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147章 :孩子不是我的(七千字)

第147章 :孩子不是我的(七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67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0:3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前两天,她才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的儿子,和慕晚试试看,可哪成想,这两天后,自己的儿子就一蹦三丈高,又和其他的姑娘走在了一起,而且这次还很坦诚又大方,还高调的承认那个姑娘是他的女朋友。  抬起头,厉祁深用一双眸,无声的对视自己的母亲。  目不转睛盯了自己母亲十几秒,他又将目光落在文件上。  “嗳,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是不是又和我耍上了?”  自己儿子对自己这副爱搭不理的态度,让厉老太太皱纹横生的老脸,气得圆鼓鼓的。  “你说你这都承认人家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就大大方方的为人家姑娘正名,你这藏着掖着的,对人家姑娘家的清白有影响,咱们厉家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家,你要是喜欢人家姑娘,就把姑娘领回家给我和你爸看看!”  这原先,自己的儿子被一度认为弯了,她也跟着干着急,可这哪成想,自己的儿子不仅很直溜,还很花心,身边这换女人的速度,比家里的老二还勤快。  老太太的碎叨,让厉祁深有些承受不住的抬头。  “爸最近和雅丽瑞化妆品的老板,您应该还不知道吧?”  雅丽瑞化妆品的老板是位女性,中年丧偶,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黑-寡-妇”,年近七十依旧不甘寂-寞。  “啊?”  厉老太太一直都在为家里两个儿子的婚事操心,很少管自家的老头子,现在一听说自家的老头子和其他的女人搞在一起,老太太哪里还坐得住凳子。  一想到厉锦弘时不时的就赶自己出门,她现在越发敢肯定自己儿子的说辞。  “就像您说的,男人都花心,我完全继承了我爸的品性,所以……”  这次,厉祁深的话不等说完,厉老太太就一溜烟的出了办公室。  ————————————————————————————————————  乔慕晚接到年永明给自己打得电话,回了年家。  赵雅兰和几个邻里的牌友去了泰国,家里难得清静。  坐在客厅的沙发那里,乔慕晚能猜得到年永明这次把自己叫回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乔茉含怀了孕,孩子是年南辰,这件事儿就这么意想不到的发生了,年永明自然是要处理这件事儿。  年永明客套的留乔慕晚在家里吃饭,特意让李婶多做了几个菜。  “爸,您别忙了,我在家里待待就走!”  在年家多待一会儿,就保不齐会碰到年南辰,乔慕晚不想和年南辰碰面,她只想听年永明告诉自己关于年南辰和乔茉含事情的处理结果。  “你瞅瞅你这个孩子,你都说了在家待待,你都把这里都当家了,在家和我这个老头子吃个饭都这么让你难为情吗?”  被年永明的话说的自己也不好意思,一再轻蹙眉心,她还是软下了心肠。  “一会儿,你爸妈都来家里,然后我让南辰也从公司早点回来,咱们一大家子好好的吃顿饭。”  乔慕晚的额际,神经突突的蹦着,自己父母来家里吃饭,她就够难为情,再加上一个年南辰,她完全没有做好面对他们的准备。  “……爸,您是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爸就是想,你这很久都没回家来了,咱们都没有坐下来好好的吃顿饭了!”  乔慕晚在外面住,年永明虽然表面上默许了她的行为,但让自己的儿媳妇在外面住,怎么说来,对年家的影响都不好。  他想趁这次解决自己儿子和乔茉含事情的同时,把乔慕晚不在家里住的事情也处理了。  没和乔慕晚说几句话,乔父乔母两个人就来了年家。  相比较上次看到自己的父母,乔慕晚觉得自己的父母亲又老了些,略略枯瘦的面,带着某种沧桑感。  “爸,妈!”  闻声,乔家二老抬头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  乔正天和年永明去了楼上书房,乔慕晚则是陪着自己的母亲。  知道自己的母亲喜欢吃柳橙,乔慕晚拿了柳橙给她。  但心情不佳的梁惠珍,根本就没什么心情吃柳橙。  将柳橙放回矮几,她唉声叹息了一声。  闻声的乔慕晚,轻拧了下眉心,她知道自己母亲叹气是因为什么,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妹妹怀孕这件事儿。  她比谁都渴望离婚,但是乔氏现在债务危机未除,说白了,年永明当初肯帮乔氏,指定的是乔慕晚嫁到年家,如果她离了婚,年永明会解除去乔氏资金上的援助。  “慕晚呐,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妈不能怨你,只能说你妹妹还小,人年轻,经历的事情少,才造成了今天的悲剧!”  