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43章 :到底是年轻,真会玩(六千字)

第143章 :到底是年轻,真会玩(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72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从随身携带的皮夹里抽出来几张洋洋洒洒的人民币,厉祁深不允许乔慕晚再拒绝他。  几张红色的钞票拍在桌子上,厉祁深侧过眸,挑眉看她。  被厉祁深过分深沉的眸看得浑身起刺,乔慕晚抿紧着唇,想要发火,却又觉得在这样的场合和这个男人一再推让,显得自己太过矫情,而且还会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难以解释。  恼火的拿起她的东西,乔慕晚索性换一个收银员结账。  “去哪?”  乔慕晚扭头刚走,厉祁深按住了她的手腕。  黑黢的眸,深沉落下,让乔慕晚黛眉蹙紧。  “你放开我!”  “闹什么?买点儿东西还用和我分的这么清吗?”  乔慕晚:“……”  “你没看到后面还有人等着结账呢吗?”  厉祁深声音刚落,身后就有人附和出声,“小夫妻吵架,也别耽误大家伙儿的时间啊!”  冷不丁蹦出来的一句话,让乔慕晚脸上绯红的窘迫,更甚,而一旁面容从容的男人,目光高深,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好像只有她乔慕晚才是当事人,而他厉祁深置身事外,和他没有任何关系reads;专治作死[未来]。  贝齿咬住唇瓣,有些承认不住这么多人指手画脚的乔慕晚,顾不上去管还没有扫码的商品,将扫了码的商品捡到购物袋里以后,扔下一张一百元钞票,也顾不上收银员找零,她就低着头、红着脸往外面走去。  一脸茫然的收银员想叫住乔慕晚,给她找零,却叫不住脚底抹了油一样的女人。  倒是单手抄袋的厉祁深,俊脸没有一丝异样的掀动了下薄唇。  “继续,剩下的东西算在我的帐上!”  在收银员扫码那套黑丝的内-衣-裤时,身后一个长厉祁深十岁左右样子的中年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到底是年轻,大兄弟,你真会玩!”  ——————————————————————————————  乔慕晚几乎是小跑出了百货商场,幸亏她今天穿的平底鞋,要是穿了高跟鞋,她脚踝今天铁定是要肿成一片的了。  外面,夜色渐渐暗沉,繁星璀璨的闪耀着光芒。  迎着夜晚清凉的空气,乔慕晚平复下思绪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和回家的路背道相驰。  心里窝火的厉害,乔慕晚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厉祁深。  拿出手机一看都晚上十点钟了,想着这里离舒蔓的公寓也不远,乔慕晚就没有打算打车回去。  转身,她抬头的瞬间,看到了站在自己十米开外的厉祁深。  白衣黑裤的男人,一手抄袋,一手拎着购物袋,身姿笔挺的站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中。  还没有从刚刚恼火中敛住情绪,乔慕晚转身就往相反方向走去。  不是她矫情还是怎样,而且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清不楚,现在两个人之间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在一起,怎么说,对他们两个人谁的影响都不好。  刚走出几步,乔慕晚的手腕就被男人好看骨节的手,捏住了手腕。  “你还想怎样?”  乔慕晚转过头,不悦的对上男人一双似笑非笑的眉眼。  “还想去哪?你家在另一个方向!”  “我去哪,管你什么事儿!”  刚刚在超市那里,她真的是丢尽了脸,到现在她都还在扼腕,自己怎么就神经大条的默许了这个男人又是给自己拿内-衣-裤,又是选安-全-套,说为自己着想的话。  乔慕晚和厉祁深极力划开界限,让厉祁深蹙眉。  “你放开我,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家!”  厉祁深握紧乔慕晚手腕,丝毫不肯松开。  “知道时候不早了,你要回家,还往反方向走,你脑子怎么想的?”  厉祁深抬手,点了点乔慕晚的小脑袋。  “我脑子怎么想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吃饱了撑的吧!嗤!”