉祁深颀长的身躯就像是一堵人墙一样,一点儿也不温柔的压下。  腰身咯到了鞋柜棱角的边沿,乔慕晚本能的嘤咛一声。  “你!”乔慕晚羞愤的抬眼,正好撞入了男人深邃眸光的黑潭里。  薄凉的眼神凝着眼前小女人刚刚洗过澡的小脸。  本就白-皙的肌肤,透着粉-嫩的色泽,秀气干净的五官怎么看怎么讨喜,尤其是一双像是秋水般会说话的眼仁,明净又透彻。  “洗澡了?”  烈酒的酒气扑面而来,气息有些凉,但不刺鼻。  “……你什么事儿?”  顾不上腰身要被压弯了的感觉,乔慕晚缩着脖子,往后仰去。  “刷牙没?”  不着痕迹蹦出来的一句话,让乔慕晚不解的看着他。  看着眼前女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里是无辜的清澈,他的眸色,晕染更深邃的眸光。  被男人的眸盯着浑身上下起刺儿,尤其是他隔着仅仅隔了两层布料的身躯贴合自己胸口的感觉,让她莫名的口干舌燥。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已经捞起她的腰肢,连鞋子都没有换,抱着她,径直往洗漱间那里走去。  “喂,厉祁深,你干嘛?”  被这个男人这样堂而皇之的抱紧着,乔慕晚的小心脏就像是有小鹿在活蹦乱跳。  幸亏舒蔓没有在家,不然她和厉祁深这个样子,她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洗漱间的门被厉祁深大手拉上,本就狭小的空间里,因为站在这样一个男人,显得更加拥挤。  “厉祁深,你到底想怎样啊?”  “哪个是你的牙刷?”  “……”  用恼火的眸光,一副不懂厉祁深话语意思的眼神儿看着他。  “你到底想干嘛?”  “红色这支,还是蓝色这支?”  厉祁深拿下巴点了点洗漱台上面的两个杯子。  “你到底什么事儿?”  乔慕晚真就不信这个男人大半夜来自己家里就是为了看自己到底刷不刷牙?  “哪那么多废话!”从始至终都沉着脸的男人,见乔慕晚比十万个为什么都一脸无辜的样儿,他俊脸沁着更冷的料峭寒意。  说话间,他伸手拿了那支蓝色的牙刷,然后挤牙膏、往杯子里接水。  “刷牙!”  将杯子和挤了牙膏的牙刷递给乔慕晚,厉祁深俊脸越发冷沉。  看了眼他递来的水杯和牙刷,又看了眼强势姿态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她真有一种将刷牙水泼他脸上的冲动。  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她惹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