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46章 :喝什么补什么(六千字)

第146章 :喝什么补什么(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70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羞赧的样子,丝毫不差的落在厉祁深的眼底,让男人涔薄的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身体倚在门边,厉祁深状似闲暇的盯着乔慕晚盈白的雪背。  “挡什么?你哪里我没看过?嗯?”  “你……”  厉祁深不支声还好,他语带深意的开口,让乔慕晚不知是该羞,还是该恼。  “麻烦你出去一下,行不行?我……要换衣服!”冷静了一下思绪,乔慕晚才开了口。  厉祁深倒也没有难为乔慕晚,嘴角勾着笑的出了房间。  临出门时,还不忘给乔慕晚说了句“把昨天从超市买的内-裤,给我送去洗漱间!”  ————————————————————————————  一向都有吃早餐的习惯,乔慕晚收拾完就在厨房里做早餐。  平时她都会给舒蔓那个大懒虫带一份早餐,这次也不另外,她自然而然多做了一份培根煎蛋,还带了杯牛奶。  大半天加上一个晚上的折腾,乔慕晚大脑混沌的早就忘了舒蔓还在警局的事儿,她去舒蔓房间刚想叫她起chuang的时候,厉祁深拉开浴室的移门,一张在晨光中被衬得俊绝、深刻的脸,落在了她的视线中。  “蔓蔓,吃……”  话语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乔慕晚碰到厉祁深的尴尬,让她一时间忘了说话。  眼前小女人目瞪口呆的样子,让厉祁深挑了下眉。  “这个家,除了你我,还有别人?”  厉祁深明知故问,刀削般线条的脸上,依旧是雷打不动的从容。  被男人的话点醒,乔慕晚才想到舒蔓不在家里。  她小舌头舔了舔唇瓣,刚想说些什么,厉祁深已经绕过她,往餐桌那里走去。  看桌子上多了一份早餐,厉祁深理所应当的认为这是乔慕晚为自己准备的。  心情莫名地好,他拿着杯子,喝了口温热的牛奶。  没放糖精,是很醇正的奶香味。  跟过来的乔慕晚,看到厉祁深喝着本属于舒蔓的热牛奶,她下意识的蹙眉。  动了动嘴角,她难为情的想要出声,还害怕自己哪句话没说对,会惹到这个性情阴晴不定的男人。  一再权衡,她垂下眸子,装出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上前。  “下次在家里备着点咖啡,我习惯早餐喝咖啡!”  厉祁深突然的开口,让乔慕晚准备坐下的身型,蓦地一顿。  “看什么?”  乔慕晚身子像是木头疙瘩一杵,让抬起头的厉祁深,目光闪烁微不可见精芒的对视她错愕的视线。  厉祁深俨然一副命令的口吻,让乔慕晚蹙眉,但不好表现出了什么情绪的她,拧了拧眉。  “我……不习惯喝咖啡!”  “让你备着咖啡也不是给你准备的!你继续喝你的牛奶就好,毕竟是女人嘛,喝什么补什么。”  乔慕晚:“……”  ——————————————————————————————————  舒蔓从警局折腾一-夜,回到家里时,她直感觉自己沾染了一身的晦气。  进了公寓,舒蔓站在玄关那里,连鞋子都没有换,就嗷嗷大叫。  “慕小晚,你给我出来,老娘在警局折腾一宿,人都要发霉了!”  玄关处传来的声音,让大眼瞪小眼吃早餐的两个人,一度尴尬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  “蔓蔓!”乔慕晚脱口而出,然后放下手里的刀叉,往玄关那里走去。  看到舒蔓一双黑眼圈的眼,她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蔓蔓,你还好吧?”  舒蔓刚想彻心彻肺的给乔慕晚抱怨说自己“不好”的时候,厉祁深笔挺的身姿,尾随乔慕晚,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到厉祁深一脸的坦然,舒蔓当即就想对他破口大骂,却在迎上他一双沟壑似的冷沉的眸,气势汹汹的战斗力,瞬间挫掉一大半。  “蔓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给你添麻烦,你……”  不等乔慕晚说完话,舒蔓就踢掉了自己脚上的鞋子,然后一溜烟的跑去了自己的卧室,将房门关严,上锁。  “……”  乔慕晚一脸茫然的看着举止有些怪异的舒蔓,喃喃了一声“蔓蔓是怎么了?”  “可能是累了,去补觉了!”  ——————————————————————————————————  乔慕晚一再坚持要和厉祁深分开去公司,厉祁深虽然皱了皱眉,却没有难为她。  