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薄唇一抿reads;淑嘉贵妃传。  “嗯……”手腕处倏地一痛,乔慕晚蹙了蹙眉心。  “我是吃饱了撑的,不然才懒得管你!”  “那你别管啊!”  乔慕晚反击出声,一整天都过得头脑发胀,大晚上的,这个男人还不让自己消停消停。  “唔……”  这次,乔慕晚不仅仅是手腕痛,她整个人的胳臂,都因为厉祁深掌心的缩紧,泛起阵阵酥-麻的胀痛。  “我不管你谁管你,你看大半夜的,有哪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在大街上闲逛?”  厉祁深不悦的口吻,就像是父亲在训斥晚归的女儿。  乔慕晚:“……”  淬染上墨汁一般幽黑的眸,厉祁深一再盯着默不作声的女人。  直到眼中蔓延的戾气消散,他才蓦地反握住乔慕晚的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厉祁深,你放开我!”  在大街上就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乔慕晚红了脸。  两个人的关系现在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算什么,但是被他这样牵着,太过招摇过市。  乔慕晚细如蚊蝇的声音,对厉祁深来说,就像是过眼云烟,他根本不屑一顾。  叫不住厉祁深,乔慕晚索性不再做无用功,下意识的垂下小脑袋,极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跟上男人的步伐,乖乖的和他走过华灯璀璨的闹市区。  ————————————————————————————————  本以为厉祁深拉着自己会坐他的车子,却不想这个男人拨了通电话给陆临川,直接告诉他把车开回去。  被厉祁深牵了十几分钟,才走出闹市区。  人烟稀少的人行道到,两旁的路灯,像是兢兢业业的哨兵,站的笔直的洒下灯光。  晕黄的光影将两个人交叠的身影拉长,在地上留下两抹晃动的身影。  幽静的环境,让憋了好久的乔慕晚,拿开了厉祁深的手腕。  挣脱了男人的束缚,她背着小手,去揉着自己泛红的小手腕。  “……厉总,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语气有些生硬,乔慕晚对厉祁深的态度,和在公司无异。  厉祁深回眸看了眼和自己拉开两米距离的小女人,眉峰微蹙。  他迈步想要走上前,乔慕晚却下意识的退后步子,好像两个人之间两米远的距离,刚刚好。  乔慕晚的举止,让厉祁深不悦的迈开箭步,一把擒住了她的手腕。  “和我别扭什么?”  他怎么不记得这个女人在chuang上那会,会这么急着和自己划清界限。  “我……我没有!”她不想承认自己的情绪会受到这个男人的影响而起伏reads;问鼎掌控。  “我……该回去了!”  厉祁深按住乱动的乔慕晚,“我送你回去!”  “不用!”  想也没有想,乔慕晚干脆利落的拒绝道。  她又不是不认识路,为什么要这个男人送自己回家。  乔慕晚的不识抬举,让厉祁深垂眸看她。  “还说没和我闹别扭?”  乔慕晚:“……”  很多时候,乔慕晚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被这个男人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她总是会莫名的口干舌燥,连她也搞不懂自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时,生理反应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强烈。  承受不住这样将她焚烧成灰烬一样目光的注视,乔慕晚堪堪的别过眼,将自己的目光往别处看去。  隔着一条路,乔慕晚在街道对面的路灯下,看到了一对正在热情拥-吻的男女。  只看到两抹身影的交叠,乔慕晚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接吻,一时间,她瞪大了眼,像好奇宝宝似的投she翦翦眸光。  看清楚了两个人在干什么的时候,她“刷”的一下子烧红了脸。  还不等她将眸光收回,厉祁深扯住她的手腕,倏地一下子将她的小身子,抵在了路灯灯柱上。  “看别人接吻有什么意思,自己亲身实践更真切,不是吗?”  厉祁深一双似笑非笑的眼,在如墨的夜色中,瞳仁像是黑曜石一般烁而发亮。  尤其是他眉梢微微上扬,更是为厉祁深如画的眉眼,镀上了妖孽一样惑人的神采。  看男人一双爱琴海一样的眸,乔慕晚干涩的舔着唇瓣。  “厉祁深,你闹什么啊!”  她已经是成年人,这个男人眉眼中圈荡起来的涟漪,她比谁都清楚反射出来的讯息,代表什么意思。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厉祁深一手按住乔慕晚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按住乔慕晚的手腕,然后俯身,将萦绕夜色清冽气息的唇,轻轻地拂过乔慕晚的脸颊。  明明有阵阵清凉的晚风拂过,乔慕晚本该是身子骨泛凉的,却因为这个男人突然欺近自己的动作,她的身子莫名的发颤。  “你……你想干嘛?”  乔慕晚不断的往后仰着自己的小脑袋,却抵不过厉祁深掌心的牢牢掌控。  “看那边!”  厉祁深仰高倨傲弧度的下颌,指向对面街道路灯下那对情侣。  乔慕晚知道对面街道的那对情侣在接吻,她本就生性单纯,根本就不好意思去看。  “我不看!”  乔慕晚别别扭扭地拒绝着,一双无力的小手,往厉祁深胸口那里推去。  “看看!”  厉祁深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耳边诱骗着reads;超品药师。  本就因为夜色太过旖旎,会让人沉醉,因为厉祁深的话,乔慕晚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抽了大-麻似的,下意识的错开视线,往对面街道那里看去。  只是看到对面带着某种频率起伏的男女,乔慕晚瞬间血液倒流。  “厉祁深,你流-氓!”  被耍了一把的乔慕晚,轮着两个小手不住的往厉祁深的胸口上砸去。  她真的要因为这个男人羞死了,她以为这个男人让自己看对面街道那里,是有其他的事情,却不想他居然是要自己看那对情侣做那种事情。  虽然隔着一条街道,视线不算很清晰,但是那种娇-媚又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传来,她再清楚不过那是在做什么了。  厉祁深嘴角微翘,乔慕晚给他的反应,让他郁结的心情,不由得转好。  掌心抓住了乔慕晚抡起的小粉拳,在她一个避而不及下,厉祁深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跟着,蜜蜜碎碎的吻,辗转加深。  薄凉的唇息,沾染夜色落下,带着某种韧度,渐渐变得旖旎。  厉祁深包裹住乔慕晚,一点儿、一点儿将自己喂入她。  “舌头别躲!”  在悱恻缠-绵间,厉祁深声音有些哑的命令乔慕晚。  小身子被抵在路灯灯柱上,厉祁深如火一样缠住乔慕晚。  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点燃在唇上的温度,她口干舌燥的厉害。  反倒是厉祁深,不断的将他的津ye传递给她。  就像是干涸地带的两条鱼儿一样用相濡以沫的方式给予对方滋养,厉祁深不断的攀高两个人之间唇瓣粘合的温度。  在乔慕晚不自觉的一声吃痛声中,自己被厉祁深拮据的掌控中。  粉雪有些疼,却带着某种别样的刺激,让她不由自主的紧了紧双tui。  这个男人总是有掌控她的理智的本事儿,乔慕晚有些承受不住。  尤其是她后脊背抵在路灯灯柱上,后脊梁被咯的生疼。  乔慕晚本就不是那种身材丰-腴的女人,但是她是那种该凸就凸,该翘就翘的女人,所以脊背上过分松-软的皮肉,让她疼得倒吸冷气。  “我没像他们那样zuo过,不过……似乎很刺-激!”  厉祁深泛起淡淡**的黯哑声音,一本正经的说着话,哪怕这样情-色的口吻,也丝毫不影响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内敛和致命的成熟男性的魅力。  “唔,厉祁深,你别闹!”  乔慕晚脸皮薄,她做不到像这个男人这样坦然,而且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承受他对自己的调-戏。  乔慕晚用力的去推厉祁深,却抵不过他向她的欺近。  “厉祁深!”  乔慕晚的声音,有几分抓狂的意味。  对眼前这个小女人的义正言辞,充耳不闻,厉祁深勾着唇,一只修长的腿压住她,跟着,将某处,在不经意间贴着她reads;灵境虚天。  本就是夏季,两个人穿的衣服的布料都单薄,被这个男人碰着,乔慕晚的小脸,都淬染上了醒目的绯红。  “你有病!”  乔慕晚就像是突然长出了厉爪的小豹子似的和厉祁深低吼出声。  这里是随时都会有人和车辆经过的大马路,她根本就不敢大声喧哗,但承受这个男人的挑-逗,让她羞得恨不得扒个地缝钻进去。  “嗯……给你个机会让你选择,是在这里用手,还是去你公寓用下面!”  