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25章 :是你说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五千字,为片羽时光加更)

第125章 :是你说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五千字,为片羽时光加更)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76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肖百惠路过工作区时,眸光不经意间的四下扫视,一眼就看到了面容清丽的乔慕晚,挽着职场发髻,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白衬衫,和其他人一样将好奇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突然看到了乔慕晚,老太太一下子忘了去找自己的儿子。  几乎是比京剧里还快的变脸速度,让老太太在瞬间就换下了刚才那副来势汹汹的怒火样儿。  脸上堆着笑,肖百惠甩开陆临川的手,冲乔慕晚走来。  “慕晚呐!”  听着厉老夫人熟稔的唤着自己,乔慕晚从座椅中起身,礼貌的颌首。  “厉老夫人!”  ——————————————————————————————————————  乔慕晚本就不会拒绝别人,尤其是这样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她根本就拒绝不来。  所以当肖百惠说和我去附近的咖啡馆喝咖啡,她几乎是没做思量,就答应了下来。  虽然厉老夫人待自己极好,但乔慕晚也知道自己不能越了规矩。  “哎!”  老太太唉声叹气的一声,让乔慕晚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句“厉老夫人,怎么了?”  “哎,还能怎么啊,还不是祁深那个混小子啊!”  肖百惠乍提到厉祁深,乔慕晚的心弦不受控制的一颤。  有了这两次的荒唐事儿,乔慕晚说不上来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尤其是当她知道自己稀里糊涂丢了的第一次是被厉祁深给占-有以后,她对他更是有一种难解的情愫,在心中交融。  “厉总……很好啊!”  乔慕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别别扭扭地从菱唇间挤出来这样一句对厉祁深做了评价话。  厉老太太一心都在想着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乔慕晚说这话的时候,有多么的忐忑。  “哎,你是不知道啊慕晚,我这个儿子啊,可是让我c碎了心、磨破了嘴啊!”  老太太一副受了丈夫冷落的小媳妇样儿,哀怨的出声。  看着老太太刚才对自己满脸堆笑,现在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多愁善感的样子,乔慕晚一时间也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安慰这个老人家。  “慕晚呐,不瞒你说,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这个多事儿的老太太,我呢,之前还真就以为你和祁深两个人看对上了眼,可是我昨天去来公司这里给祁深那个浑-犊-子送午饭才知道啊,他啊,看上的不是你,是别人家的女孩子啊!”  乔慕晚:“……”  “我昨天问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所以一直对女人都无欲无求的,他说他不是,他说他对那方面有需求,然后我就问他,他需求的对象是不是你,结果,他直接就回答说不是,等到我再问他,他就不说话了!你说这愁不愁人呐!”  老太太哀怨的样子,凄凄婉婉,活像个古代不受chong的妃子,整天怨声载道的。  听着厉老太太的话,乔慕晚愕然有一种被甩了一耳光的感觉。  他有看上眼的对象,他看上的对象不是自己!而且他对生-理有需求,需求的对象也不是自己!  想到这些事情的真相,残忍的摆在自己的面前,乔慕晚放在身下的小手,一再的捏紧。  和他离婚,乔氏的事儿,我帮你处理。  你是我的女人,要让我的女人无限期挂着其他男人妻子的头衔吗?  现在想来,这些话,从他说出了口时,真的是太讽刺了!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乔慕晚觉得自己猪油蒙了心,竟然要相信那个男人的话。  心里说不出的屈辱感,就像是抽高的蔓藤一样死死的缠绕着她,让她越发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这个男人现在费尽心机的把自己弄来厉氏总部这里,为的一定是要自己出丑,让自己成为一个贻笑大方的笑话。  乔慕晚这一刻心如死灰,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厉祁深比年南辰还会玩手段,城府更深。  “呃……”  “怎么了,在想什么?”  “没……”厉老太太的询问,让乔慕晚不安的厉害。  粉-嫩的舌舔了舔唇瓣,乔慕晚敛住了情绪。  “抱歉,厉老夫人,您刚刚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留意着点儿祁深!”  