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38章 :活该你被掐肿手腕(八千字)

第138章 :活该你被掐肿手腕(八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64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没说什么。 ”否定着,乔慕晚一个劲儿的摇头儿。  厉祁深深睨了一眼不乖的女人,不再做声,继续擦着她的手腕。  两个手腕被擦过,凉凉的,原本红肿的感觉,也渐渐的消弭。  “抬头!”  乔慕晚:“……”  乔慕晚不解,“你又想干嘛?”  厉祁深不语,只是盯着她。  太过深沉的目光盯得她浑身起刺,最后,乔慕晚妥协的抬起头。  下颌扬起,厉祁深伸出修长的指,拉低乔慕晚领口的衣领,很快,大片美颈上面的肌肤,呈现了出来。  “你干嘛?”  明显察觉到了自己的衣领被拉低,乔慕晚就像是炸了毛似的抓住厉祁深的手指。  发觉自己抓住这个男人手指的动作不对,她又在对着男人目光的慌乱之下,松开了厉祁深的手指。  “我要去工作了reads;在涩之戒!”  她双颊有些红,慌乱的起身。  “等下!”厉祁深叫住欲走的乔慕晚。  将桌子上面的消肿药拿过来丢给她,“按照上面的说明,记得吃药!”  冷下了一张脸,厉祁深从座椅中起身,然后走在窗边,点燃了一支烟。  乔慕晚怔怔的盯着自己手里的药盒,想要对他说句“谢谢!”,却觉得别扭。  一再舔了唇瓣唇瓣,她喉咙发紧,根本就发不出来“谢谢”这两个字的音。  想了想,她最后还是作罢,转身向门口那里那里。  刚走到门口那里,门把被从外面按下,乔慕晚还来不及反应,厉老太太笑嘻嘻的一张脸,尽是褶子的走了进来。  “儿啊,妈来看看……慕晚?”  厉老太太本来想要说厉祁深,在看到乔慕晚的时候,怔了一下!  “……厉老夫人!”  许是也没有料想到厉老太太能来公司这里,乔慕晚的脸上,神情有些尴尬。  毕竟在厉祁深的办公室这里,孤男寡女,怎么说,两个人的关系都被蒙上了一层薄纱。  厉老太太眨巴眨巴了眼,一双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面色有些不自然的乔慕晚,心里大致有了个所以然。  ————————————————————————————————————  乔慕晚被厉老太太叫去了洗手间那里。  “慕晚呐,你给我说说,你和祁深怎么回事儿啊?”  这乔慕晚是自己被安排在自己儿子身边的眼线,难道说暴露了,自己的儿子发现自己在让乔慕晚盯着他的行为举止。  被厉老太太问着自己,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和老太太解释两个人之间模棱两可的关系,毕竟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就超越了上司和下属之间的关系。  “我……”乔慕晚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来一个所以然,不断的皱眉。  “对不起,厉老夫人!”  良久,乔慕晚皱眉出声。  “嗳,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啊?是不是祁深知道了你是我安排在他身边的卧底,他找了你麻烦?”  乔慕晚:“……”  乔慕晚刚想解释说没有,厉老太太握住了她的手。  “慕晚呐,没事儿,是我这个老太太糊涂了,我不该让你盯着祁深那个老滑头儿,连我这个老太太都玩不过她,何况是你了!”  老太太并没有责怪乔慕晚,相反儿,她还熟稔的向乔慕晚打听卢梦妍的事情。  “慕晚,你先给我说说你们公司新来的那个女职员是怎么一回事儿?”  老太太永远改变不了听风就是雨的习惯,一听说自己的儿子和这个新职员出去吃饭,还是个女性,肖百惠直接就想歪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上次,她让乔慕晚给她发微-信,乔慕晚一直都在忙,把这件事儿给忘了,老太太只好自己来公司,亲自视察一番reads;[综]放手!。  “我不知道!”  乔慕晚两个小手绞紧,不是她不肯说厉祁深和卢梦妍之间的关系,是她确确实实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和厉祁深之间还没有好到去打听他的陈年往事。  “卢部长,好像是厉总之前在国外时认识的朋友!”  “之前在国外认识的朋友?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啊!”  厉祁深在国外待了很多年,现在人家姑娘家的都从国外跟回了国内,老太太想到的就是两个人之间非一般的关系,指不定就坐实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想到这里,厉老太太一惊一乍。  