到了公司,乔慕晚就发现设计部似乎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气息在萦绕,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是许薇薇从公司离职了。  有时候乔慕晚就算是想装傻,装出来什么也不知情,却也否决不了某些时机恰恰卡在某个点上发生的事儿。  “慕晚呐,我给你说,许薇薇这次惹了你,就是自作孽啊,平时我就看不惯她耍威风的样儿,她惹了你,也就等于惹了厉总,现在她从公司离职,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梁秋月凑上来,眉飞色舞的和乔慕晚聊八卦。  平时梁秋月大哈喇的性格,乔慕晚倒也没在意,但是她那一句“她惹了你,也就等于惹了厉总”,不免让乔慕晚心里有丝复杂的感觉,让她说不清。  本来,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就足够说不清楚的了,现在连外人都戴有色眼镜看她和厉祁深,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她是已婚,指不定要掀起多少血雨腥风,承受多少白眼相向、言语污辱!  乔慕晚手机里进了电话,她向梁秋月点了点头儿,出了设计部。  电话刚被接起,年南辰气到咆哮的声音,如雷劈下一样传来。  “乔慕晚,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是不是有人给你撑腰了,和我这个做丈夫的也敢肆无忌惮了?嗯?”  如果乔慕晚现在出现在他眼前,他一定会亲手掐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昨晚他喝了不少酒,因为乔茉含突然说她怀了自己孩子的事情,他气不顺的厉害。  尤其是当乔茉含说“我怀孕的事情,我姐姐已经知道了,她说她会和你离婚!”这句话的时候,他直接打翻了酒瓶和酒杯,然后不顾现在查酒驾查的这么严,兀自去了乔慕晚的公寓那里。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非但没有碰到乔慕晚那个该死的女人,自己还被请去警局那里喝茶,见鬼的被罚了二百元。  听着年南辰说着让自己耳膜泛疼的话,乔慕晚拧着黛眉。  “我觉得,你在警局折腾这一-夜,并没有让你醒酒,你应该再在警局待几天,或者马上回家,让李婶给你做醒酒汤!”  “乔慕晚,你……”  自己这个从来都没有正眼瞧上一眼的妻子,现在变得伶牙利嘴,年南辰气结的眯起狭长的眸。  “该死的,你在哪?我现在要见你。”  努力敛住情绪,年南辰语气稍稍放平和的开了口。  “可是我并不想见你!”  “乔慕晚,你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说了,我现在马上要……”  “嘟嘟嘟……”  这次回给年南辰的,直接是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  乔慕晚回到设计部的时候,正好迎上妍丽容颜的卢梦妍,虽然她精致的妆容,遮掩住了她不自然的脸色,但表现在她眼底里的情绪,还是丝毫不差的落在了她的眼中。  对卢梦妍谈不上抱歉或者怎样,乔慕晚不想和她说话,敛下眸子,兀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区那里,继续处理与代先生合作时需要完成的图纸。  乔慕晚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冷淡,让卢梦妍狭长的凤眼,阴冷的眯了眯。  但是转身的瞬间,她就换上了一副嘴脸的跟上乔慕晚的步子。  “乔工,我觉得我们之间存在一些本不该存在的误会!”  走在乔慕晚办公桌前,她脸上挂着笑。  卢梦妍的话,让乔慕晚抬了抬头儿,然后,莞尔浅笑,“我们之间有误会吗?”  乔慕晚轻描淡写的一句反问,让卢梦妍的脸部肌肉有些僵硬。  “呵呵,没有误会是最好的了,毕竟我们是在为厉氏工作,如果我们之间出现什么误会没有及时解决的话,会对公司的业务进程有影响的!”  闻言,乔慕晚依旧保持淡淡的笑,没有说话。  也不觉得自己和乔慕晚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卢梦妍一阵吃瘪后,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区那里。  ————————————————————————————————  厉晓诺打了电话给厉祁深,然后,在处理手上case的百忙之中找到了他。  “现在,你应该给我解释解释你和准嫂……唔,慕晚之间的事情了!”  厉晓诺实在是好奇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如果说之前,她误会乔慕晚是未婚,还比较好理解他们两个人男未娶、女未嫁之间的关系。  但是打从昨晚她知道那个年南辰就是乔慕晚的丈夫以后,整个人都懵了。  厉祁深白衣黑裤的坐在转椅中,指间夹着烟,将目光聚焦的中心放在手里的合同上,对于自己这个妹妹的到来,置若罔闻。  看着不动声色的大哥,眉眼在雾霭缠绕中被映衬的格外高远的盯着手中的文件,厉晓诺挑了挑眉。  “你应该早就知道那个年南辰是慕晚的丈夫了吧?”  厉晓诺的发问,让厉祁深抬了抬眼,迎上自己妹妹好奇的目光。  没有吱声,厉祁深盯了几秒厉晓诺以后,收回了视线。  “慕晚有婚姻史,嫁的是盐城的名门大户,而且现在还没有离婚!”  厉晓诺的话,让厉祁深不悦的蹙眉,跟着,将手中的文件丢在桌案上,看向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  “哥,你真的很重口味!”  对已婚女人都能觊-觎私心,厉晓诺对自己的这个大哥越来越刮目相看。  厉祁深的眸,带着从容盯着自己妹妹带着讪笑的脸,隔着虚化的烟雾,想到厉晓诺刚刚的话,他狭长的黑眸,眯了眯。  “你还不是一样重口味的和你大学导师乱-搞!”  厉晓诺:“……”  厉祁深的话堵得厉晓诺哑口无言,兄妹二人相互揭短,一个比一个口齿犀利。  “那不一样!”  再怎么说她大学导师又没有结婚,只不过是和自己年纪差的多了些。  没有再去接厉晓诺的话,快到燃到底的烟,猩红的烟头儿,几乎要烫到了厉祁深的指尖儿。  将手里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厉祁深又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支烟。  “哥,爸妈不能同意你和慕晚在一起,你趁早收起你那点儿小心思吧!”  厉祁深点燃的动作一滞,然后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看向自己的妹妹。  被自己哥哥的目光盯着心里发憷,厉晓诺瘪了瘪嘴。  虽然在法庭上,她一张利嘴能够舌战群儒,但和这个大哥,她真的很没辙。  正常人谁都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自己这个大哥倒好,一锥子下去扎不出个屁来。  “哥,你别拿这种眼神儿看我,我的意思就是……就是慕晚嘛,现在不是还没离婚呢吗?你和她走在一起,对你们两个谁的影响都不好,而且厉家在盐城也是有头有脸的高门大户,依照我爸妈那两个老古板的脾气,他们是不会让你们再继续这样关系不明的乱-搞下去的!”  “不是还有你么?”  厉晓诺:“……”  眸光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大哥,有她又能怎样,要她去勾-引年南辰?  “亏得你还是当律师的!”  厉祁深将手上的烟和打火机扔回到办公桌上,索性将身子倚在椅背上。  瞬间大彻大悟的厉晓诺明白自己大哥的话是什么意思,她顿时有一种想要爆粗口的冲动。  “懂了?”  “嗯!”厉晓诺点点头儿。  “那帮她打离婚官司的时候,为她多争取点赡养费!”  厉晓诺:“……”  ——————————————————————————————————  乔慕晚一再的躲,还是被年南辰在舒蔓的公寓楼下逮了个正着儿。  “我不想和你吵,你放开我!”  乔慕晚对拉住自己手腕的年南辰,口吻极度冷淡的说话。  “怎么,现在连吵都不想和我吵了?”  年南辰不悦的挑眉。  打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过得比谁都窝囊。  被请去了警局不说,自己一整天都过得很晦气。  乔慕晚没有吱声,默许了年南辰的话。  眼前这个女人不声不响的样儿,让一向脾气都暴戾的年南辰,根本就无法承受。  习惯了被众人拥戴,也习惯了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自己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拨了面子,他心里窝火的厉害。  “你现在和我的样子,是几个意思?我都死皮赖脸的找上你了,你还要这么对我吗?”  他也是有男性尊严的,自己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掉价,心里自然不好受。  “我这么对你,有哪里不对的地方吗?”  乔慕晚莞尔一笑,极轻极淡。  