乔慕晚:“……”  “这个浑-犊-子老给我这个老太婆耍心思,我岁数大了,玩不过他,就寻思让你帮我看着点儿,看看他有没有和哪个姑娘家的有来往?”  听明白了厉老太太的意思,乔慕晚一时间难做极了。  “厉老夫人,我……这个,我恐怕做不来!”  要她去跟踪厉祁深,看他和哪个女人走在一起吗?  这样犯jian的行为,她做不了,管他和哪个女人之间有来往,如果是之前,她或许心里还有个疙瘩,不过今天听厉老太太这么一说,她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荒唐事儿,应该到此为止了。  “嗳,有啥做不来的啊?你这么的,你把我手机号记下来,要是有哪个女孩子来公司找祁深,或者有哪个女客户和他谈生意,你都告诉我!”  乔慕晚:“……”  ————————————————————————————————————————  乔慕晚虽然说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但是她也不好驳了老人家的面子。  硬着头皮的将肖百惠的手机号存到了通讯录里以后,乔慕晚回到了厉氏。  如果说之前有了肌肤之亲的事情让两个人之间不自在,现在乔慕晚因为这个男人而乱了心扉的感觉,更是让她浑身长了刺似的。  果然年南辰给自己的忠告是对的,像厉祁深这样眼界高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上自己!  原来自己在他眼里连做生-理发-泄需求的对象都够不上。  气得小脸圆鼓鼓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工作状态,以至于陆临川过来找自己说“乔工,厉总找你!”,她都像是木头疙瘩似的一动不动。  一直都是气得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盘踞的感觉充溢着自己的感官世界,乔慕晚受不了这样火气不上不下的感觉,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  “什么男人呐,切,真是的!”  乔慕晚带着未消弭的火气,闹着情绪的关上水阀,因为连休带怒的原因,一张秀气的小脸,在镜子里反射出自己微微荡起红晕的小脸。  平复下自己的思绪,乔慕晚一再下定决心的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和那个臭男人之间有什么来往了!  紧了紧自己体侧的小手,她推门出去。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一抹黑着脸的颀长身躯,眼仁烁而发亮的落在自己的视网膜上。  乔慕晚不想理这个衣冠禽-兽,扳正一张小脸,看都不稀罕看的绕过他。  “唔……你干什么?”  手腕被人从后面拉住,跟着,整个小身子被重新丢回到洗手间里。  厉祁深长腿一勾,洗手间的门就让他给合并上。  乔慕晚的身子被压在门板上,厉祁深冷峻的脸,沁着几分寒冬腊月的料峭寒意,逼近乔慕晚。  没有从厉老太太告知自己真相的事情中收拢回来,乔慕晚带着某种埋怨的目光,瞪了瞪眼前的男人。  脸色同样差到极点的男人,因为这个小女人完全不买自己账的行为,下颌和脸侧的线条,都有些紧绷。  “你到底在磨蹭什么,我让你找我,你怎么不去?”  这个女人还真就是有本事儿,他让陆临川亲自去请她,简直比请那些明星大腕都费劲儿,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价竟然这么高。  “你找我又没有什么事儿,我干嘛要去?”  乔慕晚说话硬生硬气的,完全是新婚小夫妻之间因为打情骂俏而傲娇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没事儿?”  厉祁深的一句反问,带有了“心有灵犀”的意思。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儿,你叫陆助理告诉我就行,至于其他的事儿,都不叫事儿!”  乔慕晚越说,口气越重,活生生的很不多把整个醋厂的醋都打翻。  看着昨天打电话时和自己还是一口柔柔声音的女人,现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厉祁深向上微挑了下眉。  “我妈找你说了什么?”  想不到这个女人瞬间从温顺的小绵羊变成了带有厉爪的小豹子会因为什么,但不出意外,应该和他的母亲有关。  “什么也没有说!”  乔慕晚负气的应了声,说话的口吻,依旧没有减弱的趋势。  厉祁深看着像长不大的小孩子似的使着小性子的女人,深刻的五官,每一处都棱角分明的向她欺了欺。  修长的指,板正她不看自己的小脸。  被男人控制的力道,不可避免的看向他,乔慕晚湛清的瞳仁,写满了埋怨。  “你放开我!”  “告诉我,又怎么受委屈了?”  从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么喜欢使小性子,似乎还有点儿不分青红皂白的味道。  “我受不受委屈关你什么事儿啊?我和你之间没关系,用不着你管我!”  自己在他的眼里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这已经不再是她受不受委屈的事儿了,而且关乎她的尊严。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是个有丈夫的人,发生了这样肉-体出-轨的事情是不对的,但是谁瞧不起她都可以,唯独这个男人不可以。  她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还是这个男人的杰作,却不想自己在他的眼里居然什么也不是。  “你确定你和我之间没关系?”  厉祁深是脾气极差的男人,因为这个不乖的女人突然和自己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他心里不免也起伏起来了情绪。  “对,我和你之间没有关系!”  乔慕晚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幽暗的眸子,瞬间就席卷了惊涛骇浪。  “唔……”  乔慕晚的纤腰蓦地一痛,整个人被厉祁深遒劲的手,直接压在了洗手台上。  实在是难受的姿势,让乔慕晚蹙起了黛眉。  不等腰间的痛舒缓开,乔慕晚又感觉到自己制-服的外套的纽扣,在一颗一颗的崩落。  在她一声浑然的吟哦声中,难以隐忍的感觉,四下蔓延开。  “这样,有没有想起我们之间的关系?嗯?”  “厉祁深,你有病!”  被这样拮据的控制着,乔慕晚受不了的双腿打颤。  身体上的感觉那么清晰,她能感觉自己肌肤被狠抓,指缝间流溢出来**-rou的感觉。  羞愧难当的感觉,要了命一样的难受,乔慕晚不想承认是自己的身体敏-感。  一定是这个男人阅人无数,所以很清楚女人的敏-感-点都在哪里。  一想到他碰自己之前和其他的女人乱-搞在了一起,她心里就泛膈应。  “厉祁深,你太过分了!”  乔慕晚的两个小手死死的抵在男人的心口上,她微微泛红的眼眶里写满了委屈和埋怨。  身体越发的不受控制,乔慕晚的低吟声,不断的放大。  “现在, 你觉得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不介意的话,我会更深入的交流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  厉祁深讪讪的说着话,专注而冷沉的目光恨不得把乔慕晚看出来两个大窟窿。  “你神经病……我和你没关系,你要是有关系,就和那些你喜欢的女人有关系!反正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乔慕晚本不想说出这些话,她总觉得自己要是说出这些话会很别扭,但是她受不了这个男人这样过分的行径,自己纵然再怎么不想开口,为了保全她自己的清白,她也要说出口去。  “谁说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了?”  乔慕晚:“……”  “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反口质问她。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知道?  “是你自己说的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是厉老太太告诉她的,她那么一大把的年纪了,绝对不会骗自己的。  “你哪只耳朵听我说过这样的话?”  厉祁深看乔慕晚到现在对自己还满是怨念的眸光,他就知道,这个敏-感的小女人一定是听了什么闲言碎语。  “是厉老夫人告诉我的,这还能有假吗?”  乔慕晚越说越不服气,明明就是他说了这样的话,还反过来不讲理的欺负她。  厉祁深抿了抿唇,一双不曾从乔慕晚小脸上移开的眸,盯着她的眼,目不转睛的凝着。  每次这个男人无理可辩的时候,就拿眸看自己,就好像他知道自己承受不住他眸光的热度。  乔慕晚不想和这个比年南辰还令她作呕的男人多说一句话。  “我妈岁数大了,她可能是记错了,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管你说过什么,放开!”  这样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她真恨不得一口盐汽水,喷他一脸,让他知道知道他自己的德行。  乔慕晚使着小性子的和自己挣着,厉祁深俊脸冷沉了下来。  “你不信我的话,就不能走!”  “你……”  乔慕晚气恼着,她真的无法理解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自大,明明是他说了那些话,还反过来这样理直气壮。  乔慕晚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乌黑乌黑的蹬着他,止不住的委屈流泻出来。  “我妈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吗?她这么说,指不定就是在考验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你有点儿脑子行不行,这么简单的当你也能上!好歹你也二十六岁了,让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给你糊弄了,你丢脸不?”  乔慕晚:“……”  厉祁深的乔慕晚无从反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话,确实有站住脚的理由。  乔慕晚抿了抿嘴角,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些什么,或许,厉老夫人要自己留意厉祁深身边有什么女孩子,指不定就是在试探自己。  见乔慕晚不再挣扎,人也安静了下了,厉祁深动作轻柔的为她疏离她衬衫的领口那里。  因为刚刚这个女人不乖的话,他险些擦枪走火。  两个人的情绪都渐渐地平复了下来,厉祁深抬起手,牵住她的一缕发丝,在指间缠绕着。  “不是你亲耳听到的,别乱信!”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