怪不得之前自己的儿子告诉自己说他有那方面的需求。  一再的和乔慕晚连声道谢,然后,厉老太太一溜烟的出了洗手间,徒留一脸茫然的乔慕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  “浑犊-子!”  厉老太太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骂厉祁深是浑犊-子。  对于自己母亲骂自己,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厉祁深淡淡表情的俊脸上,没有什么反应。  “你说,你和你们公司的那个女职员是不是上chuang了?”  不同于别的老太太说起话来都很隐晦,肖百惠大哈喇的有啥说啥。  微拧眉,厉祁深侧过脸,淡淡的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哪个女职员?”  “好啊,混小子,你还给我装糊涂!”  厉祁深:“……”  想到自己儿子早就心有所属,还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老太太气得直叉腰。  “你说吧,你打算啥时候和我,还有你爸,还有厉家的列祖列宗做个交代?”  厉祁深听着不耐烦,眉心蹙的更紧。  “交代什么?我有什么可交代的吗?”  “还没什么可交代?你都和人家姑娘家的在一起了,就应该把人家姑娘家的领回家里,对人家姑娘家的负责!”  “她和你说了?”厉祁深问道。  “这事儿还用说吗?你个混小子还想耍流-氓不成啊?”  厉祁深:“……”  厉老太太虎着一张脸,吓唬着厉祁深。  “混小子,我告诉你,这周末把人家姑娘领回去给我和你爸瞅瞅,不然别说我这个做妈的不给你面子!”  厉祁深的目光看了眼动了肝火的母亲,视线沉冷。  “你瞪什么瞪啊?碰了人家姑娘,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厉老太太越说越像是回事儿,让厉祁深无从反驳reads;累断爷的腰(民国)。  良久,他才扯了扯嘴角。  “她要是愿意,我周末就把她领回去!”  ——————————————————————————————————————  自己的儿子给了自己承诺,老太太没有再胡搅蛮缠下去,嘴角扬着得意的笑,出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现在自己大儿子的事儿有了着落,再对老二严刑逼供,这个家,喜事指定一件接着一件。  摸了摸自己烫着卷卷的花白头发,老太太的心情好极了。  刚走到门口,厉老太太碰到了迎面走来的卢梦妍。  卢梦妍喜欢厉祁深的这件事儿,都是几年就存在了的事儿,她一直都想和厉祁深的家人有所交流,只是碍于她在国外生活的原因,都没怎么和厉家人有过接触。  “厉老夫人!”卢梦妍和厉老太太亲切的打着招呼,“我是厉氏设计部的部长,也是祁深的朋友!”  卢梦妍主动介绍着自己,优雅大方又迷人的笑,一直都在脸上挂着。  一听说这个卢梦妍就是和自己儿子传出来绯闻的女职员,老太太忍不住好好的打量了她一番。  虽然说这个卢梦妍长得确确实实是漂亮,人说起话来,也落落大方,能是个帮自己儿子打理公司的好帮手。  但是……她典型的鹰爪鼻,一弯三曲的,明显是个克夫**-dang相。  这个厉老太太虽然在婚事上的主张比较开明,但是也有些老古板。  尤其是自己家里还是开公司的,她也就迷信了些。  心里虽然有些犯膈应,厉老太太还是微笑的看向卢梦妍。  “哦,你就是那个祁深的朋友啊,人是挺漂亮的!”  厉老太太赞不绝口的夸耀,让卢梦妍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刚想说“谢谢厉老夫人谬赞!”,厉老太太又摇头晃尾巴、自顾自的说着话。  “姑娘啊,但是吧,这人漂亮也不能当饭吃,我这个老太太有点儿特儿,我不喜欢像你鼻梁这里翘的儿媳妇!”  没有说卢梦妍是鹰爪鼻,厉老太太用了“翘”这个字眼。  卢梦妍:“……”  厉老太太太过直接的话,直接就剥了卢梦妍的面子。  她明明是有小心思要和厉老太太好好的交流一番,但是一看人家老太太直接耿直的告诉自己不喜欢她这样的姑娘,还直接切中要害的提了“儿媳妇”三个字,她除了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气氛一时间尴尬的让卢梦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只得像是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原地那里。  能看得出来卢梦妍因为自己的话,脸色有些难看,但厉老太太并没有打算和她解释,毕竟她也是说了实话。  蓦地,老太太发现,看了这么多的姑娘,还是那个乔慕晚给她的感觉舒服。  厉老太太这会儿在想乔慕晚,那边洗手间那里,乔慕晚正好和梁秋月走了过来reads;重回天真。  “诶呀,慕晚呀!”  