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30章 :又没有什么做贼心虚的事儿,为什么不接?(六千字)

第130章 :又没有什么做贼心虚的事儿,为什么不接?(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67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冷静了一下,乔慕晚语气稍稍维和了一下,“你打电话来,到底什么事儿?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挂了!”  虽然乔慕晚一再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但说出口的话,还是带着几分声音。  年南辰倒也没有在乎,在乔慕晚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痞痞的开了口。  “几点下班?我去接你!”  平时他都是蹲点儿守着,没太注意乔慕晚的下班时间。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  没做考虑,乔慕晚直接就开口回绝了他。  “就这么抗拒我?我又不会吃了你?”  难得年南辰今天没有大发雷霆,还有闲心和自己说笑,乔慕晚小手捏了捏手机,很认真的问:“你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爸让你回家,说全家吃个团圆饭,让我去接你!”  提到年永明,乔慕晚的心里终究有些不得劲儿。  虽然赵雅兰和年南辰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但是年永明待自己是极好。  想到自己也好久没回去年家了,而且自己目前还没有和年南辰离婚,说白了她还是年家的儿媳妇。  冷静下来,她轻轻扯动了下嘴角。  “你不用来接我,我下班以后自己打车回去!”  她不想和年南辰之间有什么关系牵连,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公司这里,所以自己打车回去,再合适不过。  “就这么排斥我,老婆,我可是诚心实意的要去接你!”  又是一句“老婆!”,乔慕晚直感觉她的心里起疙瘩。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不允许年南辰和自己再多说一句话,乔慕晚主动挂了电话。  收回来了思绪以后,乔慕晚忽视掉心里很乱的感觉,将所有精力的聚焦点,放在了工作上。  午休过的员工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乔慕晚在埋头勾画图纸时,接到了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知道厉老太太几乎是八-九不离十是因为厉祁深的事儿,她虽然不想接,但是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  想了想,她还是捏着手机,去了外面。  一按下接听键,厉老太太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像是会唱歌的小鸟似的传来。  “慕晚呐,我听说你们公司新来一个女员工是吗?还和祁深出去吃饭了?”  不知道这个似乎有顺风耳和千里眼的老太太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想了想,她觉得厉老太太在厉氏这里,一定又安排了其他的人。  想到这里,她回复的话,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不知道这些事儿!”  她不想再提关于厉祁深的事儿,那样一个说翻脸不认人就翻脸不认人的男人,她一丁点儿都不想再去提。  “你怎么不知道啊?这件事儿在厉氏不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吗?”  老太太一直在替厉祁深,让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我今天不在,去外面办公了!”  找了个再蹩脚不过的理由,乔慕晚算是蒙混了过去。  “那个啥,慕晚,你一会儿回公司的时候,帮我拍张照片,然后给我发过来,我看看那个女员工长得咋样?你就给我发微-信过来吧,这个手机号就是我的微-信号,你一会儿加我一下!”  乔慕晚不知道厉老太太是个赶时髦的老太太,她一早就玩朋友圈,刷微-博,凡是能社交到的交流方式,老太太都有接触。  厉老太太的话,让乔慕晚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貌似……老太太很开放!  