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5章:我感觉到了(三千我字)

第115章:我感觉到了(三千我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3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她惹不起。  “你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看我刷不刷牙的吧?很晚了,如果没什么事儿,你……”  “我来就是看你刷牙的!”  “……”  不像是说笑的目光,盯着她,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性格阴晴不定可以形容的了,他简直就是精神分裂。  皱紧着眉,她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  抓住试图从自己身边绕过的乔慕晚的手腕,厉祁深微微一用力,她整个人的小身子就像是挂在了墙壁上似的。  “要我帮你刷?”  两个人气息都交融到了一起的近距离接触,让厉祁深几乎只要低头就能吻到她的唇边。  被烈酒和烟草淡淡的气息缠-绕着呼吸,乔慕晚秀眉颦蹙的更紧。  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沾着满满都是泡沫的唇,带着一股薄荷清凉的香气,直接印在了她的唇上。  嘴唇上蓦地被两瓣韧劲儿的唇吻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乔慕晚,纤细的睫毛,颤了颤。  醉酒的男人,额角有些发胀,被薄荷清凉的气息窜入大脑皮层,厉祁深头疼稍稍有些缓解。  被薄荷清冽的味道取缔了他唇间的烈酒酒气,不断研-磨下的泡沫,越来越多。  “嗯……”  乔慕晚的鼻尖儿上都被蹭到了牙膏的泡沫,痒痒的,让她下意识的缩在小脑袋。  发觉了乔慕晚有想要闪躲开自己的趋势,厉祁深倏地一把扣住了她乱动的小脑袋,跟着,穿-插进她泛潮湿发间的手指,牢牢的按住了她。  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的摩擦乔慕晚的脑皮,让一向敏-感的她,直感觉神经末梢蹿过了一阵电流。  舌尖儿卷起泡沫,厉祁深想到这个女人今天被年南辰亲吻的场景,抵在她齿冠上的长舌,直接发力的ci-她的贝齿。  在乔慕晚一声轻颤下,他蛮横的扫-荡一圈。  发丝的清香,混着香氛的沐浴乳的味道,让乔慕晚就像是美味可口的饕餮大餐。  带着泡沫,厉祁深卷过乔慕晚的每一处,越吻越上瘾,越吻越深入,就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似的。  被这个男人吻到肺部阵阵缺氧,乔慕晚笨拙的像是个小鸭子似的无力挣扎。  厉祁深一点儿、一点儿的带领着乔慕晚,让无力抵抗的小女人,最后任由着自己胡作非为。  直到确定乔慕晚身上染满了自己的气息,不再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味道,厉祁深才满意的放开了她。  看了眼两颊绯红、唇齿间沾满了泡沫的女人,他蓦地又俯身,用舌尖儿帮她清理了她唇瓣上的泡沫。  没有力气和这个男人挣扎,乔慕晚虚脱的倚靠在瓷砖壁上,仰着小脑袋,微喘匀细的呼吸。  “漱口!”  清理好了自己的男人,将清水递给乔慕晚,用没有从醉意中醒过来的眸,盯着她。  嘴里尽是泡沫的感觉,让乔慕晚也倍感难受。  接过厉祁深递来的水杯,她很安静的漱了口。  用毛巾擦了擦嘴角的水渍,乔慕晚换了一张清冷的面容看向厉祁深。  “按照你说的,我刷完牙了,你可以走了!”  真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有多变-态,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强迫自己刷牙。  对乔慕晚的话视若无睹,他忽的俯首,将还带有酒气的俊颜,向女人一张细白、滑腻肌肤的小脸,欺了欺。  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就像是一根隐形的羽毛,在不经意间时而滑过她的肌肤,让乔慕晚不仅仅是脸部的毛孔跟着舒张开,连带着她的心尖儿,都痒痒的。  被男人这样带有撩-拨意味的感觉,弄到心慌意乱,乔慕晚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呼吸和心跳,又渐渐乱了规律。  刚刚被这个男人颠覆她感官世界的亲吻着,再度察觉这个男人的气息扑面,她莫名的紧张、忐忑……  “厉祁深,你别……”  “我感觉到了!”  “……”  “你没有带胸-罩!”  低沉的嗓音在乔慕晚的头顶传来,让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火。  有谁会在睡觉还穿胸-罩,又有谁会像她这么倒霉,大半夜被这个男人夜闯自己的居室?  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样无地遁寻的窘迫,乔慕晚刚想怒骂厉祁深是臭-流-氓,厉祁深已经放开了她。  只身只穿了白衬衫的男人,因为刚刚给乔慕晚“刷牙!”的原因,微微沾湿了他的衣襟。  抬起露出一小节精瘦小臂的手,厉祁深揉了揉还是有些不舒服的额角。  “下次,他再吻你时,你可以直接一耳光甩过去,甩不开,直接踢他老二!”  “……”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厉祁深的话,乔慕晚后知后觉才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是在教自己自卫!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开口问:“这样的办法儿对你是不是也适用?”  不等她掀开菱唇,厉祁深已经手撑着额头,晃着颀长笔挺的身子,出了洗漱间。  看着厉祁深出了洗漱间,怔忪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反应的乔慕晚,像是个小尾巴似的跟了出去。  她刚想开口,用委婉的口吻劝他离开,不想这个厚脸皮的男人,直接进了她的房间,一副大摇大摆姿态的走到了g边。  指腹揉着眉心的男人,有些视线不清晰的看到乔慕晚枕头边放着一个水蓝色缀着白色花边的胸-罩。  视线变得有些幽深,阵阵不清明的酒劲儿上来,他直接反客为主的躺在了乔慕晚的g上。  乔慕晚进门时,看到的是厉祁深躺在她窄小的g上,闭着眼,手搭在额上,整个人和g铺完全不搭的融在一起。  大半夜被这个男人折腾一番,还反客为主的躺在自己的g上,乔慕晚就算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住窝火。  特意在睡裙外披了一件外套,她走过去时,男人剑眉微蹙的样子落在了她的眼中。  看着男人俊容透着不舒服的样子,她一时间竟然不忍心叫他起来。  “头疼,在你这里休息会儿,我就走!”  厉祁深突然的开口,让乔慕晚不敢确定他到底睡还是没睡。  又走上去几步,察觉到男人的呼吸有些粗重,还带着一股子酒味儿,她蹙了蹙黛眉。  “你干什么?”  搁置在额上的手被乔慕晚软-软的小手拿了下来,厉祁深有些不满的掀动了唇,但没有睁眼。  “别动!”  对于厉祁深不配合的行为,乔慕晚说了他一句。  跟着扯过旁边的薄毯,将厉祁深的手放入到薄毯里。  乔慕晚不知道她今天是哪根弦儿没有搭对,竟然一时间大发慈悲,又为这个男人盖薄毯,又是为他脱鞋。  被乔慕晚一双比被子还柔的小手摆弄着,厉祁深没有吱声,也没有反感,相反,他很享受这种被这个女人细致入微照顾的感觉。  拉上了卧室的门,乔慕晚重新折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中了邪,手里别别扭扭地捧着一碗醒酒汤。  她也没有做过醒酒汤的经历,刚刚去网上查了一下,用冰箱里仅有的食材,笨手笨脚的弄了一碗。  “厉祁深,你……能不能起来,我弄了醒酒汤给你!”  虽然乔慕晚已经一再轻声的唤着厉祁深,但她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房间还是显得清晰异常。  在窄小的g上,睡得投入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听到乔慕晚的声音。  厉祁深今晚喝了不少酒,给温司庭那几个号称“千杯不倒!”的死党都喝得晕乎乎的。  能看的出来厉祁深今天是憋着一口气来了这里,温司庭到最后,直接破罐破摔的埋汰他,“你他妈-的这是喝酒吗?谁和你能喝到最后,谁他妈-的明天直接胃出血?你瞅瞅你个熊色,一副在女人那里吃瘪的损样儿!”  自顾自喝着闷酒的厉祁深,因为温司庭提及到了“女人!”两个字,幽深的眸子,喷火般炙热。  将手里的酒杯往矮几上一掷,他俊脸越发沉冷的站起了身子。  没有让其他人扶着自己,厉祁深身子有些晃的出了包房。  没有顾及现在酒驾会被吊销驾驶证的危险,厉祁深一边手揉着太阳穴,迷迷瞪瞪的就将车子开到了乔慕晚的楼下。  一再看了看乔慕晚所住的那套公寓的阳台,他吸了差不多一盒烟,才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看着自己压根就叫不醒这个男人,乔慕晚干脆作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