一句让自己无言以对的反问,让年南辰另一只闲置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  “你不是也很想和我离婚?嗯,当然,我比你更迫切获得自由!”  乔慕晚没有掩饰自己想要离婚的事实,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没有感情基础,更没有感情可言,趁早离婚,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而且两个人的结合,他们两个都再清楚不过这里的原由。  “和我在一起生活,就这么让你难受?我有没有说过,要你试着接受我,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是吗?”  年南辰最后一句话,让乔慕晚直接淡漠的嗤笑出声。  他居然来和自己要机会,她凭什么要给他机会?  “年南辰,给你机会的女人大把大把的,你何必和我这个没心的女人要机会?”  “哦,忘了告诉你,或许你可能早就知道了,茉含怀孕了,孩子是你的,你要做爸爸了,这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从始至终,乔慕晚都很浅淡的笑着,但淡漠的眼仁,是冷的。  很多时候,乔慕晚都觉得自己偏心,面对厉祁深的时候,不管他欺负自己还是怎样,她至始至终都流露不出来这样冷漠的神情。  但是面对年南辰的时候,她恨不得自己是一块冰似的面对他。  乔慕晚提及到了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年南辰下意识的就蹙起了眉。  他和乔茉含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有做防护措施,他真的想不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让她怀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在一起,相反,她倒是和自己的那个发小总在一起。  “孩子不是我的!我之前就有和你说过,乔茉含怀孕了,但是孩子不是我的。”  之前乔茉含虽然给自己解释说她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儿,但是她突然怀了孕,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  动了动自己的手腕,乔慕晚挣脱出了自己的小手。  “年南辰,别让我瞧不起你,做男人,你就要有担当!”  留下话,乔慕晚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  ————————————————————————————————————  “儿啊,你这又是和哪个姑娘好上了啊?”  自从厉祁深和异性冒出来点儿桃-色新闻,厉老太太几乎是三天两头儿就往公司跑。  之前她打电话给他,让他回家,他都是漫不经心的应对,时间长了,厉老太太也倦了,索性就来公司这里堵他。  正所谓逃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他一天挂着厉氏总裁的名儿,厉老太太坚信她一定可以堵到自己的儿子。  今天厉老太太和警局刘局长家的刘太太在一起打麻将,听她说前晚,她的大儿子半夜三更给警察局那里打电话,要民警去处理一个扰民的不法分子。  而且他当时打得旗号是“自己的女朋友在朋友家留-宿,被不法分子给骚-扰!”  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老太太哪里还坐得住凳子啊。  尤其是刘太太说“这厉家的好事儿要近了!”,厉老太太打了两圈的麻将,就让家里的司机载她来厉氏这里。  这自己的儿子平时和拿个姑娘出来点儿捕风捉影的消息,她都能理解,但是这个“女朋友”可不是说能认就能认的啊!  自己母亲带有穿透力的声音,从门口那里传来,埋头阅览文件的厉祁深,没有抬头去看,就蹙了蹙眉心。  “我说儿啊,这男人花心也都是正常现象,但是你这未免也太花了!你瞅瞅你,这前两天还和我保证说你要和慕晚试着交往,怎么这又和其他的姑娘好上了啊?”  前两天,她才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的儿子,和慕晚试试看,可哪成想,这两天后,自己的儿子就一蹦三丈高,又和其他的姑娘走在了一起,而且这次还很坦诚又大方的承认那个姑娘是他的女朋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