刚收回手机,乔慕晚转身准备回到工作区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推门而出的厉祁深。  几乎是在两个人眸光对视的瞬间,乔慕晚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赶忙敛眸,然后快速转身。  只是还不等她迈开步子,身后就传来了低沉的男音。  “站住!”  简短的两个字,沉稳而有力,让乔慕晚不自觉的就止住了步子。  “跑什么?我能吃了你不成!”  说话间,厉祁深已经走了过来,绕过她,身姿笔挺,修身的白衣黑裤,有型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  没有抬头去看厉祁深,乔慕晚依旧垂着眸,然后唇瓣舔了舔唇。  “厉总,请问你有什么事儿?”  很刻板、很公式化的声音,让厉祁深下意识的挑了挑眉。  单手随意的插兜,他低垂着眸子看着至始至终都在低头不看自己的女人。  良久,扯了扯唇:“我妈又给你打电话了?”  乔慕晚不语,垂着眸,盯着自己的高跟鞋鞋尖儿。  “下次,你可以不接!”  “又没有什么做贼心虚的事儿,为什么不接?”  这是乔慕晚憋了足足有五分钟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乔慕晚的话,让男人眉梢上翘的弧度,更加妄狞。  能看得出来眼前的小女人,话语里,带着酸酸的味道。  他问道:“谁又惹你了?”  想不到谁能惹这个女人,厉祁深想得了他的母亲。  不过想想,她和自己母亲的关系还算好,应该不是自己母亲的原因。  没有想回答厉祁深的话的意思,乔慕晚皱了皱眉。  “厉总,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儿,我先回去工作了!”  跟着,乔慕晚转身,准备往工作区那里走去。  “把话说清楚!”  厉祁深从身后扯住乔慕晚的手腕,俊脸有些沉。  手腕被拧得有些疼,她刚想回嘴,正巧看到卢梦妍和一个设计部的女同事从卫生间那里出来。  几乎是在看到卢梦妍的瞬间,乔慕晚就甩开了厉祁深手腕对自己的桎梏。  “既然你自己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就自己找厉老夫人把话说明白,省得我夹在你们中间难做!”  厉祁深刚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乔慕晚已经挣脱他的掌心,然后步子有些乱的走出了他的视线。  “祁深?”  和自己一起从卫生间那里出来的员工是卢梦妍从意大利那里带回来的好姐妹,所以她丝毫没有顾及自己好姐妹的存在,很自然又亲昵的唤着厉祁深。  听到卢梦妍唤了自己一声,厉祁深转过身,视线定格在了一身灰色制服的卢梦妍的身上。  “你怎么在这里?刚刚离开那个员工,好像是……乔工?”  卢梦妍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看到了乔慕晚,毕竟公司里像乔慕晚一样好身材的女职员,真是太少了。  厉祁深没有吱声回应卢梦妍,随意的将手插到裤兜里。  “中午临时有事儿,没能和你一起吃午餐!”  “没事没事,你管理这么大的公司,也挺忙的!”  卢梦妍体谅的开口,但终究心里有些小失落。  “以后我就在这边工作了,我们一起吃饭,有的是机会!”  “嗯!”厉祁深随口应了一声。  有电话进来,他看了眼手机以后,神情略带寡淡的说了句“要见个客户!”以后,离开了。  看着笔挺身姿的男人,一如两个人初见时那般让她着迷,卢梦妍眼神带着几分痴痴的迷恋。  ——————————————————————————————————————  乔慕晚今天莫名的烦躁,工作起来也不顺心。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她如释重负的长吁了一口气。  简单收拾了一下,将手里的图纸都叠放起来以后,拿着挎包出了设计部。  下楼时,她看见了卢梦妍,在几个员工中,落落大方的交谈着。  有那么一瞬间,乔慕晚心底里由内往外发出很明显的自卑。  卢梦妍不愧是在外面待过的名门淑媛,言谈举止都那样的优雅得体,自己和她一比,明显逊色了好多,怪不得厉祁深那么喜欢她。  像是厉祁深可能喜欢卢梦妍,乔慕晚的心底里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努力忽视掉心底里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安的感觉,乔慕晚拦了辆计程车,坐了进去。  ——————————————————————————————————————  回到年家,她一早就做好了不会被待见的准备。  进了屋,虽然赵雅兰看乔慕晚的眼神儿没多么热情,但是好歹没有像之前那样酸言酸语。  倒是洗了个澡,从楼上下来的年南辰,和变了个人似的。  “回来了?”  难得这个纨绔子弟能和自己打招呼,乔慕晚梗着脖子,应了一声“嗯!”。  这个家里从始至终对乔慕晚好的都是年永明,所以知道乔慕晚回来以后,他赶忙让厨房那边加了菜。  虽然他一早就想让乔慕晚回家来吃饭,但是碍于一直都是僵硬化的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年永明就放弃了让乔慕晚回家来想法儿。  不过不想自己的儿子居然突然开了窍,自己主动要求说给乔慕晚打电话,让她回家来聚一下!  难得自己的儿子这么识大体,年永明就同意了让自己的儿子打电话给乔慕晚,不想,这乔慕晚,还真就回来了。  “爸,不用忙了,我……就是回来看看您!”  乔慕晚没有让年永明忙前忙后的去让家里的佣人多做几个菜,她说了句“我在家里坐坐就走!”  却没有想到的是,一旁的年南辰,竟然讪讪的接了话。  “什么坐坐就走,回来了,就老老实实的和我过日子!”  乔慕晚:“……”  年南辰的话,让乔慕晚的眉头儿都皱在了一起。  她怎么可能和这个渣男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我……一会儿还有点儿事儿!”  虽然自己这样蹩脚的理由站不住脚,但是乔慕晚还是别别扭扭地开了口。  “那也先吃完饭儿再说,咱们一家人有多久时间没在一起好好吃饭了!”  乔慕晚觉得年南辰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说出来这么多疯言疯语的话。  在乔慕晚一阵怔愣失神儿下,年南辰忽的伸出手,勾住了乔慕晚的肩膀,然后真的就像是婚姻生活和睦的新婚夫妻似的,粘着自己往乔慕晚的身上靠去。  “老婆,做老公的都这么说话了,就不能卖给我个面子吗?”  又是老婆,又是老公,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肌肤上面都蹦出来一层鸡皮疙瘩。  年永明和赵雅兰都有事儿,临时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乔慕晚和年南辰。  这个男人今天突然转了性情的行为,让乔慕晚一再思忖后,皱眉看向他。  “说吧,你今天又想玩什么鬼把戏?”  这个男人平时不安好心,乔慕晚完全可以想象他的行为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什么玩什么鬼把戏?你就这么看我?”  年南辰的语气带着几分不悦。  年南辰的话,让乔慕晚冷冷的动了动嘴角。  她可没忘这个男人是怎样用乔氏企业的命脉来威胁自己从厉祁深的公司辞职的,这样一个男人,她不这么看他,还要她用膜拜的眼神儿去看他不成?  “年南辰,电话是你打的,看爸的样子,他明显不知道我今天会来,所以说……”  “电话是我的打的,也是我故意用老头子的名义!”  年南辰吊儿郎当的翘着个二郎腿,丝毫没有忌讳乔慕晚可能会发飙的开了口。  没想到年南辰能这么坦诚的承认,乔慕晚脸色越发的清冷起来。  “你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就像我之前说得那样,我想和你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咱们谁也别嫌弃谁的过去,就踏踏实实的生活,我可以不去在乎你在外面养了男人的事儿,只要从今天开始,你和我好好地过日子,我一定对你好!”  年南辰手里剥着香蕉,虽然散漫,但是口吻一本正经。  乔慕晚听着年南辰的话,不断的蹙眉。  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居然说要和自己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呵……他在外面的那些女人怎么算?乔茉含算什么?杜欢又算什么?  看出了乔慕晚眉心间的犹疑,年南辰咬了口香蕉,依旧漫不经心的说着话。  “不用这么好奇我为什么会转变,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心的人!”  年南辰自顾自的说着话,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给自己辩解的行为是在“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你妹妹在外面给我戴了绿-帽子,本来我以为她对我是真心的呢,甚至为我还割腕自杀,后来我发现,我不理她这段时间,她和其他男人搞在了一起,貌似还闹出来了怀孕的事儿!”  听着年南辰的话,乔慕晚皱紧细眉。  乔茉含怀了孕,还是其他男人的?她还没结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然对于自己妹妹婚前xing行为的事情就足够诧异的了,不想她竟然连怀孕这样的事情都能搞出来。  