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19章 :不送送我?(三千字)

第119章 :不送送我?(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6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有,我没有……”  被这个男人误会着,再加上外面有舒蔓的存在,乔慕晚急于反驳,也急于脱身,她不要自己这个和其他男人之间关系不明、暧-昧不清的样子被自己的挚友知道,她两个小手不由得挣扎的更加剧烈。  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许就是她骨子里一直都是一种墨守成规、一套清规戒律的生活方式,循规蹈矩的不想让自己这样丑态被其他人知道,哪怕她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什么,也哪怕这个可能会发现自己小秘密的人是自己的好闺蜜,她也不要自己这个样子被她误会。  深邃的眸光流连在乔慕晚的脸上,看着她一副因为窘迫而变得绯红的小脸,简直就像是一根羽毛拂过,直接就拨弄了他的心扉似的,落下一连串酥-麻的涟漪。  “诶呀,厉祁深,我说了我xing取向正常,你可以起来了吧?”  乔慕晚急促的开口,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撒娇的意味有多浓。  他不过只是问了她和房间外面的女人是什么关系,这个小女人居然告诉自己她的xing取向是正常的!  修长的指,骨节分明的挑高乔慕晚的下颌,厉祁深幽深的眸光,打着某种打量的意味,饶有兴致的落在了她秀气的五官上。  “小慕晚,你这算是在向我暗示什么?”  厉祁深能猜的到这个女人是怎样口不择言的告诉自己关于她的xing取向问题,但是他就是铁定了心要曲解她的话的意思。  “你……”  乔慕晚因为厉祁深的反问,整个人又羞又恼。  眼见着舒蔓晃晃悠悠的身影在门口那里越来越近,她顾不上其他,整个人就像是受了惊的小刺猬似的,浑身是刺的和厉祁深挣扎。  “滚开,臭男人,神经病一个!”  乔慕晚手脚并用,不断的往厉祁深泰山一样纹丝不动的鹰躯上轮下拳头儿。  没有杀伤力的小拳头,星星点点的就好像是密密匝匝的雨丝。  “厉祁深,你起来!”  乔慕晚挣扎的厉害,看没有什么反应的男人,她最后将小拳头变成了掌,用摊开更大的力气去推男人的胸口。  反抗的挣扎着,乔慕晚两个小腿也加入到和厉祁深反抗的对抗中来。  在她一阵激烈的反击下,厉祁深的身子,被她炸了毛似的推到了地上。  厉祁深身子往地上倒下时,他长臂一伸,收拢乔慕晚的身子,跟着他一并倒在了地上。  “唔……”  落在地板上的瞬间,厉祁深反客为主,将不乖的小女人,继续手脚并用的压在身下。  四肢像是定了钉子一样的被钳制住,乔慕晚肉紧的皱着小脸。  两个人继续一副羞耻姿态的贴合在一起,乔慕晚大发雷霆的掀动菱唇——  “厉祁……”  “慕小……啊!”  喝的迷迷瞪瞪的舒蔓一进门,看到地板上以暧-昧姿势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大脑皮层本能反应的叫出来声,跟着,她摇了摇头,醉酒的意识,猛地苏醒。  看到一个身躯堪称黄金比例的男人,每一处都是“极品男人”的标准,勾勒着他完美的身型,她当即就将手指放置到了唇瓣上。  乔慕晚白色的睡裙,裙摆都提到了腰间,绰绰有余藏匿着她的白色纯棉的底-裤。  两条纤长盈白的腿,羊脂般滑腻展现着,就像是一道有人可口的佳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垂涎。  极具挑-逗性的姿态,让舒蔓在猛地一瞬间就刷新了自己对自己这个好友的认知度。  向来都是男人金屋藏娇,却不想自己的好友比男人都会玩,居然自己搞起来了藏极品男人的另类癖好。  ————————————————————————————————  脸红到和交通岗那里的红灯似的,乔慕晚局促不安的捏紧着自己的小手。  “你不送送我?”  站在玄关处,厉祁深挺括的身躯,笔挺颀长,头顶的灯光打下,直接如同一圈熠熠生辉的光环,在男人凌厉的五官落下惑-人的弧度。  醉意渐渐的清醒了过来,厉祁深并没有因为自己刚刚和乔慕晚之间的行为有任何的窘迫反应,相反,他神态如常,泰然自若,就好像刚刚两个人之间的调-情,哪怕被别人看见,也是天经地义!  