厉老太太也不怎么想面对卢梦妍,挪着蹒跚的步子,像是个笨拙的鸭子似的,向乔慕晚走去。  听到有人在唤自己,乔慕晚一抬眼就看到了厉老太太。  “厉老夫人?”  看到肖百惠的同时,她也注意到了卢梦妍面色很是难看的杵在原地那里。  感觉有些奇怪,乔慕晚一时间还说不出来为什么会觉得怪!  ——————————————————————————————————————  正好赶上了午休时间,厉老太太拉着乔慕晚就要她陪自己去吃饭。  一向对这个可爱的老太太没有什么抵抗力,乔慕晚服软的和她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  乔慕晚去点餐,而厉老太太在二楼靠窗边,相对安静的位置那里,拿出了手机,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儿啊,不是妈说你的眼光怎么这么差啊?你找姑娘,这漂亮是没有错,但是你也不能找个克夫相的啊?”  自己母亲念念叨叨的功夫,日益增长,厉祁深一丁点儿也不想听。  “我给你说啊,混小子,咱们厉家家大业大,你要找就找个像慕晚那样的,一看慕晚那样的,就能生儿子!”  厉祁深:“……”  说着说着,老太太又伤感了起来。  “祁深啊,这慕晚有什么不好的呢啊?你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老太太是想不明白他们年轻人现在是怎么想的了,以她这个过来人来看,她就是喜欢乔慕晚那样长相干干净净,给人感觉亲切,情感又细腻的女孩子。  有时候,厉老太太都想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乔慕晚素净的样子,都有她年轻时候的影子。  听着厉老太太让人头疼的念功,厉祁深忍不住出声:“谁说我不喜欢她了?”  一句带着含沙射影的话,让厉老太太高兴的差点飞起来。  “这么说,你和慕晚有戏了?”  老太太带着兴奋的心情,期待已久的等着自己儿子的下文,可她殷切的盼望,得不到自己儿子的任何一句反应。  憋了良久,厉祁深才在那边出了声。  ————————————————————————————————————  “浑犊-子!”  厉祁深挂断电话,厉老太太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本以为他给自己能答复和乔慕晚之间有没有戏,却不想自己儿子问了句“你们在哪?”,这让老太太原本还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就灭了大半截。  乔慕晚点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厉老太太将手机收回了手包里。  “厉老夫人,您上了年纪,我怕您肠道消化不好,给您点了养胃粥,还有一份蔬菜沙拉,一份豆腐海带汤!不知道您满意不满意?”  不大知道厉老太太喜欢吃什么,乔慕晚完全是按照老年人饮食需求给她进行的食物配比reads;[吸血鬼骑士]没有公主的骑士。  “满意满意,只要是你点的,让我喝西北风,我都满意!”  缘分真就是一种微妙的反应,就像厉老太太,她就是喜欢乔慕晚,以至于她做什么,她都喜欢。  被厉老太太的话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乔慕晚的脸色有些红。  “您喜欢就好!”  ——————————————————————————————————  乔慕晚只是给自己点了一份意大利面,两个人像极了婆婆和儿媳,关系融洽的在一起吃饭。  收到了厉老太太给自己的地址,厉祁深身着半挽到小臂处的白衬衫,身姿笔挺的来了餐厅这里。  本就每一处都完美到无暇的男人,这样出现在门口这里,任由谁看了去,都会将聚焦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们,看到这样一个成熟、内敛,又由内而外散发优雅气质的男人,一颗芳心,都暗自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  看到突然来了餐厅这里的厉祁深,乔慕晚有一瞬间的怔愣。  这样男人太过突兀来了这里,她莫名的掌心冒汗。  “来了啊!”  听到厉老太太这句话,乔慕晚可以想象,厉祁深,应该是厉老太太叫来这里的。  “嗯!”  厉祁深应了一声,然后看到餐桌上的一杯清水,他想也没有想的拿起润喉。  乔慕晚:“……”  乔慕晚想要出声制止眼前的男人,却在看到厉祁深性-感的喉咙,上下滑动时,一颗心都乱了跳动的频率,然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看着厉祁深。  倒是厉老太太,没有沉住气的炸了毛。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儿子怪癖的厉害,且不说他是不是有洁癖,在家里,连她和家里老头子的毛巾都不用来擦手,她一时间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能和乔慕晚喝一杯水。  “祁深呐,这个是……”  “这家店有什么好吃的?”  没有理自己的母亲,厉祁深将眸光落在了乔慕晚一张目瞪口呆的小脸上,然后将话问的理所应当的看着她。  “呃……那个……”  “就你吃的这个,我也要一份!”  乔慕晚:“……”  ——————————————————————————————————————  吃饭吃到一半,厉老太太去了洗手间,餐桌这边,剩下乔慕晚和厉祁深两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厉老太太那个活宝在,两个人谁也没有吃面。  乔慕晚拿着餐叉摆弄着手里的意大利面,一直垂着眸子,不想对视厉祁深,也不想和他说话。  厉祁深兀自拿着水杯,心不在焉的喝着reads;红楼之悲催的理科男。  “你很想和我回家,见见我家人?”  看着低首不看自己的女人,厉祁深滑动了下喉结。  不懂厉祁深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话,乔慕晚抬起头,蹙了蹙细眉。  “你说什么?”  她不解。  乔慕晚一脸茫然不知的样儿,让厉祁深幽深的眸光,带着某种热度盯着她。  “你不是都和我妈说了嘛!”  乔慕晚:“……”  “你不是要我对你负责吗?那我对你负责,你要和我回家见我爸吗?”  乔慕晚越听越是一头雾水,她让他对她负责?这是她什么时候说的事儿啊,她自己怎么不记得她说过啊!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吧,我……并没有让你对我负责!”  她现在还没有离婚,也没有和年家断绝关系,就算是她和年家断了关系,她也不至于让厉祁深对她负责,如果她要他对自己负责,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荒唐事儿那会儿,她就要他对自己负责了。  “不是你自己说的么,说我耍流-氓!”  乔慕晚:“……”  听着厉祁深淡淡的口吻,乔慕晚更是听得晕头转向。  “我想你是真的误会我了,我没有说这些话,说这些话的应该是卢梦妍,或者是藤雪,亦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惹人深思的眸,深意不明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没有动,他盯着她的眼仁,就像是强力透视仪似的,把她盯得心里直犯怵。  “你什么时候和年南辰离婚?”  又一次听到厉祁深一本正经的问自己什么时候和年南辰离婚,乔慕晚绞着自己的小手。  两个人之间越来越白热化的关系,还有年南辰对自己突然的态度转变,乔慕晚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他说关于和年南辰离婚的事儿。  最近她也没有给乔家打电话,根本就不知道家里那边是怎么一个情况。  乔慕晚不语,厉祁深罡气十足的眉心微蹙。  “活该你被他捏肿手腕!”  说完话,厉祁深自己黑下了一张脸。  乔慕晚:“……”  ——————————————————————————————————————  厉老太太再回来时,气氛好了一些,但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全程没有交流,和两个人无异。  吃完了饭,老太太今天折腾了一天的行程也就到此结束。  “祁深啊,让小陆子送我就行,你和慕晚两个人回公司吧!”  厉老太太临走之前还不忘和厉祁深挤眉弄眼的嘱咐一句“别忘了我和你说的!”。  但是厉祁深凉凉的表情,没有给厉老太太任何一个回应reads;浊世莲。  厉老太太不满意的哼唧了一句“浑犊-子”以后,也就离开了。  送走了厉老太太,厉祁深兀自去取车。  想到一会儿要和厉祁深坐一辆车回公司,乔慕晚心里不免有些别扭。  一再想着自己一会儿要怎么和这个男人相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厉祁深已经开着车,从她的身边,兀自开走了。  等到乔慕晚呆呆的回过神儿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厉祁深离开时的尾灯。  ——————————————————————————————  乔慕晚回到了厉氏的时候,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自己被凉凉的晾在一边,厉祁深那个傲娇的男人自己离开,她说不怨他,完全是在说假话。  只是想想,他是上司,她是下属,他不管自己也属于正常现象。  一再给自己做心理安慰,她慢慢的也就释然了。  进了设计部,工作室里的气氛有些怪异,乔慕晚想要和大家问声好,却在看到受了挫的卢梦妍时,她还是舔了舔菱唇,乖乖的合上了嘴巴,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那里。  