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6章:你不知道你乱动就是在给你找麻烦吗?(章三千字)

第116章:你不知道你乱动就是在给你找麻烦吗?(章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5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着自己压根就叫不醒这个男人,乔慕晚干脆作罢!  不管这个男人到底是真睡了,还是假睡,自己惹到了他,对自己终究没有什么好处!  看了眼g头柜上面的闹钟,已经十一点多了。  她将手里的那碗醒酒汤放到了g头柜上面,转身,准备出去给舒蔓打个电话的时候,手腕倏地被拉住。  跟着,小身子就像是一个软-软的皮球似的,仰躺到了g上。  厉祁深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一个翻身,就将身子纤柔的小女人压在了身下。  视线略略有些没聚焦的打在乔慕晚的脸上,他掀了掀眼皮。  头还是有些晕的厉祁深,意识并没有清醒,只是刚刚他耳边传来一句吴侬软语的话,让他强忍着脑袋的疼痛感,支起了身子。  眼皮有些沉,但丝毫不影响他目光炯烁的盯着乔慕晚。  两个人太过近距离的接触,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呼吸都缠到了一起。  男人还是有些浑浊酒气的气息,虽然不刺鼻,但很灼热,让乔慕晚白-皙的肌肤,有些发烫。  “……你喝醉了!”  歪着小脑袋,乔慕晚两个小手抵在了厉祁深的心口上,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没有因为乔慕晚对自己的排斥而恼火,他干热的掌心抓住了她的小手儿。  “几点了?”  厉祁深深邃眸光的眼底布上一层血丝,他的声音有些哑,很显然,他并没有醒酒。  厉祁深阴晴不定的性格,让乔慕晚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醒酒,虽然这个男人眉眼间的醉意在告诉自己他喝醉了,但想到这个男人刚刚还能说自己没有穿胸-罩的话,她一时间也不敢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是醉了还是装醉呢。  “已经快十一点半了,你……要走吗?”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说到底怎么说都不好听,而且她还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这样的事情让外人知道,损害的终究是她乔慕晚的名声。  因为乔慕晚后面那一句“你要走吗?”,厉祁深沉了沉俊脸。  紧紧着盯着身下小女人一张羞赧中带着畏手畏脚动作的小脸,他眼里因为乔慕晚的话而升腾起来的不悦,一点点儿的平复了下来。  抿了抿刚毅弧度的嘴角,他俊颜向她贴近。  男人的脸在自己的瞳孔里放大,乔慕晚心惊肉跳的以为这个男人要吻自己,她下意识的咬住了自己的唇边。  却不想厉祁深的唇,带着凉凉的气息,只是擦过了她的脸颊,然后在乔慕晚避而不见下,衔住了她的耳垂。  身子猛地绷紧,厉祁深突然的动作,让她心里,神经敏-感的慌了起来。  “都十一点半了,你不睡吗?”  被男人沙哑中沁着低沉的嗓音一问,乔慕晚蹙了蹙眉。  她怎么可能不睡,只是他在这里,要她怎么睡?  “我……”乔慕晚有些犹豫,舌尖舔了舔唇瓣,“我去睡沙发!”  “我占了你的g?”  厉祁深主动问出口,乔慕晚没有吱声,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见乔慕晚不吱声,还没有看自己,男人黑曜石一般的眸,瞳仁有些收缩。  长臂倏地一捞,厉祁深扣住乔慕晚的腰肢,另一只手将薄毯掀起了一道缝隙,拉着她一起埋-入了薄毯。  遒劲的臂弯里,乔慕晚的小脑袋埋在他的肩胛上。  厉祁深身上散发出来成熟男人的气息,致命的充溢在乔慕晚的呼吸间。  能感受的到男人细匀的呼吸,平静的萦绕在自己的周身,她莫名的乱了心跳。  男人太过伟岸的身躯,将她瘦小的身子完全笼罩,埋首在他的臂弯中,乔慕晚就像是女儿缩在父亲爱的港湾里似的,整个人存在很强的安全感。  昏黄的灯光打下,厉祁深轻和双眼的五官,一半模糊不清的落下半张脸的剪影,一半线条弧度凌厉,眉、眼、鼻、唇都过分冷峻的呈现在光线下。  自己从小到大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堂而皇之的埋首在一个男人的臂弯中,乔慕晚下意识的抬起眼,顺着厉祁深下颚的弧线看去。  