想到乔茉含拿给自己的检查报告单上面显示的阳性检查结果,梁惠珍当时险些背了气。  “妈,其实……我很希望能够离婚!”  因为乔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她一再站在家族利益的立场上看待问题,但出了自己妹妹怀了孕的事情,她不可能再继续无动于衷。  “茉含和年南辰本就相爱,他们两个人没有走在一起,我还是有一定的责任的。茉含虽然还小,但是我不希望她成为盐城的笑话,也不想您和爸,因为茉含的事情在盐城抬不起头儿!”  乔慕晚设身处地的替乔家的每一个人着想,他们过得都不好受,她过得不会比他们好受多少。  “我会和爸把我和年南辰离婚的事儿说开的,您和爸不用担心公司的事情!”  ————————————————————————————————————  饭局上,年永明抬手看了看表,见年南辰还没有回来,他差管家打电话去催。  “爸,我……有事情和您说!”  趁着年南辰还没有回来,她要把话和年永明说明白,如果赶上年南辰回来,她再开口,事情处理起来一定棘手。  “怎么了,慕晚?”  年永明看乔慕晚时的目光,依旧慈祥,带着关心。  敛了敛睫毛,再抬起头时,她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淡然。  “爸,我妹妹茉含怀孕的事情,您应该知道了吧?”她努力让自己头脑清醒而冷静,“孩子……是南辰的!”  虽然年永明一早就知道了乔茉含怀了年南辰孩子的事情,但听到乔慕晚开口,他的眼底还是飞逝而过一抹不清明的眸光。  精明如狐,年永明没有吱声,抬起眸,等乔慕晚接下来的话。  年永明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就练就了遇事沉着冷静,不管什么阵势,他都从容应对。  看自己公公一副等自己接下来话的样子,乔慕晚舔了舔唇瓣。  “爸,我和南辰当初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在结婚的,这里面的事情,您和我父母都清楚。现在茉含怀了南辰的孩子,我觉得,我和南辰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可以告一段落了!”  乔慕晚的话音落下,年永明立刻就换了脸色。  不允许自己因为自己公公面色的变化,就改变自己认定的初衷,乔慕晚趁热打铁。  “爸,我要和南辰离婚!”  乔慕晚说话的口吻笃定而认真,让年永明矍铄的眸,沉了沉。  餐桌上的气氛一度沉默化,良久,默不作声的年永明才开了口。  “慕晚呐,你妹妹的事情和南辰无关,我已经问过南辰了,他说孩子不是他的!”  年永明的话传到乔正天和梁惠珍的耳朵里,两个人僵硬的面容,泛出苍白。  虽然乔家需要借助于年家的势力才能得以维持公司的资金运转,但听到年永明这样侮辱自己的女儿,乔家的两位老人,自然是不能让步。  “亲家公,我家茉含只和南辰在一起过,这孩子不是南辰的,还能有谁的?虽然现在慕晚是南辰的妻子,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诬赖茉含!”  梁惠珍出了声,他们乔家再怎样抬不起头儿,也不能任由外人乱指责自己的孩子。  “还有就是,南辰说孩子不是他,算他无情无义,是个白眼狼!”  外人不清楚,他们做父母再清楚不过自己女儿因为年南辰是怎样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上次乔茉含因为年南辰割腕自杀的事情,他们就想让年南辰和乔慕晚离婚,只是碍于年永明从中阻隔,他们一在权衡才作罢。  梁惠珍的话,让餐桌这里,一顿火药味弥漫。  推开了自己眼前的骨碟和筷子,梁惠珍脸色极度难看的白了一眼年永明,跟着,将身子往椅背上面靠去。  年永明和乔正天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只是作为两家的男主人,不能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两方父母一再对峙,乔慕晚夹在中间真的是难做极了。  不会再有谁,会比她离婚,更加艰难的了。  僵硬的气氛,因为乔慕晚开了口,才略微调和了一下。  “爸,妈,你们都是我敬重的人,我很在乎你们每一个人的感受,但是……”  乔慕晚的目光在几个长辈之间看了一圈,最后落在来了年永明的脸上。  “爸,我和南辰的这段婚姻,我已经竭力在维持,但是我真的很抱歉!”  声音有些哽咽,她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意味着,她要让他这个一再想要自己和年南辰和平相处的长辈伤心了。  “爸,我和南辰之间没有感情,我这样和他在一起,对我,对南辰来说都是煎熬。我不想辜负您的渴望,但是我真的很抱歉!”  她颌首,抱歉溢于言表。  乔慕晚想要离婚的想法儿,年永明再清楚不过。  “慕晚呐,不管外人怎么看,也不管有多少因素从中阻拦,爸认准的儿媳妇只有你,所以,从你和南辰结婚那天,爸就没打算让你们离婚!”  又是以往的那一套,这些话,乔慕晚不止一遍听年永明说过。  心里凄然,就像是有无尽的海水,咸涩的充溢在她的身体每处。  乔慕晚想要开口反驳,却有人先她一步出了声儿。  “不让他们离婚,你要我怎么办?