和卢梦妍一起从意大利那里回来的小薇,见不得卢梦妍受了委屈,乔慕晚一副“小人得志”的姿态,她带着怒气的找到了乔慕晚的办公桌那里。  她之前对乔慕晚本就不见得有多待见,现在出了卢梦妍被厉老夫人无视的事儿,她把事情全部的矛头都指向了乔慕晚。  对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薇,乔慕晚眨了眨眼,不解的看向她。  “许工,有事儿吗?”  “没事儿我会找你吗?”  乔慕晚:“……”  小薇趾高气扬的语气很是不友善,让乔慕晚下意识的蹙眉。  “乔慕晚,你和我出来!”  对乔慕晚谈不上有多尊重,小薇直接直呼她。  虽然乔慕晚的人生阅历不深,但是她能看出来小薇,是带着针对性的找上自己。  “许工,有什么事儿在这说就行,如果是私事儿,等我下班以后来找我,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我拿厉氏的钱,就要为厉氏办公!”  “呦呵,和我拽上了啊?”  乔慕晚条条是理的话,让小薇冷冷的抽动着嘴角。  一句“和我拽上了啊?”,让乔慕晚听出来她是来挑刺的。  不想理这样的疯女人,乔慕晚轻笑了一下。  “你想发脾气,恐怕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出气筒!”  乔慕晚清冷的说着话,跟着埋低头,将视线聚焦的重心放在了图纸的勾勒上。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不予理睬的行为,如果说她之前是为卢梦妍出气的话,那么现在她完全是在为自己出气。  “乔慕晚,你他妈-的拽个屁啊,就凭着厉老太太喜欢你吗?还是怎样啊?告诉你,厉总是妍姐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德行,你配不配和妍姐争厉总reads;凶悍王爷猥琐妃!”  小薇嫌恶的说着话,时不时的还厌倦的挤眉弄眼。  小薇的话,让乔慕晚只是淡淡的笑着。  “如果你也可以让厉老夫人像喜欢我这么喜欢你,ok,你也可以拽,不然你就乖乖的闭嘴!”  “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公司,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人在听,你要是不介意明天就从这里离开,你可以随便说!”  话毕,乔慕晚看与代先生合作的工作薄,不再理小薇。  “你……”  被乔慕晚教训着,小薇气得扭曲了一张脸。  “乔慕晚,你欠收拾!”  说着,小薇抬起手,就要往坐在座椅中的乔慕晚的脸上甩下耳光。  只是还不等她的耳光落下,乔慕晚一个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跟着站起了身,在大家伙儿目光错愕的注视下,甩了小薇一个耳光。  “啪!”  响脆的耳光,在设计部这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腮边立刻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小薇手捂住腮,眼仁喷火的看着乔慕晚。  “jian人,你敢打我?”  甩手,她作势就要往乔慕晚的脸上甩耳光。  只是还不等她的手碰到乔慕晚,乔慕晚就从半空中截住了她的手腕。  “你嘴jian,不该打你吗?”  乔慕晚淡淡的笑着,眼仁却很冷。  她不想发脾气,一直以来也没有对谁发过脾气,只是小薇的行为太过分,而且还是因为卢梦妍,她多多少少都有私心的在发脾气。  “你……”  小薇怒瞪着乔慕晚,直到耳边传来一声“厉总!”,在场的人才纷纷错愕的往门口那里看去。  闻声,乔慕晚也随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在门口那里,她看到了长身而立的厉祁深,依旧是白衣黑裤,干净的让人移不开眼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一看厉祁深来了设计部,卢梦妍立刻像是个受了伤的小白兔似的走上前去。  “祁深!”  本就在厉老太太那里受了委屈,如果厉祁深再不待见她,她真的会心如死灰。  看到卢梦妍先发制人的向厉祁深那里扑去,乔慕晚心里堵得慌,又因为中午他没有带她回公司的事儿,接连的发生,她心里也是带着怒火的。  虽然她平时不表现出来,但不代表她真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  丢开小薇的手腕,乔慕晚往门口那里走去。  “去哪?”  在乔慕晚准备破门而出的瞬间,厉祁深没管卢梦妍,走上前,抓住了乔慕晚的手腕。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