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21章 :严刑逼供(四千字)

第121章 :严刑逼供(四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79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你别闹了!”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这样堂而皇之的说他是自己的老公。  乔慕晚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这个男人说他是自己的老公,她不仅仅是心弦在发颤,连带着身体都颤了颤。  咬紧着唇瓣,伸出两个小手,她将小手摊开成掌的去推厉祁深。  男人长身而立,一丝不动,因为乔慕晚的两个小手软-软的推着自己,他的身体绷紧的更甚。  “为什么辞职?”  没有就刚才的问题继续僵持,厉祁深滑动了下性-感的喉咙,低沉的声音中沁着黯哑的开了口。  今天他一直都在厉氏总部那边忙一个大项目的工作,没有顾及鼎扬这边的事情,却不想他晚上在书房办公那会儿,陆临川打来电话告诉自己说乔慕晚辞了职。  知道自己辞职的事情瞒不住,但厉祁深找上门来居然是为了自己辞职的事儿,乔慕晚本就难以平静下来的心绪,这次直接掀起了波澜。  “我……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我!”  虽然说鼎扬的工作较其他公司的工作有些多,忙起来不分白天黑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在鼎扬,得到更多的是快乐。  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瓣,乔慕晚继续说:“厉总,我……很感谢你,在鼎扬这段时间,我很快乐……”  “那你还要辞职?”  男人锋朗的剑眉,向上挑了一下。  厉祁深平时是那种不动声色的人,很少有流露出自己真实情绪的时候,这次因为乔慕晚辞职的事儿,他每一个表情的变化,都从脸上流露了出来。  “我……”被厉祁深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乔慕晚支支吾吾的动着唇,却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  “因为我的原因?”  “不是!”  没有做任何的考虑,乔慕晚直接就答出了口,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的回答,对厉祁深完全是没有任何的排斥。  果然,听到乔慕晚干净利落的两个字,厉祁深的嘴角不由得噙着一抹笑,很浅。  “明早来上班,除了我,任何人、任何事儿丢不应该成为你辞职的理由!”  原本因为她辞职的事儿闹得他的心里郁结的憋着一口气,这下子,完全纾解开了。  急于回去处理没有完成的工作,厉祁深没有多做停留,噙着一抹连带着眉梢都泛起淡淡涟漪的笑,他迈着成熟中带着沉稳的步子,向玄关那里走去。  “厉总,我……”  厉祁深让她明早继续去鼎扬工作,但是她……  “怎么?”  单手插兜的男人,微微侧过脸,眸光深邃的落在了乔慕晚不自然的脸上。  “那个,我……我真的觉得设计师的工作不适合我!”  “所以呢,坚持辞职?”  瞬间换了一张脸,厉祁深原本还是含笑的俊颜,此刻腾升起了冰冷。  没有做声,乔慕晚算是默许了厉祁深的话。  迟迟等不到乔慕晚的一句作答,厉祁深连沉得更甚。  该死,和这个鸵鸟一样心理的女人较劲儿,他真是败给她了。  “嗯……唔……”  手腕被攥住,跟着被一甩,厉祁深像是抛皮球似的把乔慕晚直接甩在了沙发里。  跟着,他luo露着三颗扣子的胸膛和性-感的喉结,以及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俊脸,棱角分明的落在了她的眼里。  “把话说清楚!”  这个女人就是欠教训,不和她用一些强迫性的手段,她永远不会乖乖就范儿。  厉祁深双手撑在乔慕晚的沙发两侧,虽然他没有沉下身子,但是他呼出的清冽气息,还是让她觉得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你……你能不能让我起来,我们好好说话!”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就像是黑洞似的,时时刻刻能吸-引自己的全部的注意力,以及思绪。  “让你起来能和我好好说话?”  厉祁深抬起手,对着乔慕晚的肩头儿轻轻地一压,她孱弱的身子,再度弯下到了沙发里。  不自然的对视男人一双含有情绪的眸,乔慕晚一而再的舔舐着唇瓣。  “把你辞职的理由告诉我?”  不是因为他,他想不到还会有谁能找她的麻烦,让她不想再继续在鼎扬工作!  无法把年南辰拿乔氏威胁自己的话说出口,乔慕晚别别扭扭地咬紧唇瓣,一声不吭。  “不说?”  得不到乔慕晚的坦诚回答,厉祁深深刻的五官,刻意向乔慕晚欺了欺,跟着,原本落在乔慕晚小脸上的光芒,被他尽数遮挡。  在乔慕晚一声颤抖的呜哝声中,厉祁深拉下她睡裙的肩带,拮据一朵酥**an。  “厉祁深,你干嘛?”  乔慕晚的声音明显发颤起来,这个男人永远有把自己欺负到无地自容的地步。  “算是‘严刑逼供’吧!”  厉祁深说得轻描淡写,干热的掌心却不如他的话语那般声音清幽。  有些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行为,乔慕晚从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有些绵密,还带着丝丝入扣的吟-哦。  “藤雪找你了?”  如果不是他,那应该就是藤雪,家里的老太太还算喜欢她,应该不能找她的麻烦。  “没有!”  在厉祁深的撩-拨下,乔慕晚的呼吸有些紧促。  洗过澡的原因,乔慕晚的脸蛋白嫩中沁着粉润的色泽,一双黑白分明 的眼睛,因为厉祁深的动作,明显的迷离起来。  俯下-身,厉祁深分明机理的胸口,流窜着强劲儿波源的心跳,通过一层薄薄的白衬衫意料,热度滚烫的落在她的心口。  