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乔茉含的声音,从外面加了进来,跟着走进餐厅里的,还有刚下了飞机的赵雅兰。  赵雅兰本来还有几天才回国,但听乔茉含打电话给她说自己怀了年南辰的孩子,年永明要她把孩子打掉,她这个做干妈的可不同意,所以,她连夜订了最早一班回盐城的飞机。  风尘仆仆的赵雅兰一进门,就拿怨毒的目光扫了一圈,嫌恶的看了一眼乔慕晚后,把目光落在了自己丈夫的脸上。  “呵……年永明,你还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为了这个jian人,你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要了!”  指着乔慕晚,赵雅兰一双凤眼,傲慢的散出不屑的眸光。  有了赵雅兰给自己撑腰,乔茉含委屈的摆出一张哭丧的脸。  打从她被检查出来怀了孕以后,乔正天就把她锁在她的房间里,不让她出门。  今天,趁着他们两个人来了年家,她把给她送餐的女佣给制-服,才逃了出来。  这段时间以后,年南辰对她爱搭不理,给他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找各种理由搪塞敷衍她。  自己父母不站在她那边的中立态度,让她只能寄希望于赵雅兰,好在赵雅兰这个做干妈确实疼她。  赵雅兰握住了乔茉含的小手,安抚她:“好了,乖宝贝儿,别哭了,你看看你哭的这个样子,干妈看了心疼!你放心,有干妈在,我是不会让年永明这个老匹夫和乔慕晚这个jian蹄子欺负你的!”  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赵雅兰尖酸的说着话,丝毫不留情面给自己的丈夫和儿媳。  赵雅兰一副要打架的剑拔弩张样儿,让年永明不悦的拧紧眉。  安抚好了乔茉含,赵雅兰重新目光恨不得吃了人似的看向年永明。  “你说,什么时候让南辰和这个jian人离婚?”  “……”  “年永明,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点儿小心思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非得让乔慕晚嫁入年家的目的,你这一大把儿的年纪,也不看看你自己的零件好不好使儿,还想给我搞出来点儿花花肠子,我呸!”  对于自己丈夫一再坚持乔慕晚嫁入年家,赵雅兰有千百万个不愿意。  自己妻子越发不中听的话,让年永明当即就将筷子掷在餐桌上。  “我看你出趟国,把脑子都丢在了国外是不是?”  “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赵雅兰对乔慕晚的指责,让年永明一再的不快。  “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我就是不允许南辰和慕晚离婚,至于外面那些提不起来的莺莺燕燕,我年永明不开口,她永远别想嫁进年家,就算是怀了年家的种,我年永明不承认,那孩子就见不得光!”  年永明将每一个字都说得具有穿透性而有力度。  “年永明,你这个猪油蒙了心的老糊涂!”  “哇!”  年永明不友善的口吻和威严的语调,让乔茉含情绪失控的嚎啕大哭。  她顶着小-三的名儿那么久,现在好不容易怀了年南辰的种,自己能够斧正身份,却得不到年永明的承认,心脏撕裂开了一样的疼。  “我……我就和年南辰一个人上过chuang,你凭什么不承认这个孩子?”  不会有谁比她更命苦的了,自己不见光的跟着年南辰这么久,最后新娘不是她;现在连怀了他的孩子,都不被男方家长认可!  乔茉含哭得气若游丝,手抚在肚子上,一再的绞痛着。  “孩子不是我的!”  餐厅外面传来了年南辰的声音,跟着,他穿着蓝色斜纹的衬衫,手捏着几张报告单,走了进来。  “孩子不是我的!”  年南辰口吻冷静的又一次重复道。  看到走进来的年南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年南辰的身上。  乔茉含泪眼婆娑的看向眼前这个让她觉得陌生的男人,心里难受的更加厉害。  “年南辰,你还是不是人?我乔茉含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居然能说出来孩子不是你的话,你的良心是让狗吃了吗?”  乔茉含羞愤难当,自己因为这个男人,现在已经非人非鬼的了,却还是要听这个男人变了相的说自己和其他男人有染。  乔茉含的指责,让年南辰想要发笑。  动了动嘴角,一抹绝情弧度的笑,在他张狂的脸上浮现。  “你要是一心一意对我,我至于现在这么对你吗?”  乔茉含:“……”  “别说我良心要狗吃了或者怎样,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趁着我还能给你留最后的颜面,你自己把事情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解释清楚!”  跟着,年南辰将手里的几张检验单,甩在了她的眼前。  这是年南辰从医院那里拿到的羊水脱落细胞的DNA检测报告,他已经找医生将乔茉含肚子里孩子脱落下来的细胞中的DNA和他的DNA做了对比,孩子确实不是他的。  自己的谎言在顷刻间被拆穿,乔茉含一张梨花带雨的脸,瞬间僵硬住。  “南辰,我……”  乔茉含解释不了,她没有想到年南辰居然拿到了证据,证明自己怀的孩子不是他的。  年南辰没有看乔茉含,而是将目光定格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看着面容干净的女人,他心底里某处柔软的地方,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碰了碰。  他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对这个女人在不知不觉间动了某种感情,但是当她强调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的时候,他满脑子里的想法儿就是要证实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  看到乔茉含失神的样儿,一向站在她那边的赵雅兰也不由自主的蹙了眉。  “茉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给干妈说说,干妈替你出头儿!”  赵雅兰还想为乔茉含撑腰,但乔茉含不支声,一味掉眼泪的样儿,让她眉头儿都打成了结儿。  梁惠珍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就把年南辰拿来的那几张报告单,一再的看了看。  等到她看明白了以后,整个人脸部的表情都僵住,原来自己的女儿,居然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茉含,你……”  年永明没有诬赖自己的女儿,年南辰也没有错怪她,她肚子里的孩子确确实实不是年南辰的。  动着嘴,却说不出来话,梁惠珍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作孽啊!这真是作孽啊!”  梁惠珍蜷缩着手指,恨不得把手里那几张报告单给捏碎了似的。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本看乔茉含的眸光,瞬间变了色。  而打从乔茉含和赵雅兰进来后就不曾说话的乔慕晚,寡淡神情的脸上,细秀的眉也蹙了蹙。  本来,她以为因为乔茉含怀了年南辰孩子的事情,可以让她和年南辰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就此落幕,却不想……  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场面,乔慕晚虽然觉得自己足够冷静,但是和这些人,再面对这些事儿,她身上的力气,都要耗尽了似的。  站起身,她沉不住气的捏了捏自己的挎包。  然后心里酸涩,连招呼都没有打,就往外面走去。  “你去哪?”  看到乔慕晚逃避,年南辰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你放开!”她强迫自己对年南辰,用平静的口吻说话。  “该走的人又不是你,你凭什么要离开?”  挑了下眉,年南辰非但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还加重了捏住她手腕的力道。  局势被瞬间扭转,原本还来势汹汹的赵雅兰,一张雍容妆容的脸,立刻浮现出来了生硬的戾气。  看到自己儿子在不经意对乔慕晚流露出来的感情,再想到年永明对这个儿媳妇的呵护,她狰狞的投射出恨不得杀了乔慕晚的眸光。  “啪!”  耳光声,在空气中,如同布帛被蓦地撕裂开,脆而响亮。  “你这个jian人,到底要把我们年家闹到什么样子才肯善罢甘休?”  赵雅兰指着乔慕晚,语气桀骜不驯。  五个深浅不一的手指印落在乔慕晚的脸上,她一张素净的脸上,耳光留下的痕迹醒目而刺眼。  一再被自己的婆婆用不屑的字眼谩骂着,乔慕晚纵然对她已经麻木了,但听到以后,心尖儿处,还是会隐隐的泛疼。  看了眼发火的母亲,再看了看乔慕晚脸上的红痕,年南辰本能的蹙起眉,在不经意间,他心底处的软-区,有些疼,就好像这一耳光甩在他的脸上。  乔慕晚没有去管自己脸上的红痕,她一再抿了抿自己的唇,跟着,甩开年南辰握住自己手腕的手,趁着泪水没有从她的眼眶中滑落时,出了房间。  身后,赵雅兰没有停歇的谩骂声,依旧声音亢奋的响起,但是她听不见。  乔慕晚受委屈的离开,让年南辰扫了圈在场的每一个人以后,转身,脚下不受控制的往外面走。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他萌生出来要去安慰一个女人的冲动。  只是还不等他拔腿走出餐厅,年永明威严的声音,叫住了他。  ———————————————————————————————————————  逃离出了年家这个让她觉得无异于是牢笼的地方,乔慕晚就像是个贪-婪的孩子一样,不断的撷取外面的空气。  或许真的只让她压抑了太久,一种想要任由泪水发-泄的感觉,让她疾步走的步子,变成了小跑。  夜晚的盐城,空气有些微凉,伴随着阵阵晚风,乔慕晚垂在额前的发丝,随着她的小跑,被吹到身后。  带着逃避的心理,乔慕晚跑得有些急,尤其是在跑过一个路口的交通岗时,她没有注意到旁边转弯驶过的一辆轿车。  在她有意识的时候,轿车冲她开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