她最近也没怎么和家里那边联系,也就没有了解到乔茉含的事儿。  小手一再抓紧挎包的带,在乔慕晚细眉越蹙越紧间,年南辰继续自顾自的说着话。  “至于杜欢,还有其他的女人,完全是发-泄,男人嘛,哪个不在外面偷个腥啥的,就像是你的厉祁深,你以为他就你一个男人吗?别傻了,指不定外面多少明星女模、名门淑媛排成队的等着他上呢!”  乔慕晚:“……”  “至于你,我看你就是倒贴吧,他根本就不可能稀罕碰你!”  年南辰的眼神儿里明显流露出对乔慕晚的不屑。  厉祁深是什么样眼界高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人。  虽然和平庸那些女人比,自己的妻子还算是有几分姿色,但是放眼那些名门淑媛、影星模特,她压根就什么也不是,厉祁深根本就不能把她放在眼里!  听着年南辰越发不着调的话,乔慕晚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再继续待下去了,尤其是他提到厉祁深,简直就是在往她心窝子里捅刀子。  “说完了?”  见年南辰吃着他的香蕉,不再出声,乔慕晚淡淡的问了句。  “说完,我就先走了!”  说着,乔慕晚拿起自己的挎包就往外面走去。  不知道刚刚还和自己好好说话的女人,为什么突然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年南辰抬眼看向她的背影。  “走什么,话还没说完呢!”  年南辰站起了身,趿着拖鞋,挡在了乔慕晚的面前。  “你去哪?”  “你话都说完了,我当然是回去了!”  乔慕晚的神情很清冷,语气也有些硬。  “回哪去?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好好过日子了吗?乔慕晚,本少爷在和你很认真的说话!”  年南辰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游戏丛,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了。  说句不好听的,他现在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了。  尤其是前两天威胁她不成以后,他反复做了很多次的考虑,他觉得他对自己的这个妻子,还算有感觉,至少看了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自己的老二会硬。  年南辰的话,并没有让乔慕晚有过多的情绪反应,她的面容依旧淡淡的。  “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的女人很多,但不包括我!”  虽然他们之间挂着夫妻的名分,但是和他不去计较那么多的好好过日子,这点儿,完全不现实。  她不是圣母,没有那么高尚。  “你……”  乔慕晚的话,让年南辰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了戾气,好像刚刚那个一脸痞痞说话姿态的男人不是他年南辰。  没有将年南辰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戾气纳入眼底,乔慕晚绕过他,兀自往外面走去。  “乔慕晚!”  几时被女人这样无视过,年南辰直感觉自己的男性尊严都被这个女人给狠狠的践踏了。  倏地一把拉过乔慕晚的手腕,将她的小身子,猛地抵在了客厅的立柱上。  然后俯下身,直接就吻住了乔慕晚的唇。  没有顾及这里随时随地都会有人经过,年南辰发了疯一样的凌侮着乔慕晚的唇瓣。  “嗯……”唇齿间漫天卷地的感觉很痛,痛到让乔慕晚皱紧眉儿。  忽的,一个软-软的东西,探-入,抵在了乔慕晚的牙关上。  乔慕晚很清楚那是年南辰的舌,她用贝齿死死的抵住,坚决不让自己男人再过分的进-入一分一毫。  乔慕晚的抵抗,让年南辰眉峰皱紧成结。  该死!  他抓住乔慕晚圆润肩头的力道加重,就像是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小女人揉-碎了一样。  乔慕晚还在反抗,但是力气明显不如一开始那么有力。  摊开自己的两个小手,她去推年南辰的胸口,虽然挣脱不开,但是还是将他推离开了自己一点点儿的间距。  乔慕晚的抗拒行为,让年南辰越发的不满。  眼眶渐渐的赤红,有席卷的风暴,在眼底迅速的窜动,蔓延……  在乔慕晚不可抑止的颤抖下,年南辰蛮横的攻城掠池,不同于厉祁深亲吻她时的感觉,乔慕晚排斥的厉害。  “滚开!”  年南辰已经纠缠-住了乔慕晚的香丁,惩罚性的shun-xi。  令乔慕晚真真作呕的感觉,让她大脑皮层反射性的厌恶他对自己的侵犯。  忽的,她的心一横,对着年南辰的舌,贝齿猛地咬了下去……  很快,腥咸的味道刺-激人味蕾的蔓延开。  -本章完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