几乎要融化她肌肤的热度,让乔慕晚直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  “告诉我你辞职的理由!”  厉祁深不紧不慢,胸膛似有似无的轻擦而过。  承受不了这样的行为像是要了命似的流窜开来,乔慕晚咬紧唇瓣,秀气的黛眉间,牵连起羞涩的眉波。  “还不肯说?”  厉祁深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在引火*,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碰这个女人的,却抵不住自己像是抽-大-麻似的的感觉。  乔慕晚的不配合,让厉祁深眉心间的不悦,淬染的更加寒彻。  长臂一捞,乔慕晚娇-柔的小身子一个起身,直接以上半身luo-lu的诱-惑样子,坐在了厉祁深的腿上。  小脚向两侧撇去,近距离挨在一起的感觉,让乔慕晚直感觉自己浑身下火一样的难受。  就像是一条失了水分的鱼儿,她现在的姿态真的让她羞恼极了。  客厅的灯还开着,附近几家低矮的居民楼,只要往他们所在的这一层看来,就一定会扑捉到这样香-艳的一幕。  “厉祁深,你别在过分了!”  她不过就是辞职了嘛,这个男人用得着一副恨不得把自己拆穿入腹的样子吗?  “你不和我把话说明白,我今天还会有更过分的行为!”  厉祁深不是威胁她,他之前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过惯了,现在,他才不想再继续让自己受苦受罪了!  “乖女人懂什么叫见机行事,慕晚,你这么不知趣,后果不堪设想!”  厉祁深吻了吻乔慕晚散发着清香的发丝,然后向下,最后毫不犹豫的吞没她的朱唇。  乔慕晚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因为被厉祁深这样的对待着,她的眼角有些湿润。  “厉祁深!”  在空隙间,乔慕晚拔高了声音。  这个男人太过分了,但是无法抗拒的是,她的身子在一点儿、一点儿的起着反应,对于厉祁深的行为,她根本就无法抗拒。  柔-软的像是果冻一样有韧劲儿和弹性,厉祁深像是有无尽的力气似的,恣意的纠-缠乔慕晚。  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没了,乔慕晚不可控制的回应他,连她自己都毫无意识的发觉这个男人的老二,碰了碰她。  感受这个女人就像是上瘾的毒药,厉祁深的动作更加紧凑。  在乔慕晚浑身颤抖下,她的鼻息间溢出一声**。  察觉到男人无耻的行径在往自己身上点火,乔慕晚无助摇晃的手,抓住了他搁置在自己裙裾上面的手,无措的一边娇-喘,一边吴侬软语的噤声。  “厉祁深,你已经够过分的了!你别再这样了!”  “我过分?那你刚刚缠着我的时候,叫什么?”  被厉祁深的话问得脸颊发烫,乔慕晚想到自己刚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主动吻了这个男人,一颗狂肆跳动的心脏,就像是要弹出了嗓子眼儿似的。  “我没有!”  “别急着否定,小慕晚,你对我有感觉的,不是吗?”  说话间,厉祁深俯首,吻了吻乔慕晚的嘴角。  “和我在一起,你不排斥,反而很喜欢!”  能察觉出来这个女人并不讨厌自己,反而她对自己应该是喜欢的不得了。  但想到她辞职的原因不是自己,也不是藤雪,他眸光有些暗沉。  精明如他,能想到让这个小女人有所顾忌的人,不是他这边的人,就应该是她那边的人。  “我没有,我没有喜欢!”  被厉祁深的话说得脸颊滚烫又红热,乔慕晚一颗心都颤抖了起来。  急于否认,乔慕晚得到的却是男人让她无法招架的行径。  “年南辰威胁你了?”  他本来对其他人的事儿并没有兴趣,但是乔慕晚不同,她激起了他的兴趣,让他想要知道她的事儿,所以他找人调查了一下乔慕晚和年南辰结婚的事儿,然后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原由。  这次乔慕晚没有再应声,被厉祁深挖掘真相一样的知道这件事儿,她不知道自己再如果继续瞒下去。  乔慕晚的不声不响,让厉祁深越发肯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他让你辞职你就辞职,你怎么这么听他的话?”  厉祁深再说出口时,言语中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抵了抵这个不乖的女人,他平时怎么没见她这么听自己的话,反倒是年南辰,竟然让她这么乖乖听话。  “我……”  乔慕晚噤声,却不说年南辰拿她养父母的公司来威胁她的话。  怎么说厉祁深都是局外人,自己把这些事儿告诉他,不是让他们两个人之间本就不清不楚的关系,变得更加的白热化了嘛!  “理他做什么?我的话你怎么不听?我不是让你离婚吗,你到底在磨蹭什么?”  搞不懂这个女人是有受虐倾向还是怎样,年南辰现在连工作都开始约束她,她还能言听计从的不和年南辰离婚,他真想把这个女人的脑子撬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被厉祁深质问着,但是乔慕晚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很多事情只适合堙没,不适合公开,就像她和年南辰之间的婚姻,是为了维持家族的利益而存在,两个人才被迫走到了一起。  然后就是这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儿,她也要隐瞒住,不然依照现在乔氏都这段婚姻来维持公司形象的如履薄冰手段,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和乔氏合作的。  “我……我不能离婚!”  她比任何人都渴望离婚,但是这段婚,离不得,如果她离了婚,她养父母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  该死!  乔慕晚到了今天这副田地,还继续像是羔羊一样任人宰割的行为,让厉祁深头脑发胀。  捞起她纤柔的腰肢,厉祁深泄愤的衔住她的贝耳,带着惩罚她的念头儿,皓齿重重的碾-磨。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