厉祁深脸不红、心不跳,就像是没事人似的问着乔慕晚,让至今都还心虚的小女人,根本就无法做到和这个男人一样神情淡然。  “……不了,我……我要休息……”  “咯咯……”  乔慕晚红着脸说出口的话,刚刚溢出,坐在沙发那里剥葡萄的舒蔓,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不住的咯咯发笑。  乔慕晚不是聋子,自然听到舒蔓的笑声里带着深意。  如果不是厉祁深还在这里,她铁定一个抱枕飞过去,直接去砸舒蔓的头。  没有将舒蔓带着怪异的笑声纳入耳底,厉祁深深邃依旧的眸,带着某种依旧神色不清的热度睨看乔慕晚,丝毫不顾及两个人之间这样的对视,会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越描越黑。  被这个男人看的浑身不自在,乔慕晚捏紧自己的小手,没有丝毫想要放开的意思。  站在门口边的男人就是一味的看着她,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两个人之间静静的对视,让乔慕晚终究服了软。  —————————————————————————————————————  身上披着一件单薄的外套,趿着拖鞋的乔慕晚,双手插兜,面容白-皙的站在公寓楼楼前。  披散着还有些潮湿的秀发,在灯光下折射的五官,越发的清秀,就像是有灵性一样。  “你可以离开了,再见!”  口气一本正经,乔慕晚因为刚刚的事儿,还是心里有些发虚,以至于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敢看这个男人一眼。  “我……头似乎还有些晕!”  手扶着额角,厉祁深没有说谎,他的头,确确实实还有些晕。  其实他也并不是很想和温司庭那群朋友拼酒,只是今天确实烦躁的厉害。  看得出厉祁深皱眉的样子,不像是再说谎,乔慕晚没好气的拧了下眉心。  “那你还敢酒驾来这里,现在交警查得这么严,你也不怕被吊销驾驶证!”  乔慕晚没有说你也不怕出车祸,总感觉自己要是那么说,会让厉祁深误会自己在担心他。  “还不都是你这个该死女人惹的事儿!”  厉祁深手扶着额角,冷言冷语的噤声。  不明白自己哪里惹了什么事儿,乔慕晚眉头儿锁得更紧,但她深知,自己现在不能多说任何一句废话,不然依照这个男人雷打不动的性子,指不定会招来什么麻烦!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慕晚平复下思绪。  “那你回去时开车注意点儿!”  “过来!”  松散着衬衫领口的厉祁深,机理性-感而分明,墨发在空气轻扬,为本就倨傲的男人,渲染上了几分不羁。  乔慕晚:“……”  不解男人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过来,给我揉揉!”  厉祁深完全是命令的口吻,让乔慕晚秀气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厉祁深,你神经病吧!”  乔慕晚又羞又恼,他的话,无疑是在命令自己,让她顷刻间恼火极了。  “不是揉下面!”  乔慕晚:“……”  不想和这个不着调的男人继续这么对峙下去,她清丽的面容,在月光下被镀上了一层皎洁的色泽。  “你快点儿回去吧!”  夜晚有些微凉,乔慕晚拉了拉自己领口处的衣襟。  乔慕晚的不配合,让厉祁深抬起了头,眸光继续如鹰一样暗沉的落在她的脸上。  有些人可以不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儿就会让你丢盔弃甲,厉祁深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站在不远处,不需要说什么话,只需要拿眼神儿睨看你一眼,就会让你心里莫名的发慌。  硬生生的咽了口唾液,乔慕晚梗着脖子看着他。  “很晚了,你自己路上开车注意些!”  说到底,让醉了酒的他开车回去,她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放心,但是她又不好表现出来。  没有吱声,厉祁深继续用一双冷静的眸子盯着她。  承受不住厉祁深这样的眸光,乔慕晚粉-嫩的舌,舔了舔唇瓣。  “你要是实在不舒服,我……打电话给陆助理,我让他来接你!”  或许,让陆临川来接他,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主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