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事117章:你挑了事儿,你得负责到底(三千字)

第事117章:你挑了事儿,你得负责到底(三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3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能察觉出来轮廓在变大,乔慕晚整个人被这个男人有意无意的行为,涣散到大脑失去理智。  “厉祁深,你好了没啊?”  她真的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整个人不光光是小脸、脖子和耳根子在发烫,连身子都在大火灼烧一般的发烫。  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身子里的水分都在蒸发,湿湿-黏黏的让贴合身体的布料都泛起潮意  视线因为被这个女人突然的撩-拨,变的不聚焦的涣散。  “我说了别动!”  遒劲的大手,压了压乔慕晚的肩膀,让他带着某种悸动的看着眼前女人红润到发烫的脸。  贝齿死死的咬住唇瓣,似乎她一用力,蔷薇色的唇瓣都能咬出血来。  眼前小女人越发让他喜欢的样子,让头脑有些炸裂难受的厉祁深,用拇指和食指掐了一把她腰间的细肉。  细碎的吟-哦,带着从鼻腔里发出的一声娇-哼,让乔慕晚一双漂亮的眼,都迷成了一道缝隙。  “慕晚,你热了!”  厉祁深虽然视线不算清明,但他还是注意到了乔慕晚周身上下的肌肤都在泛红。  “我……没,我没有……”  乔慕晚违心的说着话,却在不经意间让她流露出了小女人撒娇的mei态。  “还说没有,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说话间,厉祁深抬起了指,摸着她滚烫的脸颊,让乔慕晚心尖儿处酥-麻又搔-痒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失去水分的身体,被层层难捱的热ng席卷,乔慕晚一时间口干舌燥。  “慕晚,热了就把衣服脱了吧!”  原本是穿着睡裙的乔慕晚,因为厉祁深那一句“我感觉到了,你没有穿胸-罩!”的话,她羞愧难当的在披了一件外套,不过现在看来,这件外套的存在,有些可笑!  在乔慕晚一个不留神儿下,厉祁深完全不像是醉酒的拿下了她肩膀上面的外套。  圆润的小香肩,晶莹剔透的就像是一颗bao-满圆润的荔枝,每一边都诱-惑着他眼球的呈现在他的瞳仁里。  “厉祁深,你别……”  两个瑟瑟发抖的小肩膀luo-lu在空气中,一层粉色的小颗粒绽放在她白-皙的肌肤上。  乔慕晚拉住厉祁深往下拉着自己外套的手,一张珠圆玉润的小脸,写满了无措。  “你热,我在帮你!”  厉祁深在一旁哄骗着,一副就是要为她纾解热气的架势。  “你放开……”  乔慕晚又羞又恼,她不是单纯的小孩子了,尤其是和这个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以后,她很清楚这个男人的行为举止代表着什么。  “你皮肤都红了,这么热的天,你不怕中暑吗?”  厉祁深喝醉了酒的愿意,语气沙哑,但丝毫不影响他话音蛊惑乔慕晚的诱-惑感。  外套被男人执拗的抓紧着,一副意yu拉下的僵持状态。  深邃的眸光,烁而发亮的流连于乔慕晚细白纤凝的肌肤上。  每一处肌肤都完美的无可挑剔,似乎吹弹即破。  越发变得暗沉幽深的眸光,在一大片白-皙的脖颈肌肤往下,自己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住。  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无-赖的行径儿,乔慕晚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自己,却在她手指圈住自己时,让男人的手,拿下了她的外套。  白色的睡裙,光滑的面料,指间触感柔滑的穿在面容干干净净、五官秀秀气气的小女人身上,让厉祁深xing-感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滑动着。  “厉祁深,你……”  外套落在g的一边,乔慕晚这下子真的觉得自己成了剥了皮的鸡蛋。  隐忍不住让他头皮发麻的要命样儿,厉祁深强硬的抓住了她的肩膀。  乔慕晚颤抖一声,生疏的被碰着,她的脸能滴出血来。  “厉祁深,你混蛋!”  她本以为自己不动就会相安无事,却不想……  该死!  乔慕晚在心底里咬牙切齿的泄-愤,跟着,她抡起小拳头儿,像是小雨滴似的落在男人的心口上。  她胡乱的挣扎着,将男人的衬衫凌乱的散开。  晕黄的灯光下,男人泛着蜜色的肌肤上,匀称的机理,线条分明而硬朗的呈现着。  “臭-流-氓,你放开我!”