厉祁深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有节制的男人,不管是哪方面,他都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  只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一再的沦陷了理智。  哪怕是不久前,他在车里强迫这个女人帮了他一次,但是也抵不过他来势太过凶猛的反应。  “我不要!”  想也没有想,乔慕晚就厉声拒绝了这个男人。  不管这两个选哪个,受苦的都是她。  很多时候,她也在怀疑,为什么发生那种事情之后,她会累得像是散了架似的,而这个男人就像是没事人似的,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呢!  “你确定不选?”  “嗯!”乔慕晚点头儿。  已经染上了某种热度的男人,盯着乔慕晚,盯了她十几秒,他堪堪的扯开唇。  “那我替你选!”  跟着,乔慕晚的身子被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手,带去了绿化带的树丛那里。  “厉祁深!”  乔慕晚明显感觉到男人支起小帐篷那里,过分张扬的轮廓,有强势踱出西裤的意思。  “咝……该死,你真是要命!”  如果问厉祁深有没有后悔做过什么事儿,他一定会回答他后悔碰了这个女人。  虽然表面上看,是这个女人在受折磨,但是实际,受折磨的是他厉祁深才对。  每次被这个女人用一双净白无暇的眼仁盯着自己的时候,他都**g的不行。  干热的掌心拉过乔慕晚的小手,附上他西裤的金属皮扣。  “乖,宝贝儿,解开,然后把你的手伸进去……嗯,它需要你!”  厉祁深附在乔慕晚的耳边,气息有些粗的哄骗着她。  “我不……”  乔慕晚别别扭扭地摇晃着,一个劲儿的肯乖乖就范。  和男人接触的不多,乔慕晚不知道到底是男人都是像厉祁深这样饥-渴,还是说就他一个人的需求比较大,不然他怎么会前不久要了之后,现在又想了呢。  “慕晚,你最好照做,你知道的,如果我不满意,受苦的是你!”  “你……”  “乖,吃不饱,我会很暴躁reads;妲己的影后之路!”  厉祁深越发不着调的说着话,就好像这样的话于他,就像是吃家常便饭一样。  很多时候,乔慕晚都在怀疑,这个男人劣质的本性是不是给他一嘴巴子,踹两脚都制不住他,不然这个一个在商场上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男人,怎么会在这方面yu求不满?甚至还本性如此的说那些粗俗不堪的话。  “不……我不,厉祁深,你别再过分了!”  下意识的,乔慕晚收手反射的后退着自己。  “真是不乖!”  厉祁深按住乔慕晚的手腕,不让她逃。  “厉祁深,你……”  接触布料的指尖,明显有些shi,甚至有跳动的感觉,让她烧红了耳根子和脖颈。  “你是打算要了我的命吗?”  厉祁深的声音越来越沉,很显然,他确实有些忍不住了。  “你……你别再闹了,我真不行!”  在这里,真的是太让人脸红心跳了,而且,她骨子里至始至终都有些保守。  该死!  乔慕晚的不肯配合,让厉祁深不悦的蹙眉。  “嗯……”  厉祁深忽的扣住乔慕晚的后颈,按着她的小脑袋往他那里压去。  感受到热气喷脸,乔慕晚感觉自己要是张开蔷薇色的唇瓣,都能碰到他了。  “乖!”厉祁深还在诱-惑着乔慕晚 。  “我不……”  乔慕晚义愤填膺的拒绝着,但是她想起身,却抬不起来头。  一个yu-huo缠身,一个不肯乖乖就范,两个人对峙的姿态,让厉祁深莫名的心烦。  该死,厉祁深暗咒一声。  在他准备霸王硬上弓的千钧一发之际,乔慕晚的手机,突然传来了急而短促的铃声。  突然在两个人之间响起的手机铃声,让在yu-wang中挣扎的两个人,都如同瞬间被泼了一盆凉水似的。  本来还蠢蠢欲动的男人,这下子,高涨的火焰,被浇灭了一大截子。  乔慕晚推开厉祁深的桎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炸了毛的弹开身子,然后不管不顾的起身。  努力让自己镇定的敛住情绪,乔慕晚走到一旁,捏了捏手里的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喂!”  乔慕晚的声音刚从听筒这边传去,那头儿,舒蔓的声音,慌而急的传来。  “慕小晚,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说,你要么马上回来,要么马上躲起来,年南辰那个‘银-枪小霸王’来我公寓这里闹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