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24章 :我怕你会想我(七千字)

第124章 :我怕你会想我(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62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像是和乔慕晚较劲儿似的,厉祁深霸道的要求着。  “你……神经病吧!”  乔慕晚细眉颦蹙,抡起一个枕头,对着他就砸去。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足够白热化了,她在他面前已经沦陷了身子,再连理智也因为这个男人遗消殆尽,她真的所剩无几了。  乔慕晚用枕头不断的打着厉祁深,连自己羞于见人的隐晦之处,在她轮枕头的时候,再度被蛮夷行径触碰都没有察觉。  “厉祁深,你……”  听到耳边有一声舒服的喟叹,乔慕晚才猛地发现两个人的样子,是有多么的暧-昧不清。  手里的枕头被男人腾出来的手丢在地上,厉祁深在窄小的chuang铺上,拉着她的两个手腕,直接吊起在头顶上。  “还有力气和我闹情绪?”  “是你太过分了!”  乔慕晚不服气的反口,说实在的,被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她的力气早就殆尽了,但是他过分的行径,让她就算是没有了力气,也会凭着骨子里的那股子韧劲儿和他挣扎。  “我过分?昨晚是你说的很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喜欢我,你干嘛喜欢这种感觉?”  “你……”乔慕晚气得舌头打结,昨晚她会说出那样羞于见人的话,还不是这个男人的杰作。  “我没有喜欢!”  乔慕晚急于否认。  “还和我说谎?”  厉祁深语气轻淡的动着嘴角,完美身形的腰身,直了直。  “厉祁深,你……你无耻!”  “慕晚,你脸都红了!”  一个身体比嘴巴诚实的女人,是否认不了自己对这种感觉的喜欢的。  被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确实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你有病,你起来!”  两个人如此近距离的贴合,乔慕晚不仅仅是脸变红了,连心跳都砰砰砰的乱了节奏。  甚至,男人太过强劲的心跳声,沉稳有力的像是磐石,在她的心口处抵住她。  鹰隼般的眸盯着眼前秀发披散,粉面桃腮的女人,他的眸色,很沉、很冷……  “昨晚,你主动缠着我的!”  “我没有!”  一个不肯退让,一个挣扎不开,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一呼一吸间,都是这个男人的气息。  “厉祁深,你起来,我要去上班了!”  乔慕晚的两个小手摊开成掌心的抵在厉祁深的心口处,努力支开的距离,勉勉强强让她呼吸到一丝不属于这个男人的气息。  软-软的小手,推搡自己,厉祁深不为所动的盯着她。  在乔慕晚一声颤抖嘤咛声中,厉祁深的掌心,重新桎梏她的手腕。  “等我出来的!”  低沉的男音,带着某种隐忍的爆发力,说着,厉祁深用最直接的行为,牵连起一室的旖-旎。  ————————————————————————————————————————  乔慕晚被烫着阵阵痉-**an,连去浴室那里洗澡,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  整个人身体乏力的厉害,只得任由厉祁深为她清洗,然后有意无意的四处点火。  乔慕晚又羞又恼,却没有什么力气反抗。  坐在厉祁深开往鼎扬的轿车上,乔慕晚侧过头不去看厉祁深。  只要看他一眼,那些太过绯靡的景象,就会在脑海中定了钉子一样的呈现。  “嗯,对……拿去我办公室!”  昨晚的旖旎缠-绵,让厉祁深的衬衫都皱皱巴巴,他没有时间回家里换衬衫,只得让陆临川把他的衣服拿去办公室那里。  将手机丢在工作台上,厉祁深的目光下意识的向乔慕晚瞥去。  看着眼前小女人白-皙的脸侧下,性-感的锁骨处有紫青色的痕迹,虽然让她用白衬衫的领口很好的遮掩住了那些暧-昧的痕迹,但她就算是用大衣给自己挡住,也抵不过这个男人将她浑身上下都看个彻彻底底的目光。  “还生气?”乔慕晚乖乖就范的重新回鼎扬去上班,让厉祁深的心情甚好,连说话的声音,都不经意间的放柔。  不想去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乔慕晚负气的不去看他,将两颗黑葡萄粒一样的眼睛,看向窗外不断移动的林立高楼。  乔慕晚对自己的不予理睬,让厉祁深挑了挑眉。  在经过一个交通岗的红灯时,搂过她的腰肢,扣住她的小脑袋,就蛮横的落下了湿-热的吻。  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急促的吻,等到她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的时候,厉祁深已经抵住她的牙关。  在乔慕晚惊喘的想要呼吸下,他直接攻池掠地,片甲不留的席卷每一处角落。  呼吸变得稀薄,乔慕晚挣扎着,却一点儿挣脱不开眼前的男人。  直到交通灯由红转绿,厉祁深才放开乔慕晚。  乔慕晚胸口起伏的喘着气,若不是自己唇瓣上还有一些湿润,她大脑一时间都发懵的不敢相信自己刚刚被亲吻了的事实。  “不和我说话就吻你!”  “你……你有病!”