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说的绝对是他这种衣冠禽-兽。  乔慕晚不配合的挣扎,让厉祁深单手抓住了她的两个手腕,跟着,又一次要命的碰了乔慕晚。  “你……”  “现在只是隔着,你再乱动一下,后果自负!”  被这个男人口气一本正经的威胁着,乔慕晚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厉祁深,你神经病!”  没有杀伤力的小手刚刚动了一下,厉祁深就先她一步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手腕被钳制住,乔慕晚更加的羞愤难当。  动了动自己的小腿,她踢动的小脚,意yu往他作怪的地方踢去。  没有如期的踢到男人的裆-部,乔慕晚被钳制着不安的四肢,重心不稳的往地上倒去。  脑袋犯浑的厉祁深,虽然神志不在正轨上,但他还不至于喝得醉生梦死。  眼见着乔慕晚的身子向下倒去,他长臂跟着一伸。  厉祁深身体的重心压在了上半身,他跟着乔慕晚一并倒在了地板上。  “嗯!”  乔慕晚腹背受敌,地板的硬度,再加上厉祁深身体的重量,乔慕晚整个人的身子都要被压弯成了一座拱桥。  视线聚焦到乔慕晚的小脸上,厉祁深看到她小脸皱紧的痛苦神情,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不等厉祁深起身,乔慕晚红着眼眶,先他一步的闹起来了情绪。  “混蛋,你就知道欺负我!”  从刚刚他找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找她茬儿。  先是莫名其妙的给她 “刷牙!”,然后又说她没有穿胸-罩,在她的g上睡觉,到最后,还用尽手段的撩-拨她,连倒在地板上都还压着她。  看着眼眶泛红的小女人,厉祁深眉心蹙得更紧。  “哭什么?我哪里欺负你了?”  刚刚算是欺负她?明明是她挑事儿,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垂涎他的美色,要不是她这样的行为勾-引他腹腔的yu-huo,他至于现在身子涨得这么厉害吗?  说到底,还不是她自找的!  “你起开,混蛋!”  乔慕晚负气的抬手,直接拨他的身子。  她现在会这么狼狈,还不都是他的杰作,刚刚差点擦枪走火,还不是他欺负自己!  越想这个男人劣性的本质,乔慕晚越是心里恼火的厉害。  乔慕晚用力的挣扎着,却挣脱不开,相反,厉祁深有意用力的压着她。  “我怎么欺负你了?刚刚是谁先点火儿的?”  和乔慕晚的争执,让男人醉酒的神志,莫名的清晰了起来。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一时间答不上来话。  刚刚……好像确实是她挑事儿,然后……  想到自己刚刚“情不自禁”去碰这个男人,她直感觉自己的掌心,都滚烫滚烫的。  感觉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根本就站不住理儿,乔慕晚干脆理屈的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  却不想,厉祁深偏执的非要将这个问题,深究到底。  “你还没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抓住乔慕晚乱动的手腕,厉祁深的眼,很专注的看着她。  没有话去辩解,乔慕晚还挣脱不得,最后妥协的仰头看高出自己一头高的男人。  “你到底想怎样?”  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去问厉祁深,可话里,至始至终都带着生硬的意味。  “你挑了事儿,就负责解决!”  “什么?”  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她挑了什么事儿啊,凭什么要她负责解决啊?  说话间,厉祁深牵引她看向自己的鼠-蹊处。  “灭火!”  义正言辞的两个字,从男人削薄的唇瓣间溢出,冷硬而不容反驳,就像是古代皇帝的圣旨一样,她这个小老百姓,得不得有任何异议的服从!  被支起的小帐篷,挑-唆着她的目光,乔慕晚的脸,下火了一般的难受着。  “厉祁深,你别过分!”  这个男人的无赖行径,真的已经不是衣冠禽-兽可以形容的了,他——简直是丧心病狂!  乔慕晚不服从的尖锐声音,让厉祁深冷峻的俊颜,一双冷冽眸光的眸,一顺不顺的凝视着她。  被厉祁深的眸光看得心里发毛,乔慕晚一颗失了规律跳动的心脏,根本就不受控制。  厉祁深的眸越来越深邃,到最后,完全是把乔慕晚给吸-入进去,让她闪躲不开他灼热温度的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