下颌冒着青茬的男人,每一处都精雕细琢一般,棱角冷硬而坚毅。  笼罩在光线下的男人,五官英俊的让那些明星都自愧不如,不由自主的,乔慕晚连她这个做女人的,都羡慕这个男人居然可以走这样一副好看的皮囊。  厉祁深合着双眸,抿着唇,无形中散发出男人致命的魅力,让乔慕晚抬起小手,指尖儿有些不由自主的划过他的额角。  有些东西不去触及还好,一旦触及了,就像是要了命的毒药一样,就像此刻的厉祁深,让乔慕晚伸出手,触碰到了他的额角以后,手指就不由自主往下划去。  就像是中了邪似的,乔慕晚指尖儿游-走的太过用心,连厉祁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都不知道!  以为这个男人睡着了,乔慕晚的指变的有些大胆了起来。  “总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这一刻在乔慕晚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厉祁深平稳的呼吸传来,乔慕晚以为他在睡觉,指尖儿滑过他薄唇时,直接被男人张开的口,咬住了指。  “唔……”  似乎有电流的酥麻蹿过,乔慕晚吃痛的蜷缩手指。  她抬起眼帘的时候,男人一双似笑非笑的眼,正在以一种抓到了她小尾巴的姿态看着她。  饶有兴致的眸光,就好像是在说,“趁我休息的时候摸我,你这算是犯花痴,还是喜欢我?”  被男人带着不明深意的眸光看的心尖儿颤抖,乔慕晚一下子就红了脸。  她想要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厉祁深的齿冠却下意识的加重了力道,让进退不得的她,一时间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厉祁深,你……”  乔慕晚羞赧的厉害,厉祁深醉酒,却丝毫不影响他眸光热度的眸,深邃到如同子夜一般盯着她。  眉波流动间,一种以野火燎原般气势的眸光,带着炙热的温度,流露出了某种渴望。  在乔慕晚一声低声的吟哦声中,她的小身子已经被厉祁深抱了起来,跟着,厉祁深也支起来了身子。  虽然酒醉让他神志不清明,但刚刚这个小女人碰自己时,撩-拨起来的火焰,还是让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对她的渴望。  整整三十四年的人生里,他从来没有过什么不良的嗜好,就包括关于生-理上欲-望的渴求,他都比其他的男人少。  很多时候,温司庭几个“狐朋狗友”埋汰他,说他是“xing-冷淡!”,他也没有当回事儿,毕竟那时的他,对女人确实不怎么上心,但是自从尝了这个女人的味道以后,整个人就像是中了毒、上了瘾一样。  人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不去触及还好,一旦沾染了,就是致命的。  一向清心寡欲的过惯了,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女人让你有了对生-理yu-望的渴求,厉祁深根本就不想再继续压抑下去,而且,之前都是在禁-欲的状态下生活,如今不再墨守清规戒律,他的欲-望,自然是来得凶猛异常。  就像这两次在这个女人身上的需求,根本就不是一次、两次可以解决的,他可以长枪恋战一整夜,就是这个女人,让他犯了魔怔一样。  小身子被男人拉起在自己的腰间,乔慕晚隔着单薄的布料,明显能感受到火一样的热度,滚烫着她的某处。  “厉祁深!”  红着脸,乔慕晚想要挣扎的从这个男人的身上起来,却被他一手收拢着腰身,一手按住她的肩膀,让两个人有意无意触碰的衔接点儿,猫捉老鼠似的挑-逗着。  “别动,你不知道你乱动就是在给你找麻烦吗?”  男人都是不能刺激的动物,惹了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你……”  乔慕晚脸红到都能滴出血,他和自己这个样子,简直要她的命。  “害羞了?”  带着酒意的沙哑的声音,透着深邃的磁性,要了命一样的低沉。  乔慕晚:“……”  贝齿死死的咬住唇瓣,乔慕晚不语,似乎自己说些什么,都解释不清自己刚刚的“情不自禁!”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她自己后悔做了这样一个去抚-摸这个男人的事情。  她压根就不该用所谓的“意乱-情迷”,做了“引火上身”的事儿。  能察觉出来轮廓在变大,乔慕晚整个人被这个男人有意无意的行为,涣散到大脑失去理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