乔慕晚因为厉祁深说出口的话瞬间红了脸。  带着胸口处散不开的怒气,她再度别开了自己的小脸。  跟着,车厢流窜开死一样沉寂的氛围。  眼见着厉祁深的轿车要到了鼎扬,乔慕晚主动开了口。  “你在这儿停车吧!”  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有嘴说不清,如果他再载着自己到公司楼下,那些喜欢捕风捉影的人,不一样要怎样夸大其词的渲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眸光睨了一眼舍得和自己说话的女人,厉祁深没有听她的话,径直将车子往鼎扬驶去。  “厉祁深,你别闹了,停车!”  乔慕晚有些急,现在正是员工上班的时间,她要是让那些喜欢聊八卦的员工看到自己从厉祁深的轿车上下来,她和厉祁深之间被绘声绘色的描述,铁定会闹得南城风雨、人尽皆知!  和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耗不起,乔慕晚唇瓣都要被贝齿磨出红痕。  “厉祁深,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不好,你快停车!”  “你上车之前怎么没有想过我们之间这个样子不好呢?”  乔慕晚:“……”  ————————————————————————————————  厉祁深的车子平稳的停在了鼎扬的办公楼下,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员工,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勇气去拉车门。  “过了上班时间是要扣薪水的!”  厉祁深冷沉的声音提醒着乔慕晚,可乔慕晚还是鸵鸟心理的绞着手指。  她不好意思下车,毕竟和薪水比起来,她的脸面更重要。  “这么喜欢和我独处?”  厉祁深也不急着回厉氏总部,高深的眸光不疾不徐的盯着眼前一再咬着红唇的女人。  听出男人口吻中意兴阑珊的深意,乔慕晚窘迫的更厉害。  “你就是故意的!”  她刚刚明明告诉他停车,但是他固执己见的往鼎扬这里开车,就是在故意刺-激她。  乔慕晚的质问,让厉祁深掀了掀眼皮。  被一双漆黑发亮的眸看得浑身起刺,乔慕晚堪堪的别开了脸。  每次被他这样的看着自己,乔慕晚都别扭的难受。  “下车吧!”  厉祁深轻动着唇,跟着,他替她拉开了车锁。  乔慕晚:“……”  乔慕晚抿着唇瓣,她不想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越描越黑。  看出来身旁小女人的犹豫,厉祁深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做我的女人,不需要偷偷摸摸!”  被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继续这样遮遮掩掩,不然这样越是朦胧不清的关系越会让其他人遐想,反倒不如自己坦然的面对。  “我不是你的女人!”乔慕晚抬手拍掉男人放在自己小脑袋上的手,跟着,抓着包包,红着脸,下了车。  ——————————————————————————————————  “什么?”电话里,年南辰听到对方告诉自己乔慕晚没有从鼎扬辞职,他当即就气得踹翻了女人梳妆台处的椅子。  年南辰突然发怒的行为,让穿着一身情-趣内-衣的杜欢,吓得心尖儿一激灵。  年南辰挂断电话后,整个人烦躁的厉害。  如果说乔慕晚乖乖和厉祁深断了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事情就那么过去,但是该死的,这个女人居然敢不听自己的话,还继续和厉祁深走在一起。  抬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从未有过的烦躁感觉充溢着他的每一个感官。  看出了年南辰的烦躁,杜欢从chuang上化成一汪水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嘛?”  她很少看见年南辰生气,但是打从上次在鼎扬周年庆的酒会上碰到乔慕晚以后,她发现年南辰的脾气,大的厉害。  看到眼前妩-媚风姿的女人,年南辰红着眼,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嗯……”手腕处被死死捏住的力道,让杜欢下意识的倒吸一口气。  “我上次不是让你去勾-引厉祁深,办没办成?”  他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事儿,偶尔有个时间也和他的那群朋友走在一起,要不是昨天乔慕晚打了电话给杜欢,他都不记得自己身边还有这个女人的存在。被年南辰问及到关于厉祁深的事情,杜欢下意识的抿了抿唇瓣。  说到厉祁深,她感觉到挫败感,从未有过的缠绕她。  那样和天上星星一样眼界高深的男人,她真想不到会有什么样的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杜欢眉眼中的无措,让年南辰就知道这个女人没有搞定厉祁深。  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他一把就将杜欢,狠狠的甩在了chuang上。  毫不怜香惜玉,他胸腔中的怒火,无处发-泄。  “连个厉祁深都搞不定,我要你这样的蠢女人在身边有什么用!”  