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33章 :如果你不介意,我没意见(三千字,求月票)

第133章 :如果你不介意,我没意见(三千字,求月票)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85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虽然现在是夏季,衣服用甩干桶甩一甩,差不多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能干了,但是,等这一、两个小时过去以后,都已经是过了午夜的时间。  眼下的情况实在是要乔慕晚难做。  “你……能不能先走?我明天把衣服给你带公司去!”  “所以你让我luo着离开?”  厉祁深把话说的一本正经。  有些人,就是那种由骨子里散发出来高贵的人,所以无论说什么,哪怕是不着品味的话,都不折损他的身份。  “你先给陆助理打电话,让他拿你的衣裤过来!”  “这个时间,他早就休息了!”  乔慕晚:“……”  “你很希望他看到我现在和你之间这样的关系?”  “不是!”  厉祁深的发问,让乔慕晚连声反驳。  发觉自己说着话时有点儿没经过大脑,她想要重新补充,却已经是覆水难收。  深呼吸了一口气,捋顺了情绪的乔慕晚,淡淡的动了动嘴角。  “你到底想怎样啊?难不成你想在这里过夜吗?”  “如果你不介意,我没意见!”  “你……”  和这个男人反唇相讥就是自讨没趣,乔慕晚纵使再怎样巧舌如簧,也说不过这个男人的三寸不烂之舌。  乔慕晚满满都是怒气的眸,看向厉祁深,而厉祁深就像是没事人儿似的,任由她对视自己。  好一阵冗长沉默的对视,男人忽的动了动嘴角。  “我饿了!”  没有从男人的话中回过味儿来,厉祁深已经松开了乔慕晚。  从今天中午开始,到现在,因为这个女人,他一个米粒没沾。  “你……”  能听得出来这个男人有意要自己给他做饭,乔慕晚清秀的小脸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和这个男人每次说话,她都累得不行。  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换了一张平静的小脸。  “你再忍忍,等衣服干了,你回家再去吃,或者去附近找个饭馆!”  “你不是带吃的回来了吗?”  厉祁深的一说,让乔慕晚才知道自己带回来了年南辰买个自己的松糕。  ————————————————————————————————————  今天忙了一天,乔慕晚也没有进食,看到松糕,她也忍不住垂涎。  只是还不等两个动筷,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让一度就不算融洽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  “你怎么想到要买松糕回来?”  “不是我买的,是年南辰买……”  乔慕晚不等把话说完,就发觉自己在不经意间提了一个本不应该提及的名字。  果然,她抬眼时,厉祁深一双能拧出墨来的黑眸,蕴含着某种她读不懂的东西,落在了她的小脸上。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眼神儿盯着心里发憷,就好像自己是背着丈夫见了什么不该见的人,被突然抓了个正着。  心里不知道为何会发虚,乔慕晚一再舔舐着自己的唇瓣。  “我……”  “刚刚和他在一起?”  淬染上暗沉的眸越发的冰冷,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问乔慕晚这话时,自己存在的立场有多么的可笑。  “打算和他好上了?”  眉峰皱紧到能夹死苍蝇的男人,脸色很难看。  被男人的目光盯着自己心底越发的没底,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是哪里出了问题。  承受不住厉祁深太过冷沉的眸,乔慕晚堪堪的别开眼。  下颌倏地被男人修长骨节的手指扳正,厉祁深的眸光依旧凉凉的盯着乔慕晚过分澄清的眸。  “不是说和他离婚,怎么一盒松糕就让你们冰释前嫌了?”  厉祁深的脸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密布。  下颌被拧得生疼,乔慕晚真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在以什么样的立场来斥责自己,他自己和藤雪、和卢梦妍之间不也是有嘴也说不清的关系吗?  澄澈的像是溪水一样的眸光,染上愠怒的看向厉祁深,乔慕晚不服不忿的瞪着他。  “厉祁深,你神经病吧?”  真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打哪里来的自信,居然会这么肆无忌惮的管自己的事儿!要知道他们之间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上来了执拗的性子,乔慕晚把两个人之间之前的林林种种 全都抛到九霄云外,硬着头皮的和眼前的男人抬杠。  “我离不离婚那是我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操心,有管我的事儿的心思,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得了,厉老夫人也一大把的年纪,她着急看儿媳妇,你就把藤雪,或者卢梦妍领回去给老人家看看就得了,来我这里和我扯东扯西的,你有病吧你!”  甩开厉祁深搁置在自己下颌处的手,乔慕晚蓦地站起身,连吃饭的心情瞬间都没了。  “是我有病还是你有病,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厉祁深扯住乔慕晚的手腕,将她重新按回到了座椅上。  “你……”  厉祁深按住她,不让她动的行为,让乔慕晚又气又恼。  没有降下怒气的眸,凝着乔慕晚,厉祁深还真就想知道,是不是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都能被她认定有一腿。  “我和藤雪,还有卢梦妍之间怎么了,让你觉得我应该把她们两个领回去给我妈看?嗯?”  “你和她们之间怎么了,你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厉祁深回到。“听你的意思,你清楚?”  男人挑起了眉,眼中的怒火,也稍稍平复了些。  乔慕晚怒火未消,澄澈的眼仁里含着委屈。  “你有病!”  她闹着情绪的甩开他的手。  “我是有病,中了一种叫‘乔慕晚’的病!”  说不上来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厉祁深眼仁中深邃的沉冷,渐渐地恢复了以往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  “除了你,我和其他的女人都没有关系!这话儿,你要我说几遍?”  有时,和这个女人,他也没辙的厉害。  忽的,他俯下了身,将自己的头,抵在了乔慕晚的额头上。  几乎是在两个人额对额的接触间,两个人的呼吸就缠在了一起。  “我就这么让你没安全感?”  乔慕晚:“……”  心跳蓦地加速,乔慕晚说不出来一句话,只有变红的小脸,和一再干涩的喉咙,让她默认了男人对她说出口的话。  “整天胡思乱想什么?”  “……我没有!”  乔慕晚急于反驳,却被男人俯下头的亲吻,封住了她的唇。  晕黄的灯光下,厉祁深俯身吻着坐在座椅上面的小女人。  点燃在唇上的温度很快就蔓延开,让本就思绪短路的乔慕晚,心脏一时间都失了跳动的频率。  滚烫的温度缠绕住乔慕晚,沿着她贝齿处的每一寸部位,一点儿、一点儿的窜动起来火焰。  厉祁深包裹着乔慕晚的双唇,湿-重的气息,带着激起满池的涟漪,灰天黑地将气息充溢在乔慕晚的口腔中。  被太过灼热的缠-绵气息,烫的自己一个激灵,乔慕晚下意识的伸出手,就要去推厉祁深的身躯,却被他率先一步发现了她反抗的动作。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想要反抗的小手,用自己闲暇下来的手扣住乔慕晚的小脑袋,桎梏着自己亲吻着她的姿态。  乔慕晚感觉自己的大脑里阵阵缺氧,连带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厉祁深,别……”  乔慕晚往后退缩着自己的小身子,腰身都要弯成了一个小拱桥,却还是抵不过这个男人缠住自己时的温度。  忽的,厉祁深重重的咬了一下乔慕晚,让意识有些涣散的小女人,蓦地清醒了过来。  “唔,厉祁深,你……你干嘛?”  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被咬的生疼,乔慕晚不满的哼唧出声。  “再和年南辰搞在一起,我直接给你拆穿入腹!”  因为唇齿间缠-绵的温度,厉祁深的声音有些黯哑,但丝毫不影响他格外迷人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将这几个字,嚼碎了似的溢出薄唇。  “你……神经病!唔……”  乔慕晚的反驳,让厉祁深倏地一下子加重了咬住她唇的力道。  感觉自己的唇瓣上的皮,都要被这个男人带着惩罚性的咬破,乔慕晚吃痛的嘤咛出声。  乔慕晚还想要和厉祁深对峙出声,却被他霸道的行为,不允许自己多说一句话。  “你放开我啊!”  有些承受不住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性子,乔慕晚伸出手去推他。  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的力气,乔慕晚才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乔慕晚站起身,就像是炸了毛的小猫似的,不住的擦拭着自己的唇瓣。  -本章完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