说着,年南辰解开自己身上的浴袍,像是丢垃圾一样缠成一团丢在地上。  然后换上他自己的衣服,抓起矮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出了门。  ——————————————————————————————————————  厉祁深刚从会议室那里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肖百惠就提着一个从家里带来的保温盒,笑吟吟的进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儿啊,妈来看看你!”  正在喝水的厉祁深,听到自己母亲让他头疼的声音,他下意识的蹙了下眉。  老太太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就算自己的儿子对自己不予理睬,她也能自娱自乐的笑得合不拢嘴。  “妈今天给你带来了清蒸鲈鱼和爆炒腰-花!”  听着自己母亲有意做的这两道菜,厉祁深放下水杯,挑眉看了眼往矮几上摆放东西的母亲。  “前两天听隔壁家王太太说这两样东西补-肾,妈就特意做给你吃,来,儿啊,趁热吃,一会儿都凉了!”  老太太好心的将筷子递给自己的儿子,得到的确实厉祁深锁紧的眉头儿。  被自己儿子投射来不待见的眸光伤到,肖百惠不依不饶虎着脸。  “妈这不是觉得你对女人不上心是肾-功能低下嘛,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连点对那方面的需求都没有,你这不是让我这把老骨头跟着干着急吗?”  这正常的男人,哪个不是七情六欲的,但是自己儿子这样一副清心寡欲的吊儿郎当样儿,让她觉得这厉家真是要无后了。  老太太吸着鼻子走上前,扯住自己儿子的袖子,“儿啊,你和妈说实话,你是那方面不行不?如果是的话,我就让老二给你开点药回来,你说作为男人,连点儿那方面的需求都没有,你活的得多窝囊!”  “谁说我那方面不行?”  厉祁深话里带着玄机,让老太太一怔后,喜出望外的扬着小脸,好像刚刚那个红了眼眶,差点儿哭出来的老太太不是她肖百惠。  “儿啊,你这是对哪家的姑娘上了心吗?是不是那个慕晚呐?”  想到自家的大儿媳妇要有了着落,老太太一个劲儿的笑得不停。  看着自家母亲满脸褶子的殷切样儿,厉祁深眸色沉了沉。  “不是!”  随口一说,他拿起桌案上的杯子,有兀自喝着。  “啊?不是那个慕晚呐?那是谁啊?”  老太太一时间也想不到有哪个名门淑媛能让自己儿子看上眼儿,她就像是跟屁虫似的尾随着自己儿子,一个劲儿的转。  被自己母亲像是在眼前不断飞的苍蝇一样的叨扰着,厉祁深皱着眉。  “你告诉妈,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啊?”  “温司庭!”  肖百惠:“……”  ——————————————————————————————————————  临近下班的时候,一整天脑海中都是挥散不去那样萎靡场景的乔慕晚,接到了陆临川过来给她的消息。  “乔工,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继续再鼎扬上班了!”  乔慕晚:“……”  她这算是被厉祁深给炒鱿鱼了?  看出了乔慕晚的脸上的疑惑和茫然,陆临川干笑两声,然后解释道:“呵,是这样的乔工,你呢,明天开始去厉氏总部去上班!”  “去厉氏总部去上班?”  这算是升职?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呵呵,这是厉总的意思,我猜,他应该是想和你多做交流!”  陆临川挤眉弄眼的说着话,让羞涩的乔慕晚,脸颊上一下子就飞过来两抹红霞。  ——————————————  还在不停回味厉祁深将自己调去总部那边到底是为了什么,乔慕晚的手机收到了年南辰打来的电话。  能想象的到这个男人又要拿乔氏的事儿和自己辞职的事儿,和自己大闹一番,乔慕晚直接就掐断了手机。  手机刚挂断,年南辰又打了电话过来。  一丁点儿也不想接他的电话,乔慕晚接连按下了十几通。  直到一条短信发来,乔慕晚才愕然发觉自己刚刚不仅仅是挂了年南辰的电话。  “乔慕晚,你好本事儿,电话接都不想接就挂断!”  是厉祁深发来的短信。  乔慕晚回头儿去查看未接来电那里,确确实实有厉祁深打来的电话。  葱白的手指放在回拨键那里,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回电话,厉祁深的电话再一次拨了回来。  一不留神儿,乔慕晚就按下了接听键。  “在磨蹭什么?”  不悦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厉祁深时好时坏的脾气,让乔慕晚拿捏手机的小手紧了紧。  “我……我刚刚在办公,不方便接电话!”  蹩脚的找了个还算使人能信服的理由。  果然乔慕晚解释完,另一端的厉祁深就止住了声。  沉默半晌,他又开了口:“明天来总部上班的消息,收到没?”  “嗯!”乔慕晚据实回答。  “……厉总,我不明白你这么做的用意?”  虽然之前梁秋月有和自己说过,照这样下去,厉祁深会把自己调去总部那边,但是她想不到会有什么样的理由能让他把自己调去总部那边。  很多时候,事情都是参透别说透,但是乔慕晚莫名的想要知道这个男人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  或许是两个人见面以来,一直都暧-昧不清的关系,让她想要知道这个男人不断描黑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怎么一回事儿。  “怕你想我!”  乔慕晚:“……”  男人冷漠抽声的四个字传来,乔慕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蹙眉。  不给这个女人再继续刨根问底儿的机会,厉祁深直接挂断了手机。  ——————————————————————————————————————  乔慕晚下班的时候,又一次无可避免的碰上了年南辰。  不同于他以往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跋扈,这次,他表现的很平静,甚至拿眸子看自己时,他的眼底都没有火焰腾升。  自己不想和年南辰说话,乔慕晚本能的绕开他。  但年南辰和她抬杠似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年南辰,你想怎样啊?”  “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我们之间应该好好的谈一谈!”  难得年南辰没有对自己嘶声咆哮,乔慕晚面色清冷的坐在年南辰对面的座椅上。  “想吃什么?”  年南辰将乔慕晚带来了法式餐厅,绅士行为的问着乔慕晚,好像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和误会,这一刻都不是阻隔在他们之间的隔阂了。  “我没有心情和你在这里吃饭,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一个从来没有对你示好的男人,现在突然转了性,任谁都能想到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伎俩。  “我说老婆,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公,咱们夫妻两个人吃个饭,用得着像是敌人似的吗?”  一句“老婆!”,听得乔慕晚心里直起疙瘩。  “如果你找我来只是为了吃饭,那对不起,我吃不惯这么的西餐,你或许找乔茉含或者杜欢,她们会比较喜欢这里!”  说着,乔慕晚就站起了身,作势往外面走去。  “放手!”  乔慕晚的手腕倏地被年南辰扣住,她心里犯恶心的噤声。  “老婆,我觉得你对我有偏见!”  年南辰放下手里的菜单,站起了身。  年南辰身高不矮,站起来,高出乔慕晚近乎一个头。  “咱们之间就不能和平共处吗?我现在是很真诚的想要和你好好过日子!”  “呵……”年南辰的话,让乔慕晚冷冷的动着嘴角。  “在我之前,这话,你对多少和女人说过?嗯?”  一个和数不清女人搞在一起的男人,他的话能值几个钱。  见年南辰不语,乔慕晚清冷的甩开了他的手。  “去看看茉含吧,我上次听爸说,她把自己锁在自己的公寓那里,什么人也不见!”  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话要和年南辰说,乔慕晚拿起自己的包,向门外走去。  ————————————————————————————————————  在厉氏总部上班的第一天,乔慕晚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  虽然自己头上挂的还是设计师的名儿,但是她总觉得设计部的人,看她的眼神儿怪怪的!  考虑到乔慕晚自己突然在总部这里上班会不适应,厉祁深特意把梁秋月也调来了这里。  梁秋月是过来人,再清楚不过自家总裁的意图。  “慕晚呐,这次还多亏了你啊!”  说着,梁秋月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厉氏总部这里上班,工资比在鼎扬那里高出一倍不说,自己说出去自己在厉氏总部工作,在盐城怎么说出去,都长脸。  乔慕晚一愣,梁秋月的话听得她一头雾水。  还来不及去想其他,电梯口那里,传来厉老太太气鼓鼓的声音。  昨天自己儿子给自己丢了一句“温司庭!”,她还真就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叫温司庭,特意回家和她家的老头子查了一圈,结果才知道,这个“温司庭”压根就是个男人。  想到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让自己的儿子给玩了,厉老太太气不过,非得要来找自己的儿子理论一番。  “老夫人,厉总在开会,您先等等!”  “老夫人?我老吗?”  老太太虽说不是记仇的人,但是上来了犟脾气,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子。  一向和蔼慈善的老太太,堵得陆临川哑口无言。  步履蹒跚的移动着步子,老太太直奔自己儿子的办公室那里去。  昨天给他做的清蒸鲈鱼和爆炒腰-花都没有吃,老太太不得已,只得拿去给自己的二儿子,结果自己养的这两个混小子,没有一个买自己账的。  越想越委屈还窝火,老太太虎着脸的架势,来势汹汹。  肖百惠路过工作区时,眸光不经意间的四下扫视,一眼就看到了面容清丽的乔慕晚,挽着职场发髻,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白衬衫,和其他人一样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